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46章 又是交换(上)

陈太忠其实不想在青旺呆这一晚上,他更倾向于带着田甜回凤凰,跟白市长做个搭子,明天一大早,田甜来青旺,他去素波。

但是事实证明,这不现实,他要一走,先不说剩下的人扛得住扛不住青旺市委市政府,只说文明办对这个新闻的关注力度,就显得不是很够了,他必须留下来。

不过,留下来也没什么事儿干,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,于是,第二天他就是在车上陪市台台长马三高聊天。

聊天是不假,但是他也有心展示一下决心,所以在聊天的过程中,很随意地吹一下风,“文明办现在的工作基础,必须夯实,那么,下一步地市级文明办的工作,才更容易开展。”

“下一步,是地市级的文明办工作的开展?”虽然早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了,但是听到陈太忠如此说,马台长还是禁不住要问一声。

“那是可以肯定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这话说得极其自然,言语中透露出了强大的自信——你等着看吧,我们文明办不是小打小闹。

然而,马台长听到这里,心思却开始活泛了,说不得又悄悄地联系一下何立刚,将陈主任的话翻了过去。

陈太忠却是没想到,这随口的一句话,引起了别人的关注,为什么呢?因为在他想来省文明办工作全面展开之后,下一步地级市的文明办工作很容易提上日程,但是下面配合的热情,他就真的不敢保证了,没有杜毅摆明车马的支持,恐怕是不容易调动其大家的兴趣。

然而,更关键的一点是,抓精神文明建设,没有油水!

抓物质文明建设则不一样,本身那就是众多政府部门的事情,各项政策不难获得财政上的支持,还有相关设施设备的建设,也涉及到方方面面的资金,哪怕是招商引资,都有明确的招待费用和提成鼓励。

更别说还有人借着这个机会,大肆侵吞国有资产——比如说屡次被陈太忠破坏了好事的、盯着素纺的家伙,以及未来可能从面粉一厂受惠的主儿。

他陈太忠不愁钱,也不在乎钱,但是他不能指望任何人都跟他一样,而且,水至清则无鱼,这个道理大家都懂。

油水没有,又容易得罪人,还得不到省委一把手的支持,这个下一步的工作……确实不能盲目地乐观。

但是何立刚并不这么看,宣教部本来也就是清水衙门,到了他这个位置,只要不是太过贪心,钱不钱的意思也不大,他是看到了下一步,市委宣教部的权力会大增。

现下这社会,是一切向钱看的社会,但是对某些官员来说,权力才是最致命的诱惑——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,尤其对那些不能改变自己经济基本面的权力,有人喜欢,有人不喜欢。

比如说纪检委这样的部门,权力是很大的,但最多也不过碰几个油水很大的案子,大多数人并没有太多来外财的机会。

大多数党委部门都是这样:不插手政府事务、不推出白手套敛财的话,绝对没太多的外财——当然,这个多和不多是相对而言的。

就连组织部也是这样,组织部里无小事,干部们在年节的时候,送个千八百的购物卡,倒是问题不大,送再多了,你敢送别人也不敢要啊。

不过,还就是有人不怎么在乎钱,而只是享受那种一言九鼎的权力,何部长就是这么个人,说得好一点,他是想在位子上搏一点业绩出来,说得直白一点,那就是宣教部被人轻视得太久了,他希望扭转这个局面。

长假后第一天,市委市政府都要开会的,会议还没开始,何部长就找到了刘书记,强调了一下省文明办的强硬态度,尤其是他重点指出,上一次陈主任救人,差点被淹死。

当然,他也会暗示,如果咱们在干部家属摸底调查一事上,能积极主动地响应省里的政策的话,那么,奔马峡水库就算成为轰动全国的新闻,估计咱市里也引不起多大的风波。

推行一个政策,居然要靠交换来达到目的,陈太忠也有点给省委丢人啊,刘书记琢磨的是别的,不过,怎么说呢?就连中央推行一些政策的时候,也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影响,这倒也不算太稀奇。

然而,中央是中央,地方是地方,掌控力道终究不一样,如果真要获得杜毅的支持,强行推行也真的不是什么难事。

沉吟一阵,他收回了自己的思路,问了一句,“陈太忠点了素波、凤凰和涂阳的名?”素波和凤凰,那都不用说的,点的这个涂阳的名,倒是有点意思。

“他还在为涂阳介绍投资商,”何立刚的回答,也挺有意思。

事实上,虽然他对陈太忠做了一定了解,但终究是临时的打听,他并不知道田立平是陈某人一手扶上来的,可是,段卫华是陈太忠的老市长,凤凰是陈太忠的大本营,这是大家都清楚的。

“陈太忠抓精神文明建设,倒是不遗余力啊,”刘书记何尝听不出这点东西?他沉吟一下,方始沉声发话,“新闻里,青旺市委市政府,必须是正面形象。”

这个估计问题不大!何立刚点点头,“我会想办法说服他的,但是……听他的意思,他好像希望咱们先做点什么。”

“咱们不能主动出击,先将这些犯罪分子一网打尽吗?”刘书记实在有点不甘心,这是在青旺啊,是我们的主场。

“他们准备得很充分,手里还有相关人员的名单,听说上午采访就能结束,咱们虽然动员能力强过他们,但是调查取证,还需要一个过程,”何立刚说得很客观。

“那你告诉他们,这个干部家属摸底调查,我会让国权同志列入今天议题的,”刘书记口中的国权,就是市委组织部部长赵国权。

“我争取让他们在剪接好之后,拿给咱们过一下,”何部长也不敢争,说什么这个议题该我们宣教部出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

“这个不用了,陈太忠要是能答应你,他就不会翻悔,”刘书记淡淡地摇一下头,很显然,他非常清楚某人的口碑,而且,市委书记终究是有一把手的气度。

他得了这个机宜,接下来的事情,就是顺风顺水了,大概是在下午三点,省台和素波台的选的典型的人和事已经采访结束,青旺市刑警支队迅猛出击,一帮犯罪嫌疑人纷纷落网,这个时候,青旺电视台也参与到了里面拍摄。

三个电视台大举出动,在青旺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象,那些嫌疑人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只见眼前无数的长枪短炮,就登时矮了半截——完蛋,这绝对不是小事。

其实,段天涯这些人,打心里有点排斥青旺人的介入,道理摆在那儿呢,政府一旦介入报道,有些东西就容易变味儿——省台不会有意去诋毁地方政府,这是个立场问题。

但是无数往事证明,地方上总习惯有更多诉求,这次也是如此,刘书记表态了,市里要以正面形象出现,当然,一旦基调定下来,细节他就不管了。

那么敲定细节的,就是何立刚和陈太忠了——马三高的资格就要差一点,起码来说,段天涯都不会怎么买马部长的账。

何部长的要求有点高,他希望将此事解释为青旺主动发现问题,然后主动上报,引来了省台和省文明办的关注,接下来暗访和逮捕嫌疑人,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。

对这个要求,陈太忠很干脆地摇头,你要这么搞,就连省台的人都不肯答应,你们真要抓住了这个素材,就不说你会不会捂盖子,只说你上报上来,人家等着收带子就行了,那大家吃多了撑的,来青旺走一圈?

“我可以帮你做一做他们的工作,”何部长的话里,有点玄机,大意就是只要你肯答应,其他人嘛……嗯,我们也会危机公关的啦。

“形象是正面的,就行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不能同意这个要求,这纯粹是主角和配角颠倒了,而且不客气地说,以政府为主体的新闻,在社会上引起的轰动性,要差一点。

所以,他坚持底线,“你们接到我们的消息之后,高度重视此事,认为这不但严重影响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,更是触犯了法律,于是……第一时间展开抓捕行动,就是这样。”

“我们耐心等你们采访完之后,第一时间展开抓捕,”何立刚抠细节,那也是相当拿手的。

这边在讨价还价,警方那边却是已经有了成果,这次的抓捕名单上,有四十多号人。

已经被抓的人中,有人被抓捕时众多的长枪短炮所震惊,又有那警察伪作在无意中说出,徐小波故意派出水性好的人,在水底抽游泳者的腿,以求溺死对方,随后牟取天价的捞尸费。

这个八卦,就有点太劲爆了,所以,在警车还没开回市区的时候,就有人主动坦白,以求将自己撇得干净一点。

就是王二彪那句话,徐小波的名声,实在太差了,警察们不过是随口诈言,用来攻心的小手段,但听在别人耳里,就是另一个可能了——只要有这个传言,那么徐小波就算没做过,也会去做……嗯,我没干过这种缺德事,还是争取坦白从宽吧。

所以,有些事情还真的被八出来了,比如说,徐小波曾经指使人,在某些地方,确实撒过一些渔网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