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42章 偷拍(上)

一听是田甜的声音,吴言登时就不干了,“这就是你说的重要事情?”

作为地市的干部,她原本就对省台的女主播有印象,后来两人又在陈太忠的宿舍里打过友谊赛,然后她对这个女人,就分外地在意了,所以,就算手机里传出的声音有一点点失真,她也在第一时间里分辨了出来。

“真是重要事儿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回答,“来的不止是她,还有梁靓,为的是一件不文明现象……”

“没有雷蕾吗?”白市长听说除了甜甜还有靓靓,心里这醋劲儿真的是大发,“我建议啊,抓精神文明建设,应该从自身做起。”

“说什么呢,人家是抓新闻来了,”陈太忠说不得将青旺的事情讲一遍,“……这次来,就是想曝光一下这样的事儿。”

吴言听到他的解释,终于分心了,事实上,这种事情真的太令人愤怒,然而紧接着她就反应过来一个问题,她狐疑地看着他,“这落水的人……就这么好找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这个……有条件要上,没有条件,创造条件也要上。”

“你已经找好群众演员了吧?”吴言太明白这家伙的做事风格了,那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主儿,“不过,还是得注意安全。”

“有我在,可能有危险吗?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笑,心说我今天最担心的,是碰不上那些小渔船,其他的倒是不担心。

不过这也无所谓,他心里很清楚,自打自己带了凯瑟琳等人出来玩,田主播心里就一直不是个滋味,昨天他联系她的时候,就说你招呼一些采编同事,以休假的名义过来玩一天,拍得到这些固然好,拍不到的话,就当省内一日游了。

果不其然,田甜一听有这样的素材,立刻表示说她也要去,国庆七天长假,她坚守了六天工作岗位,最后的一天请假,台里领导不能不批。

田主播用得最顺手的摄像师,就是段天涯了,于是她联系他同去,同时还叫了三个其他同事,不成想段天涯正跟燕辉合作,搞一个专题创收,所以梁靓也知道了。

按说梁主播是素波台的,这个素材超出她的业务范围了,不过这年头做新闻,只要有足够的看点,偶尔越一下界,并不算什么。

这个素材不仅仅是有看点,简直可以说是很震撼了,那么她见猎心喜,也很正常了——她甚至相信,只要能抓拍到这一幕,入选天南十大社会新闻不成问题。

反正,就算拍不到什么,也能过去游玩一番,梁主播最近也没有休息,别人长假是在四处游玩,她的长假是在四处抓拍游客,以体现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的成果。

当然,她除了带了设备来,也带了几个好友过来,倒是刘晓莉最近在涂阳采访,就不跟着来青旺了——陈太忠说了,你最近风头有点太劲,低调一点吧。

这固然是陈主任对自己的喉舌应有的关心,其实也是想让她将感受微微沉淀一下,行情和心境要一起上升才好,得志太快容易出问题——新华北报就是鲜活的例子。

要说陈太忠这火箭干部,其实没资格关心别人的成长速度的,但实则不然,没错,他进步得是很快,可是真说起来,他这短短几年官场生涯中遭遇的事情,足以抵得上别人一生的经历了。

而且与刘晓莉不同的是,他虽然也有黄汉祥、蒙艺等人的照拂,但大部分的事情,还是他自己出手搞定的,那两位离他有点远,这一点,对心性的锻炼真的很重要。

可刘记者以前虽然不怎么顺利,自打被陈主任罩上之后,基本上就是顺风顺水了,人一旦太顺了,就缺少深思的动力。

总之,这次素波来了十二、三个人,由于大家还抱了游玩的心态,所以一大早就启程,大约在八点十来分的时候,抵达了凤凰。

小董已经得了陈太忠的机宜,弄了两个正林的车牌,挂在了一辆小金龙和一辆沙漠王上面,众人在凤凰换车,以求不那么显眼。

两辆车车况都不错,车内也很空旷和舒畅,尤其是,陈太忠要求找的游泳高手,小董也找到了——这位可不是游泳池里练出来的,正经是小时候在江河里摸爬滚打过的。

不过,越是高手,就越知道水的危险,此人是去年才退役的军人,还参加过奔马峡水库的抢险,就是这样,他也不敢说自己就一定成。

“我对那个水库,还是有点陌生,当然,要是没有钩网这些,我自保没问题,”这位说得很客观,“但是,我主要是怕坏了陈主任你的事儿。”

“这个好说,水底下我放了氧气瓶,你摸几摸就能找到,”陈太忠信口回答他,“等找到了,你再装溺水也不迟。”

闲话少说,两辆车大概是在十点半的时候到了奔马峡水库,众人纷纷下车游玩,由于来的多半是电视台的人,那真是女的漂亮男的英俊,看起来煞是醒目。

陈太忠就不下车了,他躺在吉普车后座上,懒洋洋地问小董,“你说的那个王二彪,最后答应接受采访了没有?”

这王二彪以前也是做水上营生的,有一次见一个少年落水,也是谈价钱救人,结果少年的同伴说了,我们只带了一百多块钱,谈不拢的时候,那少年眼瞅着就不行了,王二彪总不能见死不救,就下水捞人。

这时候,船霸徐小波刚宣布了行情,听说有人敢违背,一时间大怒,派人去将王二彪的船砸烂,并且明明白白告诉他,你要敢再出现在奔马峡水库,小心淹死。

王二彪水性不错,但是这年头水性不错的人海了去啦,尤其是都在水里讨生活的,更知道怎么阴人——别的不说,在你常去的、熟悉的水域,丢几张破烂的渔网,不小心再缠住你,那绝对是自自然然的溺毙。

这件事知道的人不算太多,但是水上讨生活的就都知道了,小董这家伙也厉害,居然能打听到这么个消息。

“他还是有顾虑,怕咱们整不倒徐小波,”小董悻悻地嘬一下牙花子,“所以他提个要求,采访可以,但是带子得由他来保管……他可以撇下工作,跟咱们一起去素波。”

“让他说个地方,等一阵我去见他,”陈太忠正觉得闲的无聊呢,依照他的想法,大家既然来一趟,那就是先玩,等个下午三点钟,再执行相应的计划。

他不能露头,也不能将田甜叫进车里亲昵——毕竟外面全是电视台的人,那在这里呆着,委实没什么意思,若不是为了将氧气瓶丢进指定地方,他根本就懒得这会儿来水库。

王二彪很快就联系上了,他也知道,素波人最近会有动静,早早地就做好了准备,于是,在不久之后,陈主任悄然地消失了,他消失得是如此神秘,就连小董都没发现,他是什么时候走的。

同王二彪的一会,陈太忠可谓收获匪浅,老王对徐小波一帮人,那不是一般的了解,尤其是由于徐小波的干涉,他不能在水库赚外快了,心里的怨怒真是可想而知。

所以,他居然将近两年水库里发生的救人事件和捞尸事件,记录了一多半下来,而且大部分苦主的信息,他都打听到了,要不说砸人饭碗,是天怒人怨的缺德事呢?

尤其令陈太忠惊讶的是,王二彪透露说,在几个水比较清冽,也比较容易下水的地方,徐小波安排人,有意在不远处丢了些渔网、绳索之类的在那里,所幸的是没有网箱——奔马峡水库还负责供应部分城市饮用水,所以这里不许搞养殖业。

当然,这种缺德带冒烟的事儿,他是拿不出证据来的,徐小波也不可能让外人掌握这样的证据,但是王二彪说了,“……这种事,姓徐的做得出来,你能想到的,一个人能有多缺德,他就可以做到多缺德,就算是一开始冤枉他了,听到这个传言,他也会去做。”

“你家弟兄三个,他徐小波不过是个外地人,怎么就不敢联手收拾他一下?”虽然手边就摆着DV,需要注意影响,陈太忠还是禁不住出声问一句,“打架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啊……”

事实上,他是想勾出徐小波的后台来,在他想来,一个外地人想在这样的事情上搞风搞雨,没有政府中人支持,很难做到。

“他不要命嘛,”王二彪说起这话题,也难免有点脸热,越是下面乡镇,乡土情结也就越浓,“而且他说了,他要规范整个行业,恶性竞争……是不可取的,其他乡亲见跟着他能发财,也就认他是带头的了。”

行业规范?陈太忠听到这样的解释,真的是无语了,这年头的人,真是啥大旗都敢打,“你知道不知道,行业规范搞得过了,那就叫垄断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