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32章 无妄之灾(上)

陶大军就是在巴黎遇了贼的那位,由于大使馆的手续太慢,后来找到凤凰驻欧办,陈太忠落实清楚情况后,借了钱给他买机票。

要说陈某人做事,那是真的大气,当时连条子都没打,就让这人回去之后,把钱还给凤凰科委张爱国,当然,陶老板既然也认出了张爱国,那他肯定是还了钱的。

“哦,是有这么回事,”陈太忠听对方这么一说,才点一点头,“不好意思啊,认不出来了……就见过一面嘛。”

“所以,您才让我佩服!”陶大军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高高地翘着,“两万块钱借出去,连我的名字和相貌都懒得记,这得是什么样的胸襟!”

“嗐,多大点事儿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原本因为被人认出而产生的怒火,也不翼而飞了,最近他见多了不文明的事情,现在有人受恩知报,他还是挺开心的。

“我倒是挺惭愧的,本来答应去市政府送您锦旗的,可是爱国不让,”陶大军冲张爱国一努嘴,“说是怕影响不好。”

“什么?我不可能让你送我锦旗吧?”陈太忠听得更愣了,他已经记不清接待这人的过程了,但是他可以肯定,他到了驻欧办之后,已经不需要什么锦旗之类的做点缀了。

“您当然不会要啦,是我想着给嘛,”陶大军越发地觉得陈主任胸襟宽广了,“是我说话没算话,见了您……我惭愧啊。”

“好了,不说那么多了,”张爱国走上前插话,他认识陶大军的时候,还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办公室副主任,可现在他已经是堂堂的疾风厂的副厂长了,所以就语带威严,“你是本地人,这个宾馆的服务怎么样?”

其实,张厂长做人八面玲珑得很,并没有那么市侩,当初陶总还钱的时候,也请他吃过饭,但是,他非常明白陈老板现在的心情——怕人认出来,所以说话才比较直接。

而陶大军却没有在意,他做生意多年,也算见多识广,认为跟班在领导面前,就应该是这个态度,不是这个态度反倒是奇怪的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丽苑是很不错的,四星酒店里排前三,关键是开了才半年,设备什么的都是新的。”

陶总对那一干女人,正经是没有在意,尤其是对那俩金发碧眼的洋妞,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,陈主任是驻欧办的主任,认识洋妞是正常的,不认识才是不正常的。

不但如此,在等对方全部入住之后,他还要请大家吃饭,按说,他跟陈主任不过就是借了两万块钱,然后还了……就这么简单的交情,但是他看重的,是陈主任这人,关键时候能为陌生人慷慨解囊的豪情。

而且,从这次陈主任带的人来看,他虽然不明白这帮女人都是些什么来头,但是很显然,只看气度,一个个就是非富即贵,没有一个含糊的。

做商人的,要学会适度地投资,虽然……天南和海角根本是两码事。

陈太忠真不稀罕他这一顿饭,心说我哪里是施恩图报的主儿?当然,要说全不在乎那也不对,他主要在意的是,是对方有没有报答的心。

他甚至由此想到了一句话:百善孝为先,论心不论行,论行寒门无孝子;万恶淫为首,论行不论心,论心世上无完人——人家有这个心,那就足够了。

不过,陶大军执意要请,陈太忠琢磨一下,决定给他这个面子,老陶既然是搞中药材出口的,想必也能跟正林互通一下有无,当然,就是随便坐一坐,女人们就不要跟着了。

张爱国弃了自家的桑塔纳,开着奥迪跟着陶大军的帕萨特转了两转,就来到了一家鳌鱼汤馆,名字虽是汤馆,装修却着实气派,陶总兴冲冲地介绍,“这儿的甲鱼分档次的,有野生的有家养的,你要点野生的,那就一定是野生的,绝对不会拿家养的糊弄你。”

“随便吃点就行了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爬了一天的山,累坏了,先给我上碗云吞……没有?那来个扬州炒饭总可以吧?”

这是他跟段卫华、蒙艺等人学的一招,吃菜之前先吃饭,那就表明不会怎么喝酒,陶总对这个也门儿清,一时间就苦笑,“陈主任,这做汤是要时间的。”

“那咱就不喝汤了,”都说甲鱼是大补,可是对陈某人来说,补不补的很重要吗?他摆一摆手,“老陶你这是私人买卖,知道你不差这点,不过能省就省了。”

“那怎么行呢?”陶大军不答应,出来打拼,讲的就是个面子,于是他就决定,哪怕你不喝呢,我得点上,证明我有这个心意。

陈太忠吃饭吃得很快,五分钟就划拉了两小碗扬州炒饭下肚,这才端起酒杯慢慢地喝起来,张爱国现在是充任老板司机的角色,又是人在外地,就不喝酒了。

热菜才刚刚上到一半,一个蓝制服的领班走了进来,“几位先生,打扰一下,那面那辆天A牌子的奥迪车是你们的吧?有人找!”

“有人找?”陈太忠听得一皱眉,张爱国眼明手快,放下筷子就站起了身,“我出去看看是谁。”

“不可能挡了车道吧?”陶大军眉头皱一皱,仔细回忆一下,“张主任的车,停得挺到位的,陈主任你这儿熟人多吗?”

“是张厂长,爱国现在是疾风的副厂长了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,若有所思地看着墙壁,好像那上面有裸体美女一样,“熟人倒是有一两个,不过,我没惊动任何人……坏了!”

一声坏了之后,他站起来就冲了出去,因为感觉到此事蹊跷,他就打开了天眼,看到张爱国出去之后,七八个人围了上去,气势汹汹的样子。

等他冲到楼下的时候,那七八个汉子正手持棍棒,追着张爱国打——张厂长以前也不是个老实孩子,见势不妙拔脚就跑,嘴里还没命地喊着,“救命啊,杀人了!”

他不喊倒好,这么一喊,众人纷纷让路,陈太忠冲出去的时候,正好张厂长脚下一拌蒜,虽然没摔倒,背脊上却是挨了几棍子。

“找死!”陈太忠真的火大了,这帮人明显是冲自己来的,只不过爱国想帮自己排忧解难,下来应付一下,不成想就被人群殴。

他身形一闪,就冲了上去,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之后,七八个混混躺在地上辗转哀嚎,他不是很清楚对方的来路,不过这帮家伙都是一副把人往死里打的嘴脸,他出手自然不会客气了,个别的骨断筋折,那也就难免了。

陶大军是跟着往外走的,然而,由于包间里最后一个人都要拔脚,服务员就买单的问题跟他做了一下沟通,所以他出来的时候,就略略迟了一点,等他走到门外,已经是遍地哀嚎了。

“陈主……陈老板,这怎么回事儿啊?”见到躺了一地的人,大都是混混打扮的主儿,陶总一时觉得,自己的心在怦怦地乱跳。

“我还想知道怎么回事呢,”陈太忠正好走到一个混混跟前,抬起脚向对方的大腿一踩,那位登时抱着大腿打起滚来,他仔细看两眼,“嗯,这个也不认识……”

不多时,这七八个人他就“过”了一遍,却发现自己一个人都不认识,这心里就纳闷了,这到底是……怎么回事?

在思索的时候,他的眼光无意识地四下扫着,蓦地,马路对面一辆正在远去的帕萨特,让他生出了一点疑惑,“这辆车,我似乎有点眼熟啊……”

不过,这也仅仅是一点点的疑惑,下一刻,鳌鱼汤馆的保安们就围了过来,“这位先生,这些人已经丧失抵抗力了,您别打了行不行?”

“我同伴丧失抵抗力的时候,你们在哪儿呢?”陈太忠有点恼火,他一指张爱国,爱国的头上被划了一个口子,血哗哗地往下淌,流过脸颊,在下巴处滴滴答答地掉在了他胸前的T恤上,掉在地上。

“我们……当时不就手,”这时候,旁边过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矮胖子,笑着解释,“一直没人敢在鳌鱼汤馆闹事的。”

“那今天闹事的不是人,是神仙?”陈太忠恼了,他不清楚这鳌鱼汤馆的人参与进此事没有,说话就相当不客气,甚至,他还笑了一笑,“你……姓名?”

“我们真的没想到啊,”这位一看他软硬不吃,也软了,他倒是不怕奥迪车——开得起这么大摊子的,都是有点底气的,更别说是外地的奥迪了,但是这年轻人身手太好了。

当然,光身手好也没用,但是这两样家在一起,那就绝对不宜招惹了,就在这扯皮的时候,警报声由远而近地传来,警察到了。

这得打电话找人了,陈太忠立马就做出了决定,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散散心,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小事上。

然而,他在绕云认识的人真的不多,当官的里也就认识绕云科委的大主任孙凯华——孙主任可是第一个去凤凰科委考察的兄弟单位领导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