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79章 难产(上)

陈太忠会协调,王启斌也不是笨人,下午去了市总工会之后,王处长表示,自己中午跟陈太忠坐了一坐,小陈说,许纯良想见一下您。

当然,那个时侯他王某人很奇怪啊,于是陈某人吞吞吐吐地表示,许纯良跟秦连成关系好得很——唉,小陈夹在中间,也很为难啊。

然后自然就是王某人拍板了,见不见啥的,那都无所谓了,我先去跟老领导了解一下情况吧——反正我是他提拔起来的,大不了老领导训我一顿。

王启斌这么一说,挨板子的主儿,就变成他了,原本是许纯良要豁出去,然后陈太忠顶上了,现在又是王处长自己顶上了。

老话说死了,朋友的朋友,不是我的朋友,但是以这几个人的关系和性格,能做到这一步,却也不算特别罕见。

“……主要是我记得,您对那个文明办主任,兴趣不大,”到最后,王处长小心翼翼地解释一句,“所以就贸然地过来问一句,要是有什么想得不周到的地方,您尽管批评我。”

恐怕是你早已经把我的态度,告诉陈太忠了吧?戴复淡淡地看一眼自己的老部下,我固然是提拔你的老领导,但是关键时候拉你出火坑的,可是小陈啊。

正是因为消息走漏,小陈才敢惦记着拉秦连成上马,戴主席无法不让自己这么想,做官做到他这一步的,鲜有脑瓜不够用的。

不过,这样的猜测,他只能放在心里,说出来就没意思了,不但伤人也伤己,不管怎么说,人家小陈有位子是先惦记着他,否则的话,人家先悄悄通知秦连成,可不也就用不着像现在一样费劲沟通了?

说白了,天底下的人,大部分还是愿意讲道理的,有些人觉得,我的领导特别操蛋不讲道理,那是因为抱怨者不具备跟领导讲道理的地位——讲道理也是需要摆资格的。

像眼下的王启斌就是如此了,他虽然是戴复一手提拔的,但是他后来的表现也对得起戴主席,再加上他现在身在组织部,又靠着陈太忠,戴复就算是格外不讲理的人,也得跟他讲个因果,更何况他还不是?

所以,戴主席不能拿王启斌泄密没有来说事,否则真的是伤感情,而且他都不能往心里去,毕竟,是他先做得有点不太好。

于是,他沉吟老半天之后,才苦笑一声,“启斌,你跟我搞这种试探,真的没意思,我还是那句话,我对这个主任兴趣不是很大,但是蒋老板好像有点兴趣,你让我怎么办?”

王启斌闻言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老领导,我想着你对那儿没兴趣,就帮你争取了一下正林的常务副,那边答应全力支持了,启斌我……我也没别的本事了。”

这话可真不像是个处级干部说的,尤其这干部还是省委组织部三大处的处长,不过他就是这么说了,说白了,也是难得的真情流露。

“嗐,我就算怪我自己,也不可能怪你,”戴复听得哑然失笑,却也不无自嘲之意,“不过,一个常务副……嘿,许绍辉还真大方。”

这不是许绍辉的意思,只是许纯良的意思,王启斌很想这么强调一句,然而他也知道,自己说这话,真是跟不说一样,那就……不如不说了吧。

两个小时之后,蒋世方也冷笑一声,面对老部下戴复,他不怕把话说得明白一点,“一个常务副换一个文明办主任?不够!”

“我也知道不够,但是……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儿,再让您操心了,”戴主席对蒋省长的态度,还是相当诚恳的,“我觉得这个地方,也能锻炼一下我的能力。”

“你告诉陈太忠,张州的江川,全家都移民到加拿大了,”蒋世方冷哼一声,“他文明办不是能查吗?把江川查下来,我就支持秦连成干这个文明办主任。”

江川是张州市委书记,而且是本地人——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了,按说,根据回避原则,本地人不能成为当地党政一把手和组织部长。

但是这个原则,在江书记身上破例了,那么江川的背景也就不用再说了,不过,江某人的势力,主要还是在当地,至于说上层,其实还是郑飞一脉的势力。

郑飞做为建国后第二任省委书记和军区司令,在天南的存在,真是有点微妙,他的大儿媳简泊云,是蒙艺都不愿意招惹的,但是同时,他还受到凤凰系和正林系的排挤。

更说不清楚的是,黄老是凤凰人,也偏近“凤凰的党”这拨人,但是黄老跟郑飞的关系还不错,有些事情,真的是欲语还休。

不管怎么说,就是蒙艺在任上的时候,也没有碰江川,不但没有碰,因为张州市委书记提前退休,做为市长的江川还进了一步,成为了市委书记——必须指出的是,这不是蒙艺有意提拔的,而是规规矩矩递补的。

蒋世方剑指江川,其用意不问可知,江书记令他不满了,更关键的是,想拿下江川,不是陈太忠能做了主的,起码得许绍辉冒头——中纪委出面都正常了,毕竟,那是厅级干部里顶尖的存在,下一步往副省走的主儿。

说白了,这就是蒋省长给许书记出的一道题目,想从我手里抢文明办主任?行啊,我给你,但是不管怎么说,我是正部你是副部,想要这个位子,拿个正厅的位子来换!

过分吗?真的不过分,你姓许的敢惦记从我手里抢位子,就得有被我出题目的心理准备,我不是不给你,就是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拿了。

“但是……”戴复真的被这个指示惊呆了,心说这正部级干部说话,真的是不含糊,可是他心里很明白,就凭他四年一岗的副厅,还没资格惦记那个位子,“但是查这个江川,跟我无关的吧?”

“想从我嘴里抢食,他不得多准备点本钱?”蒋世方冷笑一声,“别人动了,岗位就要流转,你那么吃惊干什么?”

我其实……觉得那个常务副就不错啊,戴复心里暗暗地叹口气,不过,棋下到这个地步,已经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,他心里禁不住暗暗懊恼:早知道事情会发展成眼下这一步,我还不如当初痛痛快快地答应了陈太忠呢。

很可惜,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卖的,想到陈太忠旺人的说法,又想一想那休养的马勉都能被调到中央,戴主席越发地后悔了。

陈太忠不知道戴主席遇到了这样的麻烦,他下午一上班,就接到了刘东来的电话,说是普林斯公司的老总已经组建了新公司,打算在明天来天南,跟凃阳市把合同签了。

这是大事啊,按说涂阳没必要找文明办的,毕竟这是物质文明建设,但是刘市长很清楚,这个投资自何而来,他这个电话不是饮水思源,而是尽到礼数,以免发生什么变数。

那明天我陪你接机吧,陈主任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,领导每天的日程安排,可不就是这些虚应故事?总算还好,他要接的人,也是他的女人,从某个角度来说,也是令人愉快的私活。

约莫是五点多,他接到了王启斌的电话,王处长说了,有领导看张州的江川有点不顺眼,“……太忠你要能拿下他,估计秦连成这事儿,就好办了。”

“这不是扯淡呢?江川是省委委员,我操,”陈太忠气得脏话出口,矛头直指某人,“你跟蒋世方说,信不信我拿下他?见过欺负人的,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!”

“蒋省长总比许书记高半级吧?”王启斌也实在没啥说的了,实话从嘴里冒了出来,“我夹在中间也难办啊,太忠。”

“算了,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,”陈太忠苦笑,他真知道了——哥们儿提的要求高了,过界了,“这事儿我不管了,这个文明办主任,谁爱来谁来吧。”

陈某人的狂妄,是印在骨子里的,没错,他希望文明办能来一个愿意支持自己的新的主任,但这并不是说,他就要为这个主任的位子,付出太多的代价。

想当初,哥们儿在凤凰科委的时候,该折腾照样折腾,别人也都认我这个副主任,至于大主任文海——谁认识文海是谁啊?

“太忠,你这么说,不是解决态度的问题,”王启斌一听他要撒手,还真是慌了,王处长敢在跟厅级干部有关的岗位上跑来跑去呼风唤雨,还全是仗着陈太忠这张虎皮呢——没有陈太忠,别人认识他是谁?

不管王处长愿意不愿意承认,他自身的价值,是因为陈太忠的支持而倍增的,没错,干部二处的处长很大了,见官大半级,但是,若没有陈太忠支持的话,不客气地说一句,在偌大的省委,他屁都算不上。

所以,在比如文明办主任人选这些事情上,他虽然夹在了中间里外不是人,但是……这也是被夹在了中间,总比直接被人无视强得多。

“你有啥想法,我能帮你转达的,一定就转达了,江川最近,真的有点不像话,好大一片矿,又划给林海潮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