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44章 青旺震动(上)

“那行,没问题,我替这位大哥答应了,”面对小董擅自篡改剧本,梁靓笑吟吟地接口了,下一刻她转喜为悲,“唉……一条活生生的生命,就这么没了,你赶紧通知他家里人吧?”

这些就都是临场发挥了,不过,小董设想得一点都没错,那船夫的伴当听到这话,二话不说,站起来脱掉衣服,刷地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,直奔那个下沉地点而去。

大约过了二十分钟,那伴当从水中冒了出来,又游回小船,眼神中透出一丝黯然,却是什么话都没说,船主见状,对着小董冷笑一声,“告诉你朋友的家人,现在涨价了,一万!”

搁给别人,就是估计到这家伙已经搜索到尸体了,才敢这么涨价,但是陈太忠等人自然清楚,这是没找到尸体才涨价了,不过,人家既然敢这么涨,就证明有底气,能找到尸体。

直到这个时候,水库管理委员会的船才过来,开的倒是一艘小摩托艇,不过听完众人的陈述之后,他们表示无能为力,“……水库里就不让野泳,救人捞尸体这种事儿,我们都是外包的……”

“一来是这种事情比较危险,我们大包大揽,是对职工生命的不负责任,我们是事业单位……再有就是,有些死者家属,他不考虑自己亲人是违规野泳,蛮不讲理地一哭二闹三上吊,所以这种事情,我们包出去了……嗯,我们可以帮你们看一看,附近有没有尸体。”

看一看的话,那真是什么用都不顶,摩托艇在附近来回打转,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表示爱莫能助,“这就五点半了,我们还要回镇子上呢,真是抱歉……无能为力了。”

他们要走,别人自然也会走,面对“悲痛欲绝”的小董,有人上前宽慰,却也有人“很不耐烦”地催促他,“我说你走不走啊?不走我们可是走了,总不能让一车人等你一个吧?”

“我报警,”悲伤过度的某人做出了决定,“你们走吧,不用等我……”

接下来,就是程序问题了,小董并没有报警,只是走到了靠近水库的公路上,陈太忠将沙漠王开到路上之后,又悄悄地潜回去,发现由于苦主走了,岸边围观的人也散了个差不多。

接下来就有意思了,那艘船的两个人全跳下水捞人去了,也不顾岸边还留有三四个人围观,陈太忠顺手拎出DV,将这一段也拍了下来。

他认为,这是一个很有用的补充,是这些人利令智昏的证据,苦主在的时候,他们谈不拢价钱死活不下水,等确定人已经死了,却是翻江倒海地去找尸体。

他这边拍得兴起,索性一个电话打给小董,让田甜他们先回青旺市区,采访那些证人和苦主,自己则是蹲在这里,直拍到六点多天色不太好了,这才收手。

这时候,水面上已经不止一条船了,来了三条船七个人,四个人下水找,还有人用拖网拖,忙碌不堪——果然是有组织的。

王二彪提供的名单里,有不少证人和苦主,本来就是青旺人,得了这个名单之后,大家决定,暂时不回素波了——当然,有那真正来玩的想回去,正好能赶上最后一趟去素波的夜车。

陈太忠和小董回去的时候,就是晚上七点半了,这时候,省台和市台的人还在兵分两路找证人做调查,直到八点钟,三拨人才凑到一起,开始吃晚饭。

大家的收获都不小,今天是玩也玩了,节目也抓了,只是说起这个话题,还是有点沉重,不过,有人心情比他们更沉重——那是青旺宣教部的副部长、青旺电视台台长马三高。

由于要抓紧时间搜集素材,兵分两路是必然的,但是沙漠王还停在水库那里,两拨人用一辆金龙车,有点不就手,段天涯在青旺电视台有熟人,就商量着说借一辆车,我们省台下来做节目来了。

省台跟市台借车,还是比较方便的,不过青旺电视台不比素波电视台,台里有二十来辆车,但是公车只有五辆,有个报批制度,于是这边就问,你们打算做什么节目来的?

等一听说省台要抓的素材,马台长就被惊动了,这是省台的曝光啊,于是在派车的同时,他就跟着过来了——要说制止省台的拍摄,他没那胆子,但是打听清楚情况,那也是必然的了。

段天涯也没瞒着他的意思,哇啦哇啦地将事情经过一说,还说这是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亲自抓的素材,潘剑屏部长高度关注。

想陈太忠认识段天涯的时候,正好是陪着凤凰的副市长乔小树吃饭,饭桌上,老段可是连乔市长都不怎么敬畏的,那么对上宣教部副部长,他肯定也是不卑不亢。

这下,马三高心里的沉重可想而知,他赶紧向部长何立刚做了汇报,这不是他能做得了主的,何部长一听也着急了,“我马上向刘书记汇报。”

反正人家省台和素波台已经抓拍了不少了,马部长是想制止都不可能了,更别说段天涯居然胆大包天到扯起了潘剑屏的大旗。

尤其要命的是,终于等到这帮人吃饭了,马部长还真的见到了来自省委文明办的陈太忠——果然是陈主任亲自抓的事儿啊。

这下,他的心里就越发沉重了,在亲自将陈主任让到首席之后,他抓了电话就跑出来向领导汇报:没错,陈太忠来了,我亲眼看到了。

八点半,饭吃到一半的时候,何立刚出现了,青旺的宣教部长,他盛情欢迎省文明办下青旺来指导工作,大家才说要给他让首席,何部长含笑摇头,“你们吃,我吃过了,我想跟陈主任了解一点情况。”

两人走到一边的沙发处坐下,何部长很直接地表示,青旺不幸,出了这种严重影响精神文明建设的事情,市委高度重视你们的报道,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呢?

市委肯定是高度重视的,要不然也轮不到堂堂的市委常委半路上赶过来,按照对等原则,马三高这个正处的副部长,就足够接待陈太忠了。

“今天这件事,我们算是策划好的,但是我必须声明,前两天,我亲身经历了类似的事情,”陈太忠面沉似水,不做正面的回答,“落水的孩子,还是我救起来的,如果愿意的话,那孩子的联系方式,我都找得到。”

“我相信这一点,陈主任抓精神文明建设,是不遗余力的,”何部长点点头,他也相信,陈太忠堂堂的处级干部,不会在这种易于考证的事情上说谎,一旦戳穿,真还不够丢人的。

但是他必须要了解清楚,陈某人打算将此事推到什么样的高度,作为宣教部长,何立刚非常明白此事的恶劣程度。

说白了,这跟青旺官场的关系不大,可一旦推向全国性的媒体,那绝对是爆炸性的社会新闻——这个新闻太震撼,太有代表性了。

相对而言,此事是策划好的,那都无所谓了,无非是戳穿一个鲜廉寡耻的黑色“产业”,媒体派出卧底钓鱼,那也是能理解的——想说人家钓鱼采访的,你可以不上钩不是?

而且,陈太忠不但亲身遇到了此事,今天稍稍一策划,那边就相当配合了,说明此事具有一定的普遍性了。

总之,何立刚必须打探出省文明办的底线,没错,这跟青旺官场真的无关,但是一旦上了中视之类的频道、全国性的报纸,或者说上了内参,青旺官场绝对不可能置身事外了。

“我们市委也高度重视此事,愿意做出必要的配合。”

“配合不配合的,那都是小事了,”陈太忠知道,对方这是要他开条件呢,下面地级市太擅长捂盖子了,但是他不打算轻易开这个口子。

“上次救人的时候,我拖着人游了那么远,筋疲力尽,想先爬到船上喘口气,”说到这里,他冷笑一声,眼中是感慨和悲哀,“可是你猜怎么着?那小船划开了,差一点把我淹死……这得需要多么无耻,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?”

“真是一群混蛋!”何部长听到这里,狠狠地一拍面前的茶几,这份愤慨,他是发自内心的,麻痹的这真是缺德带冒烟儿的事情,你们差点淹死了一个省委的处长啊!

那么,陈主任因此而震怒,就很好理解了——人家要出气嘛,然而市委这边的工作,却是难做了,陈太忠肯定不会因此而善罢甘休啊。

他俩说了没几句,马三高就走过来旁听,接着段天涯也坐了过来,一个坐在何部长一侧,一个坐在陈主任一侧,两人都是静静地在听。

可是何部长一拍桌子,段天涯倒是接话了,“这个我们可以作证,今天找的替身,假装游累了,想攀着船休息一下,那小船马上划开了……我们都拍下来了。”

“陈主任的话,我肯定是相信的,”何部长沉着脸点点头,他相信那种鲜廉寡耻的人,真能做出这种事来,所以他就更震怒了,麻痹的,这下工作还怎么做?

公家的事情,一般都可以商量着来,但是涉及了私人恩怨,那麻烦就大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