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82章 倒打一耙(下)

凯瑟琳这次来,带了一个五人的团队,不过她并没有在素波逗留,下了飞机之后,直接坐了涂阳的车走了。

有人邀请文明办的陈主任也前去涂阳,被陈主任坚决地拒绝了,开什么玩笑,省委里事情众多,陈主任能抽空前来,对投资商尽朋友之道,那就很不容易了。

按说他这次来不来接机都没必要,不过,好心终是有好报的,就在第二天上午,涂阳市委文明办主任打来电话,说是我们就要收取干部家属情况调查表了,下午给省文明办送过去,请问陈主任,我具体该找谁呢?

“找稽查办的罗克敌主任,或者稽查办的副主任林震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兴奋地捏一下拳头,总算是开张了啊。

官场中人都深谙交换之道,但是涂阳这次能抢在凤凰、素波和青旺之前,把表送过来,证明涂阳的党政班子,做事还真的比较靠谱。

有了这么个先例,陈太忠对涂阳那点成见,终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,心说这也不枉我没命地给涂阳引项目——邵国立、凯瑟琳、高云风这三个主儿,哪个是你涂阳随随便便能拿下来的?

不过,他的高兴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,下一刻,李云彤敲门走了进来,“陈主任,五子来电话了,说是客运办的让他过去一下,还说投诉者已经去了……他想跟您了解一下,您一定要亲自过去吗?”

“嘿,你家五子做事,倒是挺靠谱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五子也知道他的电话,却是先给他堂姐打电话,这就叫做人知道进退,“告诉他不用管了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抬手拿电话,连拨了几个电话之后,才站起身,“你帮我喊一下建阳,让他来我这儿守着。”

“我跟您一起去吧?”李云彤这也是关心则乱,尤其是这借出租车,一开始就是她的主意。

你嫌我名声还不够坏吗?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才待说什么,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了一桩因果,于是点点头,“行,收拾一下,跟我走。”

于是,在众目睽睽之下,陈主任和李主任相伴着走出文明办,走出宣教部,走出省委……

陈主任并没有直接奔赴客运办,而是找了个路口,稍稍等了一下,等自己喊的人都来齐了,三辆车一起驶向客运办。

客运办就在交通局,不过由于他们这个性质有点特殊,来来往往的车辆比较多,所以交通局专门给他们开辟了一个侧门,还有好大一块的停车场,以免影响局里的办公秩序。

所以这三辆车进门的时候,一点阻拦都没有,很方便地就开了进来,然后大家纷纷下车,走进了院子里的小二楼。

办公室里,早有人在等着他们了,一见进来七八号人,客运办的人就是一愣,“你们找谁啊,这么多人?”

“就是他,”一边的沙发上,坐着那个打车的黑瘦中年人,他放下手里的报纸就站了起来,抬手一指站在人群前方的陈太忠,“昨天就是他拉的我,我把货放在车上,让他等我一下,没想到我才一下车,他就跑了。”

“哦,是天A-T4633的车主?”这间办公室不算小,有二十多个平米,四张办公桌两两相对,却是只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办公,那四十出头的男人皱着眉头发问了。

“我不是车主,不过,拉他的确实是我,”陈太忠沉着脸回答,“他说马上就出来,一等就让我等了四十分钟,我才走的。”

“那你还是走了,”中年男人叹口气,眼见对方跟进来这么多人,他也不好说太过分的话,“人家的货还在不在了?”

“狗屁的货,就是一堆砖头,我扔了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大大咧咧地回答。

“你放屁,”黑瘦的中年打车者大声地叫了起来,“我那纸箱里是电脑主机……电脑主机,你知道是啥不知道?”

“电脑主机,那值多少钱呢?”陈太忠身后,一个黑壮的汉子笑着发问了,“得两三百吧?”

“四千!”打车者毫不犹豫地伸出四个指头来,“两三百……切,你买学习机去吧。”

“你确定丢了一个电脑主机……价值四千的?”黑壮汉子似笑非笑地发问,若是有警察系统的人在,当可辨识出,此人正是王庄派出所所长赵明博。

“哼,”黑瘦打车者不屑地哼一声,也不做回答,这时候他要确定的话,无形中就要给自己带来麻烦——没错,出租司机是把箱子撕开之后,扔在路边走人了,但是万一人家要问在哪儿买的机子啥的,却也是麻烦。

正经是不回答方为正理,就算将来查明他丢的不是电脑主机,那也可以说他是在恼怒之下,难免有言辞夸大,这算不上什么罪行。

“你们也别说那么多了,现在是消费者投诉,”客运办的这位中年男人终于发话,他看一眼陈太忠,“顾客是上帝,我们是服务部门,维护消费者权益,是必须的……我说你们还是交罚款去吧,三千。”

“你什么都不问,就要我们交三千?”燕辉忍不住了,他是负责偷拍的,由于梁靓那个啥——梁主播的脸大家都认识,所以今天就是他来了,“责任就是你这么认定的?”

“我不是警察,我只是照章办事,这是客运办的规定,”中年男人不紧不慢地回答,“有客人投诉,而且人家丢了东西……你要是不满意,那么,叫车主过来吧。”

这个要求,里面其实还是有点猫腻,不是说按规矩该罚三千,就真要罚三千,客运办的职工也是人,也有自己的关系,真要走通了关系,少罚一点,个人口袋里再落一点,这很正常——但是其中利害,一般来说,车主们比较清楚。

然而下一刻,令中年男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,年轻高大的出租车司机扭头看一眼黑壮男子,“这个……够得上定诈骗罪吗?”

“先拘回去问一下吧,”赵明博微微一笑,一边另一个高大男人二话不说,手向口袋一摸,再拿出来的时候,手上已经多了一副手铐。

“来,这司机报警了,你跟我走吧,”这位走上前二话不说,一抬手,铐子就向对方的手腕甩去,“回派出所,咱们慢慢地说。”

“我说大哥你搞错没有啊?”打车的黑瘦中年人登时就急眼了,身子才待向后缩去,不成想那高大男人眼睛一瞪,“警察……你给我再退一步试一试?”

“喂喂,我说你们这是搞什么呢?”客运办的这位着急了,一推桌子就站了起来,“这是客人投诉!”

“我们怀疑他诈骗,怎么……你有意见吗?”赵明博冷哼一声。

客运办所在处,也是不归王庄派出所管的,但是陈太忠上次规规矩矩地报警,人交到东湖分局那里,反倒凭空生出了不少不便来,所以这次又有事,他还是把赵所长喊了过来。

“不管我有没有意见,这是顾客投诉,”这位也有点恼火了,“服务行业,就要服务好客人嘛,省文明办最近一直在强调抓精神文明建设,一个好的服务态度,是至关重要的。”

“你都知道省文明办了,不认识这司机是谁?”一个女人站了出来,三十出头的模样,这是刘晓莉,她在《天南商报》已经很久没有发重量级的报道了,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。

“您是?”这位终于觉得事情有点不妙了,于是皱着眉头看着陈太忠,脸上的表情,是异常地严肃。

“你不用管我是谁,他投他的诉,我报我的警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而且,你们罚人三千块钱,依据在哪里?”

“出租车行业太混乱了,投诉太多,乱世用重典,没有依据,”中年人的回答倒是痛快,不过他马上意识到一个措辞错误,“嗯……不是乱世,是混乱,嗯,是混乱。”

“行,你算个有担当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位敢在自己面前说这种话,“这么说,你也知道有些人的投诉是不靠谱的?”

“我们不可能去一一核对,”这位一指那黑瘦中年人,“你要求把人叫过来,我就把人叫过来了,这不能说不配合吧?”

“把这个人带走,从他身上多挖几件案子,”陈太忠冲赵明博扬一下下巴,又看一眼中年人,“我是省委的,开出租车暗访呢……你确定要我交三千块钱罚金吗?”

“省委的……”客运办这位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“您……您不会就是文明办的吧?”

“这是我们文明办陈主任,”李云彤冷哼一声,“你觉得,他是一个贪图别人电脑主机的人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