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75章 苦司机(上)

“不给钱是吧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走上前,双手搓一搓,“跟你说,这可以算抢劫的……”

“抢你妈的头,”这位的态度还真够蛮横的,而且下一刻,他就大声叫了起来,“二子、老猫,有人找事儿呢……呃……”

陈太忠想都不想,抬手就是一拳,狠狠地打在对方肚子上,那位吃了这么一拳,登时捂着肚子蹲下,翻江倒海地吐了起来。

“我们出租司机,挣点钱容易吗?”他哼一声,蹲下了身子,“小子,给钱的话,这事儿就算了。”

这事儿想算都不可能了,这位敢昧这点车钱,又让出租车把自己拉到了地方,自然就不怕生事,更别说他还挨打了。

车停的地方,是一溜平房组成的小院,绿化搞得不错,一棵棵的行道树都是老粗了,不过这房屋就旧了一点。

随着这家伙一声喊,一个院子里就走出三、四个年轻人,还有几个蹲在院门口抽烟的家伙,也站起了身子。

“敢打我哥?”一个高壮的年轻人冲上来,二话不说冲着陈太忠就是一拳,对这种人,陈某人也没啥客气的,抬腿一脚,直接将此人踹出五米开外。

就在此人飞出去的同时,又是两个人扑了上来,这就是双龙区人办事的风格,不说废话先直接动手。

不过这次他们显然是撞正大板了,眼见最能打的这位直接就飞了出去,这两位就算有心后退都晚了,紧接着他俩也跟着飞了出去。

“切,”陈太忠嘴角一撇,再看看旁边越来越多的闲人,他哼一声,“还有谁不服气,尽管上!我倒是不信这个邪了。”

“行了,人你也打了,赶紧走吧,”旁边一个年纪大点的男人发话了,看上去约莫有四十岁,操着一口正宗的素波口音,他不耐烦地皱着眉头,“再不走就走不了啦。”

“那就不走了嘛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双手一插兜,“那个谁,帮我报警,就说是有人抢劫……坐车不给钱有理了?”

“行,小子你狠,”蹲在地上狂吐的那位缓过点劲儿来,“你牛逼……车号我记住了,咱们走着瞧,哥哥我反正烂命一条。”

“嘴还真贱,”陈太忠走上前,狠狠一脚踢到对方额头,那位晃一晃身子,直接栽倒在地,抽搐两下,口吐白沫了。

对这种人,其实他不愿意下太狠的手,穷是原罪嘛,事实上,响铃街这一块,基本上属于被经济大潮遗忘的角落,就算出过那么几个有办法的主儿,人家早就搬走了——哪个富人,也不愿意挨着一帮穷邻居,容易生事儿。

但是这家伙坐车不给钱不说,还威胁着“记住车号了”什么的,这就是挑衅他的底线了,撇开车是李云彤堂弟所有这个因素不提,只说这家伙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,还要耍横,他就绝对无法忍受。

陈太忠欣赏狠人,但是谁敢在他面前发狠,那绝对是找虐。

不多时,警察赶到了,情况倒是不难问清楚,而且这边一看证件,出租车司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陈主任,连报案的女人都是市台的美女主播梁靓,二话不说就把几个人带上车了。

这时候,就有街坊邻居看不过眼了,纷纷上前关说,不就是坐车没给钱吗?我们现在帮他把这个钱出了,不就完了,还弄到派出所去做什么?

平民老百姓,只要是有三分奈何,谁也不想进派出所,这几位欺负出租司机的时候,真是理直气壮,也敢撂下狠话,但是听说进派出所,也是有点头大。

而且,接警过来的,也是当地派出所的警察,就这么一阵工夫,已经有认识警察的街坊邻居过来说情,几十块钱的事儿,何必呢?

警方也知道这帮人穷,没啥油水,但是他们更知道陈太忠是哪位,于是冲着那边一扬下巴,“民不举官不究,你们跟司机商量去吧,人家要是答应了,我就答应了。”

于是就有那六、七十岁的老人,仗着自己一把年纪,上前找陈太忠说情,说是你跑个出租,不也就是图的挣点钱吗?加上耽误你的时间,给你双倍车钱,行了吧?

“这也就是碰到我了,碰到别人,可不就是让他们坑了?”陈太忠也知道尊老爱幼,但是遇到老人不像个老人的时候,他也不会买账,“四十分钟……我用了四十分钟把他从市里拉过来,还正是买卖好的时候,他下车一句话都没有,转身就走。”

“他家也不宽裕,”老人低声解释一句,状似甚为不忍,“差不多就算了。”

“不宽裕他可以坐公交车啊,我求他打车了吗?”陈太忠听得还真的恼了,“只是转一趟车,两块钱的事儿,我知道,他是舍不得那两块……打车不用花钱嘛。”

“你这么说,就没意思了,”老头也是帮亲不帮理的主儿,“你年纪轻轻的,做事不要做得那么绝嘛。”

“你这把年纪……我就不知道活到什么东西身上了,”陈太忠气极而笑,他一指对方,“他们欺负别的出租司机的时候,你站出来主持过公道没有?”

“你要敢说,你主持过公道,或者敢说,他们就欺负过我这一个司机,我二话不说转头就走……我就问你,敢不敢跟我说这么一句?”

“我还真敢……”老头听说,这年轻人居然影射自己的年纪活到狗身上了,一时间大怒,刚想不管不顾地开口,一边的警察着急了,“喂喂,你不要乱说话,这是下来暗访的省委领导,可不是你想的一个出租司机。”

警察们知道陈主任不想暴露身份,但是他们也不想坐视自己的辖区内发生新的纠葛,跟陈太忠有关的麻烦,从来都不会小了。

“省委领导……暗访?”老头听了之后,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愣得一愣之后转身离开,可是嘴里却还轻声嘀咕,“纯粹闲得蛋疼,有本事你抓腐败份子去嘛。”

“我说……”陈太忠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,不过想到梁靓的微型摄像机没准还开着,终于硬生生地压下了心头的怒气,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……

去派出所的路上,陈主任的心情都一直不是很好,闷头开了一阵车之后,他低声发问,“梁靓你有没有感觉到?现在这个社会,戾气十足?”

“利器?”梁靓的文化水平不是很高——当然,这也可能跟她不怎么接触这个词有关,毕竟她是做主播的,这个词在新闻报道中几乎是看不到的,“我倒是听人说了,响铃街那里挨着好几个工厂,有人能做出手枪的……真的是利器十足。”

“你大学里学的是什么专业?”陈太忠听得好悬没吐出一口血来,哥们儿在感慨的是社会风气,你跟我讨论手枪是不是利器?

“我是天大艺术系毕业的,”梁靓也听出来了,估计是自己说错了什么,但是她并不在意,“我比较偏爱新闻一些,表演专业的女生……名声不是很好。”

陈太忠已经没心思跟她叫这个真了,他的心情真的很沉重,哥们儿也反腐,社会风气也管,但是这抢劫未遂,不思己过,反倒是理直气壮地指责我不抓贪官——这算什么逻辑?

抢劫是不对的,真的是不对的……坐车也是该给钱的——起码,若干年前,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……

年轻的副主任又有了泪流满面的冲动。

进了派出所之后,就是作笔录了,某人对进派出所已经麻木了——其实警察们也麻木了,“我操,陈太忠又来了?得了,他说啥就是啥了,反正那混蛋习惯有理了……”

等一切调查清楚,省委领导陈太忠做出指示,这个人最少要判五年的时候,个别警察表示不能理解,“他其实愿意补救来的……五年出来,这人就废了。”

“这家伙本来就废了,”陈太忠一听就恼了,就这打车都不给钱的主儿,你们觉得他现在很有发展前途吗?“没钱就去挣,不思进取光知道在门口耍横,不多关他几年,他不醒悟。”

他做出指示就走了,警察们也没法拦着不是?关键是他打的这四个人都没受什么严重伤害,也就是打车不给钱的那位,脑门上挨了一脚,估计一个轻微脑震荡跑不了。

这通折腾完,再出来就是夜里九点了,其间梁靓打个电话给台里,把大致情况汇报了一下,台里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,说是确实可以考虑做个系列。

再接下来,两人随便找了一个小酒吧,进去要了一份客饭,陈太忠不吃饭,要了半打啤酒慢慢地喝,今天的事情不大,但是对他的触动不小——从什么时候起,社会风气就变成这样了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