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28章 鲜廉寡耻(上)

直到离岸边差不多十五米的地方,陈太忠才不用游泳,而是将人拖在水中趟着水走了过来,已经有那性急的学生冲上来接人。

还好,这里也不是太脏,某人正这么琢磨呢,不成想旁边一个学生来了一句,“叔叔你松手,我们来吧,你已经很累了。”

我靠!听到这话,陈太忠这才反应过来,那小船划开,可不仅仅是对方因为被抢了买卖,心中不忿的行为,要不是哥们这身板够硬实,换个普通人,夹着一个人能不能回来,那也是个问题呢。

他一开始没注意这个因果,那是因为他终究不是常人,根本就没考虑自己回不来,他考虑得更多的,是自己需要尽量表现得像个正常人。

听到这学生的话,陈太忠一时大怒,这不仅仅是单纯的报复,简直都有挟愤谋杀的嫌疑,不过他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,“你们知道怎么急救吧?”

“我来指导吧,”有人接口了,却是一个围观的中年眼镜男人,“我是医生。”

这社会还是有热心人的,陈太忠心里多少舒服了一点,一转身,他正要找那艘船的麻烦,猛地听到远处一声喊,却是刘望男的声音,“抓小偷啊~”

前文说过,陈太忠他们停车的地方,离学生玩耍的地方,差不多有七八十米远,这边出了事情,一行人纷纷地跑过来看,可是刘大堂心思颇细,生怕有人趁乱浑水摸鱼,就没有过来,事实上,她对陈太忠的能力是相当放心的。

其实,他们停留的地方,也没啥值钱的东西,除了不值钱的阳伞、凉帽、矿泉水之类的,只有躺椅值点钱——但是那玩意儿不好偷,也就是马小雅那个DV是值钱货,不过,既然是女人多,有那么两三个随身携带的小手包也是正常了。

刘望男的注意力,主要就放在马小雅的DV上了,她将几个手包收集在一起,手拎DV,站在那里伸长脖子张望,她站的地势不低,但是围观的人太多,阻碍了视线。

虽然她对陈太忠很有信心,但是,当看到那停在中间的船故意让开,心里也是一沉,直到看到他不游了,站起身拖着人向岸上走来,才喜得一拍手,轻声嘀咕一句,“太忠真棒。”

拍完手之后,她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微微一琢磨,才反应过来是手上轻了一点——呃,什么……手上轻了一点?

她的手上,是拎着马小雅DV的带子,这一轻,发生了什么事儿那也就不用再提了,她低头一看,果不其然,真皮带子被人剪断了,而那DV却是不知去向。

她一扭头,发现一个粗矮的身影正在蹑手蹑脚地往树林里退,午时的阳光虽然强烈,但是透过头顶枝叶的光线,就不是很明亮了,斑驳的光影洒落在此人脸上,一时间竟然看不分明,于是,她不管不顾地尖叫了一声。

陈太忠的耳目聪敏,那是远超旁人,听到这么一声尖叫,侧头一看,一时间大怒,身子一动就蹿了过去,嘴里还大喊,“张爱国,你长着眼睛出气的?”

张爱国刚才是要蹿回桑塔纳拿钱,不成想跑到半路,听到背后有人喧哗,回头一看,却发现自家主任已经冲进水里了,一时间紧赶紧地又往回跑。

不过,外面围观的人实在太多了,他挤了两下之后,琢磨一下,觉得回去拿钱比较保险,又重新冲回去拿手包——陈主任是很厉害,但他若是手上有钱,可以随时指派得动那艘小破船,这才是稳健之道。

听到刘望男的尖叫,他已经扭头在回望了,再听到陈主任的怒斥,他气得拔脚就跑,一边跑,他就一边按开了车的遥控,到得车跟前之后,打开后备箱,伸手摸出一把大号扳手出来。

就这么一耽搁的功夫,陈太忠已经追了上来,他跑得并不快,然而那小偷却是更慢,丫挺的似乎是不怎么熟悉地形,跑了没两步,脚下就是一个拌蒜,刚爬起来接着又是一跤,连着摔了三四跤之后,身后风声响起。

他双手一撑地,还待继续跑,只觉背后一阵大力传来,“喀啦”一声响,双臂巨震,不旋踵,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,他大喊一声,“啊~”紧接着就晕了过去。

陈太忠恨这厮偷自己的东西,下脚极重——麻痹的你偷那些看热闹的人也就算了,哥们儿是下水救人的,什么……什么狗屁玩意儿嘛。

直到现在,他的鼻梁上还架着墨镜,本来是要低调地陪情人们玩乐,却不成想麻烦越来越多,他心里这个气,就别提了。

不过看到别人眼里,他这样子就有点怪异了,全身湿漉漉的,头发乱糟糟,还光着双脚,却偏偏戴个大墨镜,墨镜的边缘居然还在往下……掉水珠。

光着脚那自然得找鞋穿,见张爱国开始拖着小偷往回走,陈太忠扭头向水库边走去,却见雷蕾拎着他的皮凉鞋,笑吟吟地走过来,“挺厉害的你。”

伊丽莎白则是擦着他的身子而过,“车上有几桶矿泉水,我去给你搬一桶,洗一洗,那水真的很脏。”

陈太忠打开天眼一看,发现被救的小家伙生机依旧未灭,就知道没什么问题了,接过伊丽莎白搬来的矿泉水,从头到脚洗一遍,再接过张爱国递来的毛巾擦一擦脚,回头看一眼,发现小偷已经被铐在了那里,却是依旧昏迷不醒,不由得微微一皱眉头,“谁的手铐?”

“我的,我这不是还兼着厂里的保安队长吗?”张爱国笑着回答他,疾风厂的盘子越来越大,偶有个别失窃现象,作为生产厂长,他觉得保安科人手有点不敷使用,就从工人里挑选一下,组织了护厂保安队,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巡逻。

工人们也很愿意,参加这个保安队是工余之时的任务,虽然有点辛苦,但是有补助的嘛——疾风厂现在又不差钱,差的是没理由往下发。

真要细算起来,组织这个护厂队,每个月的支出远远大于那么几个个案中丢失的东西,但是许纯良很支持这个想法,认为这能增强工人们的归属感,有利于培养大家“爱厂如家”的信念,所以就指示说,这个护厂队该轮岗。

所以,这护厂队长本来该是由保安科长来兼任的,但是全厂工人都要过一遍的话,那就太抬举保安科长了,于是由张厂长兼任,他年轻又喜欢玩,就还弄了手铐和警棍,全是有备案的。

就在这时,水库边上传来一阵喧闹,敢情是那小家伙终于回过气来了,陈太忠站起身子一看,眉头就是一皱,那艘小船居然还在那儿停着,“走,过去看一看。”

其实,除开那一堆人,他这一边也挺扎眼的,救人的本来就是他,然后又捉个小偷回来,而他身边又是美女众多,连冲一冲身上,都是外国美女主动拎一大桶矿泉水过来。

不过,他死活不肯摘下眼镜来,也是让旁人生出了众多的猜测,见他走过来,越来越多的人扭头看他。

刚才鞠躬的那个小女孩和几个同学走过来,再次向他表示感谢,陈太忠很无所谓地摆一摆手,抬手一指那艘小船,“你俩,刚才为什么把船划开?”

“老……我的船,我爱咋划咋划,”黑壮的汉子不屑地哼一声,他也是见陈太忠一行人气度不凡,犹豫一下,终于没将“老子”二字说出口,“抢我买卖,你还他妈的还有理了?”

“你再满嘴喷粪,信不信我大耳光子抽你?”对陈太忠来说,国骂那也是骂人,听他这么说,登时就不干了。

“算了小伙子,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,”旁边过来个中年人,低声提示他,“这些人能在水库里打渔,都是水库的关系户。”

“不跟他们一般见识,怎么可能呢?”陈太忠听得冷冷一笑,“这是我水性好,把人救回来了,换个水性差一点的,半路上没劲儿了怎么办?”

“人家就盼着你没劲儿呢,”一边又走过来三、四个吊儿郎当的小年轻,满身的痞气,一看也是不学好的那种,所以敢仗义执言,“等你没劲儿了,这又是三千不是?”

“不能吧,”另一个小痞子接口了,一指还蜷在那里的被救学生,“有了这三千,那三千不是没了吗?”

“傻逼了吧?”前一位毫不含糊地耻笑自己的同伴,“你光以为救人能挣钱啊?我要是为了赚这个救人钱,就抵押了那个相机了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手指那个带着好相机的女孩儿,“长焦还加广角的,怎么也能卖两千了,时间一长,人可就救不回来了……人家沉得住气,是因为就算不救人,打捞尸体也能赚钱,没准还能多赚。”

我操,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脸色一沉,他何曾听说过这样的事情?不过这句话,倒也解释了他的某些疑惑——怪不得刚才那俩船夫,一点都不着急,合着死人也能赚钱。

但是他还是有点不相信,时下的社会世风不古道德缺失,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,出现这种缺德事不算新鲜,但这终究是见不得光的事情,只要有点廉耻心的人,总要秘而不宣的,怎么可能连你们几个小痞子都知道呢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