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72章 重手频频(下)

赵主任拿过单子,慢慢地看起来,十来行的单子,他看了足有十分钟,方始递还给李强,“日期,还有签名,都补上……”

他这是正当要求,李主任眼见对方做得滴水不漏,也只能熄了那份侥幸心理,心里暗暗抱怨,跟专业人士斗,还真是吃力啊,签上名递了回去,不无挑衅地发问,“要按手印吗?”

你且先得瑟着,赵主任根本不予回答,这种才接受调查的时候,就牛逼哄哄的主儿,他见得多了,任你再不含糊,等你进了监察室,就由不得你了。

他再次接过清单,又扫了约莫一分钟,才抬起头,略带一点不屑地看着对方,“李强同志,只有这些吗?”

“我暂时能想到的,就是这些了,”李强淡淡地回答,他已经做出了决定,不抵触不配合,一切顺其自然。

“李涛书记,李强同志列出的明细,跟我们所掌握的线索,严重不符,”赵主任不跟他废话了,直接转头看向李书记,“我们希望,能让李强安静地回忆一下……你认为呢?”

这话虽然是问询的句式,但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,李涛听到也没了脾气,“我个人没有意见,只是厅党委那里……是不是要走个程序?”

“你们厅党组有异议的话,可以联系我们,”赵主任对这一套,真的太清楚了,我要针对你们厅里班子成员的话,厅党组勉强能抵挡一下,针对一个中层,那就是一个字……切!

李书记无言地点点头,李主任当时可就石化了:你们让我安静地回忆一下……是想给我找个清净地方吗?

这其实根本不需要问的,下一刻,赵主任就站起了身子,“李强同志,跟我们走吧,有什么话,你可以委托李涛同志转达一下,嗯……请交出你的通讯工具。”

小牛带着收上来的两部手机出去了,赵主任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,一定要看着李强跟李涛交待了什么,才跟着出来。

然而,李强是侯国范的人,跟李涛能有什么可说的?不过就是说两句让家里人放心,顺便给捎点钱和衣物的要求罢了——搁给不明白的人听,还只当此人是被送进看守所了呢。

“今天,可是周五啊,”李涛并没有跟出去,而是站在窗口,看着这三人离开,这个时候将人带走,最起码是周六周日……这是大干一场的架势啊。

按说,今天纪检委来人调查,以及将人带走的程序,都没有太大的问题,虽然没过厅党委,但是跟他这纪检书记是打了招呼的,又是上午下午分开来的,也给李强留出了运作的时间,带走的时候也没说要双规,正如来人所说的那样,厅党委你有疑问,可以提出来。

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李书记总觉得有点不祥之兆,讲程序的另一重意义,就是办成铁案——他实在无法不这么想。

与凄凄惨惨的李强相比,陈太忠就舒坦多了,好不容易最近事情少一点,他打算回凤凰呆两天,不止是为了看望父母亲,王伟新的老母亲明天八十岁大寿,王市长已经电话通知,希望他能到场。

他都要起身了,才想起奥迪车被王从那厮撞坏,到现在还没有修理好,正好李云彤过来汇报工作,他就吩咐一声,“你去帮我问一下华安,办公室还有小车没有,我要用一辆。”

“您要用,肯定有的嘛,”李云彤笑一笑,才待转身离开,猛地想起了什么似的,转头来看他,“陈主任你借车要干什么?”

你这管得有点太宽了吧?陈太忠听得有点郁闷,不过,这就是个傻大姐,他也没办法叫真,“我要回一趟凤凰,那辆奥迪不是被人撞了吗?”

“哎呀,这个呀……要不我跟朋友帮您借一辆吧,”李云彤提这问题,还真是有用意的,“最近省纪检委正严查公车私用,开辆公车有点不方便。”

“哦?那算了,”陈太忠听得先是一愕然,然后笑着摇摇头,自打到了文明办,他就没用过公车,还真是忽视了这种事,“我找个朋友借辆车就行了。”

“啧,我帮您借吧,”李云彤真是热心,转身就走了,不多时笑嘻嘻走了回来,“嗯,说好了,就停在省委门口,您出去就见到了。”

小李办事,还是不错的嘛,陈太忠收拾一下东西,待李云彤出去五六分钟,才施施然走了出去,这叫注意避嫌。

走出省委大门之后,他扫一眼,发现李云彤站在差不多两百米远处,冲自己挥手,陈某人登时就傻眼了,“这是……出租车?”

“你这是搞什么飞机呢?”陈太忠走过去,哭笑不得地发话,“找不到车也别勉强嘛,弄个出租车让我开?”

“这是新换的车,跑了才一个星期,”李云彤回答得却是振振有词,“我倒是能借下别的车,但是您这是跑长途,开辆新车多保险。”

“那个啥……行吧,”陈太忠再次地无语,他跑长途的时候海了去啦,不过凭良心说,确实没开过比较破旧的车,也没遇到过车子半路抛锚的情况,“租金怎么算?别跟我说不要钱啊。”

“我堂弟的车,他买这车,我还借给他五万呢,您开两天,算多大点事儿?”李云彤回答得振振有词,一边说,还一边问司机,“是不是啊,五子?”

“那是,”司机走下车来,冲陈太忠笑嘻嘻点点头,“这车能让领导您开上,那是它的荣幸啊。”

汽车还会荣幸?陈太忠再次被折腾得哭笑不得,于是点点头,“你们这姐弟俩……行,谢谢你了啊。”

开辆出租车,那是要多麻烦有多麻烦了,陈太忠虽然一上车就将“空车”的指示灯扳倒了,但由于他开的是空车,一路上还是有不少人冲着他招手,直到上了高速路,才算耳根清净了。

回了电机厂宿舍之后,他这车依旧扎眼,进家不到两分钟,以前汽车队的老许就敲门进来了,“太忠这是咋啦,咋开个出租车回来?”

“嗯,这是别人新买的车,知道我回凤凰,让我帮着给磨合一下,”为了不让老妈操心,陈太忠还得说谎话,他总不能说自己出了车祸……

回横山区宿舍的时候,依旧是麻烦,门房秦大爷死活不给开门,直到看到开车的是陈太忠,这才一脸纳闷地把门打开,“陈主任你这是……真奇怪啊。”

很奇怪吗?陈太忠气得就想把车收起来,再找马疯子弄辆车,不过再想一想,这么收起来,回素波的时候,里程表就不太正确了,那又该轮到李云彤奇怪了——算了,凑活开着吧。

第二天周六,王市长的老母亲做寿,他没怎么张扬,却也摆了十几桌,陈太忠所在的那桌,清一色的处级干部,里面还有不少熟面孔,比如说牛冬生、钱自坚之类的。

酒足饭饱之后,大家离开,见陈太忠开了一辆出租车过来,众人哄堂大笑,笑得陈某人险些恼了,难道国家干部就不能开出租车了吗?

下午的时候,他就是跟唐亦萱腻在一起了,最近他欠了很多作业,少不得要补交一下,直到五点多,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那温暖的小窝。

接下来,他就是去看张爱国了,从上次被打破头,到现在过去已经八九天了,张厂长头上的线已经拆了,由于脑袋秃了一块煞是难看,他索性剃了一个光头,又戴个凉帽。

陈太忠走到他身边,看看他的脑门,“嗯,缝得还不错……对了,绕云那边有什么结果了没有?”

“检方已经接过案子了,打算用‘危害公共安全’罪起诉庞青娃,”张爱国对打人的那帮人,真的是恨之入骨,“邹秘书长说了,怎么也要判个三五年的。”

“三五年……”陈太忠哼一声,以庞青娃这帮人的行为,判个十来二十年都不算多,但是关键是结果,人家没有酿成严重后果,“要是在凤凰,我保证这三五年让他度日如年。”

“绕云还是离得远啊,”张爱国点一点头,“要是在凤凰,都不用您出手,我就要整得他后悔生出来!”

接下来,两人又聊了一阵凤凰科委目前的状况,疾风车的生产,是蒸蒸日上,尤其是落宁分厂那里,返聘了一批老业务员,现在销售额以火箭一般的速度上升。

这些业务员销售的,可不仅仅是落宁的疾风车,也卖总厂的车,事实上落宁分厂的产能还没上去,目前每个月也就是三千辆出头,如果不卖凤凰的疾风车,那边就要面临无货可卖的困境。

“不过,有些不好的苗头,也开始滋生了,”张爱国叹口气,“这些老业务员为了争取业绩,放纵某些经销商拖欠货款的行为,李天锋很不满意,但是他又不敢插手销售。”

“……”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你想个办法,比如说,对经销商恶意拖欠货款的行为,收取惩罚性违约金,体现在合同里……对了,别跟任何人说,这是我的主意。”

领导也是有他的苦衷啊,张爱国很清楚这一点,他沉吟一下,又说出一个坏消息,“青旺的徐小波,可能判不了死刑。”

当天夜里,青旺某看守所发生命案一桩,一个叫徐小波的犯人,用自己的衣服闷死了自己——经鉴定,为畏罪自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