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49章 错位(下)

陈太忠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将郭建阳叫过来,了解一个长假过后,文明办有什么新的情况。

“稽查办那边,收到了大量的举报信,”郭建阳一张嘴,就是天大的消息,“这是华主任跟我说的,现在的人,鼻子真灵啊。”

干部家属摸底调查一事,虽然在天南日报上吹过风了,但是稽查办这个机构名并没有在报纸上出现过,所以这些信件还都是要过办公室甄别,对于骤增的工作量,华安叫一下苦是很正常的。

“看来人民群众对这一现象,也是深恶痛绝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才再次发问,“稽查办那边,罗克敌是什么意思?”

“罗主任不准大家谈论这件事,搞得华安挺没意思的,”郭建阳笑一笑,这俩正处待遇,是文明办仅次于几个主任的存在。

“老罗这事儿做得对,”陈太忠点点头,话音未落,有人敲门,却是说曹操曹操到,罗克敌和李云彤相偕着走了进来。

“坐,”陈太忠扬一下下巴,他能在九点之前找潘部长汇报工作,这俩现在过来,倒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罗克敌一张嘴,却也是刚才两人说的事情,稽查办收到大量检举揭发的信件,“……我认为,咱们的程序,还没走到需要人民群众配合举报的这一步,程序混乱的话,容易引发不可预知的问题。”

“没错,我支持你的看法,”陈太忠点点头,现在干部家属摸底调查的工作,本来进行的就不是很顺利,若是让别人知道,文明办只是在报纸上含含糊糊地发了一篇文章,就引来了大量的举报信件,那这个工作就更难推行下去了。

当然,群众举报不是不能接受,但应该是在各地市调查表全部收上来之后,根据情况再搞这个东西才是正道,事实上,就是罗克敌说的那四个字——程序不对。

“可是华主任那儿,好像有点不理解,”得,合着罗克敌是来告状的,“当然,办公室的工作量,因此加大了不少,我们办公室也挺感激的……”

话说得再好听,这也是告状,想一想就能知道,罗主任是潘剑屏亲口发话,来稽查办任主任的,见了马勉,人家不但是一把手还是潘老板的嫡系,他一定要恭敬,但是对马勉的嫡系华安,他就没必要很买账了。

“华安这大局感……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恼火,抬手就去抓电话,他有心把华安叫过来,可是再想一想,这么做有点不给老马面子,要是自己过去吧……似乎又有兴师问罪的嫌疑。

手在空中顿得一顿之后,他还是抬手去摸电话,“嗯,我跟马主任说一声,克敌,主任最近身体不好,但是咱们还是要多请示,勤汇报。”

“嗯,”罗克敌点点头,心里却是又对这个年轻的副主任多了一层敬重,说实话,陈主任要是大包大揽地把华安叫过来训一顿,他心里或者会爽一下,但是还真不会有敬重的情绪。

凭良心说,如非不得已,他不愿意跟华安发生争执,在宣教部里,他是多年的老副处老资格了,但是在文明办,他却是新得不能再新的人,而华安在这里,才是真真正正的老人。

稽查办在组建期间,在宣教部就相当引人注目了——事实上在省委都引起了不小的关注,罗克敌能出任这一把手,可不仅仅是潘部长信任那么简单的事儿,宣教部里跟潘部长走得近的人,海了去啦。

潘剑屏在做出选择的时候,充分考虑了嫡系马勉、干将陈太忠的感受,同时他还要考虑省委里各类人等的感观。

所以罗克敌心里很清楚,他只是最合适的人选,而不是潘部长最中意的人选,哪怕潘剑屏是宣教部里说一不二的主儿,但是,外界的影响,是潘部长不得不考虑的。

罗主任来上任的时候,就估计到了,文明办里有人会生出抵触情绪,文明办虽然属于宣教部序列,但同时还接受省委的领导,多少也有点自行其是的味道——虽然以前的文明办,爱不爱自行其是,是没人关心的。

所以他一个劲儿地告诫自己,要低调啥的,以免引起文明办老人们的不满,毕竟这次他来,是有摘桃子的嫌疑的。

碰上华安这种级别相当的老人,他愿意做出适当的退让,但是华主任在这件事里,明显做得有些不妥当,他这就不满意了。

这是新旧势力的碰撞,同时也是理念的碰撞,罗克敌觉得自己做得没错,他认为华安在文明办呆得太久了,太在意自己那些坛坛罐罐了——没错,你办公室的工作量是增加了,但是,文明办多了一个部门出来,你明白不?

又尤其,他跟华安身份相当,这多少就有点敏感,所以,华安将稽查办的事情宣扬出去,他是异常地恼火——亏得这是马勉不在,马勉要是还在,不知道你会怎样的嚣张。

所以,他就生出了靠向陈太忠的想法,陈主任本来就是稽查办的分管副主任,而且真要论起能力和影响来,一点都不输于马主任,更别说马主任现在……休养着呢。

然而,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陈主任还记得,有事情先请示马主任,这就由不得罗克敌不服气了——他打心眼里不服气华安,也有心借陈主任的势,收拾一下此人,但是陈主任的反应,还真的让他叹服。

陈主任在满足了他的同时,也敲打了他,文明办的老大,终究是马勉,在外界的传言中,陈某人嚣张无比,然而事实是:陈太忠非常懂得进退的分寸。

没有人希望自己跟的老板是一个愣头青,罗克敌也是一样,所以他认为,陈主任的举动,很恰当,当然……他自己所做的,也没什么可指摘的地方,别说一把手不在,就是一把手在,有事先汇报分管领导,也是常识。

好笑的是,陈太忠拨通的是马勉的手机,那边接电话的却是张璘,“是太忠啊,老马在卫生间呢,你有什么事?”

合着老马借着自己休养的机会,出去玩去了,夫妻俩现在正在北京呢,十月的北京秋高气爽,可以玩的地方很多。

等马勉从卫生间出来之后,听陈太忠说了华安的事情,沉吟一下方始发言,“嗯,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给他,批评他一下……对了,现在文明办怎么样了?”

事实上,马主任跟华安还保持着比较密切的联系,倒是小陈埋头干活,不怎么跟他沟通,马勉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。

虽然他知道,自己既然在休养,潘部长又抓上了文明办的业务,那么他就应该是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”的态度,这才是正确的心态。

但是想着自己当初对小陈那么支持,可是这家伙居然不怎么联系自己,他心里还是有点疙瘩,虽然他也知道,陈太忠折腾得越厉害,他这边就越容易过关。

还是华安贴心啊,由不得他要生出这个感叹——陈太忠是干将,他很清楚,但是贴心人儿的有些作用,也是干将无法替代的。

由于有华安的通风报信,马主任对文明办的动态,其实还是满清楚的,甚至他都知道华安和罗克敌闹了一点小矛盾——小华就是这点好,啥都不瞒着领导。

马主任在听完事情经过之后,当时就批评了一下华主任,说是你这么搞不对,稽查办正是该低调的时候,你张个大嘴巴嚷嚷什么?

您要是还在,我自然不会嚷嚷!华主任如是回答,话说得有点村俗,却也是真情流露——文明办的成绩都可能不是您的了,我岂能让别人摘桃子摘得那么舒服?

马主任心里明白,小华就是管不住那张嘴,但是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直到现在陈太忠打来电话,告华安的状,他才猛地发现,其实小陈心里,还是有我这个领导的!

跟小陈的聊天,就又不一样了,华安一说就是文明办昨天有那个事儿今天有这个事儿,而陈太忠一说就是,今天我办了这个事儿昨天办了那个事儿。

既然觉得小陈其实比华安顶用,也没跟自己见外,马主任就不怕再问一句,“我现在在北京呢,你能不能协调一下,让我见一下黄老?”

陈太忠一听是这样的问题,看一眼在座的罗克敌和李云彤,一个眼神过后,这俩连着郭建阳,马上就退出了房间——在省委里工作,就得有这样的眼力价。

“我早就帮您疏通过了,这不是后来出了这件事吗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这样吧,我把黄二伯的电话给您,您先联系一下他,成不?”

你不能来北京引见一下吗?马勉自然知道,小陈在场和不在场,那区别大了去啦,不过转念一想,他也得承认,陈太忠现在,确实离不开天南,“你先跟黄二伯打个电话,这个可以吧?”

陈太忠毫不迟疑地就答应了下来,他这个反应,让马主任比较欣慰,挂了电话之后,不忘跟张璘评价一句,“要说做事,华安差了小陈不止三条街。”

于此同时,黄汉祥在电话里冷哼一声,“哼,马勉这个人,连自己家的那点事都摆不平……算了,你让他给我打电话吧。”

凤凰黄那真不是吹的,天南有什么风吹草动,有的是人报信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