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78章 协调的艺术(下)

陈太忠和丁小宁走进三楼包间的时候,还是被包间的奢华吓了一大跳,整个三楼,差不多两百平米,只有四个包间,其中两个包间,每一个差不多有七十平米,剩下俩包间总共也就六十平米。

这大包间不但有吃饭的地方,旁边还有自动麻将桌、贵妃椅什么的,想玩一玩棋牌也很方便,而且还串一个小房间,进去一看,是一个十来平米的卧室——简直是想干啥都方便。

王启斌已经提前一步来了,他和陈太忠虽然都在省委上班,但是为了避嫌,大家不能搭伴出入,“这个地方还没开张呢,现在是试营业,太忠你吃遍全球了,给指点一下。”

“好像我就是个吃货一样,”陈太忠有点不能接受“吃遍全球”四个字,“其实国外的东西,还真没什么好吃的,口味问题吧……”

东扯西扯了一阵之后,王处长主动提了起来,“太忠你今天找我,有点什么事情?”

“许纯良从北京给我打电话,说他个人想跟戴主席坐一坐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发话,“秦连成以前和他都是住一个大院的,私人关系好得很。”

“哦,”王启斌嗯一声,也不着急回答,要看他还有什么后话没有。

“我就跟他说,不用了,我帮他转述一下就行了,”陈太忠笑着一摊手,“对我来说,你们都不是外人,纯良那人面皮薄,我可是脸皮厚,不怕被人拒绝。”

这就是所谓的谈话技巧,陈太忠不说自己要协调,那样有不知道天高地厚之嫌,他先点出来,是许纯良要见戴复,他拦着不让见——这一旦见了面,谁知道谈得愉快不愉快呢?双方本来也就没什么交情。

而且,点出来之后,许纯良要办什么事儿,那也是很明白的了,他陈某人也不过就是个传话的,你愿意答应固然好,不答应的话,你拒绝我也不需要多为难,然后,我把你的意思转述过去,那也就完了。

王启斌又等一等,发现再等不到什么话了,才缓缓地点点头,“嗯,太忠你的意思是说……秦连成想去文明办?”

多稀罕呐,秦市长不想去文明办的话,许纯良何必要见戴复呢?陈太忠被这个问题问得哭笑不得,见到对方这么迷糊,他禁不住就点一下,“听说戴主席对文明办兴趣挺大。”

“怎么可能呢?我知道他对那儿兴趣不大,”王启斌摇摇头,他跟戴复的交情极深,自然知道戴主席是个什么样的人,“他认定的事儿,就不会改了——除非有领导指示,那就另当别论了……不过,自打上次见面以后,我觉得有点对不住你,就再不打听这事儿了。”

合着王处长也是觉得,自己夹在中间很是为难,陈太忠好不容易帮老领导踅摸个位子,结果老领导还不怎么情愿,他觉得难做,索性就不闻不问了——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都不知道秦连成也有意做文明办主任。

秦连成是谁,王启斌当然知道了,不过他能猜出来秦市长有意来文明办,还是从这个人的级别上分析到的,副厅嘛,又跟戴复有关,那自然就是那话儿了。

“哦,原来他真的没兴趣,”陈太忠点点头,说了一句废话。

“我估计应该是没兴趣,要是蒋老板有指示,那就另当别论了,”王启斌可没觉得这是一句废话,说不得就要解释一下,“这样吧,下午我去看一看戴主席,不过……秦连成一走,正林的常务副就空缺了吧?”

“这个……他表示可以全力支持,嗯,是全力支持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也感觉到了,老王对文明办大主任位置的争夺,似乎不是很了解,不过就是这种情况下,人家听了他两句话,就对正林的常务副表示出了兴趣,果然……果然不愧老组工,深谙交换之道。

“正林那地方……穷山恶水的,”王启斌还是有点犹豫,这话不太好听,却是大实话,只论油水的话,凤凰随便一个副市长,怕是也比正林的常务副强。

经济发达和欠发达,差别就是这么多,要不是那副市长的头衔前面加个“常务”,这话都跟戴复张不开嘴——素波总工会再没起色,戴主席在里面也是一把手来的。

“那就算了吧,我这也是尽到朋友的心了,”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摇摇头,他的朋友日渐增多,而天南省官场的位子是有数的,谁愿意争,那就去争吧,哥们儿不管了行不行?

“太忠你也别这么说,”王启斌笑着摇摇头,以他对戴复性情的了解,这件事儿很难说成不成,毕竟那是个常务副,有蒋省长的支持,戴主席撑一年以后,就有转正厅的可能了。

而且不客气地说,戴主席的机关工作经验是足够了,但是从来还没有独挡一面过,有了这个经历,对戴主席以后的官场路是很有帮助的。

这顿饭吃的时间并不长,不过大家都已经明白了彼此的意图,再多的话也没必要说了,陈某人搭着丁小宁的奔驰车,打算回湖滨小区小憩片刻。

“你开的那个出租车呢?”丁小宁一边娴熟地开车,一边发问,她的酒量不小,但是一般情况下,她很少喝酒,像中午她就没喝酒——当然,这跟王启斌不能喝酒也有很大的关系,王处长不能喝,自然就不敢在这一方面滋事。

“收起来了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躺在副驾驶的位子上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怎么,你要用?”

“我也想要那么个东西,戒指,”丁小宁犹豫一下,还是发话了,顺便一指他手上的须弥戒,她的厚嘴唇紧紧地抿着,看得出来,她有点紧张,“任娇和蒙晓艳都有……”

“啧,”陈太忠一听,头就变得老来大,事实上,除了任老师和蒙校长,唐亦萱和荆紫菱也有这东西,不过小萱萱一直是戴在脖子上的,而小荆总那是个手镯,一般人注意不到,“这是谁跟你说的?”

他倒是不介意给自己的女人每人送一件,但是……人多了,难免嘴杂,眼下小宁只知道任娇和蒙晓艳有,都明了其中的功能了,由此可见——防民之口,真的甚于防川啊。

“是我注意到的,”丁小宁解释一下,敢情上次国庆出游的时候,她猛地发现,蒙校长手上也多了一个翠绿的玉石戒指,任娇有这样一个戒指,她早就知道了,但是蒙晓艳啥时候也有这么一个戒指了?

这是什么认可吗?于是她就好奇地观察一下,却猛地发现,蒙晓艳也有让某件物品突然失踪的能力——蒙校长做这种事儿的时候,已经是很注意了,不过她的性格,真的是有点大大咧咧。

说来这也是出去游玩了,要携带的东西多,蒙校长没注意自己到底穿过什么衣服,将穿过的衣服收进了须弥戒。

丁总又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,发现其他姐妹都是很茫然的样子,于是她今天就试探一下,却发现事实真相果然跟自己所预料的差不多,这下就不依不饶了起来,“太忠哥……你太偏心了,我现在到处跑,也需要有这么个戒指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他不太忍心拒绝她,但是给了她而不给刘望男的话,似乎也不好,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……那岂不是整个天南省很快都会知道了?

“做这个东西,很耗费精力,”他终于找出了一个理由,“下一个我就给你做,不过……你要是万一传出去,没准别人就抢到你前头了啊。”

“好啊,”丁小宁笑着点点头,对她来说,这不仅仅是一个神奇的道具,也算是在太忠哥心中女人的排名,任娇和蒙晓艳早早就认识他了,她没心思争也争不过。

不过,能排个老三也不错,更别说那俩现在远在凤凰,远没有她跟他来得亲近,“也是那个玉做的吧……”

陈太忠很久没有在她眼中看到这种神情了,看到她希冀的目光,于是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暗暗嘀咕:这后宫管理学,哥们儿也得琢磨一下……要不要学个MBA呢?

某人琢磨考虑用MBA管理后宫的时候,王启斌给戴复打个电话,说是下午想去拜会一下老领导。

戴复也知道,为啥王启斌最近少联系自己——我当时表态太快了,不过,我确实是不喜欢那个位子。

反正,现在王启斌打电话过来,他不能再让对方寒心了,于是沉吟一下笑着回答,“那下午一上班吧,我记得你喜欢睡午觉来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