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31章 海角游(下)

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出了天南,又莫名其妙地搭载上了这么一个女人,陈太忠就觉得有点憋屈,哥们儿只是想痛痛快快地玩两天,咋就这么难呢?

“副处好像也不能配吧?”偏偏地,女孩还要继续问,“你这么年轻,会是正处吗?”

“你这好奇心,真的挺强的,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心说你就是个路人,咋就话这么多呢?不过这一眼过去,他心里的怜惜之情再度涌了上来,说不得微微一笑,“车是我借朋友的……严格来说,副厅以上的干部才可能配奥迪车,起码在我们天南是这样。”

“我叔叔配的就是奥迪车,”女孩儿不无自夸地回答,“他是市委秘书长。”

“临川……是县级市吧?”陈太忠有意刺她一句,前一阵儿你还惹人怜惜呢,现在就洋洋自得了?“市委秘书长是常委,最多也就是正处了。”

“谁说是临川的啦?我叔叔又不是临川的,”女孩儿却是不防有他,本来嘛,天南和海角是两个省,大家不用太忌讳的,“他是绕云市委的秘书长。”

得,就这么一句,就显出她城府不够了,遇上一般的路人甲乙丙丁,相互之间不是不可以交谈,卖弄自己的叔叔是市委秘书长也正常,但是具体点出细节的,那还真是小孩子心性。

“绕云市委……我倒是认识张广厚,你听说过吗?”陈太忠有意逗她,就问这么一句,他其实没见过张广厚,不过张广厚的弟弟张永贵,从他这儿得到过好处。

“张广厚啊,市委副书记,我见过他,那人烟不离手,听说一天最少四盒,我觉得也差不多,”女孩儿点点头,却是不肯再说什么。

看来这个绕云市委的秘书长,跟张书记不怎么对付!陈太忠听出来了,这女孩儿看似文静内敛,其实没什么心机,既然不说那就是无话可说了。

从天南入境到临川,并不是全程高速,五辆车还下去走了一截一级路,不过这个女孩敢搭车,还是有她的底气的,她手里拿个高管局的工作证,一亮就放行了——放的还不是一辆,是五辆,可惜这证件只是在一级路上管用,否则多来几次,倒也足够坐个豪华大巴的费用了。

不过这也是这车队里好车不少,一看就有点来头,否则收费站的也未必就买账,这一级路走了大概半个小时,然后继续上高速,差不多十点半的时候,走到了一个服务区,大家决定下去休息一下。

这车队原本就很扎眼了,车一停,上面噼里啪啦地下来一众美女,在场的人登时就看傻眼了,连那个搭车的女孩儿也不例外。

“你们这车队,是什么性质啊?”她有点看不懂,于是就出声问陈太忠,“怎么除了你和那个男的,其他全是女的?”

“商业考察团,我负责带她们玩,”陈太忠信口胡说八道,“来考察的老板是女的,带这么多女人,很正常的吧?”

“都很漂亮,”女孩点点头,又饶有兴致地侧头看他一眼,“你是招商局的?”

“有这么个兼职吧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天南省都叫招商办,但是海角省这里已经设置了招商局,不过我说小丫头,既然是路人,就不要问这么详细了吧?

其实,这也是他想差了,一般女孩儿怎么可能对陌生男人说这么多话?不过正如男人喜欢跟美女攀谈一般,女人也喜欢强大的、有实力的男人聊天。

他年纪轻轻就是正处级干部了,这让略谙官场等级的女孩分外惊讶,也感觉可靠,而且看这一列车队,也知道此人的实力毋庸置疑。

不过,他冷冰冰的态度,也被她看在了眼里,一时间有点感觉挂不住,于是悻悻地闭嘴,从手包里摸出个手机,走到一边打电话。

陈太忠看着她撇嘴的样子,一时又有点心软,不过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,哥们儿的女人太多了……就不要再主动去接触别的女人了吧?

不过,他想的是不接触,然而世界上总是存在着这样那样的意外,女孩在那里打电话打得好好的,她身后一辆帕萨特启动,却不知为什么,先是缓缓后退了一下,才开始前进。

这后退退得倒也不厉害,就是半米左右,可巧的是,女孩离这车屁股也就半米,一股大力推来,她的身子登时就是一个踉跄,一扭头就看到了元凶,气得大喊一句,“你是怎么开车的?”

陈太忠也是很休闲地双手揣在兜里,将这一切看得真真切切,他甚至看到,司机微微侧头从倒车镜里瞄了一眼,接着升起车窗向前开去。

“你给我停下!”这下他可是不干了,你自己开车开得有问题,碰了人一下,虽然不严重,不过,道个歉真的那么难吗?

司机才不会理他,隔着车窗狠狠瞪他一眼,眼神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:我又没撞你,你吃多了撑的多管闲事?

“咦,小子,”陈太忠本来还无所谓呢,却被他这一眼看得怒火中烧,你做错了事儿还这么牛逼?事情虽然不大,但委实令人恼怒,说不得他抬脚就走到车边伸手拉门,我还不信奥迪追不上你个小破帕萨特了。

“陈处长,算了,”女孩儿主动出声,她从他跟两个外国女人的交谈中,听出他姓陈,就这么叫了,她冲他摆一下手,又拍一下自己的挎包,“你放心,车号我记住了,他出不了高速。”

“我倒是忘了,你是高管局的了,”陈太忠撇一下嘴,心里却是在暗自纳闷,就你这岁数,哪怕是高管局的,也未必指挥得动收费站吧?不过他也不能再坚持,要不然有献殷勤的嫌疑——苦主都发话了,他还得瑟个什么?

“我不是高管局的,就是办了个证件,”女孩儿笑一笑,却是不肯再多说。

有了这么一幕,两人从心理上感觉关系就近一些了,于是接下来的路上,大家就相互明白了身份,女孩知道他是天南省委宣教部的陈处长,他知道对方叫姜丽质,在海角省卫生厅工作——当然,再详细的资料也就没有了,毕竟是路人不是?

倒是陈太忠对她会怎么拦住那辆帕萨特,很有点兴趣,路口那么多呢,你知道他从哪个路口下吗?然后他就知道,合着人家这高速修得虽然断断续续的,但是已经装上了高速公路监控,而且手段不止一种,比如说终端上查出这辆车的卡,输入个“异常”也行。

“你老爸得是高管局的局长才行,”他笑着发话,就算有监控或者能违规锁卡,能做到的也不是一般人,姜丽质也不回答,等到了临川下高速引道的时候,她才惊讶地发现,合着这些人并不是去绕云,而也是到临川的。

好笑的是,那辆撞了人的帕萨特,居然就停在一边,车边站着四个男女,正激烈地跟巡警辩解着什么。

陈太忠也没心思听这些,反正那帮人招惹上这气质忧郁的小女孩,怕是要倒霉了,人家有高管局的老爹,还有市委秘书长的叔叔,那边只有吃不了兜着走。

果不其然,一出收费站,姜丽质就下车了,路边一辆桑塔纳车里下来两男一女,然后几个人直奔收费站而去,转身的时候,她冲陈太忠摆手道别。

陈太忠也摇一下手,接着就升起车窗向前开去,凯瑟琳在车后座轻笑一声,“是不是很后悔,没跟她换电话?”

“我是那么滥情的人吗?”陈太忠撇一撇嘴。

“你不是,”凯瑟琳点点头,接着又微微一笑,“那么请你告诉我,后面几辆车里坐的,都是谁的女人?”

临川确实风景不错,五辆车是中午到的这里,花钱找个导游,大家美美地玩了一天半,陈太忠甚至决定,回头建议小白来这里考察一下,童山县的风景跟这里差不多,开发力度却是远远地跟不上。

四号头上,大家决定去绕云购物,其实,绕云并不比素波大,但是逛街购物是女人的天性,雷蕾本来都要回素波了,却又打个电话跟胡主任请假,说是再玩两天。

绕云离临川并不远,还不到一百公里,上午九点车队就进了绕云市,一直在街上逛到晚上六点,每辆车的后备箱里都塞满了东西。

这就算很惬意的一天了,尤其是因为不在天南,女人们肆无忌惮地跟陈太忠在街上嬉笑打闹着,真是痛快异常。

然而,乐极生悲这话,还真不是盖的,陈太忠最终还是被人认出来了,他们找了一家高级宾馆登记入住的时候,由于这莺莺燕燕一帮美女,实在太招人关注了,一个男人在盯着看了半天之后,径自走了过来,“呦,这不是凤凰的陈主任吗,什么时候来天南的?”

陈太忠一听,心里就恼火了,他侧头看一眼此人,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请问……你是哪位?”

“我是陶大军啊,”这位笑眯眯地伸手向前,“在巴黎的时候,跟您借过钱的……嘿,爱国也跟着来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