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62章 脆弱的男子汉(下)

自打重生以来,陈太忠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,一开始他觉得自己是仙人,那些凡人都是蝼蚁,谁会在意蝼蚁的感觉呢?

但是随着入世渐深,他逐渐地愿意尝试理解一般人的感受,所以这一世他不但有了太多的红颜知己,更是拥有了较为丰富的感情。

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事情,交通肇事在先,杀人灭口在后,尤其可怜的是,倒在地上,那只是个孩子……是个孩子啊。

所以,他前所未有地没招呼警方的自己人来帮忙——这里不是西城区,但是离西城区也不远,想调赵明博或者冯局长都很方便。

他很正式地报警了,拨的是“110”,并且还恐吓110接警中心的人,因为他心里带着邪火呢,迫切需要通过某些渠道发泄一番。

听着他在这里发飙,本田车上的人不满意了,一个家伙站在不远处轻声念叨,很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就是个交通肇事嘛,什么叫谋杀?”

“去你大爷的,”陈太忠的耳朵有多灵光?听到这话,二话不说,冲过去抬腿就是一脚,直接将此人踹出十多米远,“谁的裤裆破了,露出你这么个下作玩意儿来?”

那人登时就疼得躺在地上打起了滚,陈太忠也不理会,麻痹的你们坐了一车人,居然就没人拦着那司机杀人——没准还是撺掇者,我何须对你们这帮杂碎客气?

就在这时,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,“小飞~”

陈太忠扭头看去,却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女人,跪在那男孩儿身前,一辆自行车歪倒在一边,女人没命地摇着男孩,声音有若杜鹃啼血一般,“妈回来了,妈下班了,妈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炸鸡腿……”

陈太忠只觉得……鼻子有点发酸了,他挺厌恶这种情绪,于是侧头看一眼围观的人群,硬着心肠发问,“这是孩子他妈?怎么看着像他姥姥?”

2000年的时候,城市化的进程已经在加快了,很多地方拆迁,邻里之间互不相识的现象已经很普遍了,不过这里虽然较为偏僻,终究是老城区,有人知道这母子的来历。

这是一个单亲家庭,女人带着孩子一起过,原本家里还有点积蓄,但是前年的时候,女人所在的厂子改制了,她下岗了。

那做母亲的就只能打零工了,同时,她还要给孩子攒初中的择校费,一个女人打两份工,挺不容易的。

所幸的是,孩子也争气,学习一直不错,尤其难得的是,孩子有孝心,知道妈妈胆子小,晚上回来害怕,不管刮风下雨,他都在路口等妈妈回来,有雨的时候,他还会撑一把伞——他是男子汉嘛。

但是,十一二岁的男子汉,又怎么经得起钢铁的碰撞?

“麻痹的,你这孽造大了,”陈太忠是铁石心肠,听到这样的描述,也禁不住叹口气,一个可怜女人的全部希望,被你葬送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警报声响起,两辆警车呼啸而至,一个瘦小的警察先跳下车,“小郑河,就是这儿了……谁报的谋杀案?”

“我报的,”陈太忠走了过去,他一指那辆本田车,“一个主谋,三个帮凶,我为我说的话负责。”

“嗯,请问你哪位啊?”小警察觉出来了,这个人不含糊,但是现场……明显是车祸嘛,于是他就要落实一下,“我们要存档的。”

“想知道我是谁,让孙正平来找我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有没有技术上的人来?先给我拍照,提取证物封锁现场。”

你口气大得有点离谱吧?小警察有点不满意,但是听对方说话,那绝对是内行,也就不好计较了,就在这个时候,已经有人摸过了男孩的脉搏,“无呼吸无心跳,瞳孔放大体温降低……可以确认,是死亡了。”

“你胡说,我儿子还没死,”花白头发的女人用极其凄厉的嗓音尖叫一声,“他还可以抢救的……”

“可是我们是误伤,是车祸啊,”这次过来的,是本田车里唯一的女人,女人长得……算得上周正,却也没什么值得人眼亮的地方,她皱一下眉头,抬手一指陈太忠,“倒是这个男人,把我们王总打伤了。”

“有种的,你再说一遍是车祸?”陈太忠一听,眼睛就是一瞪,哥们儿不愿意打女人,但是犯贱的女人……那不是女人。

“呀,看你凶得,还敢打人吗?”女人只觉得有人民警察在身边,就不害怕了,她冷笑一声,“有本事你打我……”

她的话还没说完,陈太忠就冲了上去,拽着她的脖领子,就是十来个耳光,随后重重一脚,将她踹在马路中央,旋即拍一拍手,冲那瘦小警察微微一笑,“她让我打她的……不瞒你说,我这人真的有点本事。所以就打她了。”

“啧,”瘦小警察苦恼地嘬一下牙花子,今天的事儿,他真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,车祸是常见的,车祸导致人命案就不常见了,而且更要命的是,报案的这位,报的是谋杀!

反正,这是死了人了,再怎么折腾,事情也小不了,警察犹豫一下,“兄弟,你控告他们谋杀,得有证据。”

“证据,有啊,”陈太忠晃一晃手里的DV,见到对方想拿,说不得手往高出一举——他原本就是高个,更别说对方还是个小个子,“不过……你得先把警官证给我看一下吧?”

“证件……给你,”小警察摸出个证件,很痛快地递了过来,他觉出眼前的人不含糊了,原本他见对方对孙局长都不怎么恭敬,就想让对方直接联系孙正平的。

但是想着对方万一联系上了孙局长,弟兄们就白出来一场了,他还有点不甘心,于是就想从证据什么地方的,卡对方一下。

天公地道,他没有为难陈太忠的意思,只是想着有这么一桩人命案,是过了自己的手了,落不下点实惠……也遭别人耻笑不是?

陈太忠正翻看证件呢,又有警报声响起,原来是120急救中心的车到了,也不知道是哪个热心群众打了电话。

紧接着,车上下来一个白大褂,不过这位倒是明白事儿,一见警察们在周围阻拦,登时就停下了脚步,“我们现在能过去吗?”

“你一个人过来,小王你带着他,”小个子见状,也顾不上跟陈太忠纠缠了,“让他跟着你的脚印走,别破坏了现场。”

众人的眼光,齐齐集中到了白大褂身上,虽然不止一个人认为,孩子已经死亡了,但是见到白衣天使出现,大家总还期待着有什么奇迹能出现,甚至连那头发花白的母亲,都止住了哭声,满怀希望地看着他。

那大夫手里那个手电,照一照孩子的瞳孔,又探手摸一下孩子的脉搏,嘴巴微微一撇似乎想说点什么,不过最终是叹口气站起身,就待转身离开。

“大夫,你救一救他啊,”做母亲的慌了,伸手死死地拽住白大褂的衣角,“你救一救他,求求你了,我给钱……”

大夫平静地看着她,缓缓地摇摇头,“给孩子准备一身好衣服吧。”

“他本来是死不了的,”陈太忠插嘴了,孩子的母亲听到这话,刷地将头扭了过来,他冲那辆本田车扬一扬下巴,“这车撞了人之后,冲上去又压一道,然后退回来又压一道……这故意杀人,想不死都难了。”

“你能为你说的话负责吗?”小个子警察沉声发话,接着他想起了自己的证件还在对方手里,说不得一伸手,“证件还我。”

就在这时,查看撞车现场的警察过来了,“头儿,你过来看一下。”

由于有命案的发生,所以两车相撞的事情,就排到了次要位置,小个子警察也不着急要证据了,而是走过去看一看,又扭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奥迪车……是你的?”

“我朋友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无视地上捂着大腿哀号的家伙,“他撞了人想跑,我冲过来拦他,他就撞了我的车。”

来的这帮警察是110的,不是122的,所以他们没兴趣关心到底是谁违章,小个子又看一眼掉落的本田车门,“这门……也是你拽下来的?”

“他嫌我多管闲事,威胁要杀我全家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一气之下,就把他拽出来了,动作大了一点。”

“这个人的腿也是你踢断的?”小个子又发问,“还有那个摔伤的,也是你打的?”

“他都要杀我全家了,我跟他客气个啥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杀了人还这么嚣张的,我真是没见过。”

“来,你们让一让,”白大褂也跟着过来了,后面还跟着两个抬了担架的,他一指地上打滚的那位,“这儿有伤者,抬上车。”

“你给我滚一边儿去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没看到我正介绍案情呢?这是杀人犯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