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38章 挨个算账(上)

“我来之前他们就来了,张叔叔……不是我爸叫过来的,”姜丽质的回答很有条理,思路也很清晰。

“啧……那咱们也去看一看这个伤者吧,”邹秘书长看一眼姜母,他今天来的目的已经完全转移,一个联系得上郑文彬、能把张广厚拽到派出所的年轻干部,虽然年轻得有点不太像话,但却已经是正处级了。

张爱国去的是海角医科大第二附属医院,也算是绕云市排名靠前的大医院,等陈太忠到来的时候,张厂长的头上已经包扎好了,“缝了十一针,五官科的专家帮着缝的。”

这就是有领导关注的好处了,五官科的大夫缝针,那是最细致的,可以保证将来不留什么大的伤疤,不过,被剃掉的头发,一时半会儿是长不起来了。

张爱国背后捱的几棍子,已经肿起了老高,血印宛然,还好已经做过了透视,骨头没事,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。

“这帮人下手真狠,”众人感叹几句,却是再也没人提,说还有两个小痞子骨折了,正躺在床上呢。

“爱国你想吃点什么?”陶大军是发话了,他的身份虽然不及旁人,却是张厂长的素识,倒也能开口,“你一直还没吃饭呢。”

“走,吃饭去,”陈太忠又想起一件事,他笑吟吟地看一眼身边的谢思仁,“谢处也去吧,随便吃点?”

“张厂长……这能走动吗?”谢处长犹豫一下,指一指满脑门子绷带的这位,凭良心说,他不希望这个人住院——平息事态才是他此来的责任。

而且张厂长的伤情看着吓人,真要说也就是那么回事,当然,谢思仁不会否认,若是陈太忠不出手的话,后果极有可能很严重,但是现实中的结果是,陈主任出手了。

“我没事,”张爱国一听,就侧着身子下地,其间免不了有点呲牙咧嘴的,却也未必是做作,“年轻人,挨两棍子不算啥。”

“那就一起去吧,”谢思仁点点头,接着淡淡地又补充一句,“不过我坐不了多长时间,还有几个文件要处理。”

事实上,他是不想跟这些人坐一起吃饭,邓局长和汪区长的级别有点低,邹捷峰和张广厚级别倒是够了,却是绕云本地的干部,作为省委书记的秘书,他在交往中要注意分寸。

既然决定去吃饭,去哪里吃饭也是个问题——关键是要看谁提议,级别不够瞎插嘴可不好,这时候,张广厚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去吃宵夜吧,正餐不太好找了。”

“去鳌鱼汤馆吧,”张爱国接口,他知道陈老板的意思,所以才果断决定跟着的,不过他一开口,众人心里又是一阵嘀咕,真是什么样的领导,就有什么样的跟班。

陈太忠做事,是非常嚣张的,而他这跟班也够嚣张,居然直接否决了市委副书记的建议——疾风厂有名是不假,但也不过是个副处的厂子罢了。

“鳌鱼汤馆?”谢思仁奇怪地看张爱国一眼,笑着摇摇头,“那里有宵夜吗?”

“哦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爱国你要是不说,我倒是忘了,陶总在鳌鱼汤馆把饭钱都交了呢……走吧,谢处?”

我操,谢思仁是个不爱骂脏话的主儿,但是面对这情况,他也禁不住暗自腹诽,陈太忠你扯我这面大旗,扯得太爽了吧?

他一听就明白了,几个人是吃饭的时候,被人叫出包间遭到袭击的,现在又说在饭店里把钱交了,这明显地是要去找鳌鱼汤馆的麻烦了。

我就奇怪了,你这么小肚鸡肠的主儿,是怎么混到正处这个位子的?谢思仁走到车边的时候,实在忍不住了,轻声问陈太忠一句,“鳌鱼汤馆的人惹你了?”

“……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无声地笑一笑,接着轻声回答他,“谢处要是不方便,就算了,对付这种社会上的人,我没问题的。”

“你这是说什么呢?”谢思仁笑一笑,他听明白了,陈太忠并不稀罕他跟着去,人家赤手空拳就能打倒七八个壮汉,还会怕一个开饭店的?

正经是他跟着去的话,能将事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,否则再冲突起来,又难免弄得血淋淋的了,于是他低声劝一句,“太忠,克制一点。”

说完,他就走回了自己的车边,坐进去之后好久,才用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嘀咕一句,“天南怎么……就能出来这么一个极品的干部呢?”

不管是不是极品,陈太忠认为自己做得对就行了,他的车一马当先就开回了鳌鱼汤馆,现在已经十点二十了,饭店里还有人,却是不多了。

见到几辆车次第驶向停车位,保安赶紧过来拦车,“对不起,我们现在要打烊了,请你们换个地方吃饭吧。”

“没你事儿,一边儿呆着去啊,”陈太忠放下车窗,手一指保安,“我都交了饭钱,不让我吃饭?”

“啊,是你?”这保安却是认得陈太忠的,刚才他也在维护秩序呢,再看一眼车牌,没错,是天A的牌照,说不得拔脚就往饭店跑。

接着,就是车门一阵“砰砰”的响动,不光谢思仁来了,张广厚、汪斌也跟着来了——他俩名义上是陈太忠和陶大军的朋友。

倒是邓琴身为值班副局长,又惦记着巨峰的案子;没跟过来;邹捷峰、姜丽质和姜母去过医院之后也走了——他们没有混饭的理由。

陈太忠离开鳌鱼汤馆的时候,只有他和陶大军的两辆车,这次一来却是来了五辆车,难怪保安一见,就撒丫子跑路了。

一行人慢慢地走向鳌鱼汤馆,不过,就在即将进门的时候,里面冲出来四五个保安,又有一个领班站在门口拦人,“诸位,大师傅已经下班了,我们停止营业了。”

“你们连钱都收了,怎么能不接待我们?”汪斌沉声发问,他在路上跟陶大军了解了情况,眼下这场合,就是他职位低,他不出面谁出面?

“菜也都上齐了,没人吃我们就撤了,”这领班冷冷地回答,他也知道这拨人的来历,尤其是张爱国那个满是绷带的脑袋,实在太扎眼了。

“谁告你没人吃呢?”陈太忠带头往进走,“撤了?撤了再给我做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一个声音在领班背后响起,却是跟陈太忠有过交谈的粗矮中年人,大概是个保安头子,他慢悠悠地走过来,扫一眼门外的人,“点了菜不该交钱吗?年轻人,我跟你说过……没人敢在鳌鱼汤馆闹事。”

“我现在跟你说,”陈太忠走上前,抬手就去戳他的胸脯,“没人敢收了我的钱,不让我吃饭,你确定自己……架、得、起、这、个、梁、子?”

果然极品啊,这还是国家干部吗?谢思仁看到他这动作,真的是有点无可奈何,他侧头看一眼,发现汪斌也微微地张着嘴巴,倒是张广厚一脸见怪不怪的样子。

见到这年轻人居然敢戳矮壮中年的胸脯,旁边几个保安就往上走,倒是那矮壮男人知道厉害,他虽然已经气得脸色发红,却是一摆手,“你们别动,这个人打架很厉害……朋友,梁子不梁子的,咱们再说,我就问你一句,你今天一定要在我们这儿闹事?”

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陈太忠想都不想,抬手就给了对方一记耳光,“做我朋友,凭你也配?什么叫闹事……我的人被打,还不是被你的服务员从包间里叫出来的?”

“你……你敢打我?”矮壮捂着脸,满眼的不可置信。

“没错,打你……需要胆子吗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手向身后一背,冷冷地看着那些保安,“不服气的……尽管上啊。”

我跟着来,是个错误的选择!谢思仁头微微一低,抬手去抚摸自己的额头,真是有点掩面而走的冲动了。

张爱国却是知道谢处长背景大,一直在关注着他,见到他不以为然的样子,于是低声解释一句,“打我的那些人,一看就都不是好人,服务员叫我出去的时候,居然没有提醒我。”

“这么说,这个饭店做得是有点不对,”张广厚先点点头,张书记知道,陈太忠等人没吃饭却交了饭钱,在他心里看来,这点小事确实不值得叫真。

你要是饭店的分管部门,能随便拿捏鳌鱼汤馆的话,叫真倒也可以——毕竟是占理的,如果不是,那就有失处级干部的气度了,不就是一顿饭吗?

但是,事情要真像张爱国说的这样,饭店自身就先有错了,还要收钱,这就有点欺人太甚,事实上,张书记知道陈太忠在凤凰跋扈成什么样子,所以对今天的事情并不奇怪,“他们会不会是收了袭击者的好处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