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55章 进步和代价(下)

也不知道老马想到这个因果没有?陈太忠琢磨一下,认为马勉就算一开始没想到,现在大概也回过味儿来了——厅级干部就没个简单的。

照陈太忠分析,以老马的老道,也未必想得到,他是帮自己顶缺了,但是毫无疑问,两年之后的换届,马主任必然会考虑到,否则的话,未免就有点不成熟了。

既然考虑到了,马勉还要进京,这个选择就有点意思了,不过这也不是多意外的事儿,所谓一步迟步步迟,先上一步,总要比旁人占有一点先机。

至于以后的事儿,谁说得清楚呢?没准还会有这样那样的机会,就算没有机会,也可以创造机会不是?厅级以上的干部,多是心性坚毅、等闲不肯服输之辈。

所以马勉的选择,也算正常,更别说他现在在天南不尴不尬的,调到北京去,倒也彻底躲开这场纠葛了。

“老黄对我,还真的不错啊,”陈太忠嘀咕一句,打着了奥迪车,他心里明白,其实黄汉祥管不管马勉都是无所谓的,主要还是自己上次提了一下马主任对黄老的敬仰。

而老马本人又在天南掉了链子,黄家想在本地提拔一下,怕是都有点不好意思,那么索性就将此人弄到京城,也算是对自己有个交待了。

等他回到湖滨小区的别墅,就是十点钟了,很长时间以来,他都很少这么晚才回来,不是去了外地,就是早早地回来,所以屋里几个女人都要抱怨一下。

“这我才冤枉,今天是给田强介绍工作去了,”陈太忠气呼呼地一摊手,“望男,曹小宝我管了,雷蕾,你侄儿我也管了,张馨,我给你家瑞瑞送书还碰上解锁,今天就是甜儿的事儿了嘛。”

田甜一听,赶忙上前问两句,待听说他把哥哥介绍给了高云风,禁不住翻个白眼,“就他?跟我哥也差不多……都不是让人放心的主儿。”

“谁说的,今天才一碰到,就琢磨上个买卖,”陈太忠的话说到一半,就想起了某些事,拿起手机,手指在嘴上一竖,“嘘……我打个电话。”

他的电话,是打给许纯良的,“纯良,没睡呢吧?问你个事儿,有没有兴趣来文明办,咱哥俩再合作一把?”

挂了黄汉祥的电话之后,他就开始琢磨,这个马主任……是要走了啊,而且听黄二伯的话,似乎中央也没有下派人的意思,那么文明办的大主任,是要在天南选拔了。

眼下天南省的精神文明建设,搞得如火如荼,但是陈太忠心里太清楚了,这个推广进行得有多么难,不但跟大环境不搭调,更是得不到天南省一把手杜毅的支持。

这种情况下,文明办大主任的支持,就很关键了,陈太忠不知道马勉会被调走也就算了,知道的话,他绝对要琢磨左右大主任的人选,就像他刚才跟黄汉祥说的那样——我才不希望北京下来人呢,正经是,我要考虑一下有没有什么人选可以推荐的。

所以他刚才一直在琢磨,该找个什么样的人来文明办当大老板,现在跟田甜一说今天的事儿,就想起来许纯良的施工队,然后他就觉得,纯良来做这个大主任就不错。

他跟许纯良关系好,相互之间的配合也绝对说得上是默契,要说两人之间的分歧有没有?那绝对有,但是大家相互知根知底,他知道纯良捞了多少外财——不少钱都是他帮着挣的,纯良也知道他的私生活有多么糜烂。

关键在于两人都是想做一点事的人,而且他俩能确定对方也是这种人,更别说许纯良的老爸是纪检委书记,文明办这边想查个不文明现象的话,着急了就可以用这大杀器。

至于许纯良才提了正处没多少时间,这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,真要工作需要的话,破格提拔算个啥事?

然而,许纯良的回答,直接给他头上浇了一瓢凉水,“你先别跟我提这事儿了,现在生产出来的手机性能不稳定,不但黑屏还接触不良,这都十点多了,我还在单位呢,你拍拍屁股去了省里了,这些事儿总得有人干吧?”

“喂喂,我说你这怨错人了吧?”陈太忠一听,也有点不高兴,“这手机生产线又不是我要上的,我一向是根据市场需求来决定生产的,你冲章尧东抱怨才是正理嘛。”

“我这不是不敢跟他抱怨吗?那就只能找你了,”许纯良这话,说得理直气壮,实在有愧纯良二字,“谁让你关键时候跑了呢?对了……这技术是你联系的。”

“我要是不联系,你现在做手机?能做个游戏机出来,你就该偷笑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再说了,你也知道,我来省里,是我主动要求来的吗?你要抱怨,也抱怨对人好不好?”

“反正这个摊子,我不能撂下不管,丢不起这人,”许纯良不但纯良,有时候也是相当固执的,当然,该有的好奇心他也有,“文明办缺人手了?”

“你要不来,就不要问那么多,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压了电话,脑子里却是禁不住浮想联翩,看看,我就知道这手机不是那么容易搞的。

他想问题,一般都是很情绪化的,所以他就忘了,自己正在纠结文明办的正职该是谁——这跟智商无关,实在是有所牵挂。

好在他不是一个人,他正发呆呢,雷蕾走了过来,她对文明办的事情是非常上心的,“怎么,文明办的领导层,最近要扩编?”许纯良正处级干部,来文明办必然是领导层而不是中层。

“扩编……那是以后的事儿了,”陈太忠下意识地摇摇头,若是眼前只有雷蕾,他倒是不介意跟自己的枕边人说一说实情,但是除了雷蕾还有田甜和张馨,这话他就不能随便说了。

果不其然,田甜一听就明白了,她悻悻地白他一眼,“你这个地下组织部长,还真有点派头了,连我们都瞒着,直说吧……是不是正处的位子?”

“不是,”陈太忠摇摇头,省文明办主任,副厅都算低的了。

“哦,那算了,”田甜摇一摇头,拈起桌上的葡萄,慢慢地剥皮,“要是正处的话,记得帮我留个心,有个朋友在省青联干副主席,想出来了。”

“呀,你用我用得挺顺手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心里却是暗暗惊讶,这田甜也有往地下组织部长发展的趋势了?“青联副主席,这是什么级别?”

“青联主席是任建斌,”雷蕾笑着回答,她不是一个喜欢背英雄谱的主儿,但她本来就是在省党报工作,这些名字都是见得多了的,顺口就答出来了。

“任建斌是谁,很有名吗?”陈太忠却是不知道这个人,不过下一刻他的眉头一皱,“这个名字好像听说过,是……团省委的副书记?”

“嗯,”雷蕾点点头。

“那这个青联,也就是个副厅了,”陈太忠分析出来了,这么说这个青联副主席,还真就是个正处,“不过,文明办能比青联强多少?”

“你用我用得,也挺享受的吧?”田甜不满意了,白他一眼,“她倒没说想去文明办,就是想去凤凰干个局长什么的,不过我老爸说了,她没有基层工作经验,不接地气,不能给正职。”

“男他还是女她?”这个需要关注的问题,被刘望男笑嘻嘻地问出来了。

“男他的话,我敢跟太忠说吗?”田甜剥净手中的葡萄,芊芊玉手轻拈着,送进了陈太忠嘴里,又去剥另一颗,“眼瞅着四十了,她在青联呆不住了……可是正处去做副职,那有点埋汰人吧。”

“那叫高配,怎么埋汰人?”陈太忠嚼两口葡萄,一伸脖子,直接连籽儿都咽下去了,“而且副厅的单位也有啊,比如说凤凰市总工会……咦,总工会?”

他一边跟诸女斗嘴,一边琢磨着后马勉时代,文明办应该谁来掌舵,说到总工会,他又想起个人来,素波市总工会的戴复,戴主席可也是副厅,而且王启斌还一直挺惦记他老领导的出路。

戴复要是做这个主任,应该是差不多,陈太忠这么认为,他接触戴复的次数不多,但是对这个人还是有大致印象的,比较儒雅,也比较看得开,言谈举止都很有分寸。

当然,陈太忠接触戴复的时候,戴主席是被边缘化的,至于说老戴得意之后会不会做出一些不合适的行为,那就不好说了——每个人都不止有一张面皮。

不过,他并不在意这个,他更在意的是,老戴的身后,站着蒋世方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