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22章 啥人有啥用(上)

陈太忠最终能说服关正实,并不是因为他的辩才出众——虽然他的嘴皮子确实很灵光,但是想改变一个思想成熟、年长的厅级干部的观点,真不是那么容易的,更别说他在争辩中也有胡搅蛮缠之处。

问题的关键还是那四个字——“出于公心”,这才是打动关厅长的地方,现在的社会,风气是每况愈下了,但有些人心中,还是有一杆秤的。

要说陈太忠出于绝对的公心,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,毕竟这家伙也是要政绩的,他在文明办虽然只是挂职,表现好了同样也会记入考评的。

但是相对的公心,就足以令关正实感慨了,这个政策推行起来得罪的人之多,会远大于小陈的收获,这种绝对得不偿失的事情,怕是也只有这家伙敢去做了。

关厅长听着听着,一时就有点恍惚了,好像回到了自己上学的那个年代,他是六十年代的大学生,那时讲的就是好好学习,学成以后更好地建设祖国。

原子弹和氢弹爆炸成功之后,举国的庆祝,他也是记得一清二楚,而毅然回国参与祖国建设的钱学森等人的事迹,他更是清楚了。

相较当年那些不远万里、自愿放弃优渥生活,回归祖国的留学生来说,现在一旦出去就不愿意回来的留学生,确实少了一点东西——他们少了一份责任心,少了对祖国的爱!

当然,人家做出这种选择,是人家的自由,但正是因为大家都能表示理解,而且会表示羡慕,关正实想到自己的青葱岁月时,那份爱国的激情,却不得不感慨。

现在的人居然以离开生养自己的祖国为荣——并且成为了普遍的认知,这精神文明建设,也……确实是该抓一抓了。

那些曾经的中国的脊梁所代表的精神,不过短短的三十年,就被人忘却了,久远到好像有三个世纪那么长,就连关厅长都需要提醒,才能想起一些来……

不过陈太忠终究是应该庆幸,关正实是老派的知识分子,搁给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现在,谁还会把报效祖国、热爱祖国当回事?个人的生活质量才是王道!

而两人思维的差异,让关厅长也有点脸红,他是老派人,最见不得的就是现在人的浮躁,最爱感叹的就是世风不古、学风不古——这就是代沟吖~

当他意识到,自己居然会为那些贪图享受的人辩解的时候,他只能感慨自己也堕落了,于是心一横——得了,不就是个厅长吗?宁可这个位子不要,我不能让你笑话我的情操!

“其实,主动报上来的,问题都不会很大,”陈太忠见关厅长终于答应了下来,就笑着站起了身来,他是顺毛驴脾气,这时才泄露一点出来,“被人举报出来的,那才会有大麻烦。”

还是那句话,敢大明大方、高调离开的,多半都是没什么亏欠,不怕追究的主儿——你可以站在道德的角度,谴责对方不爱国,但是人家既然追求个人生活品质,留在国外不回来也就是很正常的了。

这个社会风气,他并不打算强行扭转,无非就是嫌贫爱富而已,这风气是不好,但是他目前计较不到这里——虽然老话都说“儿不嫌母丑,狗不嫌家贫”,反正,等中国自己富强了,不需要吆喝,类似人等就转变风头了。

他目前要针对的,不过是那些吸足了民脂民膏,为了逃避可能的制裁,而将财产和家人转移到境外,以保证将来自己能继续那种花天酒地的贪官污吏、奸商买办。

“还走什么?在我这儿混饭吧,”关正实一旦拿定主意,也是有担当的,而且他认为,自己不会为这个决定后悔,“这都五点半了……都说了要支持你了,我还怕别人看见?”

这话听起来是玩笑,但或多或少也有点无奈的意思,社会风气真的败坏若斯,关正实自己平常就感叹世风不古了,结果小陈折腾出连他都觉得是古董的思想来,所以就算老关是一厅之长,多少也生出点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。

那倒也是,陈太忠感觉出来了,今天关厅长这个支持,真的有点勉强,他才说要应承下来表示领情,不成想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却是凤凰科委的大主任许纯良,“太忠,有点要紧的事,要跟你说一下,方便不?”

许主任说的倒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省移动公司的聂启明聂总,想跟陈主任坐一下,凤凰科委的手机即将下线,下一步的推广离不开省移动的支持,所以,许纯良在天南虽然有那么个老爹,但是不能完全无视省移动的态度。

“聂启明……我跟他真的不是很熟啊,”陈太忠提起这个人,心里就是说不出的腻歪,他本来都铁下心思要弄走这家伙了,结果被黄和祥一个电话,就轻松地放过此人了,而黄老三原本说两三个月此人就要走人,但是他二哥说了——估计是我家老三忽悠你呢。

“他主动跟我说了,说精神文明建设工作,移动这边也能配合一下,”许纯良苦口婆心地劝他,“我也在呢,你就过来一下吧。”

“那……让你说个地方吧,我这边先陪科技厅的领导,然后再去赶场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现在已经越来越习惯赶场了,“这总可以吧?”

“是关厅长吗?一起吧,”许纯良是凤凰科委主任,跟关厅长关系也不错,“你们在哪儿,我和聂总过去……”

关正实一听,是许纯良和省移动的老总要来,自然也是欢迎的,他已经决定陪陈太忠疯一把了,但是这不代表他愿意直面某些压力,这个时候,有凤凰的小许和省移动的老总出面,一起坐一坐吃顿饭,那是怎么算都划得来。

许纯良是许绍辉的儿子,此人现在能跟小陈在一起,很容易引发大家一些猜想,而省移动的聂总也是一号人物,别看只是厅级的企业老总,但真要论起来,省移动的钱比科技厅多得多了——哪怕现在的科技厅,已经是鸟枪换炮了。

聂启明还真不是一个怕招摇的主儿,他的座驾虽然只是辆奥迪,但却是黑色牌照——这意味着是中外合资企业,“天A-16888”。

这车一进科技厅,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,相较而言,许纯良的帕萨特就中规中矩了很多,然而“天O-B”的开头,也让别人看出来了,这是凤凰市政府序列的车。

那么,大家能注意到的,就是又来了两个像模像样的人物——起码那个黑牌车,一定是有点来头的。

陈太忠来了科技厅,这是不少人知道的,不过人家见的是关正实,省里的衙门,本来规矩就多,大家虽然对文明办最近出台的调查很不满意,但是关老大在接待人,谁还敢说个不字?就算有怨气,也得等陈太忠出来的时候,大家上去质询一下。

但是陈太忠出来的时候,就不是一个人了,他身边那个高壮的男人,大家不知道是谁,但是另一个英俊到可以称得上漂亮的男人,大家却都不陌生,凤凰科委许纯良。

许主任这张脸能被大家记住,固然跟他是许绍辉的儿子有关,但也跟他的相貌特征不无关系,很多人背后评说,许纯良就算没那么个老爹,只凭这一张脸,也会过得很好。

有他在场,别人对陈太忠意见再多,也只能保留了,正像关正实想的那样,这可是许绍辉的儿子——单纯招惹许绍辉的儿子,或者单纯招惹陈太忠,都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,但是两人一起得罪,那真是自己找死了。

既然是关正实请客,那就是在科技厅的指定酒店翠竹宾馆,要说这翠竹宾馆,离科技厅也有一截,不过这没办法,省政府里部门众多,科技厅虽然不在省政府大院内,却是离得不甚远,相互之间多少要讲一点避讳。

点菜的时候,许纯良有意拉住关正实聊天,关厅长自然不缺这点眼力价,很热情地跟他说着,而一边的聂启明则是抓住了时机,低声跟陈太忠说话,“陈主任,我们公司打算积极响应文明办提出的号召,大张旗鼓地展开精神文明建设工作。”

“我这人直性子,不喜欢遮着掩着,”陈太忠真不想跟此人坐一块,但是没办法,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,反正,他才不会相信,姓聂的会无条件地响应省里的决策。

说白了这是央企,省里固然多少能插一点手,但是人家也没必要响应省里的各种土政策,于是他就发问,“直说吧,你这是又遇到了什么问题?”

我还能遇到什么问题?聂启明真的也是有点无语了,他苦笑一声,“那个新华北报的案子,快点处理了吧,现在是不少人来我这儿了解情况啊。”

“来你这儿了解情况?”陈太忠听得真是有点奇怪,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:之前杨姗闹得那么厉害,为的可不就是天讯公司的案子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