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65章 总有人出头(上)

最终,覃华兵答应了,他在向市政府汇报该事件的时候,会力主将此人正法以平民愤,“谁家也都有孩子,也都有老人……”

陈太忠倒是没有介意这话,反正在他看来,姓覃的你要是敢阳奉阴违,哥们儿会让你知道啥叫“市长杀手”,于是,在两点二十左右的时候,他出面让大家散去。

按说,大家是会买陈主任账的,实则不然,很多后来才到现场的人,根本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家伙到底是干什么的,于是又有人口口相传,说正是此人阻止了肇事司机的逃逸。

所以这通折腾,直到接近凌晨三点才散了一个差不多,又要叫拖车来拖走受损的汽车,还要去分局录口供,陈太忠一直忙到了天亮。

肇事者的身份也已经查明,此人叫王从,是一个卖家具的小老板,在省粮食厅有点门路,大部分的行业大单,都是来自粮食系统——当然,他也做卖场的。

王从知道有录像后,也就不再抵赖了,这家伙原本就是酒醉驾车,按他的说法是,他想逃避交警部门的处罚,正打算逃逸之后,回头等酒气小一点之后,去自首的。

但是对面有车灯一远一近地打着,他就心慌了,自首和被人查到,那是两个概念嘛,忙乱之下他的动作有点走形,所以……就悲剧了。

这是胡说八道,警察们很清楚这一点,你都牛逼到直接撞上奥迪车,威胁着要搞死陈主任了,这难道也是……嘴巴走形?

王从肯定不承认,他说过这样威胁的话,死无对证的事情嘛——就算被证明了,他可以咬定是酒后胡言,谁还能因为这句话找他麻烦?

他不知道的是,由于陈太忠在现场杀气腾腾地宣布,肇事者不死此事不算完,跟他同乘的三人,立场早就变了。

没错,警察们善于利用各种能利用的资源,知道拦住你们车的是谁吗?那是陈太忠陈主任啊,天南省最年轻的正处——什么,你没听说过?没事,这儿有张《天南日报》……喏,看到没有?“陈太忠副主任”。

这样一来,几人的心理压力就很大了,警察们再嘀咕两件陈主任的轶闻——陈主任要人三更死,阎王爷都不敢留人到五更。

被踹飞的小伙子立马表示,要跟王从划清界限,他被陈太忠踹得满身都是擦痕,小臂还骨折了,但是他的觉悟不低。

说白了,其实没这小伙子啥事,他是王从的雇员,事发当时是坐在副驾驶位置的,据他回忆,当时是后座的陈总说了,“完蛋,是个孩子,没准要养一辈子了。”

陈总是做木器加工的,跟王总是合作伙伴,王总卖成品家具,但是有人要木门啊门套啊啥的,这种定制的木活就交给陈总做,陈总遇到自己做不了的大宗家具,就介绍王总来做。

好死不死的是,几个人在事发前的酒桌上,刚谈论过撞伤人和撞死人的差别,再加上天也晚了,路上的车辆和行人稀少,于是王总就一横心又碾了上去,然后再来一下……

这小伙子自己说,他当时还劝来着,但他不过是一个雇员,说话不顶用啊,后来之所以跳出来,不过是想帮自己的老板撇清罢了。

至于说王总威胁了陈主任没有?那肯定威胁了嘛……我听得清清楚楚的。

反正这些也都是枝节末梢,正经是陈太忠提供的DV录像,市局找了电脑专家来做解析,效果不是很好,但也勉强看得出来,本田车进退了两次——没办法,天南的电脑专家水平普遍不高,仓促间能找到这样的人,警方已经尽力了。

“我要不打灯,孩子就没事?”陈太忠听到这样的逻辑。好悬没一口血喷出去,这得是多么混蛋的人,才说得出这样的话来?“你们继续挖掘吧,我得去上班了。”

去了文明办,他肯定还是先去潘剑屏那里请示工作,这次等着见潘部长的人有点多,他在等待的时候,哈欠连连,索性暗暗打起坐来,他熬了一晚上不说,其间还用了仙力若干,有点疲惫了。

他这一发呆,就被潘剑屏的秘书看到眼里了,所以轮到他进去的时候,潘部长略带一点关心地发问了,“我看你……有点不在状态?”

“一晚上没睡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说不得又将夜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“……我是强调了,这个人必须以谋杀罪起诉。”

“啧,我支持你,精神文明建设,真是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了,”潘剑屏点点头,脸上现出愤懑之色,“高价捞尸、撞人之后碾压,什么千奇百怪的事情都会发生……对了,这件事不要通知媒体,要不然可能生出变数。”

“覃华兵逼得我差一点通知了媒体,”陈太忠叹口气,又将昨晚差点酿成群体性事件的经过说一遍,“……民愤太大了。”

“啧,这得安排一下,”潘剑屏一听就皱起了眉头,这件事情真有这么轰动的话,相关的招呼必须打到,否则指不定哪一家媒体就壮着胆子发出来了——等到真发出来,后悔都晚了,你倒是可以追究相关人等的责任,但是社会影响已经造成了。

“这个言论控制是暂时的,”陈太忠见潘部长拿电话,就赶紧补充一句,“等尘埃落定的时候,这一起性质恶劣的案子,就可以曝光了,我觉得有可能争取成为指导性案例。”

潘剑屏点点头,也不作声,旋即将秘书喊进来,做了安排,对他这老宣教干部来说,这点事情怎么可能出错?

待秘书走后,他淡淡地看着陈太忠,也不说话,沉默了大约半分钟,才突然发问了,“你想过没有,把马勉调走了,文明办的工作会不太好干?”

潘部长根本不跟他说马主任要走了之类的话,而是他已经认定,这件事就是小陈操办的——这可能是马勉汇报的,但也可能不是,反正,省委常委的智商不容低估。

“我也没想到,主任会被调走,”陈太忠很坦然地一摊手,“我知道马主任去了北京之后,考虑到他情绪不是很高,就介绍两个朋友陪他玩,真没想到有这种事发生……不过,这也算是好事吧?”

“嗯,”潘剑屏点点头,看起来认可这个解释,他知道对方说的“两个朋友”是怎么回事,但是有些话说得太明白,也没多大意思。

他沉吟半天之后,嘴巴略略动一下,似乎是想说点什么来着,不过最后还是摆一摆手,“好了,你去忙吧。”

老潘是不是想跟我探讨一下新主任的人选来的?陈太忠实在无法不这么想,因为在他感觉,自己是文明办冲得最猛,跳得最欢的副主任,新来的主任不过我这一关,大家还真是未必配合得好呢——陈某人从来就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家伙。

不过他也承认,老潘最后不跟自己说,那是有道理的,不管怎么说,人家是堂堂的副省级干部,琢磨的又是厅级干部的安排,跟自己这个小小的正处打商量的话,未免太掉身价了。

他回到文明办的时候,林震拿过来了打印好的干部家属调查表格式,接着又是刘爱兰过来,说做失足青少年专题的事儿——这件事情需要跟素波政法委协调。

杂七杂八的事情忙完,就到中午了,这时候警方传来消息,尸检的结果现实,那孩子确实是多次受到碾压,致命伤为肋骨骨折刺破心脏——其实其他的伤势也很严重,比如说脾脏破裂,抢救不及时也是个死。

这孩子的惨样,法医看了都皱眉头,现在分局正在完善档案,案情清楚明了,本来还有人建议采用“故意伤害致死”或者“危害公共安全”之类的罪名,不过由于省文明办的高度重视,于是就计划建议检方用谋杀罪起诉了。

事实上,这个程序是要走相当一段时间的,死刑的判定和执行都要谨慎——这是原则,不过由于事实清晰,论证可靠,证据充分,基本上是不会出什么大的变数了。

然而话说回来,事在人为,法院一天不宣判,一天没有终审判决下来,那就存在运作的机会——比如说,当天下午陈太忠就接到了关说的电话。

要说在天南省,敢为这种恶心事儿帮人找陈主任求情的,还真是没几个人,级别不如陈主任的,没人敢帮着求情,跟陈主任级别类似,甚至高出一级半级的主儿,也不敢求情——谁不知道陈某人的狗脸?而且,陈太忠认准的事儿,九头牛也拉不回来,何必自找没趣呢?

而真正有能力给陈太忠施加压力的,基本上也就是副省级干部了,这些人多少要爱惜一下羽毛,这种缺德事儿谁张得开嘴?还不够丢人的呢。

当然,以王从的身份,真要请得动副省级的干部出马,他也就没必要去碾死那孩子了。

然而,还真有人能跟陈主任递得上话,素波军分区招待所张所长就是其中之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