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50章 安置田强(上)

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将罗克敌三人叫了进来,打算细细地了解一下,稽查办收到了什么重量级的举报信没有。

对外,大家不能宣扬稽查办收到了诸多举报信,但是对内,就要开始筛选工作了,这就叫外松内紧,在政府机关里实在是太常见的现象了。

罗克敌的回答,让他非常地失望,重量级的举报信有,但都是匿名的,事实上,稽查办收到的小两百封举报信中,实名举报的,只有三个人五封信。

“以后……匿名举报信,咱们不用太操心,做个索引就行了,没必要认真对待,”分管稽查办的副主任做出了决定,“开什么玩笑,想求证,咱得去国外查……匿名举报信的份量,真不够折腾的。”

“那实名举报的呢?”罗克敌顺势问一句,他知道,眼下就算有人实名举报,稽查办也做不出什么动作来,但是领导的意图,他需要揣摩一下。

“实名举报的,统统不放过,”陈太忠果然是有担当的主儿,“咱不是信访办,没有那些扯皮的事儿,有绿卡就是有绿卡,没绿卡就是没绿卡。”

这确实是文明办比信访办强的另一点,前文就说过,陈某人感慨过,信访办成立多年,很多流程都已经僵化,各种明面上的规则和私下的规则,已经束缚住了他们的手脚,而文明办则不存在这个问题。

现在说的,就是文明办第二个优势了,报备科的职能,有特定范围,不是说随便什么举报都收的,针对性很强,那自然就可以忽视一些东西。

“不放过,那又该怎么查呢?”这种话,也只有李云彤能问出来,八字没一撇的事情,她倒惦记上怎么查了,不过她这就是随便问一问,毕竟分管报备科的,是组织部的林震而不是她。

“这个……就要罗主任拿方案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其实对这个问题,他心里是有腹稿的,不过刚才他被潘剑屏刺激了一下。

老潘居然要求他想办法处理张州那边,这显然是要陈某人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了,他就现学现卖,要求一下稽查办自己想一想办法,心说学会集思广益、博采众家之长,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应该做的。

“这个我有点不成熟的想法,”罗克敌听陈主任这么说,却是没有多么意外,而是微微地一笑,“不过现在谈这些,未免有点为时过早。”

接下来,就是忙碌的工作了,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陈太忠接到了刘东来的电话,刘市长又来涂阳了,蒙岭的投资谈得差不多了,他想跟陈主任坐一坐。

“我只是撮合一下,能谈下来,是你们自己的本事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没太大兴趣见这个人,而且也不想让人猜测自己跟凯瑟琳等人的关系。

刘市长还待再说什么,只听一声门响,田强推开门走了进来,他淡淡地看着坐在办公桌后的某人,眼中却是隐隐有些敌意。

“我这儿来了个客人,刘市长,等一下我在给您打电话,不好意思,”陈太忠压了电话,扬一扬下巴,“坐。”

“你不是要收我的绿卡吗?我带来了,”田强的语气听起来没什么问题,但是他眼中的不甘心,那是挡都挡不住,一边说,他一边将一张塑封卡片掏出来,向办公桌上一丢,“还需要我做什么吗?”

“这个东西你给我的话,程序不对,”陈太忠真是有点见不惯这家伙,不过田强的妹妹跟他别的女人一起,陪他大被同眠,他也实在不能发火。

一边说,他一边摸起了电话,“我找一下林震,嗯……让他来我办公室一趟,有个手续要办一下。”

“你给他不行吗?”田强的眉头皱了起来,见这家伙拿腔捏调的,他心里越发地恼火了,就你这五毒书记还抓精神文明建设?“晚上我还有事儿呢。”

“晚上我给你安排,推了你的事儿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,却是不容置疑的语气。

“你……”田强眉头一竖,怒视着对方,这个要求,对他这个市长公子来说,是个极大的侮辱,但是想到父亲的叮嘱,他还真不敢说什么,只能站在那里生闷气——离开了老爸的支持,他真的什么都不是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林震敲一敲门进来了,他一眼就看到了屋里的剑拔弩张,一时间有点傻眼,“陈主任……您忙着呢?”

“他来上缴绿卡,你看该怎么登记一下,”陈太忠一指田强。

“上缴绿卡?”林震听得眨巴眨巴眼睛,他是组织部过来的,最是强调程序的严谨性,对于这种闻所未闻的事情,他真的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搞,“但是……咱们没有收缴别人绿卡的权力啊。”

“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,”陈主任既然决定集思广益了,索性将问题推了出去,他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快点处理,我还要在这儿等他呢。”

“哦,知道了,”林震迷迷糊糊地点点头,说句实话,他完全不知道陈主任的安排是个怎么意思,但又不敢再问了,只能先退出去。

看到屋里另一个年轻人手持绿卡走出来,林主任才上前低声问一句,“请问你……怎么称呼?”

“田强,凤凰市市长田立平的家属,”田强没好气地回答,总算是他知道,这年轻人是具体办事的,也不好转移怒火,只是阴阳怪气地说瞎话,“前两年女朋友在美国留学,为了方便看她,就办了一个绿卡,老爸现在让我把绿卡上交。”

他当然不能说,我在美国做生意,这次干部家属调查,除了调查绿卡,还要调查干部家属经商的事情,为了避免麻烦,他索性是提都不提此事了。

事实上,这个干部家属经商,并不是绝对不可以,只不过是要看你从事的是什么行业,有没有存在以权谋私的可能性。

比如说郭建阳的老婆做文具买卖,而郭科长却是在文化局上班,这种情况就是要避免的,所以永泰县查郭建阳,也不能说是无事生非。

当然,具体情况具体对待的话,郭科长的爱人无事可做,做点小买卖也不是不能原谅的——他倒是想让自己的爱人吃财政饭呢,没那个本事不是?

正经是有的干部家属经商,根本就不打擦边球,人家直接做到外系统去了,而那个系统的干部家属,又做到这个行业来,这就是所谓的交换——表面看是完全符合规定的,但是实质还是以权谋私,多了一个交换,就显得顺理成章了。

这些题外话就不说了,林震一听,这位居然是田立平的公子,前来上缴绿卡,骇然地瞪大了眼睛,当然,这异样的表现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。

陈主任果然……果然……林主任“果然”了半天,却是发现,这几个果然根本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,不管怎么说,他真的想不到,陈主任居然能让田市长的主动前来,上缴绿卡。

他当然看得出来,田强这绿卡交得实在不情不愿,然而问题就在这里了,这家伙不愿意交都不得不交,陈主任得施加了多么大的影响力?

至于田强获得绿卡的理由和途径,那都是枝节末梢了,林震才不会去落实这个,就像他不会落实田强上缴绿卡之后,会不会补办甚至再换一张一样。

事实上,眼下这个问题,就足够令林主任头疼了,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此事,他有心打个电话给花华,请她帮忙问一下,转念一想,似乎又不合适。

反正,这张绿卡,他是必须留下的,陈主任的交待他是不能不理的,然后他又拿一张访客登记表,让田强填一下,只是在备注里加了一条,“委托代保管美国永久居留证一张,证件号码……”

填完表之后,他笑着将田强送走,回到办公室就开始愁眉苦脸,琢磨了好一阵,还是出去找罗克敌了,这件事情,真不是他能玩得转的。

林震的烦恼暂且不说,只说田强从四楼往三楼走的时候,心里就开始犯嘀咕,陈太忠要我过去一趟,我这是……去还是不去呢?

事实上,他是没有选择的,眼下这犹豫,也不过是自己哄自己罢了,于是走到陈主任办公室门口,径直推门而入——这行为有点不客气,却是正代表了他的怨气。

陈太忠正在跟郭建阳说话,见他来了,也不多搭理,交待完事情之后,才看一下桌上的时钟,“嗯,六点了……你跟我走。”

他没说这个“你”是谁,但在场的三人都知道,这指的就是田强,田公子有点受不了对方的做派,说不得哼一声,“去哪儿呢?乱七八糟的地方我可是不……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他还是跟了上来——没办法,形势比人强不是?

“你给我闭嘴!”陈太忠回头,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再胡说一句,信不信我送你到莫克姆湾捡贝壳去?”

田强登时就闭嘴了,直到车开到港湾大酒店,他都没再开口说话——这半是赌气,一半也是害怕,紧接着,他就跟着陈太忠走进了二楼的一个包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