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83章 行动科冒头(上)

文明办的陈主任?客运办的这两位一听,登时齐齐地愣在了那里,好半天之后,男人才赶紧站起身,“您等一下,我去给您冲茶。”

“冲茶就免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说句实话,自打知道客运办不是有意钓鱼执法,他对眼前这中年人就没多大意见了,尤其是这位居然敢承认,对司机罚款就没什么法理依据。

姑且不说这位的逻辑对不对,只说这份担当,那就不是一般人有的,而且话说回来,出租车司机是很不容易,但是也普遍存在不文明现象,比如说那些抢道的、拒载的、下雨天不知道减速的,也是屡见不鲜。

所以,陈主任懒得跟这位叫真,“那我就不用交这三千的罚款了吧?”

“那是,是我们管理不善,给领导带来麻烦了,”中年人笑着点点头,官本位的社会,原本就是这样,只说“省委领导”四个字,就强过太多的证据了——人家都是混省委的了,可能在乎那么一个破主机吗?

然而,他还是有点不情之请,“不过,这件事已经报到我这儿了,您签个字儿再走,行吧?要不然这账对不上……我也不好跟领导交差。”

“李主任签字儿吧,”陈太忠冲李云彤一扬下巴,他带她来,不但是要帮五子把手尾料理干净,更是还有别的用意。

“这位领导是?”中年男人又吓一大跳,他看这高大的副主任年纪轻轻,只当此人是科室的主任——更或者是副主任,不过,就算副科,那也是省委下来的,不是他能轻易招惹的。

不过,这个科级的主任居然以上位者的口气,要另一个主任来签字,这就太吓人了,他琢磨半天之后,猛地想到一个可能。

“我是文明办稽查办公室的副主任,李云彤,”傻大姐冷冷一哼,面带不善地看着对方,“怎么,觉得我不够资格?”

中年人却是没心思跟她计较这个,而是浑身一震,面带惊恐地指着某人,手指还在不停地抖动着,哆里哆嗦地发问,“您是……陈太忠陈主任?”

“多稀罕呢,文明办的副主任就我一个姓陈的,”陈太忠哼一声,心里也是有点无奈,这官场里称呼混乱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他可以被称为“文明办陈主任”,李云彤也可以被称为“文明办李主任”——前者省去一个副字,后者则是不但省去了副字,还省去了所属的部门。

这称呼不规范,但是大家还都愿意这么称呼,不信的可以看一看,现在在文明办里,谁敢管陈太忠叫“陈副主任”?当然,若是杜毅在场,那就是另一个环境了。

“我马上去跟主任……不不,我马上去向局长汇报,”这位身子一动就往外冲,不成想被陈太忠一把抓住了他,“行了,你也别走了,我跟你安排点事儿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指一下李云彤,“来,跟你说啊,李主任在稽查办,是分管行动科的。”

“分管……行动科?”中年男人下意识地重复一遍,才迷迷糊糊地点点头,很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,不怪他这副表现,实在是……是个人听了都害怕,这女人分管一个科室?

省委的科室可不比县委甚至市委的科室,人家只要敢称为科,那必然是科级,就像中央某部的处室一样——谁敢怀疑那不是个处级?

能分管科室的,怎么也是处级领导了,想到这个李主任还对陈太忠毕恭毕敬,这位的头都大了,而且这行动科……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好路子。

“主要是负责稽查和处理一些不文明现象的,”陈太忠解释一句,见这厮已经神情恍惚,于是松开了抓着他的手,转头看向李云彤,“李主任,客运办里的这些混乱,你也看到了。”

“嗯,是该整顿一下了,”李主任沉着脸点点头,然而,傻大姐终是美女,虽然过了冰霜玉女的年纪,却也可以用雍容贵妇来形容,所以想做出点冷厉的表情,都不是很容易的。

当然,她心里的恨意,是真实存在的,想到若不是陈主任,没准就是她的堂弟遭遇这种麻烦事了,她真是有点恼火,这麻烦未必难得倒她,但是,麻烦终究是麻烦。

“行动科关注一下这里吧,”陈主任淡淡地做出了指示,“出租车行业的混乱,是该整顿,但是也要注意保护司机们的合法权益,这里面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不文明现象,你们要起好监督作用。”

这才是他带李云彤来的真正目的,稽查办的报备科已经开张了,行动科也不能太落后了,而类似涉及精神文明建设的事项,就是行动科最好的切入点。

在文明办,大家都认为李云彤做事大大咧咧,然而陈太忠认为,李主任的大大咧咧,是相对于省委的同事而言的,正经要跟下面基层的同志、跟群众打交道的话,这是优势而不是劣势,平民老百姓最喜欢的是直来直去,而不是云山雾罩地说话。

更别说这次被举报的车,是李主任堂弟的出租车,他也不怕她不用心,人只要有点办法,总是爱向人炫耀的,尤其是对了自己家里人,更是要分外讲个面子。

“陈主任的指示,我记住了,”李云彤郑重地点点头,其实她这个傻大姐,是相对文明办里的同事而言的,跟一般人相比,她还是很懂得分寸的。

陈太忠只是要她做个姿态罢了,见她的反应中规中矩,说不得扭头看一眼那中年人,“你记住了没有?要配合李主任的工作。”

“可是,我只是一个小小的……”这位的脸缩做了一团,煞是苦恼的样子。

“你是什么并不重要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,手一指李云彤,“你看明白了,这是省文明办稽查办公室的李主任,你要是不愿意配合这个工作,我可以去找段卫华,去找崔洪涛,当然,你可以认为我是在吹牛。”

“我没说不配合啊,”这位真是要多冤枉有多冤枉了,他只是想强调一下自己身份低微,做不了主而已,“这种事儿您跟我说没用,得找我们局长。”

“我找你们局长?呸!他脸真够大的,他想见我,去省委排队去,他把客运办搞成这样,我不追究他责任,已经是很给段市长面子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眼里还真没有这个小小的素波交通局局长——虽然大家都是正处级的干部。

想到许纯良下午就要回来了,他甚至生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感觉,“你们局长那儿,自然有人跟他说事,我开那车……GPS定位系统,很不好用。”

这样的信息,他不怕透露,这GPS出问题,不是一家两家的事情,出租车行业,专业性比较强,外系统人不好插进手,想捂盖子不难,但是要有人认真一查,剥开行业保护的外壳,就发现里面赤裸裸的丑恶现象——这区别只在于:有没有人愿意去查!

交待完这些,陈太忠就扬长而去了,没错,GPS卫星定位系统是科委的产品,但是他已经不是科委的主任了,想要追究,也是名不正言不顺——由许纯良头疼去吧。

想是这么想的,但是他还真的无法做到这一步,起码,他是将李云彤留下来了,想着就是文明办先表明插手的态度,至于说后面是查出租司机的不文明行为,还是查卫星定位,那就看情况的需要了。

他是走了,打车的那位急眼了,紧赶紧地跟在后面喊,“陈主任,陈主任!我……我只是想省个车钱啊,我狗眼看人低,您可怜我一下成不成?”

他身边的高个警察想也不想,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抽了过来,“麻痹的你现在想到求饶了,你做那些缺德事儿的时候,想到过那些出租司机可怜吗?”

这就是暴力执法了,不过现场肯定没人计较这个,而高个警察这么做也是有说法的—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,老子都敢暴力执法,等进了小黑屋之后,有你好受的!

说白了,王庄派出所的人还是有点怀疑,这家伙跟客运办的某些人有关系——做警察的,那都是怀疑惯人的,一点都不会被某些现象所蒙蔽。

所以这高个警察就要现场演示,但是他抽这个耳光的时候,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这混蛋身上,而是用眼角的余光,扫视着众人的反应。

“我真的只是想省个车钱啊,”这位不住地哀号着,不过,他今天来客运办作证,已经达到某些嫌疑的范畴了,所以被人毫不留情地拎了出去……

赵明博和刘晓莉、燕辉等人,也跟了出去,就是李云彤走得慢了一步,见大家都出去了,她扭头看一眼身后的中年男人,冰冷的眼神直瞅得人背上冒凉气,“陈主任的指示,你听到了吧?稽查办会高度关注你这里……下午我就会派人进驻。”

“我们非常欢迎文明办的监督,”这位只能笑着回答了,“要不要给文明办的领导腾个办公室?嗯……我会向领导请示的。”

“4633的车主,是我堂弟,”李云彤的眼一眯,嘴角泛起一个冷笑——非常冷的那种,“是我把车借给陈主任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