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61章 脆弱的男子汉(上)

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拒绝一个副厅的位置的,也只有戴复这种主儿,出于某种原因,又有资格,所以才会犹豫。

吴言也不例外,她的眼红是必然的,作为天南省最年轻的实职副厅,她还想做天南最年轻的实职正厅——以她的年纪,到了宣教部之后,几年之内升为正厅真的不难。

而且她任副市长也一年多了,天南“三年两岗”的土规矩一过,2002年她就有资格成为正厅级的宣教部副部长,耳听得陈太忠居然没有考虑她,这真的让她有点无法忍受。

“我为什么没有考虑你,这个嘛……”最初的惊讶过后,陈太忠开始找理由了,“是这样,你没有在省里工作的经验,这样猛地上来,有点太吸引人眼球了。”

“好像戴复和秦连成在省里干过似的,”吴言这下是真的不干了,她别的都能容忍,但却无法容忍错失机会,尤其是这个机会的制造者还是她的情人,“你不就是看准人家背后是蒋世方和许绍辉了吗?我背后是章尧东……个头太小,是吧?”

“你再跟我呲牙咧嘴的,我翻脸了啊,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本来就一肚子纠结,原本说能跟小白倒一倒苦水了,不成想却是被她一顿呵斥。

陈某人是顺毛驴脾气,别人要跟他好好说话,他也能好好地说话,可是吴言指责他为的是讨好蒋世方或者许绍辉,他无法容忍这种侮辱,“我是为的工作,我需要讨好蒋世方、需要讨好许绍辉吗?你真当我跟你一样,眼里除了图章,啥都看不见?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我?”吴言还真怕他翻脸,吴市长也以性格强硬著称,不过这天底下就是一物降一物,“你别跟我说我没经验,他俩也没经验!”

论经验,你还真差点,陈太忠确实是这么认为的,“人家秦连成在团省委干过,没经验?戴复是市委出来的……没错,你对市委也熟,可你熟的是凤凰市委,人家熟的是素波市委……那是省城!”

“但是……你就应该想着我,”吴言不发火了,她知道发火对他没用,于是就开始胡搅蛮缠,虽然她心里也隐隐有点感觉,太忠不跟自己商量是有些原因的。

“我都被人叫成妇女之友了,还想着你,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一时间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“宣教部是潘剑屏的地盘,明白不?许绍辉能插手,蒋世方能插手,你再给章尧东一个胆子,看他敢不敢插手!”

“可是我有你嘛,”吴言继续胡搅蛮缠,事情已经发生了,她再介入也来不及了,但是……她心里不是不平衡吗?

“你真的不合适来这个岗,戴复吓得都不敢乱冲,你倒胆子不小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算了,跟你说不清楚,走了……”

“有你支持,他都不敢来这个岗,这点胆子,也真的丢人了,”白市长听到这话,冷笑一声,她和秦连成都是领导过陈太忠的,见了这岗自然要争。

也就是戴复,只知道某人厉害,却是不知道人家到底厉害在哪里,所以才瞻前顾后的。

白市长其实能理解陈太忠的选择,但是猛地听说自己错过机会,心里确实不是滋味,见他想走,有心拦一下吧,实在是有点意兴索然。

她知道自己的毛病,权力欲甚至能影响生理反应,也就无意拦他,省得他不够尽兴,“你让我调整一下,对不住了啊,太忠。”

陈太忠穿墙而出,心里也憋闷得很,心说好端端的一件事,哥们儿就变得里外不是人了呢?看一看时间,已经是九点半了,他琢磨一下,我还是调整好心态,再回湖滨小区吧。

事实上,他也觉得自己有点欠考虑了,凭良心说他认为吴言是上不来的,也不该上来,但是有这么个机会,他没有为她着想,那他做得也确实有点不够好。

若是我俩能凑在一起细细琢磨一下,未始就一点机会都没有,他一边慢吞吞地开车,一边信马由缰地想着。

其实小白来文明办,真的不好,文明办现在真的是太敏感了,万一有什么不可抗的事情发生,哥们儿大不了甩手走人,可以她那种强烈的权力欲,在巨大的失落之下,没准气出个什么毛病来,哥们儿倒是能治,但是……

他正瞎琢磨呢,猛地听到后面喇叭声长鸣,他从后视镜里一看,后面一辆车正在给他打灯,那意思很明显:小子你别挡道儿啊。

马上要上湖滨大道了,这个巷子比较窄,奥迪车又是比较靠中央,他慢慢吞吞开,别人自然就受不了啦,会不会开车啊你?

你先过,陈太忠还没想明白问题,索性将车停靠在路边,也懒得理会后面的急性子,只是嘴里轻声嘀咕一句,“赶着去火葬场啊?”

这心情调整了差不多十来分钟,他感觉自己情绪好多了——等小白资格到了的时候,哥们儿结结实实地帮她一把,不也就完了?

打着车之后,他上了湖滨大道,没开多远,就听得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抬头一看,对面有辆本田车撞人了。

这都夜里十点多了,路上的车和行人都不是很多,本田车一个刹车之后,又缓缓启动,似乎打算绕过前面路上躺着的那位,这一下,省文明办副主任不干了:想肇事逃逸?你这是不文明行为,知道不?

于是他打一下自己车的远近灯,这就是提醒对方,你小子敢跑的话,我记住你车号了啊,一边打灯,他一边就从须弥戒里摸出个DV来,打开开关。

不过,陈某人打算给对方一个悔改的机会,也就没下车,人孰能无过?你能改了就是好的。

不成想,那车见了他这远近光之后,停了一下,然后车猛地一加速,冲着倒在地上的那位就拈了过去。

“我操,”陈太忠真的是惊呆了,这不是谋杀吗?就在他发呆的一瞬间,那车已经重重地碾上了地上的人,然后……这车又开始往后倒,又碾一下那人……

“混蛋啊你!”文明办副主任探头就是一嗓子,接着将手里的DV向车座上一扔,打一把方向,越过双黄线就停在了对方的车前。

本田车司机挺不含糊,一加油门就冲着奥迪车冲了过来,砰地一声大响,将奥迪车的车头就撞得凹了进去。

这家伙还想跑,陈太忠不干了,他一推车门,人却是顾不得从车门下去,而是一个穿墙术就冲到了本田车驾驶员所在的车门处,抬手一肘子,硬生生地将车窗砸出个口子来。

“麻痹的你想死啊?”开车的是个三十多近四十岁的男人,他冲着陈太忠怒吼,浓浓的酒气从他的口鼻中散发出来,“关你屁事,信不信我搞死你?”

这就是肇事者的逻辑,老子做了再缺德的事儿,跟你无关,你插个鸡巴毛的手?

“你给老子出来吧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探手掐住对方的脖子,拽一下车门,发现拽不开,嘿地吐一声气,硬生生地将车门拽了下来,“弄死我?你倒是牛得不行。”

本田车里不止一个人,副驾驶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,车后的座位上,还坐着一男一女,眼见这开奥迪车的男人如此生猛,那三位都呆住了——把车门拽下来了啊。

陈太忠将司机往地上一丢,抬腿就是狠狠地一脚,硬生生地踏断了对方的右腿,“我操你大爷,让你再踩油门!”

陈某人一般很少说脏话,今天实在是气坏了,本来他情绪就不是很好,又活生生地看到一个人在自己眼前被撞死,真的是太恼火了。

踩了人一脚之后,他一探手,将本田车的钥匙别断在钥匙孔里,这才去自己的车上拿起DV,向躺在地上的那位走过去。

被撞的,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,小孩的脖子上还挂着红领巾,陈太忠看得很清楚,刚才第一下,孩子就被撞了一个差不多,但是手脚还能活动,不过,吃本田车再来两下碾压之后,孩子是彻底地没了呼吸。

生机断绝了!陈太忠看出来了,但是他还是有点不甘心,蹲下身子,借着摸对方的脉搏之际,狠狠地输了四、五股子仙气进去。

然而很遗憾,这仙气入体就迅速地散去,孩子一点反应都没有,他的脑袋扭曲到一个相当古怪的角度,双眼大睁着,茫然地望着漆黑的夜空。

从孩子扩散的瞳孔中,还能看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惊骇,他的口里的鲜血不住地涌着,濡湿了地面,濡湿了胸前的衣襟,还有他的红领巾……

陈太忠蹲在地上,久久地不肯起身,他心里被一种异样的情绪充斥着,一时间只觉得头脑中一片空白。

“还呆着干什么,赶紧把人往医院送吧,”一边有一个女声响起,原来是临街的商户们见到这里发生车祸,纷纷地围了上来。

“没救了,不用送了,”陈太忠吸一口气,缓缓地站起身来,他摸出手机,狠狠地按下了三个键,接着又是发射键,“……110吗?我报警,湖滨大道小郑河处发生一起谋杀案……十分钟内没有人过来,你就卷起铺盖给我滚蛋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