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57章 戴复的问题(下)

干部护照管理,就是说干部们的因公护照,不能自己持有,而是要交到有管辖权的相关部门手里,需要使用的时候,去申请领取,用完之后交回,这能减少某些弊端的发生。

林震倒不愧是组织部派过来的,处理问题也是从组织原则出发。

“嗯,这个建议不错,可以这么办理,不过……不用宣传了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就点点头,“别人愿意主动交来,咱们就收下,不愿意交的,暂时不用管他们。”

所谓的走程序,就是这一点不好了,田立平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当众毁掉绿卡,以表示儿子已经做出不要这个永久居留权的选择,而田强也有这个心思——虽然他很不情愿。

但是稽查办这边,却是不得不拒绝这个要求,因为他们没这权力,就算咬牙销毁了,回头有点什么手尾,他们也没证明的资格——这是稽查办不是公证处。

所以,陈太忠也只能答应林震的建议,不过他没忘了强调自愿原则,有人愿意交,那我们能帮着保管一下,不交的,我们也没收缴的意思。

说穿了,这绿卡是身份证明,组织上可以替干部们保管护照,却管不到干部家属的身份证,而且这消息一旦传出去,容易引起更大的抵触情绪。

总之就是那句话,名不正则言不顺。

可是林震却没体会到这个味道,或者……是急于卖弄吧,所以他就笑着点点头,“持有绿卡的人,每年都要去所在国居住一段时间,所以咱们帮着保管两年,这绿卡就可以算作废了。”

罗克敌想说他一句,可是想一想这位是组织部来的,不宜得罪,终于是不作声了,不过陈太忠倒是没这个忌讳,于是批评他,“林主任,这是个例,不具备普遍性,就不要提了。”

有些事情,做得说不得,就是指类似的情况了,还好,陈主任的批评,也是点到为止。

下午的时候,陈太忠接连收到两起好消息,一个是海角那边传来了消息,撞人之后还要打人的庞青娃,被刑事拘留,而且有人指证说,庞总要打断“天南佬”的三条腿。

案情不严重,性质却很恶劣,邹捷峰秘书长表示高度关注,太原警察刚打死了北京的警察,也是意气之争,生命……有时候是很脆弱的。

总之,庞青娃能搭得上危害公共安全罪了,根据第一百三十三条,判个三年以上,真的不算稀罕。

邹秘书长表示,姜丽质还会追究连带的民事责任——没错,小姜同学是收了点压惊费,但是,交了压惊费的某人,还想秋后算账,这个性质……就在人说了。

这是一个好消息,另一个好消息就是,青旺那边已经确定了,徐小波跟四起人命案和两起故意伤害案有关,这种触目惊心的案件,惨一点的话直接就要被拉去打靶了,若是够幸运的话……怎么也得十五年吧?

下午的晚些时候,永泰的县委书记楼宏卿来到了素波,想要跟陈主任汇报一下近期永泰县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,陈太忠本来是应允了,不成想接到了王启斌的电话。

他琢磨一下就做出了安排,“建阳,楼宏卿是你的老领导了,你去接待一下,我还有点事儿,可能晚去一会儿,要楼书记体谅一下。”

要是没有高云风想接那永蒙二级路,他都不希的跟楼宏卿客气的,但是眼下有求于人,他就要注意一下分寸了。

戴复安排晚饭,自然不能安排在总工会小食堂,就像他不合适下午去找陈太忠一样——都是机关里的人,方便是方便了,但是落在别人眼里,万一生出点不合适的猜测,可不也挺没意思的?

可是总工会附近,戴主席也没什么定点饭店,工会穷啊——就算有,他也不合适去,被人撞见怎么办?所以就定在素波一等的餐饮饭店金荷花了。

陈太忠其实知道,戴复请他吃饭的用意何在,不过这年头,可不就是这点事儿?戴主席要找他敲定消息,而他也想借此告知对方——我对你没啥恶意,欢迎你做我的领导,但是你要是不支持我的工作,就别怪我眼里没你这个领导。

三个人是素识了,见面就是其乐融融,大家胡乱侃上一阵,戴复捡个比较合适的时机发问了,“太忠,马部长得休息到什么时候?这文明办的工作正是在要紧的时候,他这么一撒手不管,可是有点不负责任。”

这话就是问了,马勉出了问题之后,是不是回不来啦,这是戴主席敲定信息的一种手段,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咱文明办的工作,是得了X办认可的,这个先进经验,要跟兄弟省份共享,马主任身上的担子……重着呢。”

“太忠,都不是外人,你说句痛快话吧,”王启斌虽然是老组工了,听到这样模棱两可的话,也想确认一下,反正他跟小陈的关系,那也无须客套,“照你这么说,马勉是要进步了?”

“嗯……应该是这样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这个头他点得有点不情愿,但是钟韵秋是他的马子,而钟韵秋的哥哥钟胤天是王启斌的女婿,更别说他跟王处长也是忘年的莫逆之交,他不合适藏得太多。

马勉要进步了?这个消息,对戴复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,在这个下午,他专门了解了一下,省文明办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——戴复在党委干了时间不短,省委里也有几个相熟,更别说他的老板蒋世方,目前主政天南。

所以他明白马勉的处境,也认可王启斌对马勉的分析——遇到这种事儿,那真的只能怪自己点背,招惹上了小人。

但是听说马勉不是被调走或是被边缘化,而是要进步,更可能是进京,他心里这份惊讶,真的是无以言表,“他要去北京了?”

“这我也说不准,中央有推广天南经验的意思,”陈太忠笑一笑,脸上的表情,却是告诉对方“你猜得没错”,反正不合适的话,他嘴里是不会说的,“不过马主任一分心,咱省里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……没准就要,嗯,就要滞后于其他兄弟单位了。”

“你想让蒋省长帮你做点什么呢?”戴复终究是厅级干部,该问的话也不遮着掩着,不过过分的话也不会说,反正,陈太忠找王启斌的时候,也是说希望戴主席帮着给蒋省长吹风,所以这个问题,真的是顺理成章。

“想让蒋省长帮着推广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啊,”陈太忠的回答,那真的是张口就来,而且,他有点腻歪戴复对自己的考验了,你爱来就来,不来爷也不求你。

给你这么个介入文明办的机会,那是给王启斌面子呢,你真的当我跟你很熟吗?他笑一笑,决定结束这个话题,“总工会那边,戴主席你得配合我一下,咱们都不是外人,对吧?”

恼了,这小子恼了!戴复何许人,还听不出来这点话?一时间也有点无以应对,呆得一呆之后,方始微微一笑,“太忠,你觉得我顶马勉的缺,合适不?”

“这个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心说你也真是属毛驴的,牵着不走打着倒退,“马主任的调令没下呢,我这个……呵呵。”

“都不是外人,太忠你呵呵个啥?给个痛快话嘛,”王启斌跳出来,为自己老领导敲定某些活话,其实也是这个道理,陈太忠只觉着别人说话吞吞吐吐的,就不想他自己说话也是扭扭捏捏的。

“不是外人,我能不支持吗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上次贺栓民的事儿,启斌处长您就要我操心来的,干工作嘛,我也愿意来个信得过我的领导……不过,当着潘老板的面儿,我是不能认这话。”

“潘部长那儿,确实有点难办,”戴复点点头,要让潘剑屏毫无芥蒂地接受蒋世方的人进入自己的地盘,这可不是简单的事儿,“不过不管这件事成不成,我一定会请省长多支持文明办的工作,大力地支持。”

“那就先谢谢戴主席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一端酒杯,“来,敬您一下……”

戴复和王启斌一样,也不怎么能喝酒,所以大家就是聊天为主,到了七点的时候,三个人还看了一阵新闻联播,陈太忠就感觉到了,戴主席和王处长之间,是那种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的相处方式。

他想的一点没错,这二位是有话说话,没话宁可不说的主儿,不过,过分的话也不怕说,三人分手之后,王启斌坐在戴复的车里,低声发问了,“我怎么感觉,您对那儿兴趣不大?”

“我有点畏难的心情,而且,那道水不好趟啊,”戴复苦笑着回答,“我先去领导那儿试探一下吧,不过启斌你放心,他的工作,我绝对会支持。”

不管他是不是看好这个岗位,但是人家陈太忠在马勉还没走的时候,就悄悄通知他了,这就是天大的人情,别人都不知道的消息,你先一步知道了!

而且,这岗位也绝对对得起他,他不是很喜欢,那是他戴某人自己的问题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