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21章 再辩

刘东来对这八千万也没做过多指望,要是两三个项目八千万,倒是说得过去,区区一个蒙岭,就要让人扔进去八千万,真是有点狮子大张嘴了。

尤其是这数额是王波定的,刘市长吃多了撑的,去跟陈太忠叫真?反正他的任务是吹风,接下来就是他表示,希望永泰那边,您也能帮着协调一下。

这个倒是好说!陈太忠对这个要求不是很在意,首先永泰的书记楼宏卿是非常卖他面子的,其次就是……永泰若是敢不答应,他还可以找段卫华,甚至去联系伍海滨——商翠兰你好歹也是文明办的人,工作需要,你做一做你爱人的工作吧。

事实上,陈主任也很喜欢做这种协调工作,他认为这才是有意义的工作,也是他擅长的,而不是现在投资来换得对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的支持,这种赤裸裸的交换,让他感到一些耻辱——要不是需要千金买马骨,哥们儿真的不带搭理你。

然而,现实就是现实,丝毫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,所以挂了电话之后,他开始琢磨:这五千万我得去哪儿弄?

京城那帮子弟,那是不用指望了,都跟邵国立差不多的德性,不是赚大工程大项目的钱,就是转手倒卖“短平快”的那种。

丁小宁现在风头够劲了,却也不合适出资,而且她才融了邵国立八千万的资金,想来想去,陈太忠就觉得,怕是只有找甯瑞远了。

甯总接了这个电话,听清楚他的要求之后,也是有点头大,“我宁可赞助你五百万,也不愿意投资五千万……你也知道,我爷爷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我,不许搞产业多样化,老老实实地做制造业,要不然我搞房地产也不愁挣钱。”

我倒是忘了这个了,陈太忠想起来了,甯瑞远很早就这么表态过,而且瑞远对他的工作,一向也是很支持的,别的不说,只说赞助凤凰的申奥万人长跑,就出了一百万。

那么,他肯定不能要这五百万,要不成什么啦?搁了电话之后,他开始犯愁了——想我陈某人也会为这区区的五千万发愁,真是……

找支光明肯定也不合适,老支在陆海的摊子就铺得好大了,碧空那边也在上项目,他想来想去,也只能硬着头皮给凯瑟琳,反正她手里钱多不是?

“钱多也不能乱扔不是?”美艳的普林斯公司女老板在电话里一声娇嗔,“万一打了水漂呢?我要抵押。”

“抵押没有,谁敢吞了你的钱,我出面找他算账,”陈太忠这是典型的内外有别,国内的资金,他就要财政抵押,国外的资金,他就不允许。

不过说实话,以外国人在国内的超国民待遇,谁吃撑着了敢昧外国人的钱?更别说凯瑟琳还有肯尼迪家族的身份,现在在北京也站稳了脚跟,他这么说话,不过是表个态罢了。

“我过去看一下吧,”别说,凯瑟琳还真有点做事业的劲儿,“风景好我就投资,风景不好我才不投,不过……倒是又能见到你了。”

“这个色鬼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挂了电话,心说这就是齐活了,普林斯公司的考察,肯定要有一段时间的,正好看涂阳市的表现——不能你说给你找投资,我一下就变出投资来吧,这需要一个过程。

不管怎么说,这边事儿就算搞定了,他打个电话安排一下,说是明天要涂阳视察,稽查办和调研处都派个副职吧。

如果能从涂阳打开口子,下一步稳扎稳打也就是了,陈太忠觉得这是一条思路,工作难开展,那咱就一个钉子一个钉子地拔,现在他需要再选几个目标。

林业厅和水利厅,嗯,还有科技厅,省直机关的工作很难做吗?他才不这么认为,这三个厅局,他都是有一定把握的。

他最先联系的,肯定是关正实,以前省科委破破烂烂的,穷得叮当乱响,不信能有几个干部家属能在外国办了绿卡。

然而,关厅长的回答,真的令他崩溃,“太忠,我早就想给你打电话了,你们文明办这个政策有点问题……科技厅的中层里面,不少人家的孩子都出国留学了,知识分子嘛,大家都很重视教育。”

“留学是留学,在国外有绿卡,是另一回事儿吧?”陈太忠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关厅长了,按说,他现在关系还在凤凰科委,是科技厅的下属,而他挂职的地方,却是在省委文明办,又隐隐能对科技厅指手画脚。

尤其是,关正实这话指责得,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,人家孩子想多学知识,出国留学深造,错了吗,没什么错的吧?

甚至人家摆明车马,敢说我孩子就是有绿卡了,正经考出去的——没准还混了奖学金,觉得国外生活条件好,就千方百计地留下了,那又怎么样?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嘛。

“关厅,我觉得咱们该面谈一下,”陈太忠心一横,做出了决定,“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?”

“你现在过来吧,”关正实叹口气,“这两天厅里对这个文件,议论纷纷,尤其那些子女在国外留学和定居的,对这个文件抵触情绪很大。”

按说,这些靠真才实学考出去的孩子,又凭真本事留在国外的,跟那些花钱出去,又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,偷偷办了绿卡的人,还是有不少区别的。

其中很大一个区别就是,这些人走得高调,定居得心安理得,所以国内他们父母所在的单位,也都知道他们出去了——真是想瞒都瞒不住。

所以科技厅这边的反响,是最大的,能跟他们相媲美的,也就是省教委之类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了,陈太忠不明就里,一头就撞到了重灾区里面。

坐在关正实的办公室里面,听他陈述完这些事情,陈太忠沉吟一下,笑着摇摇头,“出国留学深造是好的,但是在国外定居,我不认为他们是理所应当的。”

关正实摇摇头,他不认可这个观点,“国外的生活条件好、优越,人家有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力,做父母的……应该决定孩子的命运吗?”

“但是做父母的,应该有教育孩子学成回国,报效祖国的义务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道理不辩不明,说着说着,他就知道该怎么说了,“尤其身为国家干部,他们该有这样的认识和觉悟,也该起到带头作用。”

“要是孩子不听呢?”关厅长听他这么说,居然笑了起来,小陈的话有点强词夺理,但是不可否认的是,这家伙把握的立场和原则,都是没错的。

“孩子不听,那就是……他们制造了一件不怎么合格的产品,”陈某人讲起歪理来,那是真的能掰,“工厂工人要是生产出不合格产品,会不会受到惩处?身为领导干部,犯错当然更是要严惩了。”

“错要是不在这些人身上呢?”关正实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有些干部是工作任务重,顾不上教育孩子。”

“那就不奖不罚嘛,”陈太忠的反应还真是快,不过下一刻他还是点名了,“但是轮到干部提拔的时候,这一点是必须要考虑的。”

“这就是你的后续手段了,对吧?”关厅长看着他就笑,接着又叹口气,“这些大道理我都懂,但是……现在的社会风气就是这样。”

“精神文明建设,抓的就是社会风气,”陈太忠还他一个苦笑,“很难,但是还要去做,关厅我问你一句,看着那么多人才学成之后,留在国外,你不痛心吗?”

“国外的科研条件、经费……真的比国内强很多,”关正实的眼光开始游离,似乎在遐想,又似乎在酝酿措辞。

好半天之后,他才若有所思地问一句,“那将来国内条件好了,他们也在有了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知识之后,回国了呢?”

“能证实引进了特殊人才,干部考评自然能加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不过,那时候他们的父母也该退休了吧?事实上,我更怀疑那些人回来,是在国外呆不下去了。”

“殃及父母,你这是……在搞株连呐,”关正实叹口气。

陈太忠缓缓地摇头,“这不是株连,领导干部本来就应该起带头作用,再说……如果他们真的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,那么自己做出一点牺牲,想必也不是很难接受的吧?又没说一定撤职,不过是升迁难度变大一点而已。”

“矫枉过正,”关厅长继续摇头。

“我已经尽量不过正了,本来两个文明一起抓,物质文明的建设,更是矫枉过正,”陈太忠一摊手,“我真的很想尽力做到公平……当然,误伤一两个也正常了,不能任由社会风气再堕落下去了。”

关正实用异样的眼光看了他半天,最后才微微摇头,“算了,看你也是一片公心,那我陪你疯一次吧,大不了把这个厅长还给你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