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77章 协调的艺术(上)

让许纯良头疼去吧!陈太忠在下一刻就拿定了主意。

素波出租车用的GPS定位系统,可是凤凰科委生产的,出租司机用得不好,他们是有义务关注的,而文明办在没落实清楚情况之前,实在不宜出面。

至于说纯良抱怨的“忙不过来”,陈某人才不会在意,你再忙还能忙得过哥们儿去?宁可死道友,不能死贫道不是?

遗憾的是,许纯良现在在北京,陈太忠琢磨一下,又给五子打个电话,表示说自己最近在暗访,这个车我还要用两天,嗯,回头我让李云彤捎租金给你。

五子才要说不用,这边已经压了电话,陈某人想好了,等纯良回来,我就亲自开上这个出租车让他看一看,这GPS到底是怎么回事——千言万语,比不上亲眼目睹来得震撼,这个道理他已经懂了。

不成想他才压了电话,许纯良的电话就打了进来,这真是令人无语,而且许主任问的问题也很令人郁闷,“太忠,听说你跟戴复的关系不错?”

晕死了,不是露馅了吧?陈太忠一女许了两家,心里有鬼,于是沉吟一下方始回答,“我跟他关系一般,是通过干部二处的王启斌认识的,王启斌跟他关系好。”

“这家伙也想去文明办,”许纯良气呼呼地叹口气,“我就不明白了,他在机关呆了大半辈子,还没有呆腻啊?”

“你这……给我打这个电话,就是为了骂戴复两句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。

“本来想让你跟他说一声呢,他四年的副厅,而且就干过工会主席这一个岗,乱掺乎什么,他升正厅怎么也得再等一年……”许纯良的声音,越说越低。

这话有一定的道理,跟戴复相比,秦连成全面胜出,秦市长八年的副厅,不管在团省委、凤凰市还是在正林市,任职经历都超过一年了,而且尤其难得的是,他岁数上也占优势。

相较而言,戴主席只占了一个优势,他的老板是正部级而不是副部,不过就这么一个优势,就足够抹杀秦市长的所有优势了。

所以,许纯良说话也有点底气不足,许家的底蕴再强,但是正部和副部之间,是鸿沟一般的存在,不在一个省的话倒还好说,但是眼下一个是天南省第二号人物,一个是第三号人物,怎么沟通得来?

“唉,这个戴复,”陈太忠听得也是叹口气,老戴这人真的有点黏糊,丫当时要能痛快应承下来了,我也能直接回绝了秦市长——老主任,我惹不起戴复啊。

可是你不想去,不想去我就答应老主任了,结果你现在又造出了声势,陈某人心里也有点无力,老话说“一将无能累死三军”,你这是“一人黏糊影响一片”啊。

“你安排一下,看能不能让我跟戴复碰个头,”许纯良终于一咬牙,狠狠地发话了,“连成叔,小时候我们就是一个院的,以我个人的名义了。”

许主任对自己人,那是真的仗义,这件事他是铁下心帮秦连成出头了,当然,可以肯定的是,以他个人的名义,别人也要看到他身后的许绍辉。

但是这么做,一来没有仗势欺人的嫌疑,免去了蒋省长和许书记的直接碰撞,二来就算事不谐,掉面子也就是他自己,跟许书记没太大的关系。

“啧,”陈太忠沉吟好半天,才叹口气,“得了,不用你跟他碰了,我去帮你说吧,不过……秦连成空出来的那个常务副,怎么办?”

对朋友仗义的人,很容易获得他的好感,而且他也不想撮合戴复和许纯良见面,那样的话,万一两边把话说开了,他可就里外不是人了。

想一想,陈某人也真觉得冤枉,他并不想一女两嫁,也不想掺乎许系和蒋系的争斗,但是这事儿能怪我吗?

一开始先考虑自家兄弟许纯良,这个没错吧?纯良拒绝了,为了工作便于开展,他联系戴复,这个也没错吧?

可是他死活就想不到,戴主席居然会不喜欢这个位子;而许纯良拒绝了之后,又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,拽出了他的老主任秦连成!而戴复现在……似乎……也要硬着头皮上了?

这事情咋就发展成这样了捏?

陈太忠真的是有点无奈,再想一想小白对自己的抱怨,一时间真的是感慨无限:这年头最难揣测的,果然是人心啊。

他在这儿感慨,可是许纯良一听他这话,就感动了,他在电话那边长长地叹口气,“兄弟,果然就是兄弟,戴复要是愿意,正林那个常务副,就是给他留着了,杜毅说话也没用!”

他说这个话是有底气的,没错,杜毅是天南一把手,但是蒋世方和许绍辉……这第二把手和第三把手联合起来争一个副厅的位子,也不怕姓杜的炸刺。

杜毅背后是有势力支持的,但是许家不是白给的,蒋世方能做了省长,身后也是有人的,更别说蒋省长是亲黄家的。

“老潘那儿的工作,你走通了吧?”陈太忠现在担心的是这个,两个小处长一厢情愿地琢磨半天,到最后潘剑屏不同意,那啥都是白说啊。

“戴复对这个位子有兴趣,还是潘部长说的,”许纯良的回答,非常地直白,很显然,许书记已经就这个问题,跟潘部长沟通过了。

没准老潘是要拿这个人挡你老爸呢,陈太忠张嘴就想这么说,不过转念一想,自己想得到的,许绍辉那老狐狸可能想不到吗?

我这才是看三国流眼泪,替古人担忧,他轻咳一声,敲定最后一个容易露马脚的细节,“这件事,以后见了戴复你也不用说,明白吧?”

“这还用你教我?”许纯良这叫家学渊源,陈太忠不提的话,他或者会考虑一下,日后见到戴复的时候,该旁敲侧击地表示一下感激——是的,也仅仅是旁敲侧击。

但是有了太忠这叮嘱,他表示的方式,只会更隐蔽,所以对他来说,这并不是什么问题。

“啥时候回素波?”陈太忠问一句,得知他周三才能回来,说不得叮嘱一句,“来素波的时候见一下我,我有事跟你说,你不来我没准就忘了。”

“我事儿这么多,说不定就忘了,”许纯良的回答,也很强大——跟某人是同一个理由,“那个啥……很着急吗,电话上能不能说?”

“来了再说吧,”陈太忠不客气地压了电话,摸着下巴琢磨半天,给王启斌打个电话,不成想那边电话没人接。

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,王处长才将电话打了回来,“上午有个会,手机都不在跟前,太忠你有啥事,说吧。”

“哎呀,这个话……还是得见面说,”陈太忠琢磨半天,觉得这个事情,真的是电话里说不清楚的,“启斌处长中午有事没有?”

“你找我,那有事也是没事了,”王启斌笑着回答,“对了,那啥……那个谁最近卖了点房子,有点收入,开了一个小饭店,去认一认门吧?”

“行,我叫小宁一起去,”陈太忠也知道,小王在京华房地产挂个闲职,最近房子卖得不错,尤其是某个县级市的驻素波办事处,直接出手买下了一栋楼。

这些事儿……丁小宁那天命姹女的销魂洞府,时不时地从他这儿吸取点仙灵之气,还有啥不会说的?“对了,你外孙差不多满月了吧?”

“啧……”王启斌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“我家那是外孙女儿,太忠你这……真的让我很寒心啊。”

“不能吧,我看王艳那丫头,就是生小子的身材啊,”陈太忠嘿嘿一笑,脑子里却是不住地回想:王启斌的女儿……是叫王艳吧?

“那也不可能要二胎了,”王启斌随口答一句,显然对女孩儿不是很满意,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,“你说啥呢,女孩儿就不错……嗯,只要不遇到你这种男人,那就不错。”

这话是大家都知道的,但也只有王处长敢说,他跟陈太忠实在是太惯了,而且王启斌年老入花丛,可就是被某两个年轻人撺掇的,大家谁也不用瞒着谁,就是那么回事。

“说啥呢?我早就收心了,”陈太忠干咳一声,“小王这丫头开的店,位置在什么地方?”

中午的时候,陈太忠和丁小宁准时出现在“王气酒楼”,这个时候,陈主任已经知道,合着光提成,小王已经从京华这里赚到了九十多万。

这是小王实打实地赚来的,京华给她的提成很厚道,是成交价的百分之十,小王卖了有七十多套房子,就算平均一套房子二十万,也有一千四百多万的金额呢——事实上,眼下的素波,二十万已经买不到什么太好的房子了。

这九十多万,是款到了之后,小王已经到手的分红,事实上按合同金额来算,她还有六十多万的分红没到手呢——靠着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,赚钱真的不需要太动脑筋,河口市买的那栋楼,就是四十八套房子。

所以这个“王气酒楼”,虽然说起来是个小饭店,还真的是不算太小,地段不算特别繁华,却是临街的三层小楼,一看装修的档次,就知道,没有一百万下不来。

“这小王手笔不算小,”陈太忠跟着丁小宁下了车之后,看一看酒店的牌子,笑吟吟地发话了,“王气酒楼……王启斌的酒楼,嗯,倒也不是个忘本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