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24章 敲竹杠

要不说这混官场的,真就没几个简单的,许纯良只听几句,居然就判断出了聂启明的用意,当然,这种判断力跟他家学渊源不无关系,而且许家在京城也有势力,知道那新华北报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“嘿,我还想提醒你一声呢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这家伙咱们能用,但是千万不要接触得太近,纯良你这人还是太好说话,要学会拒绝。”

“这我知道,不过是为了工作,不得不跟他打交道,拿你压着他,感觉比跟张沛林合作痛快多了,哈哈,”许纯良在那边大笑了起来,“反正咱们没资格管他那些破事儿,那就办好自己的事。”

“你的表现,越来越配不上你的名字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挂了电话,可心中那份感慨却不能像电话一般轻易挂断——官场果然是个大染缸,连许纯良都变得这么务实了。

第二天七点钟整,陈太忠的奥迪车就上路了,原本文明办的人上班,都是踩着点来的,但是现在行情烫手了,那也只能一天当作两天用了。

这次陪他前来的,是调研处的副处长姚平,至于说稽查办来的副主任,肯定就是李云彤了,稽查办里的人都知道,李主任是陈主任的人,而陈太忠本不想让她跟来,却是不好做得太过明显。

不过转念一想,马勉之所以不得不推后休息一阵,可不就是因为李云彤的传言?既然想帮马主任解套,那么这外界的谣传,我也就不能太在乎了。

而李主任也真的不怕闲话,一头就扎进了他的奥迪车里,所幸的是车里除了郭建阳之外,还有姚平,倒也不用担心别人瞎猜。

黑色奥迪之后,还有一辆桑塔纳2000,却是宣教部临时拨给文明办的,而且指明这车只有陈太忠有使用权,别人调是调不动的——潘剑屏对陈太忠的支持,由此可见一斑。

那车里,坐的却是三个女人,一个是雷蕾,一个天南青年报的记者,还有一个是宣教部秘书处的,三人都是管对外宣传的。

两辆车也没搞什么警车开道,就是一路直奔涂阳,不过,等八点半进入蒙岭县县界的时候,前面还是出现了届迎的车队。

这个届迎不是特别隆重,但饶是如此,也出现了一个副厅的干部——还是市委常委,涂阳市委宣教部长窦凌玉,旁边相伴的,就是蒙岭县委书记梁美贵。

令陈太忠郁闷的是,这窦凌玉又是个女人,而且……说起来长得不算太好看,却也勉勉强强说得过去——奔五十的主儿了,再好看也是过去时了。

哥们儿自打进了宣教部,总是跟女人在打交道,某人又想起了自己那个不尴不尬的外号,心里就有点恼火,“窦部长,我是去市里办事的……就不用这么惊动大家了。”

他是站在车门口说的,也就迈了两步路,真的挺不给窦部长面子,按对等原则来说,正处的干部就该是正处的接待,省文明办也不是什么强势单位,随便来个副市长,那就是超规格接待了,当然,陈主任是省里来人,规格稍微超一点,也算正常。

而现在来届迎的不但是副厅,还是市委常委,那真的很给文明办面子了,可是陈主任却表现得风轻云淡,不但是对窦部长不敬,对梁书记也多少有点怠慢。

当然,梁美贵是不敢计较的,窦凌玉也没在意,老话说得好,省里下来一条狗,都要比下面的人强,更何况来的是一条杀伤力惊人的疯狗?

而陈太忠眼里也确实没有这些路人甲乙丙丁的,他只是淡淡地点头,表示他知道了,于是车队继续向前开,终于在十点的时候,进入了涂阳市区。

自打进入了蒙岭,就有警车开道了,否则的,这一段路虽然不长,一个半小时恐怕也难走完,等进了涂阳市区,前面又多了两辆警用摩托,一路带着他们来到了涂阳宾馆——从理论上讲,这起码也是副厅级别的接待规格了。

陈太忠不说那些,十点半的时候,涂阳市委小会议室内,整个涂阳地区的党委班子,都在等着王书记、刘市长和省委陈主任的指示,一屋子人静悄悄的。

那三位却是不怕人等,直接在市委书记办公室叫上真了——体制森严,下属等领导算多大点事儿?正经是大家要先把丑话说在前面,统一了认识再计较别的。

“……就是五千万了,”陈太忠坚决地表示,他不会妥协,“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不是商品,不是用来讨价还价的。”

“那是当然,”王波点点头,“不过,陈主任你也清楚眼下的社会风气,很多人不干事专门抽后腿,省里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力度越大,我们的工作也就越好做。”

这要钱要得叫个理直气壮!陈太忠其实能理解这二位的苦衷,他自己就遭遇了不小的阻力,下面地市各有小心思,是再正常不过的了。

但是这种赤裸裸的交换,还是让他感到有点耻辱——好像哥们儿办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似的,非要拿投资换支持,我为的也是国家和社会!

对王波的叫苦,他并没有马上回答,就是那么淡淡地看着眼前的二位,好半天才出声,却是自顾自地说话,“这五千万也不是一定能投下来的,投资商是外国人,跟省里主要领导关系不错,你们还是先把这些钱争取到手,再谈其他的投资吧。”

这就隐隐讥讽涂阳人有点好高骛远,同时又将凯瑟琳的来历略略透露一二——蒋世方确实很看重普林斯公司的老板,她从欧洲给天南拐来了大量的高级人才。

然而,对王波来说,既然已经开始敲竹杠,那也就不怕继续敲下去了,他笑着回答,“陈主任介绍来的投资商,我们放心,既然是国际友人,那我们双方同心协力,让他多投资一点。”

“人家说了,环境不满意就不会投资,”陈太忠心里暗暗咬牙,你这是打算给我下套呢?“而且,我为你们争取的是外资……外资!”

“外资它开发蒙岭,也得换成人民币啊,”王书记笑着回答,人要是横下一条心来,那真是什么话都敢说,他当然明白引入外资的意义,但是这竹杠……已经开始敲了嘛。

“那我让她先换成人民币,再投资好了,”陈太忠本来就觉得有点耻辱了,又听这王波说话如此夹缠,真的有点受不了啦。

“太忠,外资的意义,我们是明白的,”刘东来见状,赶紧开始唱白脸,这党政一把手真搭起班子来一致对外,威力还是蛮大的,“王书记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,他不但要考虑外资,也要考虑数量,涂阳市的经济总量一直就上不去。”

“这样吧,你们能从她那儿多掏出一点来,我绝对不拦着,”陈太忠气得撇一撇嘴,“但是有个底线,我必须强调一下……不许拿财政收入做抵押。”

“啊?”王波和刘东来听到这话,相互对视一眼,他俩还真没想到,陈太忠争取到了这样性质的投资,还是刘市长反应快,“那是用BTO的方式,还是入股分红?”

“是BOT,”陈太忠再次纠正某人错误的说法,“还款方式你们谈,我不管,反正国家的财政收入,不能抵押给外国人……咱们是共产党的政府,不是满清政府!”

“陈主任,不止你一个人觉悟高!”王波听得有点激动了,伸手一拍桌子,“你既然能争取到这种投资,我也不多说了,涂阳坚决支持文明办的政策,不过这个……老刘?”

“我觉得陈主任还能再支持咱们一点,”这次,轮到刘东来唱红脸了,他略带不满地看一眼王书记,“我说班长,你跟这大财神要一句活话也算嘛。”

“陈主任你看……”王波苦笑着一摊手。

“我发现你俩这搭子,真的是配合默契,”陈太忠被这二位弄得哭笑不得,王书记好不容易良心发现一下,却是又被自己的搭子拽回了现实中,“这党政联手,确实可怕……”

“我们还会联手搞精神文明建设,”刘东来的话,接得真的是异常快捷,要说这厅级干部们说话,都是考虑到方方面面才肯开口的,但是这并不代表这些人的思维不够敏捷,偶尔快速接口,也是相当厉害的。

陈太忠也下了一跳,心说老刘你这反应未免有点太快了吧?不过,人家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了,他也不好再计较什么,于是苦笑一声,“你们要是真的成了精神文明建设的样板,我当然还会加大支持力度的。”

“陈主任你要是早这么说,那不就都结了?”王波笑吟吟地接口,既然不能敲出更多的东西,那么只能退而求其次,敲定一个承诺,也比什么都没有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