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70章 欲加之罪(下)

有人会拿王从的好处吗?这个很难说,毕竟天底下不开眼的人真的不多,但若是有足够的利益,也足以诱使得某些人铤而走险。

王从家人肯定会舍得花钱,这可是有死刑可能的,花再多的钱都认了,当然,警方这边可能花的钱不会很多——毕竟大头是在法院呢。

以赵明博的分析,东湖分局怕是没人敢接这烫手钱,但是事先敲定价码,事成之后再拿钱,这就是很正常的行为了,先办事后拿钱,不落嫌疑。

所以他来一趟,敲个警钟很有必要,当然……其实他还有别的目的。

果不其然,他回了王庄派出所之后不久,就有东湖分局的人过来了,来的人也不遮掩目的,“这个案子的审讯,还是得要陈主任指导一下,赵所你能帮着引见一下吗?”

其实困惑的不止是来人,对陈太忠来说,这也是办案时没自己人要面临的问题,丫当时只顾着强调程序正确了,没联系赵明博而是规规矩矩地报警,所以,在审讯过程中,他有些想法也找不到传递的途径。

有些人说了,这不是扯淡吗?赵明博去东湖分局的时候,找两个人示意一下,这不就啥都有了?实在觉得有必要的话,塞点钱给相关的人也成。

这个想法不能说有问题,而且,陈太忠不是小气人,舍得为工作上的事情花钱——虽然在别人看起来,这是一种很傻帽的行为,但是只要事情办得干净漂亮,对他来说就足够了。

不过,身为警察的赵明博,更清楚里面的猫腻,我帮陈主任花点钱不要紧,万一这钱砸到得了王从好处的警察身上,那可就白瞎了,反倒容易露出己方的底牌来。

这可不是杞人忧天,每一个系统,都是一个小社会,一点不比外面的社会简单,警察系统尤其如此,求他们办事的人太多了,很多人都是闻所未闻的,就能直接找上门来——是的,这里面的关系,真的是错综复杂。

而且,王从此人都要死刑了,肯定绝对不会甘心,所以赵所长知道,自己贸贸然找个人,示意说陈主任如此如此说了,不一定能起到预期的效果。

于是他就只是过去转了一遭,然后就回来了,有人有心的话,自然会找上门来——做哪一行的,都有哪一行的规矩。

当然,这个时候找上门的,就不会是得王从好处的人了,世界上有不少反间计,但是谁敢真的这么做,那就算把陈太忠得罪死了——有立场这是可以理解的,但是有立场还要反间陈主任,那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所以他就很明白地告诉对方,让王从多谈一谈商业上的事儿,对了……粮食厅有个叫李强的家伙很碍眼,你不着痕迹地帮着打听一下。

王总不能接触外界信息,自然不知道李强已经帮他出手并且惹人了,反正这段时间,警察们折腾得他要死,连他童年时偷同桌钢笔的事儿都问出来了,一听说警察们问商业上事儿,也是一个劲儿地往外倒。

他想的是,我牵扯的人越多,自己就越安全——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思维误区,不过,王总不知道不是?

倒是对李强,他很有维护之心,毕竟那那是自家人,然而得了机宜的警察,可以采用的手段实在太多了,于是没花多长时间,大家就探听出部分情况来。

之所以是部分而不是全部,是因为王从打心眼里就确定,自己是要保此人的,所以他交待一点不是很严重的事情,而警方为了不引起对方的关注,也不好针对性太强。

陈太忠对得到的消息不是很满意,怎么净是收了三五千礼物的项目?还有一顿饭吃了九千多……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嘛。

他不满意,但是赵明博做为内行,真的清楚这消息得来得有多么不容易,就表示说,审问是需要个手段和过程的,要是能等十来八天,差不多就能等到重量级的消息了——当然,他要是在我王庄,十天之内,我保证他啥都说出来了。

但是……您不是着急吗?

这话在理,陈太忠是比较着急摸出李强的底细,同时他也托了人去粮食厅搜集情况,李某人是第一个为王从求情的,他的还击必须快而狠,才能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,时间长了效果真的就不好了。

对于这种现状,陈某人也是心知肚明,甚至他心里都有点无语了,为什么哥们儿做点事儿,总是这么紧赶紧的,跟抢着投胎似的?

所以他认可赵明博的解释——人家毕竟是专业的,不过按道理来说,超过一千块钱的红线,就可以对李强进行调查了。

大家别笑,事实还真就是如此,超过一千块钱就有理由请纪检监察的人出面调查了——只不过,能不能请动纪检委,那就要看个人的能力了。

省纪检委郭主任接到许纯良递来的资料,也是很有些哭笑不得,有心说这数额太小吧,这话就违反原则了,再加上许书记点头了,递资料的又是许公子,他心里就明白了,领导的意思就是要专门整这个人。

李强还真没把陈太忠的威胁放在心上,在他想来,自己求人不成反被侮辱,这是大大地丢了面子——就算我贸然求你不对,但也是关系到家人的生死了,这无可厚非的吧?

要是陈太忠还揪着他不依不饶,那就太不懂得做人,也欺人太甚了——你打我的脸无所谓,可你总得给军分区招待所的小张留点面子吧?

不成想周五上午,他正跑前跑后地收职工住房申报表呢,却接到了厅纪检书记李涛的电话,“李主任,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这“马上”二字,听得李强的汗毛就是一竖,他服侍惯领导的,最是能从语气和措辞中听出蛛丝马迹了,李书记说话的语气跟平日一样,比较威严,但是加个马上二字,这就十有八九出问题了。

粮食厅里,谁不知道他是大厅长侯国范的人?李书记就算能跟别的处长指指点点,对他说话,总是要客气一二。

“我在外面办事呢,大概得等一会儿,半个小时成不?”李强决定,先从侧面打听一下,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,不成想李书记哼一声,“那你在哪儿呢?我去找你。”

“我在老院儿呢,现在就往回赶,您等我哈,”李强哪里敢让李涛过来找自己?这颠倒了尊卑不说,同时也容易被人看到——老院儿就是粮食厅以前办公的场所,虽然大部分人跟着去了新地方,但这里也有留守的人,而且还多是老人。

就在往回赶的路上,他不住地打电话,终于从一个人的口中得到消息,半个小时之前,有两个陌生人进了李书记的办公室,然后李书记就不再接见别人了。

不会这么夸张吧?李主任琢磨半天,还是壮起胆子,走进了李书记的办公室,问外面的服务人员,“李书记……在忙?”

这服务员是厅里的服务公司派过来的人,一见是办公室李主任过来,赶忙站起身子,“李书记说了,您来了直接进去就行了。”

李强面无表情地敲一下门,就推门进去了,小服务员在后面低声嘀咕,“有麻烦了还这么拿架子,真是的……”

其实李主任不是想拿架子,他的注意力早就高度集中在某件事情上了,推开门一看,果不其然,李涛正陪着两个陌生人聊天,一个年纪大一点,看起来四十出头,另一个要小一点,三十左右的模样。

“这就是李强,”李涛冲着年纪大一点的人介绍,接着他看一眼李主任,“这是省纪检委监察二室的赵主任,他们有点情况,想跟你了解一下,你要配合。”

跟我了解情况?李强的脸刷地就白了,他勉强控制住情绪,微微点头,“好的,我一定配合。”

“那我出去一下吧?”李书记对纪检监察的工作性质,还是比较清楚的,所以对省纪检委来人,他保持了相当程度的尊重。

“这个不用,都是纪检干部,李书记的觉悟我们是信得过的,”赵主任说话也有章法,又吩咐一声,“小牛,准备记录。”

“李强你坐吧,”李涛有点摸不清这两位的来意,所以对李强并没有太不客气,不过做为纪检书记,他也知道,监察二室查的就是省直机关各部门,来的这两位非常地对口。

至于说人家是随便问问,还是说只是一个开头,这就不好说了,反正按照程序,先了解情况,然后再通过厅党组宣布双规,也是正常的。

“你有一个连襟,叫王从,是吧?”赵主任果然不遮着掩着,开口就是直奔主题。

“嘿,”李强做梦也没想到,这两位来这儿第一个问题,居然是这个,原本他还惴惴不安呢,一听这个问题,真是气血上头,“有些人真是敢以权代法啊。”

“我在问你问题,”赵主任沉声发话,脸色变得微微难看了些许,“如果你不愿意配合的话,请你表达出来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