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67章 强力扼杀

陈太忠的问题,直指要害,李强很明白——这也是正是他尴尬的地方,王从是活生生地碾死一个孩子,就算是连襟,他也不得不说一句,这事儿做得太缺德了。

不过既然是要说清了,他也只能无视这些了,于是避重就轻地回答,“王从也是一时冲动,喝酒了嘛,犯浑,今天我请您过来,也是想好好沟通一下……”

“老张,我说你俩……回避一下吧,啊?”陈太忠看一眼张所长,毫不客气地反客为主,居然要撵人了。

“都是我的朋友,大家好好商量成不?”张所长却是皮实,居然想调停,不过,军人出身的主儿,有这样的性子也不算稀罕,他扯着张建明到一边的沙发处坐下,“我俩不说话,听你俩说总可以吧?”

陈太忠不满意地看他一眼,却也没再计较,接下来,他转头笑眯眯地看着李强,“你既然知道王从做了什么缺德事儿,怎么就有这个脸……跟我说情呢?”

你这是怎么说话呢?大家可都是正处的干部!李主任一听这话,真的是恼了,于是眼睛一瞪,不过,想一想自己身负的重任,他只能强行按下心头的怒火,苦笑一声,“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罪不至死吧?”

“哦,他罪不至死,那就是那孩子该死了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头,接着抬手摸一下下巴,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,“你是铁下心要给我添堵了?”

李强也是积年的老处长了,又身处在粮食厅的主要服务部门,接待过的厅级领导也不是三个五个,但是眼下看到对方眼中的那份不屑和玩味之色,一时间禁不住大怒!

见过嚣张的,可是没见过你这么村俗的,李主任真的恼怒了,你都堂堂的处级干部了,什么叫“我给你添堵”?

他侧头看一眼沙发上那俩,发现张所长确实没有插嘴的意思,心里就是微微地一凉,这顿饭没法吃了,姓陈的说话这么恶毒,事情看来是没有转寰的余地了。

不过想一想事情的重要性,于是他最后试探一句,“陈主任你要是肯放过王从,以后我肯定会有回报,请您考虑一下……人命关天。”

“没错,人命关天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冷笑一声,“你家的人命是人命,别人家的就不是人命……你给我站住,谁让你走了?”

陈主任的话才说到一半,李主任就知道没好话了,说不得站起身子,连句招呼都不打,就要转身离开,现在耳听得对方居然不让自己走,他一时间真的火气爆棚,于是冷言嘲讽,“哦,合着文明办还能管到军分区里啊?”

见他老大不客气的样子,陈太忠更不会客气了,他也腾地站起身子,冲着李强就走了过去,张所长一见,是真坐不住了,赶忙上前拦他,“陈主任,陈主任,有话好好说,在我这儿呢,给兄弟个面子。”

“我不打他,”陈太忠推开拦着的张所长,走上前去,抬起手指就戳对方的胸脯。

“你帮家人求情,这我能理解,”他一边冷笑,一边一下又一下地戳着对方的胸脯,“但是你在了解清楚事情经过之后,还敢找我求情……你的良心,哪里去了?”

李强也不躲避,就任由他一下下地戳着自己,到最后才淡淡地回一句,“说完了吗?说完了那我就走了。”

“还有一句,”陈太忠见这厮实在淡定得可以,也就不想再表现自己的流氓习气了,他将双手向身后一背,笑嘻嘻地看着对方,“说情不可恶,但是昧着良心说情,那就太可恶了,不怕告诉你一声……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对于这种似威胁非威胁的话,李强就跟没听见一样,面无表情地走到沙发处,拿起他的手包,一个字都不说就走了。

张建明在旁边看得却是大跌眼镜,好家伙,这么火爆的正处斗法,真是难得一见,尤其是陈主任最后一句话出来,他禁不住侧头看一下身边的张所长,我说老张,你给我介绍的这位,也实在太猛了点。

张所长却是只当张参谋有点不忿,毕竟那李强也是他请来的,陈太忠这么做,有点不给他面子的意思,但是,他还能说什么呢,人家刚才不是让他出去了吗?是他自己不出去的。

正经是,不能得罪了眼前这位,于是他等李主任出门,才对张建明苦笑一声,“我都不带帮他引见的,也是这李强一而再再而三地求我。”

“老张,我不是冲着你来的,”陈太忠一转身,大大咧咧地坐下来,又看一眼张参谋,“张参谋你既然是去警察局,好好干,老张这么支持你,我不会看着你埋没的。”

这话说得霸气无比,不过他还真有这个底气,只不过,他也没许诺什么——现在的陈某人学谨慎了,不会划拉到盘子里的就是菜了,他现实要对方“好好干”,然后才不会坐视人家“被埋没”。

然而,他这态度,才是正经的处级干部的做派——朋友随便介绍个人过来,就不加选择地帮忙,那最多也就是科长的境界。

张参谋自然体会得出里面的味道,说不得又敬他三杯,然后,张所长借着点酒劲儿发问了,“太忠,你真的还要为难李强?”

“当然了,你以为我是在吓唬人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冷哼一声,“敢替王从求情的,我不会放过……就当杀鸡儆猴了。”

“唉,”张所长不无遗憾地叹口气,却是没再说什么……

陈太忠这话,说得一点都不假,从现在到王从判死刑,最快最快……也得有个把月,这人为了活命,真的是再多的代价都愿意付出的,今天有李强来求情,指不定明天就有张强、王强来求情。

就是那句话,求情没错,但是为这种事求情,那也是在挑战人性道德的下线,对这种人,尤其身为是国家干部的,陈某人不会放过——良心都让狗吃了?

不过,说句实话,陈太忠表现得这么蛮横和不讲理,还有一点不便声张的理由……

接下来的日子,王从不出意外地被刑事拘留,而文明办关于干部家属调查的表格也发放了下去,分管行动科的李云彤也开始着手张罗相关调查。

陈太忠依旧是忙碌无比,邵国立又来了天南,这次他是跟凃阳签合同来的,他介绍来的“朋友”,投资两千五百万进卷烟厂。

签字仪式邵总没有去,他现在多少还挂个官身,老老实实藏在幕后就算了,这次来,也不过是防止万一发生什么需要拿主意的事儿,于是他要陈主任接待自己。

可巧的是,高云风正在省旅游局活动往上打报告的事儿,没错,他老爸是副省长,但是有些事情,还是自下而上地进行比较合乎情理,那么上面的领导只需要做出一副“支持下面的工作”的姿态,这就齐活了。

不成想,这省旅游局的人也滑头,他们不敢拂逆高公子,却是婉转表示,要是蒙岭和永泰能先打上来报告,那我们这边也就好办了。

这个要求符合情理,于是高云风通过人,要这两个县向省旅游局打报告,永泰的楼宏卿听郭建阳说起这事儿,二话不说当场就拍板了——只要我们能少出钱,你让我往哪儿打报告,我就往哪儿打报告。

蒙岭那边是单红星通知的,在高云风的计划中,他不打算帮蒙岭争取多少钱,但是蒙岭县照样屁颠屁颠答应了下来——我们马上就把报告打上去。

这个蒙永旅游圈——在永泰叫做永蒙旅游圈,从性质上讲,是蒙岭搭永泰的车,所以对他们来说,资金都是要靠后考虑的了,关键是先把名分定下来。

这就叫什么人有什么命,永泰要惦记钱,而蒙岭优先考虑的是名义,反正就是各有所需了,所以在三天之内,事情就办好了。

然而,高云风使人将报告递进旅游局的时候,又出问题了,旅游局的人说了,咱不对县级单位啊,能不能让凃阳和素波的旅游局过一道呢?这个手续嘛,还是完善一下比较好。

这话不能说不在理,但是高公子感觉到了,这就是旅游局的人在胡搅蛮缠,借合法手段,给他高某人人为地制造点障碍。

这个猜测委实有点惊人,要知道高胜利可是旅游局的分管副省长,高公子出面办事,居然也有人敢顶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