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59章 有人关注(下)

蒋世方回家的时候,已经是九点半了,他很惊讶地发现,戴复居然出现在家里,对这个老牌自己人,他也没摆太多的架子,“小戴你怎么这会儿来了?”

“单位里进了点大闸蟹,给老领导您送一点过来,”戴复笑一笑,在王启斌面前,他是老领导,但是对上蒋省长,那就要角色转换,“全是母蟹。”

“嗯,”蒋世方点点头,他要吃螃蟹,有的是人送,阳澄湖的大闸蟹空运过来都简单,不过这是小戴的一番心意,那就是另一说了,“还有什么事儿?说!”

蒋省长心里明白着呢,要是单纯为送点东西,送过来之后,小戴你就该走了啊,现在还赖着不走,肯定是有事儿。

“晚上跟文明办陈太忠坐了坐,”小戴的第一句话,就勾起了蒋世方的兴趣。

等戴复说完,蒋省长就陷入了沉吟中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他只是要你跟我说,多支持点文明办的工作?小戴你还想说什么,直接说!”

“他说……文明办的主任马勉很得X办的赏识,可能要往北京走,”戴复很难为情地笑一笑,“他有点担心换了领导之后,下一步的工作,可能不好干。”

“嘿,”蒋世方是何许人?一听就确定了小戴的意图,于是笑一笑,“小戴你跟陈太忠的关系,还真的不一般啊。”

“您在天涯的时候,我们就认识了,”戴复对上蒋世方,也不遮着掩着,他知道蒋省长喜欢痛快人,“小陈是个勇于任事的人。”

“你这消息,比我这省长都灵通了,”蒋世方不无自嘲地笑一下,然后他的问题,直指要害,“他能做通潘剑屏的工作吗?”

“不能,他都怕潘剑屏知道,”戴复摇一摇头,下一刻,他就发现自己的回答有点不妥——这不是说我跟陈太忠私通款曲吗?“他找我,主要是想获得省长您的支持。”

“哈,”蒋世方轻笑一声,对他这个回答不置可否。

蒋省长这笑声,其实只是一个姿态,逼着下面人跟自己掏心窝子,反正,戴复是承受不起这样的压力,主动坦白了,“他是想让我去,但是我个人对文明办的工作,有畏难情绪。”

“畏难情绪啊,”蒋世方听到这话,终于开始沉默了,好半天他才叹口气,以近似于自言自语的声音嘀咕一句,“你以为……只有你畏难吗?”

“不过这也是个机会,你可以博一下,”下一刻,蒋省长的表情就恢复正常了,他很随意地说一句,“天南的精神文明建设,是X办点过名的……要不然,马勉凭什么进中央?”

“老领导您要让我搏,那我就搏一下,”戴复这次是真的豁出去了,“但是他太能惹事了,我有点担心将来让您被动。”

“那你怎么回答陈太忠啊?”蒋世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什么担心我被动?还是你不想去,“小家伙可是很给你面子,谁都不知道,消息就先通知你了。”

“您支持一下他的工作,我这边就算有交待了,”戴复坦坦荡荡地看着自家的老板,“我俩只是私交,他看上的,是能通过我获得您的支持。”

“啧,”蒋世方嘬一下牙花子,他也开始为难了,从内心里讲,他还是愿意戴复去这个地方的,风险越大收获越大,敢拼才会赢。

而他蒋某人身上的黄系标签,不会因为不支持此事就消失——最多也就是弱化一点罢了,反正他从来就不是黄家嫡系,不稀罕这个弱化。

不过,他也没有理由强行介入此事,潘剑屏的反应,他是要考虑的,所以他正经要在意的,是戴复的想法,小戴想去,那我就支持,他要不想去,也没必要强求。

然而戴复的态度,是他不想去,蒋省长这就两难了,放任小戴的选择吧,不是不行,但是就这么放弃了,也有点可惜吧?“嗯,你还是帮陈太忠说话来的。”

“他想着我呢,”戴复苦笑一声,心说这次我真的是里外不是人了,那索性就再往极端走一走算了,“而且……我觉得精神文明建设,也确实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了。”

“你一直在工会主席那个位子呆着,我也没考虑过你,还是来天南时间太短,有些事来不及安排,”蒋世方听出来了,小戴这是要破罐子破摔了,于是就检讨一下自己。

其实到了他这个位子,才懒得理会一个市工会的主席是破罐子还是好罐子,不过戴复好歹是他的人,他不闻不问,别人看着难免寒心,更别说小戴做事,一直很靠谱的。

蒋省长在外地呆了几年之后,王者归来秋后算账了,很多人有很多的利益诉求,但是戴复一直没给他添过什么麻烦——没错,一省之长的心里,装不下副厅这种小人物,但是戴复好歹也曾经是他的贴心人来的,这个,他心里有数。

“老领导您这么说,我就无地自容了,我总是觉得,陈太忠很需要您这儿的支持,”戴复一见蒋省长这架势,也就不好再玩什么个性了。

“嗯,你的顾虑有道理,”蒋世方点点头,却是不再说话,戴复坐了一阵之后,发现老领导没有什么明确的指示,也只能站起身走人。

蒋世方能有什么指示?他什么都不能说,甚至连发生在文明办的事情,他都不是很清楚,能怎么表态呢?正经是什么都不做静观其变,才是明智的选择。

第二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眨眼就来到了,上午陈太忠去上谷市主持一个希望小学的奠基仪式,下午又接见了两个下面地市的文明办主任,晚上就该面见许纯良了。

许主任来得也很快,高速路通了,从凤凰到素波还不到两个小时,六点半的时候,许纯良就来到了万豪酒家,而同时秦连成也到了。

三个人在这里见面,少不了一番寒暄,许主任说太忠你跑得太快,回头得帮我再找两个手机制造业的专家,秦市长笑着点头,太忠在正林的万人长跑比赛中,跑得很快啊。

这些扯淡的话说过,酒席就过了大半,然后很自然地,许纯良就问起了文明办最近的动向,“潘部长这是要一直主持工作了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昨天跟你说吧,你没兴趣听,现在有兴趣听了?”

“正经问你呢,真的,马勉是不是要动了?”许纯良面色一整,这话问得直截了当,不过,他跟陈太忠是什么关系?那真是有什么说什么。

“动也轮不到你惦记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又冲着秦连成努一努嘴,“老主任惦记还差不多,你这才提的正处,行吗?”

“那就当我惦记了吧,”秦市长笑着点点头,倒是老大不客气的样子,“太忠你给老主任说道一下,马勉真要变动?”

“不是变动,是到上面,”陈太忠竖起食指,指一指天花板,“是进步……这消息我可是没跟别人说啊,你们不敢再说出去了。”

“那是,咱不能让太忠你坐蜡,”秦连成心领神会地点头,他沉吟一下又笑着问了,“这种情况,马勉居然会进步,你使了不少劲儿吧?”

秦市长的这问话稍嫌冒昧,但是也不无凑趣的意思,你看,我就知道太忠你能干,凭他一个马勉,作风有了问题还能再往上走?

“嘿,那是马主任运气好,去北京旅游一趟,就碰到这种好事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我就奇怪了,我怎么遇不上这种好事?”

“太忠,以前你在老主任手底下干的时候,我可是充分放手的啊,”秦连成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我要争取这个文明办主任,你支持不支持?”

“肯定支持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不过,我不好插嘴,潘部长对我也不薄……对了,部长现在收到消息没有,我都不敢确定。”

“什么?”许纯良听得吃了一惊,又和秦连成交换一个眼神,才愕然发问,“这么说,就是你一手搞的嘛。”

“是马主任运气好,真的,再说……以前X办点过天南文明办的名儿,”陈太忠见他俩吃惊,心里暗暗得意,嘴上却是在谦虚,“这件事我真的不便插嘴,老主任你体谅我一下。”

这就是拿乔了,不过事情确实是这样,他主动找上戴复,那就是要出手相帮,可现在是秦连成主动找过来了,那他就要略略矜持一下——是个人就知道,秦市长曾经是他的领导,他怎么方便上下其手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