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71章 重手频频(上)

赵主任说话如此不客气,是有道理的,因为他很清楚,这次他来了解情况,是许书记的意思,当然,他只是监察二室的一个副主任,许绍辉不可能直接出面找他,出面交待的,是办公室郭主任。

郭主任现在是许书记的红人,而赵主任跟小郭关系一直不错,所以郭主任不怕暗示一下,许书记很关心此事。

办公室主任打着领导旗号行事的,不是没有,但是敢在系统内这么做的,都是领导积年的心腹,否则一旦被人将话翻出去,后果不问可知。

郭主任攀上许书记并没有多长时间,自然不可能冒这个风险,而且赵某人跟小郭相交也不是一两年了,知道他是什么人——那么,必然就是许书记高度关注了。

至于说这案子很小?赵主任不这么认为,首先,这个金额是已经过线的,省纪检委出面了解情况,名正言顺,你再说什么“为什么不查别人偏查我”也没用。

其次,做为一个老纪检监察干部,赵主任见多了小线索扯出大案子的事情,这么说吧,如果许书记能放手让他搞,他有信心能把侯国范拉下来——这不是查得到查不到的问题,是领导支持力度的问题。

而且,他调查的基础,就是说那些由头,是警察系统提供的,所以就算没有实物的证据,但是流程正确,这就是底气。

其实,说白了,“许书记高度重视”这一个理由,比其他所有理由加起来都管用,所以,听到李强说什么以权代法,赵主任禁不住勃然大怒。

李主任的牢骚才发出来,猛听得对方皮里阳秋地来这么一句,禁不住就是一愣,这时候他有再多的委屈,也只能认了,他若是真敢表示出不配合的意思,那绝对会有太多不幸在等待着他。

“没错,这个王从是我的连襟,”他深吸一口气,点点头,“我爱人和他爱人是姐妹,虽然不是一个母亲,但法理上是姐妹。”

“据王从交待,你曾收受他的现金和实物的馈赠,为他在粮食厅的一些采购项目中,大开绿灯,”赵主任的脸色,并没有好转多少,“请你说一说相关事宜。”

“没有的事,这是胡说,”李强很坚决地摇摇头,当着纪检书记李涛,他当然不能承认此事,而且他跟王从的关系,属于亲人,亲属之间相互馈赠一些钱财和物品,很要紧吗?

而且凭良心说,他确实没怎么帮过自己的连襟,也没收受过多少馈赠,毕竟办公室主任这个位置比较敏感,他是要考虑影响的。

倒是下面有些人,知道王从是他的亲戚,有意无意照顾一点,这也跟他无关不是?

赵主任是何许人,怎么可能被这小小的否认所羁绊?说不得冷冷一笑,“你确定没有收受过他任何的现金和实物,是这样吧?”

“亲戚之间,有点往来的人情,这是很正常的吧?”这是李强的思路,他不能说自己从来没有收到过馈赠——这么搞太容易出问题了,所以他要强调一下亲情。

“那么,你把接受过的馈赠,列个单子出来,”赵主任这老纪检干部,对付这种场面,真的是毛毛雨了,“有什么问题没有?”

“这个……我要好好地想一下,”李强有点顶不住了,老话说得好,专业就是专业的,面对对方的咄咄逼人,他目前能采取的行动,就是拖了,“亲戚间的往来,我记得不清,有些也不是我经手的。”

只要不是正式双规,他就还能活动,做人不能争一时之气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他不熟悉纪检委这一套,但是总有人熟悉的,而且他拖一拖不但好找帮手,也可以顺便试探一下对方的态度。

然而,赵主任的态度,实在大出他的意料,“行,那你好好想一想,下午四点到五点,我们再过来。”

人家不在乎我在外面使用手段!李强立马就反应过来了,赵主任给他的时间,不算很充裕,但是有时间和没时间,那有本质的不同。

是底气十足,还是应付差事不想细查我呢?李主任琢磨半天,总觉得前一种可能居多,于是,在回到自己办公室之后的头一件事情,他就是摸出一个不常用的手机,拨个电话出去,“张所,跟你说个事儿,陈太忠这家伙做事,真的太不地道了……”

他打电话的对象,自然是军分区招待所张所长,不过张所长早就知道陈太忠的态度了,而且,自打李强走后,大约是嫌他当时没有仗义执言,后来都没有再联系。

现在接到李主任的电话,听他抱怨陈太忠做事太差,张所长也只能遗憾地叹口气,“这个事情,我还真不好开口,上次你走之后,那家伙差点跟我动起手来……唉,少年得志,真的很难沟通。”

李强才不管他走之后,陈太忠是什么反应呢,他只是想拉对方下水,帮着施加一点压力,听到这样的回答,那真是心里拔凉拔凉的——人家拒绝陪绑。

不过这个时候,他的傲气也上来了,心说姓陈的你不过是个正处的干部,为这点莫须有的事情,就要拉我下水,见过欺负人的,没见过你这么欺负人的!

所以,他就不联系陈太忠,倒是找人跟省纪检委和东湖分局的人了解情况。

省纪检委这边,他真的探不出什么消息,东湖区这边,正像赵明博所料想的那样,王从家人通过砸钱和找关系,找到了两个“同情者”。

这同情者之所以是要加引号,那是因为人家仅仅是表面上的同情,愿意帮着递两句话,关于现在的审讯消息之类的,那是坚决不肯说——这是违背原则的事情。

其实原则这东西,真的是很扯淡,这二位心里也明白,王从是撞正大板了,不过……谁能保证将来就没个啥变数呢?所以那边也就是勉强维持个香火情,将来万一情况有变,没准也能落点什么下来。

所以,李主任不能肯定,自家连襟到底交待了些什么,这就让他为难了——下午就要交卷了啊,我这答案怎么写呢?

所以说,这阻碍信息通信的手段,还真的是大杀器,心里没鬼的那些主儿也就算了,只要是心里多少有点问题的,就禁不住要惴惴不已。

而这年头,别说是干部了,就是普通人,又有几个人敢摸着良心说,我一点事儿都没有的?

这一下,李强就真的有点慌了,于是他四处找人,想让他们帮着关说,但是他得到的回答,真的是很寒心——大部分人表示,省纪检委找你的麻烦,我们是爱莫能助。

只有那么一个人说了——此人是前任粮食厅的常务副,现在在省政协呢,这位说了,不管怎么说,你自己先撑住了,看看对方到底要走到哪一步,我才好想办法帮你问一声。

这回答真的是人之常情,别人就算想救你,不摸深浅也不敢乱跳不是?也就是这位在省政协,跟蔡主席有点来往,而蔡莉虽然离开纪检系统了,多少还残留了一点人脉在。

那就只能硬顶着上了,李强知道,这个时候指望谁也没用了,打铁必须自身硬,他首先得自己顶得住,别人看好了风向,才能尝试着慢慢捞他。

避无可避!这就是李主任现在面临的困境,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,他也不怕表现出一份担当来——事实上,这就是身在体制内的悲哀了,明明知道会大祸临头,可是他连跑都没地方跑,不像社会上的小混混,惹了事还有跑路的机会。

李强最后通知的,才是大厅长侯国范,侯厅长其实已经知道此事了,不过,眼见小李最后通知自己,知道小李无意拉自己下水,于是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要积极配合组织的调查,当然,别人想要冤枉你,咱厅党组也不会不管。”

这才叫扯淡,再给侯厅长一个胆子,他也不敢跟省纪检委炸刺,可是不管怎么说,有这么个表态,总比没有强。

下午四点,赵主任和小牛准时来到了粮食厅,李强听说这个消息了,他直等到四点半,也没从东湖分局打听到更多的消息,实在是躲不过去了,又再次走进了李书记的办公室。

他手写了一份跟王从钱物来往的单子,有接受也有赠送,其中大多是无可指摘的,比如说,他儿子收的压岁钱,一年五千多了点,但是孩子的姨夫要给,又怎么样呢?

其他的,就是一些大家都知道的,比如说李主任手上一万多块的欧米伽手表,是王从自香港捎回来的——他要给钱,但是连襟死活不要啊。

反正,就是一些可能违纪,但却又不怕查的东西——李主任乔迁之喜,王从送了一台一拖二的空调给他,这贺礼真的方便追究吗?那么,王从的分卖场开张,他还随了五千的份子呢,这又怎么说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