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14章 变通上报(上)

潘剑屏顺着陈太忠的手指看去,然后就抓过报纸看了起来,看了约莫有一分钟,才放下报纸微微点一下头,“看来你还真是解决了问题。”

潘部长看问题,跟其他的省级领导差不多,都是先看事情处理了没有,至于说细节什么的,那就不重要了——眼下对方已经声明,停止关注此事,这就是好的结果。

“他们这个道歉态度,我不是很满意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这李逸风是新华北报的一级记者,觉得自己很不含糊。”

“不过是别人的喉舌,”潘剑屏不屑地哼一声,见他兀自愤愤不平,说不得微微一笑,“你这次进京抓记者,响动很大啊,这文章就算在中缝,也会有人注意到的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想到潘部长不可能因为这么点小事,就招呼自己过来,说不得请示一句,“潘部长您叫我来,有什么指示?”

你这家伙,陪我多聊一阵很难吗?潘剑屏听到这个问题,真是有点无语,别人来了他办公室,都是想方设法地多拖延一点时间,好加深在领导心目中的印象,你倒好,直接问我有什么事儿。

不过,这倒是显出,小陈是个一心做事的人,潘部长倒也没有生气,他沉吟一下,“你们文明办起草个稿子,大致意思就是省里开始搞干部家属绿卡登记制度了,快点写,争取三五天内见报。”

“见报……”陈太忠愕然地张大嘴巴,“不是以文件的形式下发吗?”

他不是反对发这样的稿子,而是说这么大张旗鼓地在报纸上搞,这风头可是出大了——潘部长说的见报,必然是《天南日报》。

“文件今天就会下发,通过省委办公厅下发……小陈,你的马主任,默默地做了不少事情的,”潘剑屏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不过,人无完人啊。”

“皇帝身上还有三个御虱呢,谁还能没点缺点?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不合适跟老潘说,我都托人在黄老面前递话,说马勉不错了,却不成想遇到这样的事儿,反正这年头,公道自在人心了,“下发的文件,能不能提前给我看一下?”

“不要传出去……省得办公厅说咱们,”潘剑屏随手从旁边拿过一份文件,丢给了他,“四部委联合发起的,咱们宣教部主办,所以有底稿。”

陈太忠粗略扫了一眼,就是一惊,除了是宣教部主办,协作的还有组织部、纪检委和统战部,尤其是,牵头的居然是省委办公厅。

“还有统战部?”他有点不能理解。

“统战部跟海外有联系,”潘剑屏淡淡地解释一句,见他依旧懵懵懂懂地,说不得点一句,“你要准备的稿子,很重要。”

“这个稿子,合适见报吗?”陈太忠终于反应过来了,这稿子真要见报的话,性质不言而喻,他终是缺乏官本位思想,所以这反应就慢了半拍,“这么一来,老百姓就都知道了,咱们有这么个行动。”

《天南日报》是省党报,但是老百姓想看到这样的报纸,并不难,运气好一点的,蹲在厕所就看到了,可能上面会有点不敬之渍,却也能理解——毕竟这是公家花钱买的报纸,没有啥私人成本。

“就是要他们看到,”潘剑屏正色回答,不过,这句话说完,就没有第二句了。

“然后呢?”陈太忠感觉到了,潘部长在下很大的一盘棋,然而,他不是棋手,不能精确地判断目标——在他的心目中,这一步棋走下去,可能有若干的反应,不尽相同。

“然后?”潘剑屏又好气又好笑地看他一眼,觉得这家伙实在有点不开窍,“没有然后了……老百姓都知道了,还要什么然后呢?”

“我明白了,”陈太忠狠狠地一拍大腿,这次他是真明白了,“老板您这一步棋,真狠,然后公众舆论就可以监督了,是吧……由暗转明?”

这道理无须再细讲,原本是内部行文的事情,被捅到了社会上,那么必然要被公众知晓,也就是说,在这件事情上,不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——所有人都会知道,天南省要加大力度,查处裸官这一丑恶社会现象了。

你知道我的用心就好,潘剑屏心里暗暗地松口气,嘴上却是轻描淡写,“省委重要决策,都是要通过党报来体现的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明白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潘部长这一手真的非常狠,这消息见报之后,就算是邀请公众监督了,如此一来,有些干部心存侥幸不想报备,也要考虑后果。

当然,对那些心怀鬼胎的干部来说,这是狠,但是对稽查办来说,这就是潘部长力所能及的最大支持了,这个消息登在报纸上,是要得罪人的,想到这个,他居然有点担心潘老板的处境了,“这个决定,杜书记知道吗?”

“我跟他提了一下,他没有表示反对,”果不其然,潘部长是不会犯这种常识性错误的,他轻描淡写地回答,不过下一刻,他加了一句令某人啼笑皆非的注脚,“我说这是你的建议,这个……你不会不认吧?”

“我……肯定要认,事实上我也打算提了,现在就算我主动提的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是个有担当的主儿,对单位有利的事儿,他不怕背这个名头,然而,他还是有点不解,“不过,您跟杜书记提起我的名字了?”

你的名字我说不得吗?潘剑屏先是一愣,然后马上就想到了这个问题的关窍,于是笑着答他一句,“我随便暗示一下就行了,何必给老杜添堵?怎么……你怀疑我的表达能力?”

“那我怎么敢?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我只是想,估计杜书记特别不愿意听到我的名字,本来能成的事儿,结果一听是我的建议……他就不答应了。”

“胡说,”潘剑屏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,他心里明白,小陈这个担心是靠谱的,小家伙得罪杜毅实在得罪得太狠了,而且事实上,潘部长在跟杜书记沟通的时候,也充分考虑了这一点——所以他说自己是暗示。

他要是提出陈太忠的名字,那就是对杜老板的不敬——小陈为难臧华之类的,那还是小事,但是张汇的事情,就发生在省委大院里,谁还能看不到、听不到?

然而,潘剑屏虽然不可能提某人的名字,可暗示则是可以的,比如说用“文明办的一些同志认为”这样的措辞,所谓的官场思维指的就是这个。

只要不直接戳杜书记的痛处,杜书记就可以装作听不出来,而潘部长若要点名,那就大致可以归纳到“挑衅”的范畴了,这点做人的技巧,他还是有的。

不过对着小陈,他不能承认这个,潘部长要维护他所在的这个阶层的形象,于是就出声驳斥,“你不要妄自怀疑省领导的胸襟,这对你的成长不好。”

“嗯,不怀疑,您指示得很对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说老潘你嘴上说得好,但交流的时候也是“暗示”,漂亮话就不用说那么多了吧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潘部长能为文明办争取到这样的机会,他还是打心眼里感激,“有了您的支持,下面同志办事的时候,也就能放开手脚了……这是一颗定心丸,非常及时。”

“是省委的支持,不是我个人的,”潘剑屏郑重地指出这一点,虽然他心里赞同小陈的观点,“小陈,任何成绩,都离不开组织的支持,你的潘部长,只是排在其次。”

这话,就算非常掏心窝子了,陈太忠笑着点头,表明自己领会到了。

回到文明办,他一个电话将稽查办主任罗克敌叫了过来,“有这么个事情,你看这个稿子,你们稽查办能不能拿出来……”

罗主任静静地听他说完,沉吟一下,方始点点头,以他老宣教干部的身份,很轻易地就品出了其中的味道,“部长对咱们稽查办,真的是不遗余力地支持……嗯,陈主任您的支持,也非常重要。”

“我的支持,你就不用说了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,“我就是问你,这个稿子,你能不能在一天之内拿出来?拿不出来,我就找别人。”

“稿子……好说,关键是这个基调,”罗克敌有点迟疑,在宣教部干了这么久,改稿子的事儿他见得太多了,但是如果有可能,他还是想尽量减少下面人的工作量。

而且更重要的是,他得想办法摸准上面的脉搏,“是通知,还是建议?”

“嗯……建议吧,”陈太忠憋了半天,决定用“建议”这个词儿,老潘能争取到这个,已经很不容易了,哥们儿不能让他再为难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