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73章 出租难做(上)

“这天气,好像是要下雨了,”董峰看一眼天空,厌恶地皱一皱眉头。

他是凤凰征稽局的职工,这年头,总有一些车主试图偷逃养路费,针对这种情况,局里就派出人手,在一些重要的路口蹲点抽查。

这大周末的,出来干活,真的有点让人腻歪,不过,真要查住偷逃养路费的车主,罚款里也会有返点提成的——皇上还不差饿兵呢。

所以董峰并不介意加班,事实上,他更在意这糟糕的天气,一旦下起雨来,想查车就多了很多不方便。

“那没事,到时候头儿你坐车里,”旁边一个龅牙小瘦子发话了,“干活的事儿,有我们呢,您记着把关就行了。”

董峰并不是什么领导,但他是眼下一行五人中唯一的正式职工,其他四个人别看穿着制服,其实不是混岗的,就是临时聘用的,只有他是扎扎实实的事业编制人员。

抽查车辆这种事情,虽然也有点外财,但是正经局机关里的人,就不会干这种辛苦活儿,可还要有人带队,而眼下这五个人里,就是他带队。

“下雨的话,就收了队吧,”董峰摇摇头,他不是反对捞外快,但是一旦下起雨来,隔着雨丝,不好看清楚司机的表情了。

这查车不但是个辛苦活儿,也是个技术活儿,你不能见车就拦,查偷逃养路费是没错的,但征稽局又不是警察,你没资格一辆车一辆车挨着查——除非是遇到什么大行动的时候。

换位思考一下就知道了,搁给你是车主,本来是交了养路费的,时不时都要被人查一下……烦不烦呢?

所以,注意观察司机的反应和表情,这就是很关键的一环,雨丝会影响人的观察力,这简直是必然的,而且一旦下雨,就会影响车辆的制刹效果,对稽查人员来说,不太安全。

钱很多,是挣不完的,董峰认为,自己是个爱财的人,却不贪财,出来捞外财没错,下雨收工也没错,他要对大家的安全负责。

“咦?来了一辆素波的出租车,”龅牙小个子蹭地就蹿了出去,“咱检查一下,他有没有长途客运证。”

“差不多点吧,看一看人家缴费证明就行了,”董峰喊一声,说句实话,他不想拦这一辆车,没啥意思。

素波的车,缴养路费也是在素波,凤凰征稽局的,查这车有点不合适,但是要强词夺理的话,也是说得过去的,毕竟都是交通系统的。

查这长途客运证,也不是不行,但是这不但是归运管办管的,对的也都是客运公司的大车,而出租车归客运办管,跟运管办没啥关系。

所以这个检查,真的是有点不尴不尬,不过,人离乡贱物离乡贵,外地的车,本地人想为难也就为难了——真遇上那穷得发疯的主儿,也敢借此罚人个千八百的。

那龅牙小个子跳出去,抱的就是这样的心态,外地的出租车,查也就查了,但是做为“头儿”,董峰不得不警告他一声,适可而止!

开着素波出租车的,是一个年轻男人,见到前面有穿制服的人拦车,这位不情不愿地将车停在了路边,探出头不耐烦地发问了,“你征稽局的,拦我干什么?”

征稽局虽然也是大盖帽,但是各个系统的着装,总是有细微差别的,不过,陈太忠看的不是这个,他看到了旁边停的那辆小面包车,白色的面包车上,喷着四个大大的蓝字,“路政稽查”,他自然就明白了对方的来路。

“我们查养路费,把你的缴费证明拿出来,”小个子龅牙毫不含糊地回答。

“你凤凰征稽局的,查素波的养路费?”陈太忠听得心里这个叫个恼火,这两天他为这辆出租车真是丢尽人了,但是他还不能怨到李云彤身上,心里这通邪火儿正没个地方发泄呢,耳听得又有人拿自己的车做文章,真是不尽的怒火滚滚而来。

“系统都联网了,你知道个啥?”龅牙小个子也挺不含糊,张嘴就是胡说八道,“看一下你的证儿,不行吗?”

“你等着啊,”陈太忠也不知道系统联网没有,不过,对出租车司机来说,养路费真的不算什么,于是他就抬手去翻车顶处的遮光板,板子后面就应该是各种证件了。

他在厚厚的单据里翻腾一下,就找出了相关单据,随手递了过去,龅牙随手看一眼,却是很随意地抓在手里,“出租司机的行业资格证呢?”

这个上岗证,也是很要命的东西,没有资格证,你就算是司机,也没资格开出租车,因为……怎么说呢?其实这出租司机上岗,也是涉及到了社会安全等一系列的问题,不抓是不行的。

“没有,”陈太忠实话实说,在凤凰他还怕得谁来?“我就是借一朋友的车开一开,也不载客,你看我车上有客人吗?”

“那你这就是非法运营了,下车吧,”龅牙小子冲陈太忠一呲牙,那原本就老大的板牙,显得越发地大了,“没运营证,你也敢跑啊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挠一挠脖颈,他是不太清楚这些东西的,但是他能感觉到,自己似乎是少了什么手续,于是咳嗽一声,“我真的没载客……我说小子,你认识我是谁吗?”

“我管你是谁呢,你给我下来,”龅牙小子抬手就去拽对方的脖领,却被陈太忠抬手打开,“狗眼张大一点,有个文明执法的说道呢……我给牛冬生打电话行不行啊?”

“那你不如给崔洪涛打电话了,”龅牙冷笑一声,麻痹的你开个破出租,给牛局长打电话?倒是真敢吹,“给谁打电话你也是无证驾驶。”

“老子就无证驾驶了,你咬我啊?”陈太忠这下可真是恼了,他本来也就不是个讲理的性子,眼见对方不肯跟自己讲理,说不得一推门就下来了,素波的出租车啥时候轮到你凤凰征稽局的管了,“我手里的驾驶本不是本?来……你再瞪我一眼试一试?”

龅牙很不含糊地又瞪了他一眼,陈主任正要上前行那不文明的举动,猛听得旁边有人发话了,“陈主任……误会,真的是误会啊。”

陈某人听见有人认出自己的来历了,也就不为己甚,侧头看一眼凑过来的中年人,“你们这是瞎搞什么?征稽局啥时候能管人家素波的出租车了?”

“偷逃的养路费,到现在为止六百多万了,得查啊,”认出陈太忠的,正是董峰,他苦笑着解释,“这下面一帮临时工,您别跟他们一般计较……对了,您不是去文明办了吗?怎么又开起出租车来了呢?”

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,董峰平日里挺注意收集相关信息,而这问题也确实问到了某人心里。

所以陈太忠并不介意解释一番——别人能跟他说出个一二三来,那就是心里有他这个领导,换个愣头青过来,他自然就不解释了。

“这个运营资格证,确实是需要的,”董峰听了他的话之后,很郑重地补充,“当然,你没有载客的时候……比如说帮车主挪一下车,别人不能说你什么,但是行驶在路上的话,那就是有口难言了……更别说您这出租车出市区运营,还得有长途运营资格才行。”

“我就是借朋友的车开一下嘛,”陈太忠真是哭笑不得,“都是法治社会了,你要控告我违法,得先抓住我载客的证据吧?”

“严格地说,你就不该驾驶出租车,这就是违法了,”董峰说话,自然是从交通系统的人的角度出发,而他本身的逻辑,并没有犯多大错误。

“你不要跟我扯这些淡,”陈太忠连反驳他的兴趣都没有,“你还有事没有?”

“这样陈主任,我有个建议,”董峰微微一笑,他壮着胆子说了半天,还是想争取一个巴结领导的机会,“您把这个出租顶灯卸掉的话,就没这么多事儿了,我帮您拆掉吧?”

“这个嘛……算了吧,”陈太忠听明白了,合着把顶灯卸掉,出租车就意味着不运营了,不过这车好歹是借李云彤堂弟的,“回了素波我还得再装起来,多麻烦。”

“拆装都是很快的,五六分钟就完了,”董峰话音未落,他身后已经过来两个人,手里拿着扳手、螺丝刀啥的,整装待命。

“算了,我懒得搞这些麻烦,”陈太忠见这帮家伙挺识相,就不想追究了,所以他随手一指那龅牙,“小子,以后你执法文明一点,听见没?”

“嘿嘿,”龅牙讨好地一笑,他已经听出来这位是谁了,于是登时就转变一副面孔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,“我怎么知道陈主任您开个出租车暗访呢?”

“暗访?”陈太忠听得一皱眉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