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18章 迎难而上(上)

稽查办的稿子,在第三天就见报了,这个效率是真的不低,不过,这固然跟潘部长的大力支持有关,也跟马上要国庆不无关系——接下来宣教口上要忙的,就是国庆宣传了。

不过对于大多数的干部来说,这就有另一层的含义了,前天省委才传达了家属出国和绿卡要登记的文件,大家正组织学习呢,省党报上却是又出现了这样的文章。

看来这个号称“试行”的干部家属职业及涉外关系登记制度,省里是要动真格的了!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认为——这也就是潘部长要陈太忠尽快准备稿件的原因,想推行一项涉及不少人的政策,必须要有相关的手段,以展示推行者的决心。

文件下发倒还不要紧,这报纸上一登,整个天南省官场登时就炸锅了,没错,是整个天南的官场,因为这个文件是针对天南的省管干部去的。

宣教部的人疯了吗?不少人这么嘀咕,这一下可不光是咱们的干部们知道了,连外面的老百姓都知道了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老百姓就成为了跟干部相对立的名词,比如说这内参,就是干部才能看的,而且还得处级以上的干部——按说,这是为了对外保密的缘故,但是这个结果有点令人哭笑不得,外面都知道了,家里人反倒是不知道。

然后结果就挺严重了,外面人艺术加工改造一下,再通过一些说不清的渠道传回来,于是悲剧就发生了——谣言比真相看起来,还要像真相。

反正,对广大干部来说,这个登记只是在组织内部的话,还是比较好糊弄的,能躲得过的就躲,躲不过的话,也可以通过一些手段,要求相关人等“妥善处理”,真有那腰板硬实的,都敢要求负责调查的干部“顾全大局”!

体制里这点事儿,谁还不明白?

但是老百姓知道这样的消息,那可就天下大乱了,这些人里良莠不齐,尤其是有些人素质不高,压根不懂大局,更有那些捕风捉影之辈,没有直接证据,就敢信口胡说——丫挺的反正是光脚的,不用负责嘛。

一时间,就是风起云涌,省文明办各色人等的电话,几乎都要被打炸了,除了个别人等是铁关系,是来问执行力度的,不少人都是直接打电话过来,表示不能理解的。

既然敢表示不能理解,那么必然有充足的理由,这就是老话说的那种,“一封信,八分钱,上面一查歇三年”——这是对干部资源的严重浪费,从本质上讲,这也是在犯罪啊。

“下面的抵触情绪,很大啊,”康楼电跑到陈太忠这儿来感慨,他是分管协调处的,往常是文明办最忙的处室,不过自打稽查办横空出世之后,他这边受到的关注就少多了。

不过,正因为他以前接触的人多,找他了解情况和抱怨的人,也是最多的,“地市的反应倒没有想像的那么厉害,可省直机关里反应就大了。”

“大就大呗,四部委协作的调查,他们尽管往外跳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做着中国的干部,衣食住行全能报销,可老婆孩子倒是移民到国外……这还有道理了?”

“他们主要是怕误会,怕被流言中伤,”康楼电苦笑着解释,“我承认你说的,里面有些人是别有目的,但是也有些人,是被以前各种运动整怕了。”

“这个我有安排,你不用问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有些事情不到揭骰的时候,他是不会点明的,“党报能刊载出来,说明省委有高度统一的认识。”

“可是这些人消息都灵通得很,知道杜老板对这个事情不怎么上心,”这才是康楼电真正苦恼的地方,“宣教部的码头,还是小了点……其实这种事儿,就算杜老板出面,也照样会有抵触情绪。”

“既然你那么难做,让那些抱怨的人打电话给我吧,”陈某人并不是什么好脾气,“我记不下那些原因,人名我总记得下来的。”

他这么说话的理由,其实很质朴,身为国家干部,你们有没有任劳任怨、埋头工作,这个我并不知道,虽然有人管我叫组织部长,但是上面还有个前缀——“地下”。

但是身为国家干部,家属跑到国外去的话……那是什么性质?!!

你信不过这个党,信不过这个国家,那就全家卷铺盖卷滚蛋嘛,谁拦着你呢?太平洋也没加盖,大不了身上绑俩轮胎,游着去美国嘛——反正这个国家你活不下去了。

既然你活得下去,还能在体制里拥有一定的发言权,我随便调查一下,你废话就那么多,这摆明了是不给我面子嘛。

陈太忠从来就是个“以德服人”的人,别人不给他面子,他自然不会在乎别人的面子,“凡是打电话抱怨的,重点调查。”

“打电话来的,都是身家清白的,”康楼电哭笑不得地回答,下面这些事儿,猫腻虽然多,但是没谁会傻到授人以柄,“他们都是表示,这是组织上事情,没必要登到报纸上。”

惹得火了,我就直接发表一个“欢迎广大群众监督”的稿子,陈太忠看康楼电一眼,却是最终没有说出这话来——现在天南掌权的是杜毅,又不是蒙艺!

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般渴望蒙艺还在天南,他相信若是老蒙还在的话,他在下面活动,蒙书记公然表示支持,那么这项工作的进展就会变得顺利许多。

而杜毅现在的暧昧态度,就为此事凭添了不少的变数,而且可以想像得到,这项工作推行起来,难度绝对不会小了。

“好在最大的不过是正厅,”想到这个,陈太忠有点庆幸,相较而言,那些副省以上的干部关系不在省管范围,要不然潘剑屏都扛不住。

老潘的压力,应该比我还大吧?这一刻,他还真的有点佩服潘剑屏了,不是随便一个省委常委就敢惦记此事的。

当然他也明白,真的要波及到潘剑屏的时候,黄家那边就不会坐视了——老潘想必也是看明白了这一点,才肯大力支持的,但是他的勇气还是让人佩服的。

他这么胡思乱想着,冷不丁手机响起,来电话的却是田立平,“太忠,这报纸上都登了干部家属绿卡报备了,不用这么狠吧?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叹口气,沉吟一下发话了,“立平市长,你能不能跟我交个底儿,田强到底有没有美国的绿卡?”

“……”田立平默然,好半天之后,他才叹口气,“他有,这个事实,会对我造成什么样的影响?”

“最少,是不可能再往上走了,”陈太忠回答得很坦率,“文明办里,有组织部派驻过来的干部,还有纪检委派驻的干部……你明白我意思吧?”

“唉,”田立平一声长叹,却是没再说什么,同其他人不同,他非常明白小陈的破坏力,别人都认为是法不责众的事情,可是这家伙真要一意推行的话,没准还真能成功——惹急了,小家伙连黄老都能拽出来,没人比他更清楚黄家对小陈的支持。

“我就奇了怪了,中国这么大,怎么就容不下几个干部家属?”陈太忠对上田市长,也是……满肚子的纠结,“田市长,为什么你会答应田强办绿卡?”

“为什么……嘿,”田立平哼一声,随后声音就大了起来,“为什么?因为我没时间管他!田甜跟你怎么回事,我管了吗?”

“我们这一代人,做父母的,欠孩子的,”田市长的声音变得低沉了起来,“田强什么性子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现在没退休,能护得住他,将来我退了,管得住他吗?他要是惹出了掉脑袋的事情,怎么办?”

陈太忠登时默然,也是,他跟田甜胡天胡帝,也没见老田说什么,他沉吟好半天,才苦笑一声,“人……总是会越来越成熟的,挫折才能让人进步,田强真要遇到点小挫折,那也是好事,你管他三五十年,难道管他一辈子?”

“去了美国,没他老爹罩着,他总要收敛一点,”田立平的回答,非常地苦涩,“你要是肯答应,将来他出事,你能帮着处理了,我就让他去文明办,当着你们的面儿把绿卡毁了。”

就他那惹事能力,我管得过来吗?陈太忠听得暗暗苦笑,他沉吟一下方始回答,“立平市长,我吹句牛皮了,您要是愿意配合,我保证在您退之前,让您再往上走一步……田强嘛,我有办法收拾他。”

这话确实有点大,田立平马上五十五岁的人了,七上八下那是官场的规矩,五十七还到不了副省的话,就不用琢磨了,而他升正厅还不到一年,两年红线那也不是吹的。

不过,这年头讲究个事在人为,黄家愿意大力支持的话,五十九岁升副省也不是不能考虑,而且,在这之前,田立平能做到市委书记,五十八岁的时候,直接混到省政协或者人大做个副职,那也就是齐活了。

就是那句话,只要上面愿意支持,一切都有可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