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53章 规矩的买卖(下)

刘市长离开了,陈太忠三人却是还在一起,高云风一定要带田强去金色年华转一转,新收的小弟嘛,做老大的得有个样子。

接下来,就是点啤酒叫小姐之类的了,田强有意找别扭,点了人头马XO,高云风听得就笑,“这里的洋酒有啥意思?喝洋酒你跟太忠拿……多少酒都是你没听说过的。”

“回头吧,”陈太忠看出来了,这家伙还是有点不服管教,不过他也不在意,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,你丫要是真的不识抬举,那我的心意也算尽到了。

然而,就在下一刻,田强就变得客气了一些——他和高云风每人点了两个小姐,见陈太忠不点,禁不住就要出声问一句,却被高公子告知,“太忠出来玩,从来不点小姐,我都懒得问他。”

是啊,他不点小姐,就是祸害良家呢,田公子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,可是不管怎么说,想到此人还算有节制,他心里的怨气多少就少了点——田家兄妹的感情不能说很好,但是他是混场面的,对玩弄自己妹子的陈太忠,他没点怨气才怪。

喝了一阵之后,田强又想起来一件事,于是开口发问,“云风,这一吨的小活儿,投资还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收回来,你就这么答应了?”

这确实是他心中的存疑,但是同时也不无卖弄的嫌疑——不是吹的,我都看不上这点小活儿呢。

“你怎么知道这活儿小?”高云风听得就笑,“修路的利润,可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,不过,确实是有点辛苦,这个是真的。”

“你就扯淡吧,”陈太忠听得哼一声,他是让云风帮着管田强了,但是这家伙居然要调戏田强,这就不是他能忍受的了,“当我不知道,你盯着永泰那一段呢……我没说错吧?”

“永泰那一段儿?”田强听得下意识地重复一句,紧接着他就明白了,高云风今天说了那么多话,本意到底是在哪里。

这就是差距,田某人只会就事论事,根本想不到跟他类似的纨绔子弟,居然会算计得这么远——唉,其实我也会,不过我对修路这种事儿不熟罢了。

当然,既然说到这里了,他也不怕问一句,“永泰这一段,钱不好搞吧?”

刚才的话,他听得明明白白的,蒙岭很想搞这个旅游圈,但是永泰不怎么稀罕,怕是连路都懒得修——你能说得动永泰出钱吗?

要是永泰这一段也是私人投资的话,那就成傻逼了,这一点田强非常确定,是的,这段十公里的路,必然是政府出资,而高云风要接这十公里的路——利润大头也在这里。

“太忠跟永泰的老楼关系好,”高云风笑得神秘兮兮的,冲陈太忠一扬下巴,“十来公里的路,就是两三千万,算个啥?”

“少跟我扯啊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,他已经看出来云风的算计了,自然不会被这种话挤兑住,“高省长真想打造个永泰——蒙岭旅游圈,还差那点钱吗?”

“原来是这样!”田强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他可是真的听明白了。

致力于打造永泰——蒙岭旅游圈的,主要是蒙岭人,永泰人并不是特别热心,没准还会分薄了永泰的游客资源呢。

当然,有总比没有强,旅游圈的宣传和规模上去了,永泰得利也是没有问题的,现在不过是前期,没有什么确凿的可预见利益,永泰人兴趣不大,那是必然的,哪怕蒙岭人下一步会把公路修到县界上。

但是若有省旅游局的关心,那就又不一样了,毕竟这是旅游产业规模化的大事,面对蒙岭人的行为,高省长完全可以指示一下,挺大个旅游圈,就差永泰这十来八公里了,拨点钱修一下吧,永泰你觉得委屈,可以少出点钱嘛。

什么叫顺水推舟?这就是了,涂阳都已经把诚意做足了,咱省里也不能不闻不问不是?而且必须指出的是——高省长就是交通厅出来的,活动这一点钱,真的很难吗?

“这个我还真不敢保证,”听陈太忠和田强这么说,高云风苦笑一声,不过这苦笑里,夸张的成分比较多,“我只是觉得,这么操作不是很难,到底合适不合适,还得回家问一下老头子。”

原来你们赚钱,是这样的啊!田强真的是觉得大开眼界了,其实,高公子这么运作,真的也没什么太多的技术含量,不过是将时势运用得比较好罢了。

可是,就这简单的运作,档次就已经超过田公子往日接触的内容了,起码来说,“顺势而为”这四个字是做到了,人家并没逼着蒙岭要如何如何,正经是涂阳市的人,上杆子哭着喊着把路修到了永泰县界。

接下来该怎么发展,那真的很简单了,陈太忠同素波市长段卫华、永泰县委书记楼宏卿都说得上话,而且高胜利这个副省长,那也不是白当的,区区十来公里二级路都搞不定的话,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

“永泰这边有人想插手怎么办?”田强觉得,自己思维缜密了不少,没错,你们都挺大,但是,有些人是见了钱就眼红,根本不肯松口的。

高云风冷冷一笑,却是不肯回答,陈太忠也没理会这样的问题,而是沉吟了起来了,“云风,这个施工队……你的人出来,似乎有点不合适,要避嫌。”

“是纯良他那同学的队伍,”高云风笑一笑,“咱哥仨谁跟谁,我帮他要点活儿,算多大的事儿?”

前文说过,许纯良在机关事务管理局的时候,由于无所事事,组织了一个工程队施工,当然,当时的许处长是不敢亲自冒头的,于是就找了自己的同学来做白手套。

这工程队干过高速路的二包活儿,利润不算特别高,却也不算显眼,后来就在天南接点这样那样的活儿,借这个机会,素波建委主任陈放天还攀上了许绍辉。

现在,这施工队挂靠在了京城某建筑公司旗下,有独立接活的资格了,而许纯良在一开始搞的时候,就实行的是精兵路线,现在这工程队人不多,才一百多号,设备却是不少,接一个二级路,那真的是轻松得很。

许纯良的同学?田强对这个名字,还是很有点印象的,且不说许绍辉比高胜利就牛逼,只说这凤凰科委大主任,他不但听妹妹说过,更是听老爹提起过。

听到这里,他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,“你们这配合,还真的很默契。”

“要不太忠让你跟着我呢?这是让你学做正经买卖呢,”高云风看他一眼,老大不客气地发话了,“照我们哥仨的能力……真要想搞一点歪门邪道的东西,嘿,你觉得真有人拦得住?”

“那倒……真的是,”田强听得点点头,这样的组合,在天南真的可以横着走了,尤其要命的是,这三人分处不同的阵营,谁想对付他们,都得掂量一下——就算杜毅撞上,估计都要情不自禁地感叹一下“掣肘”。

尤其是这种蛮横的组合,等闲是看不到的,副厅级以上干部的子女,一般都是各玩各的,大多是互不招惹,更别说副省以上的干部了,这也是一种“王不见王”的理念。

所以这三位的配合,那算是咄咄异数了,田强可是分外明白这个道理,以前他跟着郭明辉的时候,倒也跟朱秉松之子朱亦凯有一些接触,但是郭明辉和朱亦凯相互都不怎么买账,属于那种有联系没交情的,跟这哥仨可是没法比。

紧接着,他又很骇然地发现,这三人能走到一起,其中的纽带恐怕还是陈太忠——这可是要背景有背景,要能力有能力的人物。

“正道挣钱就挺好的,何必搞那些歪门邪道的?”陈太忠见到大舅哥震惊,心里也微微有点小爽,不过他还是觉得,云风不该随便把纯良拽出来,不够稳重啊你,“咱只赚该赚的钱。”

“那是,就算别人拿下来这些活儿,未必能比咱们做得好,”田强现在是真的有点服气了,说不得点点头,人家这三位都牛逼到一定境界了,还肯实干,要是搁给他来做这条路,直接就是包了之后就转包出去,哪里有兴趣去实干?

“要不这样,田强你去盯着修这条路吧,反正田市长在凤凰呢,”高云风笑着发话了,“想赚钱,你一点辛苦不下,也不合适不是?”

“许纯良……会答应吗?”田强有点犹豫,又有点跃跃欲试。

“你就算太忠那份儿了,他可不愁钱的,”高云风听得就笑,“是吧,太忠?”

“我本来就没想掺乎,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才待说什么,手机却是响了,来电话的是马勉,“太忠,我刚才跟黄二叔一起吃饭了,有点事情,我想咨询你一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