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63章 煽动(上)

陈太忠这回答,有点不讲理,那白大褂就不干了,“杀人不杀人的,法院不判,你说了不算,而且,杀人犯也有享受治疗的权力,救死扶伤……是我们医生的天职,请配合。”

“他撞死的是别人的孩子,他要撞死的是你孩子呢?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“别跟我扯什么天职不天职的,不许救,敢救他……我揍你!”

“你俩的恩怨,你咒我孩子干什么?”白大褂也恼了,不过现场有死者家属,他不好太过认真,要不没准惹火烧身,“不就是撞了你的车吗?”

“你胡说八道,这车我不要了都无所谓,”陈太忠又瞪他一眼,抬手向后面一指,“只要那个孩子能活着……孩子死啦,想救都救不回来了,他凭什么就要享受救治?”

“对嘛,”围观的群众里,有人表示赞同,紧接着就有人纷纷附和,这是法律和道德的碰撞,但是老百姓心里有杆秤,他们才不管法律不法律的。

白大褂一看,也傻眼了,所谓的众怒难犯就是这个道理,小个子警官也着急了,这要是酿成群体性事件,麻烦可就大了,“喂喂,我说……你表明一下自己的身份行不行?不要胡乱煽动。”

“我是省委的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什么叫胡乱煽动?这叫公道自在人心,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没人回答他,众人一听说他是省委的,就沉寂了下来,连那些群众都不言语了,倒是那警官眉头一扬,“你是省委哪个部门的?”

“看好了,我的证件,”陈太忠从口袋里摸出个证件,重重地拍在对方手上,“看清楚我叫什么,没听说过的话……打电话问孙正平!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不算大,但是威严之气扑面而来,又由于众人都在竖着耳朵听他的身份,一时间竟然让不少人听了个清清楚楚。

他是谁,大家还是不知道,可是不少人知道孙正平是市局局长,于是马上就有人接话了,“我操,这人牛逼啊,市警察局局长耳朵里挂了号的。”

省委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副主任陈太忠?小个子警察一看,登时就是一哆嗦,他可是知道这位大爷的来头。

110接警中心报的是谋杀案,所以来的不但有派出所的,还有分局的,小个子就是分局的,越是靠近上面的主儿,眼界也就越广,更别说他自己还是个挺注意收集信息的人。

“陈……陈主任,真不知道是您,”他登时脸上堆笑,“我的证件,您也看过了,您手上这个机子……能不能让我看一下?”

“看吧,”陈太忠将DV递过去,事情发生这么久,足够他将存储卡的内容复制一遍了,不过他更相信,面前这个家伙不敢捣鬼。

小个子拿去看了半天,才清一清嗓子,面带为难之色,“这个……陈主任,你这个拍得时间不是很长啊,这个本田车,真的碾压了死者三次吗?”

“我拍得很明白吧?碾压了两次,一开始被撞的那一次,我没抓上,但是那孩子不会无缘无故地倒在路中间吧?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拿过了DV,自己重看一遍。

“作为警察,你连最基本的推理逻辑都不会吗?这不是拍得明明白白的……嗯,不是拍得很明白吗?”

他的话语中,有个细小的停顿,没办法,他拍的这点东西真的不能看,本来就是夜里拍的,他拍的时候,又有一些移动。就是模模糊糊地一片,隐约能看到一些各种颜色的物体在移动……啧,有点掉链子,回头得找技术人员处理一下。

他这儿拿着DV,一边就有人凑过来跟着看,陈某人恼羞成怒,回头瞪那人一眼,“我说你挤什么挤?这是证物……瞎看什么?”

DV拍得不是很清楚,但是有人带头作证,而且这位不但是省委的主任,更是跟肇事者结下了天大的梁子,那么,旁边就会有人愿意出来做个佐证了。

“没错,我看见这车压了这小孩两次,”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,个子不高瘦瘦小小的,“我正买酒呢,先听见砰的一声,然后就看见小孩躺在地上,这车压了小孩两次……然后,这大哥就开着车冲了过来。”

“禽兽啊,这还是个孩子,”听到这话,有人愤怒了,而这愤怒的火花,顿时激起了更多人的响应,“打丫挺的,打死这混蛋!”

“你们干什么?”瘦小警察发现苗头不对,走到车旁拿起个喇叭,“大家镇静,大家镇静,你们要相信组织,相信政府……”

“少扯淡吧,”有人躲在黑暗处大声嚷嚷,“谁不知道你们是一伙的?警察从来都是向着有钱人,大家打这些混蛋,警察要拦,咱们连警察一块儿打。”

“胡说,谁说的?给我站出来!”小个子警察身材虽小,嗓门却是着实地洪亮,他眼睛一瞪,四下扫视着,“开辆破本田,撞了人都怕赔偿的……这也算有钱人?”

他这话说得不假,本田车肇事逃逸不成,居然会硬生生地将人撞死,那就是为了逃避巨额的治疗费——要知道,这样的治疗费有可能会伴着伤者的终生。

对一般富裕的人来说,这会是一个巨大的负担,倒不如索性将人撞死,一了百了算了,这就是司机的动机——大不了蹲几年就出来了。

然而真正有钱有势的,还真不会在乎这点小钱,起码相对可能的牢狱之灾,人家觉得出上个几十万甚至上百万,都是划得来的——没必要惹那些麻烦。

当然,碰上这种主儿的话,伤者可以把价钱喊得高一点,但是若想人心没尽狮子大张嘴,到头来怕是会……自找没趣。

这警察说得一点都没错,但是喧嚣的人群哪里听得下去他的解释?他眼看着就要闹出大漏子了,情急之下一指陈太忠,“大家看到了吧?见义勇为的,就是我们省委文明办的陈主任,你们要相信党,相信政府……现在,请陈主任跟大家说两句。”

“我还真不想说,”陈太忠叹口气,又低声嘀咕一句,不过眼见场面有失控的危险,他也不能表现得太个性了,大局总是要顾的。

倒是别人一听,救人的是省委的干部,就想再聒噪,都没什么理由了,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走到警车旁,拿起了喇叭。

“其实我根本不想讲这个话,我跟你们一样愤怒,”陈太忠沉着脸,一开口就是很个性言论,“对我来说,这些人渣打死了活该!”

现场顿时一片寂静,慢慢地,不知道有谁在人群中鼓掌,然后迅速地,掌声就响成了一片,更有人大声的叫好,“好,这才是咱人民的好干部。”

“但是,”陈太忠的声音再次响起,而且非常地响亮,“但是警察同志说得没错,这是法治社会,不能由着性子乱来,大家要相信党,相信咱们的政府!”

“可是真要上法院,这家伙判不了死刑的,”有人又在黑暗处大声嚷嚷,这是人民群众的呼声,“杀人偿命,我们要让他杀人偿命!”

没人注意到,暗中人大放厥词的时候,正在讲话的年轻的副主任,身子微微地僵了一下。

“你放屁!”陈太忠身子又抖了一下,才大骂一声,心说哥们儿为了主持公道,都自己骂自己了,唉……怎么一做好事,就是这样呢?

“我报案的时候,报的是谋杀案,”他四下扫视一眼,“作为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的副主任,我可以负责地告诉大家,我会高度关注这件事,他要不偿命,这件事就不算完!”

“好!”那个瘦小的站出来作证的年轻人大喊一声,率先鼓起掌来,下一刻,整个街道掌声雷动。

陈主任的话有点以权代法的味道,搁在往日,大家听到类似的语调,肯定会心生不满,没准还要暗自骂娘,但是眼见这惨死的孩子,大家居然觉得,这话实在再熨帖不过了,这才是给大家做主的好干部——关键时刻,人家不怕犯错误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又有警笛声自远而近,来的是警察们呼叫的支持,这边不但死人了,而且围观群众的情绪,非常不稳定。

所以,不但市局技术科的人到了,还有两车的警察,专门过来维稳的,带队的是分局的值班副局长——人命案就是大事了,更别说还有大名鼎鼎的陈太忠在场。

这些人到现场一问,就明白是怎么回事,其实现场的痕迹都已经很明显了,不过忙完也就到了十一点五十了,警察们很有经验,直接让人先把男孩的尸体拉走——多次碾压的痕迹,很好检查出来的。

就是这样,人们还不让走呢,有人怂恿男孩儿的母亲——尸体不能拉走,一旦拉走的话,将来怎么处理,可就由不得你了。

关键时刻,还是陈太忠站出来了,“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,你就不用多心了,先让警察把孩子拉走,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,你尽管跟我说,我管到底。”

今天晚上,老百姓最服气的,也就是他这个干部了,见他发话,别人登时齐齐住嘴。

“我从来想不到,这家伙对咱们警察的工作,居然还能起到正面推动的效果,”有个深明陈太忠影响力的警察,低声地跟身边的同伴感慨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