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45章 青旺震动(下)

何立刚并不是第一次听说陈太忠的名字,最近天南文明办在省里的风头,实在是太劲爆了,尤其是《天南日报》上居然公然登出了完善干部家属档案的意义所在!

内部下文件和报纸上刊登,这完全是两个概念,就这么小小的一篇文章,引爆了整个天南官场,就连最不重视文明办的干部,也被这些传言带动得重视了起来。

何立刚自己就是宣教部长,对这些风吹草动尤为上心,随随便便地一打听,就知道现在文明办是潘剑屏亲自主抓,而在里面兴风作浪的,就是从凤凰市挂职上去的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。

知道此人是凤凰过去的,他再一打听,青旺原本就紧邻着凤凰,他还有什么打听不到的事儿?合着就是把凤凰科委折腾起来的陈太忠啊。

面对陈主任的怨念,何部长还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,于是一咬牙,“如果陈主任你能提供相关人员的名单,我会亲自向市委汇报,并且连夜安排抓捕……这样的话,你们的工作就会好做很多。”

“抓捕……用什么名义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心里却是禁不住生出点淡淡的鄙视,你上嘴皮一碰下嘴皮,就想接管哥们儿的信息,哪里有那么容易?“这是道德范畴的事件,想抓捕,师出无名啊。”

“上升到法律范畴,也很简单,”何立刚假装听不出他的意思,规规矩矩地就事论事,“欺行霸市,带有明显的黑社会性质……只凭这一点,就可以抓来调查了。”

“等我们做完这个节目再说吧,”陈太忠见他装糊涂,索性就直接拒绝了,“等节目播出之后,你们可以按图索骥,这样下来,能最大程度地保证程序的正确。”

“一定要播出吗?”何立刚顾不得段天涯在一边旁听了,他来是想捂盖子的,“我们保证,一定严厉打击相关的犯罪分子。”

“省台已经连续三年没有入选一等奖的新闻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这可是实话,段天涯来的路上就感慨过,广电系统每年都有那么一次新闻评选,一等奖、二等奖直到优秀新闻,分了档次的。

老段在台里吃得开,固然跟他会做人有关,根基却是在于四年前省台的一则新闻,那则新闻最终入选一等奖。

那个片子就是段天涯拍的,这倒是在其次,关键是在带子上送之前的样片审核会上,段摄影师发现了一处重大问题——片子是他拍的,这个一点问题都没有,但是后期的裁剪制作,就不是他一个小年轻能拿得下来的了。

按说他能看出来的问题,别人更能看出来,但是这年头没有这么绝对的事情,段天涯发现,由于剪掉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镜头,有个细节缺少必要的铺垫,从某个角度看起来,这新闻有点造假的嫌疑。

而这个新闻评选,第一个要求就是要“真实”,有造假嫌疑的,一等奖就不要指望了——这不是说一等奖里就绝对没造假的,但是戏法人人会变,人家能把假的做得跟真的一样,那也是本事不是?

新闻是段天涯拍的,他确定是真的,领导们也知道是真的,然而,正因为大家都知道是真的,就没在真实性上多下功夫,反倒忽视了这个小镜头——这个问题提出来,该新闻后来又入选一等奖,从而奠定了段天涯在台里的地位。

“一等奖的新闻?”何立刚听得真的有点傻眼了,“这种社会新闻,不合适送审的吧?”

这话不假,舆论批评不是不可以,一等奖里也不是不可以有曝光负面现象的新闻,但是一般来说,入围新闻评选的,都是以正面的、积极向上的新闻居多。

那些曝光负面现象的新闻,就算能拿到一等奖,审核的尺度,也要远远高于主旋律新闻,每一个环节,每一个镜头,都要被人抠得不能再抠,实在找不出毛病,又有相当的代表性,才可能入选——其实,一旦入选,更有可能是因为某些工作的需要。

而陈太忠张罗的这件事,本身就是“钓鱼”性质的拍摄,用于揭露某些现象是极好的,但是主观因素太强,为揭露而揭露,为批判而批判,缺少了公正性,想入选一等奖,那就是四个字——白日做梦。

“是不合适送审,但是,新闻的奖项是很多的,”关键时刻,还得是段天涯这种专业人士出面,他最清楚何部长在置疑什么,“主要是连续三年无缘一等奖,台里压力也很大,这个报道出来,不管什么奖,总能捞那么一两个……我们的压力多少就减轻一点。”

何立刚嘿然不语,他对宣教口的事也是门儿清,知道人家说的不是假话,而让他更无语的是,对方似乎不打算买他的账,一定要上了。

这样的新闻,上了省台就不好控制了,何部长很清楚,前一阵永泰的黑砖窑案,在全国引起了一定的轰动,然而,那性质说穿只是非法用工,外加限制人身自由罢了。

而眼下青旺的事情,比那要严重最少十倍,一个是剥夺活人的劳动力,一个是靠着把活人弄死发财,这两者能相提并论吗?社会影响力,绝对不一样啊。

永泰黑砖窑都能引起小轰动,青旺这边引起大轰动,也是正常的了,更别说还有陈主任的私人恩怨夹杂在里面,推波助澜之下,搞得全国皆知亿夫所指,那不是杞人忧天。

“咱们能不能,再协商一下?”何立刚不得不硬着头皮发问,话说到这个地步,他也是退无可退了,“比如说这个……报道方式?”

“哎呀,真是抱歉,我时间不是很宽裕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最近文明办的事儿特别多,涂阳那边,我帮着介绍几个项目,还要催干部家属调查表……马主任现在身体不好,我们这几个副职,担子都很重的。”

他这话虽然是顺理成章,却也是废话多多,不过何立刚略略一沉吟,还是抓住了里面的重点,“干部家属调查表,现在有地市在搞了吗?”

“素波和凤凰都在搞了,嗯,涂阳也不慢,”陈太忠点点头,接着又冷笑一声,“省直机关反应慢一点,不过,也是迟早的事儿了。”

“这个调查,我们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中,市委对省里的精神,还是高度重视的,”何立刚隐约猜到了对方的屠刀所指,但是很显然,这样的话题,不是他一个区区的宣教部长能做得了主的,“陈主任你这儿,有什么新的精神吗?”

“精神都在文件上,我哪儿有什么精神?”陈太忠笑着一摊手,“你这儿高度重视?那我明天见了部长,得汇报一下。”

“再汇报,我这儿也有不文明现象发生啊,”何立刚长叹一声,状似极其内疚,实则是赤裸裸地开出了条件,市里支持不支持啥的,我做不了主,但是你搞出这么个新闻来,让我怎么跟市委帮你说话?

“这个新闻,还要看后期制作的嘛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你不就是担心这点事儿吗?“青旺市委要是真的重视精神文明建设,我们会在报道里体现出来。”

“但是……还是要报道?”何立刚问得越发地赤裸了。

“这是典型的道德缺失现象,不可能不报道,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微微一皱,差不多点啊,不要人心没尽,“这个不文明现象,存在的时间不短了。”

何部长登时就闭上了嘴巴,他听出来了,这是陈主任恼火了,不过本来也是,人家是自己抓了这么个素材出来,也答应你们青旺如果肯配合的话,我把你往外摘一摘。

但是他居然想压住这篇报道不发,那就真是有点得寸进尺的意思了,于是对方就发出了警告:你要再提这么过分的要求,小心我在报道里暗示你青旺市委不作为啊。

堂堂的市委常委、宣教部长,被一个年轻的处长这么硬顶,何立刚心里真的有点不甘心,但是不甘心也没办法,就算市委刘书记出马,也扛不动潘剑屏不是?

“陈主任你的意思,我明白了,”他点点头,说实话,为一则社会性新闻,市里居然要做出这样程度的支持——支持那四处被人骂的干部家属调查,有点得不偿失。

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这个新闻……抓得真的太狠了,何立刚非常明白这一点,“我会尽快向市委主要领导汇报的。”

“我也得向部长汇报一下,”陈太忠叹口气,苦笑着一摊手,“明天就该上班了,长假之后第一天啊,我居然要请假……唉,希望部长不要骂我就好了。”

你不要再拿潘剑屏威胁我了,行不行啊?青旺又不是我说了算的,何立刚真是有点无语了,他沉吟一下点点头,“这个新闻很值得抓一下,我想潘部长能理解你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