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16章 暴利(上)

连张忠毅都能看出来,邵国立对单红星有意思,小单自己当然更感受得到。

作为一个美艳的女人,她平日里本就见到过不少觊觎的目光,更别说邵总这种赤裸裸地、丝毫不加掩饰的垂涎了。

她早就在心里细细地盘算过了,自己该何去何从,眼见邵总要她敬酒,她很干脆地敬了三杯——不管她做出什么选择,这三杯酒她都是躲不掉的,双方的地位差距,实在悬殊了。

然而下一刻,单红星就做出了一个比较奇怪的举动,她又将酒斟满,却是不选别人,偏偏选了丁小宁敬酒,“早听说丁总的大名了,我们普通干部真的很仰慕,我的酒量不行,这最后一杯,敬了您了。”

“哦?”丁小宁看一眼邵国立,又看一眼她,心里在琢磨这是怎么回事,手上却不慢,端起酒来一饮而尽,微微一笑,“呵呵,我的酒量也不行。”

她也将邵总的心思看在了眼里,不过这种事儿她见到和听到过的,实在太多了,而且她确定,这女人绝对不是太忠哥的女人。

没错,陈太忠的私生活很糜烂,但是他并不对自己的女人隐瞒什么,当然,像唐亦萱之类这种太敏感的人物,他还是要略作掩饰的。

前一阵张梅来了,又走了,然后刘望男就很感慨,说家里很久没有见到新鲜面孔了,太忠你这是……打算修身养性了?

陈太忠当然会说,有了你们,我的世界已经是满满当当,再也加不进来塞了——现在的他说这种肉麻的哄人话,已经是轻车熟路了。

于是,丁小宁就问他,汤丽萍怎么办,你敢说你绝对不会对那双圆规腿下手?陈主任马上避重就轻地回答,说是有个那啥叫单红星的,主动送上门,哥们儿那是大义凛然地拒绝了……很漂亮的一个女人呢。

小丁同学并没有把这个名字放在心里,但是这话总共没说了几天,就见到这个人了,她真是想不记得都难。

所以她确定,这个单红星跟太忠哥真的没啥私情,那么她当然要奇怪,这女人为什么要敬自己一杯——不过,她这一生最见不得的,就是男人对女人用强,于是她当下心里就决定,你要是不想从邵国立的话,冲着这杯酒,我必然会帮你。

丁小宁的想法,虽不中亦不远矣,单红星已经决定了,她不会跟邵总发生什么亲密接触——虽然这是来自京城的贵公子。

这是她盘算了许久以后,才做出的决定,而且她的理由,非常地充分。

首先,跟了邵国立的话,她就不会再从陈主任这里得到什么帮助了,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局面,陈主任并不像外面说的那种色中恶魔,正经是,人家不要她的身子,都愿意出手相助,这真是比一般的君子还君子。

那么,如果她投入邵国立的怀中的话,陈主任对她的印象,自然会大坏——著名的美女收藏家、妇女之友都放过她了,她反倒不知自爱,跟旁人勾勾搭搭?

是的,单红星对自己的条件,那是极为地自信,她不相信陈主任看不上自己,是因为自己硬件不行,只能说是……她跟陈主任没这个缘分。

这只是其一,其二就是,邵国立虽然腰板硬实,但他终究只是京城大少,来了素波还是要听陈太忠的,太子党虽牛,但是够不着地方啊。

只说这两点,就足够她决定拒绝邵国立了,没错,邵总很大牌,但是在地方上,也斗不过陈太忠,这是必然的——据说杜毅都要买陈主任的账呢。

更别说,现在市里已经在提名她做副科长了,刘市长看的是谁的面子?是陈主任的面子!真要说邵国立什么的——谁认识这种闲杂人啊?

这些种种,促成她做出某种选择绰绰有余,更别说还有一个极为关键的原因:她本是良家妇女,就算不得已为权贵岔开一下大腿,但总不希望自己成为公共汽车,任人进出。

花径未经游客扫,蓬门只为陈君开——没错,现下的天南,除了陈太忠,还真没她看得上的人物,京都邵公子亦然。

正经是邵国立答应的两千万投资,让她颇感纠结,卷烟厂那边没有大问题的话,这就基本上是定了的,她若是拒绝了对方,这投资飞了怎么办?

飞……那就飞了吧!单陈主任既然能介绍邵公子,就能介绍那么就能介绍邹公子、郭公子,正经是不要让陈主任看轻了自己,那就不愁后面的投资——单红星认为自己理清了头绪。

而且她隐隐有种感觉,那就是自己要拒绝,只要方法得当,邵国立也未必会如何生气——他真要收回说出去的话,就不怕惹恼陈主任吗?

然而,想要不着痕迹地拒绝邵公子,那也是一门学问……拒绝人是很简单的,但是同时想要为对方留点面子,以免有人恼羞成怒,那就要讲一点策略了。

单红星认为,自己想要躲过这赤裸裸的染指之念,指望张忠毅是不顶用的,还是得指望陈太忠这样的强人出头——陈主任在跟邵总的言谈中,丝毫不落下风。

陈太忠跟丁小宁的关系,一桌子的人都看得出来,单红星也不例外,想到自己这个良家妇女要以“野女人”的身份靠上去,那必然还要接受年轻貌美的丁总的置疑,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。

凭良心说,这一桌三男三女,男人不说,三个女人真的是个顶个的漂亮,丁小宁单红星自不必说,那蔡女士也是女人中的女人。

所以,单科长索性不找陈太忠,直接找上了丁小宁敬酒——我无意抢你的男人,我只是借你的大旗,避一避风头,丁总你谅解一下哈。

她的心思没有白费,酒足饭饱之后,邵总就发话了,“小单,咱们找个地方坐一坐,你跟我介绍一下涂阳的情况,然后你再带我看一看……张主任就不用陪着啦,我这人也没啥别的爱好,就是爱跟美女聊天。”

张忠毅听到这话,真是一个字都不敢说,别的都不提,只说人家邵国立愿意给卷烟厂扔两千万,他还能说什么?

“我想去丁总那儿休息一会儿,丁总你看呢?”单红星冲丁小宁咧一下嘴,凭良心说,她现在是真的身不由己了,拒绝是不敢拒绝,应承下来,又觉得是糟蹋自己,“我敬您的时候就说了,我不能喝。”

“邵总,我的面子不值钱,你给太忠哥一个面子,”丁小宁却是快人快语,还是那句话,她最见不得的,就是男人对女人用强,这也是单红星的运气,碰到她了,再遇到一个人,都不会是这样了,“我带红星休息去了,成不?”

“成,那有什么不成的?”邵国立笑着点点头,一个下面地市的女人——无非是个村姑罢了,哥愿意抬举你,你不识抬举,那是你不懂珍惜!而且,他身边还有小蔡陪着,也不缺泻火的对象,“我就算不想答应,你叫上你太忠哥,我也抵挡不住你两口子不是?”

“那你把你家的,也叫过来嘛。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不是吹牛,不用小宁,我一个人就挡你俩……不管喝酒还是玩钱,信不信?”

这些,其实就都是点扯淡的话了,他也看明白了,小单对邵国立没感觉——当然不能排除欲擒故纵的手段,这就是其他的话了,反正既然求到他门上了,他不能不管。

邵国立这个心里,多少就有点不是滋味了,太忠你不仗义啊,自己盘子里的菜自己不吃,还不允许别人夹两筷子?做人……要厚道啊。

不过还是那句话,他只是见猎心喜,真没有什么必得之心,也就是见这女人是良家妇女,生出玩一玩的心思,真要说女人他还缺了?港台明星、清纯玉女他都玩得腻歪了,何况是这种小地方的女人……你丫的会深喉吗?

反正对方没兴趣,他就更没兴趣了,倒是张忠毅生恐对方毁约,“要不晚上邵总去涂阳吧,一切我安排。”

“你?”邵国立看看他,笑着摇一摇头,舌头却是有点大了,“老张……你是姓张吧?冒犯了啊,不说别的,没太忠的面子,我都不知道涂阳在哪儿,他领你们过来了,我就扔两千个玩一玩了,嗯,大家要双赢。”

“你以前不这样的嘛,”陈太忠看他有点高了,索性一把将他拽了过来,“走了,跟我蒸个桑拿去,两天没洗澡了。”

“别拽我,”邵国立有点恼了,“蒸桑拿没问题,不要山西和青海的石头啊,那些石头……有味儿,闻着恶心。”

“别跟我扯那么多,”陈太忠不理他,他现在应付这种场面,也是轻车熟路了,“正经是有事问你呢,别跟我拿乔啊,还是不是兄弟了?”

这话算托词,但也不是完全的托词,他确实是对有些事情感兴趣,比如说,邵国立为什么对涂阳的卷烟感兴趣了,还要弄个三省总代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