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40章 甩手走人(上)

“我要是只收钱,不赔钱呢?”陈太忠继续笑眯眯地发问。

其实在他看来,这个刘总说话,还是比较靠谱的,但是他怎么会给对方充好汉的机会?“你的服务员不接待我们,我们才摔东西的。”

“那……就当交个朋友了,”那刘总犹豫一下,做出了决定,他不敢赌。

“你不配做我们老板的朋友,”张爱国接话了,“既然你愿意退饭钱,我也不要你开那个服务员,把她叫过来,你们自己人下手,也打成我这样,我缝十一针,她缝二十二针,我们掉头走人。”

他这话,听起来有点不讲理,毕竟那服务员只是没提醒他而已,没必要把人家打得缝两倍的针数。

然而,这才是江湖中人处理江湖事的规矩,张爱国的目的,不是要打那个服务员——尽管那位不能排除有跟庞青娃的人相互勾结的可能。

他只是要打这个刘总的脸——我要你自己动手,打你自己的人,我就是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,落你的面子!

“那不可能,饭钱我十倍退还,通融一下吧?”刘总一摇头,很干脆地做出了决定,他当然品得出这个要求的耻辱性,在自己的饭店,屈从于外界的压力,自己人动手打服务员——这要传出去,他真的没办法做人了。

谢思仁在一边看得,却是有点大开眼界,他聪明伶俐见识过人,虽然没见过类似场面,细细一品却也能体会得到其中的滋味——体制外的事情,其实也蛮有意思的哦。

当然,他也仅仅是觉得有意思,就像天天大鱼大肉的人,看别人吃野菜一样,新鲜感有一点,羡慕则是未必,体制中成功人士对外面人的优越感,就像城乡差距造成的优越感一般。

“你看我是差那点钱的吗?”张爱国双手一插兜,下巴微扬看着他,“我要跟你说的是,做什么买卖,就要讲什么规矩,店大欺客……我操,你这破店也敢号称大?”

“大哥你教训得对,”刘总点点头,他心里也明白自己这饭店,在绕云到底是什么口碑,不过他无意纠正,要知道他早年也是混迹社会的,后来是攀上了省计委的主任,他的把兄弟又升为了市局副局长。

要说玩狠,他还不如那矮胖的老三,但是刘总做事活络,才有了这样的局面,反正既然黑白两道他都摆得平,又有人巴结计委主任,顺便就巴结了他,久而久之,就有点得意忘形了。

尤其是他现在嫌饭店利润不太大,又太累,就将饭店交给老婆打理了,他都难免生出傲慢之心,他老婆就更难免了,所以就形成了这样的口碑。

可是遇上这种过江强龙,他不服软也是不行的,在海角谁还大得过省委书记郑文彬?他倒也跟常务副省长见过几面,没用啊。

“以后,我会约束我的人的,”所以,刘总见对方指责自己的人态度不好,心知这是缓解的机会,立马表态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边已经有人递了两扎百元的人民币过来,他接过来,亲手向张爱国递过去,“这是一点小小的歉意……”

“老陶,”张爱国见这家伙实在好说话,也没了脾气,他手向后一背,却是不肯接那些钱,而是招呼陶大军,“单是你买的。”

陶总眨巴眨巴眼睛,走了过来,从对方手里接过一扎钱,随手抽出一沓,其他的向桌上一扔,“差不多就是这个数儿了,我也不差这点钱。”

跟了一帮不含糊的主儿,他也不能表现得太含糊了,而且……凭良心说,人家忌讳的是陈太忠,而他还是要在绕云讨生活的,让对方记恨上,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“嘿,都是痛快人啊,兄弟我更自责了,”刘总微微一笑,他听出来了,这位是本地人,所以不怕再攀一下兄弟,“既然你们也没吃饭,来,摆一桌,还算是我的歉意。”

谢思仁听到这话,扭头过来,跟陈太忠对视一眼,两人齐齐地站起了身子,一句话都不说就向外走,而张广厚也不过比他俩慢那么半拍。

“算你有眼色,”张爱国瞪那刘总一眼,转身向外走去,鳌鱼汤馆做事是有点不地道,但是这个老总实在够会做人,随便砸两下出个气也就完了。

刘总见这一行人干脆利落地走人,眼皮子跳一跳,叹一口气,他今天丢人,算是丢到姥姥家去了,摊子被人砸了,发小被人打了,他要摆酒请客,人家根本不稀罕理他,转身就走了,这是什么?这是赤裸裸地打脸呐。

“就这么算了?”那粗壮的三哥走了过来,低声发问,“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呢。”

“惹不起,说啥也白搭,”刘总叹口气,“不过我说老三,咱这汤馆也该管理一下了,都惹到郑老大的身上了,我全身是铁,能打几根钉?”

“那个姓谢的……郑老大的人?”老三的脸色也是一变。

“没看到有几个人,一直没说话吗?”刘总的脸色凝重,慢慢地吐出了这句话……

离开鳌鱼汤馆,谢思仁就说他要回了,倒是张广厚和汪斌不走,几个人找一家有宵夜的大酒店坐进去,张书记这才有时间解释一下,说下午是个怎么回事。

陈太忠也看出来了,张广厚今天确实是在刻意逢迎,那也就没必要再计较了,于是苦笑一声,“还是在绕云认识的人太少啊,想找孙凯华来着的,觉得不合适。”

“这次你找的郑老板,个头确实太大了,”张书记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也就是朋友,才会这么说,扯郑书记的大旗办事是很爽,但是……中间差的级别太多,“找邹捷峰就不错。”

“我怎么知道这乱七八糟的关系,我倒听姜丽质说过,她叔叔是秘书长,但是一打听这秘书长姓邹,只当那小女孩吹牛呢,”陈太忠苦笑。

“嗯嗯,”陶大军连连点头,插一句嘴,“我帮陈老板打听的。”

“这是另有说道的,”为了让小陈心安,张广厚索性也不顾自己的副书记身份了,就八卦起了那三位的关系,这市委内部的八卦,听得汪斌副区长大开眼界,“秘书长这样做,不怕引起物议吗?”

“再婚的话,涉及到子女财产分配问题,将来容易惹麻烦,”张广厚叹口气摇摇头,“老邹想再找个年轻的也不难,儿女们就拦着不让找!倒是能容忍叶子。”

大家一边八卦一边轻啜啤酒,大概是在十一点半的时候,陶大军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万川分局的副局长金腾,“老陶,今天是警校同学们聚会,死活不让走,没过去支援你,真的是……你得包涵我。”

“没事儿,我朋友找上人了,”陶大军淡淡地回答,他跟金局长关系其实一般,无非是帮金局长的外甥女儿在美国介绍了一个担保人,事情办完了,也就那么回事了——人家不认了,他还能怎么样?

“你在哪儿呢?我请你宵夜,成不?”金局长态度挺端正,“咱们老朋友了,让你失望,这是我不对。”

“不用了,金局长你多心了,我现在就要回家了,”陶大军心里也是暗叹一口气,早跟你求援,你挺牛逼,现在知道我朋友是郑书记的客人了,上杆子巴结来了?

机会我给你了,是你不珍惜啊。

接下来,大家也就散了,陶大军陪着陈太忠回宾馆,路上将金腾的反应一说,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现在的人,真的是太势利了,像陈主任你这种急人所急的干部,还真是不多。”

“精神文明建设,任重而道远啊~”陈太忠叹口气,冒出了这么奇怪的一句,不过他的感慨非是无因:你看这一个晚上,遇到了多少不文明的事儿?

撞人的人,还要打路见不平者;出警的警察随意骂人,还威胁要卸零件;哪怕一个饭店老板,有点势力了,都敢店大欺客……

第二天就是五号,天南的人真是不走不行了,雷蕾要上班,刘东来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地催外国投资商来考察——没错,现在是长假,但是市政府这边都已经做好接待的准备工作了,北京那边有人在找马小雅……

到最后,大家都走了,就留下陈太忠一个人——陈主任不走,他一定要看看,绕云市是要怎么处理这个庞青娃,很多事情他不愿意认真,但是一旦认真起来,那就是没有结果不罢休。

不过,就在他去巨峰派出所了解情况的时候,那个小刘警察找到了他,“陈主任,麻烦你跟我来一下,我给你个交待。”

切,好像我怕你似的,陈太忠自然不会担心,说不得跟着此人走到派出所院内的一间小平房里,里面静悄悄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

小刘将门关上,转头走到唯一的桌边,举起自己的右手,“昨天,你用你的右手,给了我一记耳光,我打算对付你的右手,现在嘛……”

他将自己的右手放在桌上,左手拿起桌上厚重的玻璃烟灰缸,“啪啪啪”就是三下猛砸,他的右手登时皮破血流,白生生的骨头都露出来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