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84章 行动科冒头(下)

中年男人吃了这一眼,情不自禁地打个寒战,如捣蒜一般连连点头,“我马上就给他一个标兵车的牌子……嗯,马上。”

“你想怎么做,那是你的事,”李云彤冷哼一声,人向外走去,“不过这辆车,文明办以后时不时地要用来暗访的,嗯……你心里清楚就行了。”

她这几句话,软硬兼施公私兼顾,真的是有愧于傻大姐的形象了,不过话说回来,在省委呆这么久,连这样的势都不会借的话,那就不是傻大姐了,简直是二傻子。

“明白明白,4633是吧?”中年人还是连连点头,客运办管的出租车多了去啦,为一辆出租车开个绿灯,那算多大点儿事?

因为这件事,五子的出租车在接下来的几年里,根本没有人去难为,这就是意外的收获了——人家不但有那么个姐姐,姐姐背后还有那么牛逼的一个主任呢。

不过,李云彤是爽了,但刘晓莉和燕辉他们表示,这个新闻不是很得劲儿,无非就是一个骗术手段,播出来肯定有意义,但是这意义……也不是很大。

好在这个出租车暗访的专题系列,还要做下去,素波台的《今日素波》暂时不会播出,既然是系列,肯定是要等收集够素材之后连续集中播放。

这是他们的事儿,陈太忠不管,他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,中午的时候,他陪着省科技厅的关厅长,同科技部下来视察的某司长共进午餐。

这种迎来送往实在是太常见了,陈太忠虽然目前不在科委,但关系总还在那里,凤凰科委名声在外,而他跟大部长金相实和副部长安国超关系也尚可,所以该司长在昨天到达的时候,就表示愿意见一见凤凰科委陈主任。

以关正实跟陈太忠的关系,那自然是随口答应下来了,于是,中午陈某人就做为陪客出现——虽然是陪客,却又不是主角,搁在往日,某人或者还会心里暗暗恼怒一下,不过现在的他,对这种事儿真的可以淡定了:咱做陪客的,就要有陪客的觉悟。

司长的接待规格,要比部长低得多,所以关厅长在饭后就可以离开,而不像金相实来的时候那样,死守天南宾馆了。

然而陈太忠却也没打算轻易放过他,等两人相偕着走出天南宾馆的时候,他就很不礼貌地挤兑关厅长,“正实老哥,人家涂阳的干部家属摸底调查表都送到文明办了,科技厅可是我娘家来的,您前一阵不是还说要大力支持吗?”

“切,我打算借着这个机会,把中层干部的底儿也摸一遍,”关正实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支持是要表现在行动上的……来,你告诉我,涂阳给你交了几张表?”

“中层干部?”陈太忠听得停下了脚步,这个人情领得可是不小,科技厅要交表的话,只交一些省管干部的表就行了,但是关正实居然把中层都要摸一遍,这就是要建立分级体系的干部家属档案了。

尤其是科技厅不比旁的单位,厅级干部还好说,加上离退休的估计也就是三四十个人,在职的就是八九个,可是处级干部就多了,怎么也得一百出头,这些人又相当注意子女的教育问题,关厅长面临的压力,真的不问可知。

“你说的嘛,这是你娘家啊,”关正实白他一眼,眼神中带了一丝淡淡的傲气,“娘家人不支持你,谁支持你?”

“嘿嘿,那是,娘家嘛,”陈太忠笑一笑,很有点皮糙肉厚的味道,“对了,下午纯良就从北京回来了,晚上还要我俩继续三陪吗?”

“他会回来?”关正实微微愣一下,“鲁班奖的事儿,办得怎么样?”

许纯良进京活动,关厅长也清楚,毕竟凤凰科委大厦申报鲁班奖,不但是凤凰的事儿,也是凤凰科技系统的大事,他关心一下不算奇怪。

“不知道,我不操那些心,”陈太忠摇摇头,没心没肺地回答,“不过,钱花在哪儿,效果就要体现在哪儿了,您说是不是?”

“哎呀,你们那个手机,搞得怎么样啊?”关正实终是技术派的官员,关心一些比较前沿的东西,“好像应用上有点麻烦?”

“岂止一点麻烦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除了许纯良,还有张爱国等人跟他汇报凤凰科委的动向,科委出产的手机,关键是性能不稳定。

这个不稳定,不是说一开始不稳定,而是老化实验过后,总要出这样那样的问题,凭良心说,比同类国产手机差不到什么地方,但是许纯良是个讲求质量的主儿,格外要个面子,也算是走了陈太忠的老路。

“十年磨一剑,静下心来,技术和工艺的积淀,才是最重要的,”关正实对他的苦恼视而不见,说实话,这个建议有点不合时宜,谁不知道,现在是个信息爆炸的社会?手机又是一个更新换代非常快的产业?

但是陈太忠偏偏地被震撼了一下,他整日里抱怨人心浮躁,分外能感觉到这个建议的份量——我和纯良,对这个手机生产线的期待,是不是有点急功近利了呢?

“唉,都是不该我操心的事儿了,”他最终还是苦笑一声,“反正我要去接机,找他还有事儿呢。”

“凤凰那边,什么时候改科技局啊?”关正实很随意地发问,当然,这也就是他和陈太忠的关系,换了别人根本不敢问出来。

果不其然,一听这话,陈某人的脸登时就拉下来了,沉默一阵才叹口气,“不知道,纯良好像还没计划呢,这事儿现在跟我没关系。”

事实上,凤凰科委讨论过改名的事情,只是许纯良被诸事困扰,实在没心思操作此事。

当天晚上七点,许纯良下飞机,去机场接他的有科委驻素波办事处的宋敏,还有陈太忠,宋主任开的是陈主任的林肯,陈某人开的却是那辆出租车。

现在宋敏跟许纯良的关系,已经缓和了不少,不过在机场见到陈太忠,他还是有点不太自然,“太忠也来了啊?你提前招呼一下,我就去蹭你的奥迪了。”

“我现在开个出租车,”陈太忠对他,也没有多少芥蒂了,但是话还是得说明白,省得对方胡思乱想,“不过老宋,一会儿得让纯良上我的车,让他看一看咱们的GPS系统。”

“咱们的GPS系统……出问题了?”宋敏还不知道这些呢,等从陈太忠这儿把事听明白了,才点一点头,“行,这件事我可以帮着跑前跑后……”

许主任这也是倒霉催的,刚一下飞机都顾不上休息,就被陈太忠拽着去看GPS卫星定位,许主任满脑袋都是事情,“哦,就是这事儿啊,反正交通局给咱们钱了。”

“我就……”陈太忠好悬没被顶得噎死,他叹一口气,“我说纯良,这一旦出什么事儿,被人翻出来,砸的可是科委的牌子。”

“这是交通局的人干的嘛,”许纯良还是有点迷糊,所以他回答得理直气壮,“是他们要偷梁换柱,我倒不信了,他们敢把责任推到咱们身上。”

“但是……还有售后吧?再说了,现在只是出租车装上了,下一步是私家车,那是多么大的市场!”陈太忠哼一声,纯良这家伙就是这性子,不爱惹事,所以他就要用市场来打动此人。

陈某人对许纯良真的是太了解了,就算自己告诉他,说这GPS不好用,没准就不能及时保障车辆的安全甚至是司机的生命,纯良都不会在意——咱是产品供应商,车辆和司机真出问题,那也是相关管理部门的责任。

许主任这种逻辑,不能说不对,官场里讲究的就是一个各司其职,供应商保证产品质量就完了,别人偷梁换柱,又关咱们什么事呢?

果不其然,许纯良听他这么一说,登时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那是,这私家车市场可是大,咱不能不闻不问,唉……自打你挂职走了,就没人惦记开发这些市场了。”

“许主任,这跑腿的事儿,就交给我吧,”宋敏主动请缨,他在驻素波办事处真的闲得蛋疼,而且来凤凰科委三个多月,他也没做出什么像样的成绩,实在有点不甘心。

当然,最重要的是,他要做的事情,是许主任和陈主任都认可的,那么将来就算遇到问题,他也能获得足够的支持。

许纯良点点头,才待发话,陈太忠却是抢先说话,“宋主任的工作热情,值得肯定,不过纯良啊,最好还是你先去一趟交通局,再让宋主任来协助处理,要不然他们未必会重视。”

“那就这样吧,”许纯良点点头,又侧头看一眼宋敏,“宋主任还有补充建议没有?”

宋敏肯定不能再补充什么了,陈太忠心里也松口气,终于是又把这家伙绑上战车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