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27章 长假(下)

国庆长假,是要来玩的,陈太忠和一干女人也要找个去处玩耍,光是躲在屋子里玩“啪啪啪”,这生活实在有点单调了。

正好,张馨要回一趟老家,说是青旺有两个水库,风景很不错,没有经过开发的,大家商量一下,决定同去,不过田甜却是很不开心——她做主播的,国庆节也不会休息,正经还是要加班,你们反倒一起跑了?

雷蕾就出声安慰她,我们去玩也玩不了几天,起码我在三号就得赶回来,不但要陪儿子,报社也要上班了。

不管怎么说,素波的女人们要大举下青旺了,撇开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两个外国女人不提,总计还有刘望男、雷蕾、张馨、丁小宁、李凯琳和马小雅,八个一等一漂亮的美女,这走出去想不轰动都不可能。

而陈太忠的奥迪车,这时候就不方便开了,被人记下车牌传到素波总不是什么好事,所幸的是还有丁小宁的奔驰轿跑车、雷蕾的捷达和李凯琳的宝马,勉强放下了这一行人。

这么搞可是有点零散,陈太忠开始琢磨了,以后哥们带着人出去玩不能总这样,是不是要买一辆豪华大巴来,比如说凯斯鲍尔?

到了素波,还有约好的人在等着,蒙晓艳、任娇和钟韵秋,这么一来连上陈太忠,可就是十二个人了——这还是唐亦萱和吴言不合适露面。

不过还是那句话,在凤凰,什么都难不住陈主任,丁小宁早早就通知了合力汽修的人,帮准备一辆大巴车,别说,这边还真的弄了一辆三十三座的沃尔沃。

除了这辆车,张爱国还驾驶着那辆桑塔纳跑前跑后,张厂长对陈主任的荒淫无度早就知之甚祥,不过饶是如此,见到满车的莺莺燕燕,还是禁不住暗自咋舌。

按说,他已经是正科待遇,堂堂的疾风车厂的生产副厂长了,不需要再做这样跑腿打杂的事儿,但是不这样的话,又怎么能保证紧跟领导呢?

正经是领导越不跟自己见外,他的前途就越光明,关于这一点,他早就明白了,尤其是他二叔张智慧不知道叮嘱过他多少次——跟定陈太忠,你干五年顶别人干一辈子的。

由于有换车这样的耽搁,大家去了青旺奔马峡水库的时候,就是中午十一点了,这水库面积极大而位置又相对偏僻,行到近处的时候,已经是相当地不好走了,所幸的是大巴的底盘较高,倒是张爱国开的桑塔纳不得不小心地绕来绕去。

水库旁就是平缓的河滩,要说这里完全没被开发,也不合适,岸边零零星星地点缀着一些饭店、码头和木船什么的,不过人确实不算多,放眼望去也就是五六百号人——要知道现在可是国庆长假。

两辆车选了一个略微平坦一点的坡地停下,那里紧挨着一片小树林,旁边还有石桌石凳供人休息,不过却是脏得很,张爱国和陈太忠两人从车上搬下阳伞、躺椅之类的东西,差不多十分钟就布置好了。

九月底十月初的天南,还是相当热的,中午的太阳也毒,所以陈太忠认为自己选的地方不错,不但有树木遮阴,更有阳伞架着,以防什么毛虫掉落。

不过凯瑟琳对这个位置不太满意,抱怨说晒不上太阳,这大抵就是东西方生活习惯的差异,倒也是正常了。

这一行人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别人的关注——不关注是不可能的,十一位风情各异的美女,还有两个是金发碧眼的洋妞,旁边却只有两个男人陪着,更有人拿着相机,冲着这里噼里啪啦地拍着。

陈太忠早防到这一手了,所以他的鼻梁上,架了一副大大的墨镜,也有意同诸女保持适当的距离——万一被人捅出去这照片,说什么文明办主任不文明,就没啥意思了。

张爱国倒是机灵,见状就上前撵那帮人,他做厂长也有段时间了,多少有了点颐指气使的做派,旁人一看只得悻悻离去。

不过他这么一指挥,倒是招来了另两个戴红箍的主儿,问他这些人是不是打算在这里野炊,若是打算野炊的话,要交三百的管理费——这管理费是等你们走了之后,我们扑灭可能残留的火险隐患。

按说这里靠近水库,发生火险的可能性并不大,不过终究脚下是草身边是树,张爱国也不跟他们计较,直接甩了三百出去,“你得给我开票”。

他要票的意思,无非就是一会儿大家点上火之后,万一再有人过来发问,这就可以作为佐证——而且,回到单位也能报销不是?

不成想,一会儿大家架起火锅和烧烤的时候,张爱国去解手回来,手里捏着一百块钱,哭笑不得地跟陈太忠嘀咕一句,“人家以为我是导游,给了一百块的回扣。”

“那就收着呗,”陈太忠听得也有点啼笑皆非。

吃喝完毕之后,就是中午一点了,大家也懒得收拾那些锅碗,浇灭了火之后,直接将东西放到了客车一侧的行李箱里,剩下的时间,就是去水边玩水了。

他们选的这一处,水是较为清冽的,不过去过水库的都知道,正经水清的地方,都是在湖中央,两边实在干净不到什么样子。

“遗憾啊,没带游泳衣,”李凯琳叹口气,她是会游水的,毕竟东临水那村子就紧挨着白凤溪,“这天气下去游两圈,肯定很舒服。”

“脏成这样,怎么游?还是在游泳池里比较安全一点,”雷蕾厌恶地皱一皱小鼻子,她是城市里出生的,觉得这水拿手划拉划拉还行,想到全身泡进去,她就觉得有点恶心。

“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干净的水?”李凯琳有资格说这个话,一边说,她一边指一指远处的打渔人,“咱们可以跟他租上船,到湖中间游去……那里就干净许多了。”

“那里不是就有人在游泳吗?”凯瑟琳随手一指,距离他们不到一百米处,一帮十六七的小子游得正开心,水边还有七八个女生在拿着相机拍来拍去,看起来是一帮高中生相约来玩耍。

她们在这里玩,陈太忠和张爱国却是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,随意地聊着最近凤凰发生的事儿,张厂长是不敢喝酒,陈主任却是一瓶啤酒接着一瓶地灌。

休闲的时间,总是过得很快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,猛地传来一声喊,“救命啊,有人落水了。”

众人闻声齐齐一看,却是那帮学生在喊,接着就是两个女孩慌里慌张地跑过来,她们倒也没有找一众美女,而是直接找上了陈太忠和张爱国,“叔叔,我们同学游泳的时候,突然抽筋了。”

其实,说抽筋有点不确切,确切地是,这男孩儿仗着水性高超,想往湖中间多游一游,不成想回程的时候没劲了,喊了一声救命,就不见了。

陈太忠和张爱国赶紧往那边跑,过去的时候,发现一艘船就停在岸边不远处,几个孩子正七嘴八舌地跟两个船夫讨价还价。

“啥也不用说了,三千块钱,没得还价的,”一个粗黑的船夫大喊一声,“见钱救人,不给钱我们不管。”

“我们都是学生,怎么可能随身带那么多钱?”一个男孩气不过,大喊了起来,“欠你的我们一定还,学生证押给你,我打欠条还不行?”

船夫根本不搭这些话茬,直到另一个女生举起手中的长镜头照相机,说是这价值五千的相机可以押给他,他才冷哼一声,“到时候你报警,说是我抢的咋办?我也不知道这东西值不值三千。”

学生们眼见自己的同学沉下去不见踪迹,心里着急,有个女孩跑过来冲陈太忠一鞠躬,“叔叔,借我们点钱吧,你把我扣在这儿行不行?”

学生们年纪虽然小,却也不缺眼力,陈太忠这帮人一看就是大有来头的主儿,三千块钱想必是拿得出来的。

“爱国,下水救人,”陈太忠一扬下巴,张爱国一听,鼻子、眼睛和眉毛就皱做了一团,嘴巴痛苦地一咧,“我不会游泳啊……我去车里拿钱。”

“我去吧,”李凯琳身子往前一蹿,就要往水里冲,不成想陈太忠一把就拽住了她,“你才多大点劲儿?给我一边呆着。”

“靠,这水真脏,”陈主任踢掉脚上的皮凉鞋,直接就冲进了水里,他有更多的办法去救那个男孩,但是眼下围观的人实在太多了,他不好太惊世骇俗了。

饶是如此,他也是一路踩着水冲了过去,直到到了那男孩沉没的地方,才一个猛子扎了下去,再浮起来的时候,他的胳膊下夹着一个湿漉漉的身子。

“太忠哥真棒,”李凯琳先拍手叫了起来,她可是知道这难度,“一个猛子就找到人了。”

夹了一个人,陈太忠自然就不能再踩着水走了,要不然别人看起来就太怪异了,所以他一路冲着那艘船游过去,想要上船。

船夫也看出了他的意向,于是迅速一摆桨,就将船划了开去。

我操,敢让哥们儿碰脏水?你俩小子等着,咱们没完!陈太忠只得悻悻地向岸边游去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