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26章 长假(上)

陈太忠当然想得到,杨姗是不想失去人身自由,所以宁可认罪也不想被劳教,至于劳教时间最长也不过三加一,那就是扯淡的事儿了。

劳教是由劳动教养委员会视情况决定的,四年一过,如果人家认为你表现不好,没有洗心革面做人,没有痛改前非的意思,那么接着劳教就完了——这不需要什么法律依据,大不了将人在所外放两天,接着再弄进来罢了,不就是个形式吗?

杨姗可能明白这一点,也可能不明白,然而陈太忠首先要考虑的并不是这一点,他考虑的是: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?

跟新华北报这帮人打交道,真是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,从抢注域名时主动打电话索取报酬,到后来交谈时偷带微型摄像机,陈太忠已经太明白,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群体了——鲜廉寡耻,为达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。

不过,这种人遇到官场中人,也算是遇到克星了,我党的绝大多数干部,做事并不缺少小心,职位越高越是如此——这不,连某个愣头青都会第一时间考虑到这个可能。

所以他又问赵明博两句,赵所长表示,以他老干警的眼光来看,杨姗绝对是心理崩溃了——而且事实证明,这不可能是什么圈套。

这件事里,有人比陈太忠还要着急,那就是聂启明,昨天晚些时候,聂总主动打电话给赵明博,说是新华北报那边已经协调好了,你尽管劳教吧。

于是赵明博就跟杨姗说,你也不用指望你们单位搭救你了,那边已经放弃你了,你准备接受三年劳教吧……嗯,也许还不止。

杨记者一听就急了——赵所长,你能不能让我跟单位打个电话?单位要是真的不管我了,那么,您让我说什么,我就说什么,您让我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。

赵明博一听,觉得这个要求也不算特别过分,若是能借着这股子劲儿,彻底打消她的侥幸心理,那保不准……还会有意外的收获。

于是他就打个电话给聂启明,聂总堂堂的厅级干部,丝毫没有计较自己被一个小派出所所长打扰,忙不迭地表示,“这个问题不大,不过,我先联系一下吧。”

不多时,聂总就将电话回拨了过来,不但同意了杨姗打电话,还推荐了两个人选——你就告诉那小丫头,俩电话任选其一。

当然,杨姗打电话的时候,旁边必然会有人监听,而且都不瞒着她,就在她身边,大摇大摆地串个电话。

不过显然,警察们的操心有点多余,小记者知道了那两个供她选择的电话号码后,就是满脸骇然,毫无疑问,她知道那边人的份量,而警察们不怕她打出这个电话。

这意味着什么,就再也不用说了,杨姗甚至在撂下电话的同时,泪水就滚滚而下,她沉默好久之后,提出了写认罪书,换取缓刑的要求来。

赵明博当然不敢这么答应她,于是就要她先老老实实地写认罪书,嗯,顺便还要争取有立功表现……如此一来,我才好帮你说话不是?

“缓刑……我感觉有点便宜她了,”陈太忠有点不乐意,缓刑基本上就不可能执行了,他可是一点都不觉得杨姗可怜,她牛逼的时候,都是用鼻孔跟我说话的——哥们儿可是堂堂的处级干部啊。

现在知道国家干部的厉害了,就后悔了……早干什么去了?你捏造那虚假新闻的时候,有没有想到被冤枉的人,会是怎样的心情?

不过真说起来的话,他并不太清楚二者的区别,没错,他是做过政法委书记,但是他做的时间本来就不长,而且术业有专攻,他并不能比赵明博知道得更多。

或者……劳动教养所外执行,会更好一些?他不能断定,总之,他觉得若是能拿到杨姗的认罪书的话,那就可以狠抽某些人的脸了。

不能确定,那就请教别人好了,他琢磨了半天,拨个电话给马小雅,将事情经过说一遍,“……你在北京认识的人多,谁能比较权威地解释一下?”

“这个东西……我就能跟你解释,”马小雅听得笑一声,合着她那个退休的副厅老爸,就是检察院一路上来的,而她在北京接触的类似人物也不少,自然敢吹这个牛,“要照我说,就是缓刑,但是要判她受贿罪。”

合着这个劳动教养的手续,因为太简单了,执行方不一定是本地,按说这个人有危险的话,外地可以对他进行劳动教养。

但是一旦所外执行,那位直接回家,投奔老家的劳教所,别人也不能说什么,跨省抓捕罪犯是正常的,但是跨省抢劳教人员——好吧,大约也只有陈太忠敢惦记这么做了,前提是他得不怕麻烦。

相对来说,判个缓刑还要好一些,起码起诉的这一方,可以在缓刑期间时不时地骚扰一下对方,而且那边也得证明自己洗心革面了。

这个主意不错,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,马小雅是希望以这种方式来打脸,没错,受贿罪不适用于非国家工作人员,而那些新华北报的记者,也正是因此而肆无忌惮地收敛财物,扭曲报道某些事件。

不过,马小雅有点怀疑,太忠听明白了没有?

当天晚上,陈太忠在湖滨生态小区设家宴,为凯瑟琳和伊丽莎白接风,酒至半酣处,马主播就问起了杨姗那边最后是怎么处理的。

“就是受贿罪,”张馨笑吟吟地回答,她最近因为此事,跟赵明博联系得挺紧,“太忠哥说了,让她在认罪书里,自己建议愿意接受受贿罪。”

前文说过,西城检察院若是愿意活用一下,能以受贿罪起诉杨姗,而这个现象从逻辑和法理上讲,也属于受贿范畴,难就难在杨记者的身份,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。

反正一旦这么判了,杨姗出来之后不认账的话,就可以大肆攻击素波政法系统,所以陈太忠就建议赵明博,让杨记者自己提出按受贿罪算吧。

这认罪书是要保密的,留下这份认罪书,本来就是防着新华北报找后账,到时候要是有人说,这判定不合理,西城这边就可以告诉对方,我们手里有杨姗的认罪书。

那边要是再说,那是你们强加给杨姗的,可怜小杨一个弱女子,怎么可能反抗你们?这边出示一下认罪书,上面有杨姗自认是犯了受贿罪,那西城就是狠狠地还击了一下。

——麻痹的这罪名都是她自己选的,我们顺理成章地判了一下,还让她缓刑了,你们无冕之王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,莫不成真要成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存在?

这个思路,有很多不合法理的地方,但是凭良心说,西城能这么搞,就算相当讲理了——法律不可能涵盖所有社会现象,这么解释法律,真的已经是不错了。

“那就好,就应该这么搞,”马小雅笑着点点头,“关键是这个例子,可能成为指导性案例,别的地方就可以援引了,有重大意义……”

这就是检察院家庭出身的厉害之处了,现在有偿新闻横行,受益者就不说了,受害者也只能默默地吞下苦果,她认为这个案例,可以适度地限制公德心缺失的记者肆意为害。

从法理上讲,指导性案例本身不具有法律拘束力,不能作为裁判依据来援引,但是有这么个案例,无疑会增强判决的说服力,也能对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产生一定的约束。

“我总觉得这意义不止这么一点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又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“还是你说得明白,佩服……嗯,这个指导性案例,需要申请的吗?”

“行了太忠,记者跟你那么大的仇吗?”雷蕾不干了,这个怨气跟阵营有关,事实上她最近活得很惬意,自打张璘服药自杀未果之后,孙朋朋登时就低调了下来,现在跟文明办有关的稿子,都是她来发的,胡主任甚至都暗示了,文明办最近的搞头很大,你盯紧了。

“你省党报的,报什么的不平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看她一眼,“杨姗要是有你这种身份,我就直接判她受贿了,有甜儿这身份都可以。”

“我招你惹你了?”田甜听得不干了,她一翻眼皮,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欺负了我哥还不够,还要欺负我。”

“他欺负你哥了?”刘望男听得好奇,就插嘴问了,“你哥不是回美国了吗?”

“我哥的绿卡都要让他收走了,”田甜气得哼一声,“他能给小宁几个亿去发展,偏偏地就不舍得给我哥一点赚钱的机会。”

“既然是中国人,做什么美国公民?”丁小宁哪里是个吃素的?她原本就是在社会上闯荡过的,草根气息极为浓厚,“你要缺钱,跟我这儿拿就是了,你哥嘛……不给!”

“丁,你似乎非常富有?”凯瑟琳疑惑地看着她,女人多了,想不热闹都不行,更别说是前所未有地九个女人在一起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