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81章 倒打一耙(上)

报警?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他可是没告诉对方,自己看到了那纸箱里是砖头,只说对方随手放下一个纸箱——随便翻看乘客的东西,是不道德的,而他又不可能让对方知道,自己有天眼。

听到王师傅果断地要自己报警,他真是有点疑惑,心说我要是个出租司机的话,为这十二、三块的车钱,就需要报警?

不是都说……和气生财吗,而且整天在外面跑买卖,万一被人记住了怎么办?陈太忠有点不了解这老司机的思路,就试探着发问,“王师傅你这是,怀疑这纸箱里有见不得光的东西?”

在问这句话的同时,某人脑子里情不自禁地生出“杀人抛尸”之类的桥段,心说做惯出租司机的,果然是见多识广警惕性够高。

不成想,那王师傅的回答出乎了他的意料,“见不得光的东西?可能性不大,我跟你说吧……估计就是一些破衣服、碎砖头啥的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确实吃惊一小下,你这……果然见多识广啊。

“这年头,缺德的主儿太多了,”王师傅见他疑惑,说不得解答一下,“他坐车不给钱不说,你等半天不见人,说自己认倒霉开车走人了……回头保不准就是他报警了,要不然就是跟客运办投诉。”

“还有这种人?”陈太忠听得一时间恼怒无比,你坐车不给钱也就算了,害得司机连走都不敢走,除了硬挺着死等,那也就只能选择报警了。

但是……说句难听的,这十来块的事儿,就算报警,警察也得愿意出警呢。

“怎么没有呢?”王师傅冷笑一声,“上个月我们车队的一个小家伙,就碰上这种事儿了,等半个半小时等不上人,打开箱子一看,全是破衣服,你猜最后怎么着?”

“怎么着?”陈太忠有点好奇。

“他把箱子一扔走人了,然后那家伙直接向客运办举报,客运办罚他三千,”王师傅的声音高亢了起来,“操,就这样,那举报的家伙还说,破衣服里裹着存折呢……混蛋啊。”

人心真能崩坏到这个地步吗?陈太忠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他呆了好半天之后,才叹口气,“我知道了,王师傅,谢谢你的指点。”

“谢什么啊?大家同行嘛,”王师傅笑一声,临挂电话之前,不忘记叮嘱一声,“你最好是报警,警察不理的话,你让110记录下来……唉,这些人太混蛋了,搞得咱遇上真有急事的客人,都不敢相信了,好人做不得了……”

“好人都做不得了……”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轻声咀嚼一下,这句话带给他很大的震撼,他原本是想着,这不过是一个偷逃车费的小手段,但是照王师傅这话说起来,真是对社会公德心也不无影响。

打车的乘客有急事下车,然后马上就回来,这现象不怎么常见,却也不是没有,要不然刚才陈太忠就不会答应那家伙那么离开——总还是与人方便与己方便,每个人都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别人一把。

但是像这家伙这么搞的主儿,真的就太缺德了,逃费不说,还让司机出巨额罚金,最后司机再见到类似的情况,都不肯通融了,从而没准真正影响别人的急事。

事实上,陈太忠有个很不好的预感,他总觉得,此事未必会这么简单,见识过了松峰市对普通车辆钓鱼执法的过程,见识到了有人被逼得断指明誓,他就禁不住要怀疑一下,客运办在类似的事情里,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。

没办法,见识过太多的阴暗面之后,只要是个智商在水准之上的,就要生出点疑心来,陈某人不愿意把人想得太坏,但是他又无法不这么想。

不过这个疑问,他是不能问老王的,的哥的姐们的圈子,消息传得太快了,拿个对讲系统一叫,大家就都知道了,然而陈太忠只是猜测,没有真凭实据,是的,他不想做谣言的传播者,就更别说制造者了。

总算还好,他还有人可问,那就是李云彤的堂弟五子,这个人他是不怕泄密的,于是他又给五子打个电话,将此事哇啦哇啦一说。

五子去通德玩了一趟,已经回来了,不过陈主任租用了他的出租车,他也没事干,猛地一听这事儿,赶紧叮嘱陈主任,“陈主任,你这是遇上混蛋了,东西先别扔,再等一等没人,就开车走吧。”

这两个的士司机的建议不尽相同,这很正常,但是就算是让陈主任开车离开的五子,也是建议他把东西先保管好了,省得人家再说里面有存折什么的。

“这件事我撞上了,我肯定要处理,你就不用管了,”陈太忠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问一句,“我代表个人问你一句,你觉得这种人的出现,跟客运办有什么关系没有?比如说……就像钓鱼执法什么的?”

“钓鱼执法……不会吧?”五子惊讶地拉了一个长音,接着就陷入了沉默中,这个词比较新鲜,他需要理解一下,而且很显然,在理解了之后,某人的猜测令他非常地震撼,等了好半天之后,他才表态,而且是言之有物。

“陈主任,我觉得可能性不大,客运办想收拾我们这些正式司机,有的是办法,随便多加点什么费用就行了,对付私车,倒可能这么做,但是对我们……嘿,还真是没必要。”

“你说得在理,”陈太忠分析一下,觉得五子的话确实有道理,虽然对方的话里,也夹杂着辛酸和无奈,但是他很高兴地发现,客运办的相关人等,还是没有突破底线——唉,从什么时候起,不突破底线,也是值得哥们儿高兴的事儿了?

“那行,这件事儿你就不用管了,”他很痛快地吩咐五子,“要是客运办打电话,要你交罚款,那你要求事主一定到场好了,你都不用去,直接通知我。”

“陈主任您事儿忙啊,”五子倒是挺客气的,“要不我叫上我姐去就行了,这点小事,哪好意思麻烦您?”

“没事,就这么说了,不过……这个车得过两天再给你了,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压了电话,然后一推车门,就走下了车,转到了后备箱处。

现在两点都不到,李子巷里人并不是很多,但是也有一些人,他打开后备箱,众目睽睽之下撕开纸箱,信手丢到地上,然后盖上后备箱,冲院子里怒骂一句之后,上车扬长而去。

有了这个插曲,陈太忠都不想去京华取那奥迪车了,这年头的操蛋玩意儿真的太多了,不狠狠地整顿一下,不足以平民愤啊。

也亏的是哥们儿肯沉下心来暗访,才能发现这么多的阴暗面,天天坐在办公室里,下去视察也是前呼后拥,哪里会意识到,社会风气已经烂到了如此的程度?

所以他将车开出去之后,找个有树荫又比较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,他打算在这里打个盹等到四点左右的时候,直接去机场接人。

不过,这打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,一个小时不到,就有两拨人过来敲窗户,问他走不走,第三拨的更狠,直接是一个交警骑着摩托,带了一个女孩儿到了车前。

“我那QQ中毒了,被盗号了,我现在用的,就是‘风宝宝’那个人妖号,”交警一边笑眯眯跟女孩儿聊天,一边狠狠地敲两下窗户。

待见到车窗放下,他就凑了过来,一股酒气扑面而来,“帮我送一下这个,啊?”

“一边凉快去,”陈太忠二话不说,从车里递出了他的证件,他不知道这交警是不是想让自己免费送人——其实他也没兴趣知道,反正毫无疑问的是,他现在在休息,麻痹的凭啥你让我起来干活呢?就凭你是交警?

“你这人……”那交警喝了不少,不过神智还算清醒,见这厮递出来一个证件,翻看一下之后,登时就是一愣,又走到车前,细细地比对一下照片和本人,终于呲牙一笑,“原……原来是省委的领导啊,您咋开出租车呢?”

陈太忠哪里会跟他说那么多,直接将手伸到了车外,微微抖一下,那意思很明显:证件还我,至于说人嘛,赶紧给我消失。

这交警虽然喝多了,心里也置疑省委的领导为什么会开个出租车停在这里,但是他更明白,自己马上消失的话,才是个比较明智的选择。

捱到三点的时候,陈太忠真的受不了别人的骚扰了,要说他停车的地方,其实比较僻静,但是正因为僻静,一般出租车也很少路过,所以那些打不上车的主儿,总要上前问他走不走。

所以他索性驱车直奔机场,将车停在停车场,走到出口去等人,不过还好,刘东来已经带着人到了,随随便便一看,总有十来二十几个——这还是刘市长来素波,不好太过张扬。

这十几号人里,还有人扛着摄像机什么的,想来也是相关媒体要表示涂阳对招商引资工作的重视,不过陈某人心里看得老大不是滋味,早知道你带这么多人来,我也带几个人来。

偏偏地,涂阳招商办的张主任还上前套近乎,“陈主任,怎么您一个人过来了?”

“最近有个暗访,”陈太忠微笑着回答,心里却是在咬牙,“我是开出租车来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