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10章 哑口无言(上)

陈太忠拿起手机还不到半分钟,就见到了一个人拦在了车前,他假巴意思地对着手机讲两句,然后才放下车窗一皱眉头,不耐烦地发问了,“你干什么?”

这位就是二级记者郭德鹏,他和杨姗上次来过这里,所以又被派了过来,不过,因为李逸风的名头比他大,所以这两天的稿子是李记者写的,当然,这也为了更好地保护郭记者——天南人敢抓第一个记者,很难说敢不敢抓第二个。

“陈主任,我是《新华北报》的记者郭德鹏,为我的同事杨姗来的,”郭记者见他大半个身子探出车外,于是快步从车头绕了过来,双手紧紧地扒住了车窗,“想跟你了解一下,小杨到底犯了什么罪,会被刑事拘留?”

他一脸决然的神情,看那架势,是不怕被迅速升起的车窗夹手,更不介意被车拖着走,这不是简单的做作,事实上,一连两天,连陈太忠的面儿都见不到,他很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。

我当然知道你是郭德鹏,陈太忠心里暗哼,却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郭德鹏啊……你确定,你不知道你的同事的行为?”

“我确实不知道啊,”郭德鹏很坚定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情不自禁地打小鼓,你这不是想借口这个,把我也抓起来吧?

“上次,你俩是一块来的,”陈太忠眯着眼睛看他,目光里的意思,真的颇值得玩味,“难得你还真不知道。”

“上次来的时候,杨姗确实没做错什么,”郭记者正色回答,真可谓是铁嘴钢牙,他已经猜到了,此事或者跟小杨收受别人的馈赠有关,但是这馈赠行为并没有当着他的面进行,他就不怕装出无知的态度。

说白了,杨姗从没跟他提起过这事儿,他只是猜到了,而且两人虽然是同事,终究是男女有别,晚上不可能睡在一个房间,那么,小杨有点他不知道的事儿,那也正常了——这就是他不知情的理由。

“哦,是吗?你真的不知道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足足看了他半分钟,才轻笑一声,“既然你说不知道,那就让你知道知道……上车吧。”

“我……我还有同事,”郭德鹏见对方邀请自己上车,却是又紧张了起来,他生怕这个陈主任把自己也弄起来,然后……自己被屈打成招,被安个知情不报的罪名。

按说,对方是堂堂的处级干部,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儿,但是,人家都有胆子进京捉记者了,还有什么,是做不出来的?

这两天他们是四处碰壁,可通过旁敲侧击的讯问,多少也打听出了点消息,知道警察们进京捉人,是陈主任在背后撑腰壮胆,于是郭记者就不想贸然上车,“我给他们打个电话,让他们尽快赶过来。”

“看把你美得,”陈太忠灿烂一笑,“你当我开的是公交车……让他们也赶过来?自己打的去吧,西城分局小会议室,十五分钟内赶到。”

“那行,”郭德鹏一听是这话,心里大定,一边拨手机,一边就向陈太忠身后的车门走去——那里是传说中的首长座。

他不是不知道,自己该坐到副驾驶的位子比较合适,但是这不是赶时间吗?不成想,就在他手即将碰到车门把手的时候,“啪嗒”一声轻响,车门居然锁上了。

陈太忠在前窗扭头,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我发现啊,你们《新华北报》的记者,都是属毛驴的,赶着不走打着倒退……请你上车你不上,自己打车吧”

说着话,黑色的奥迪车发动,眨眼就不见了去向,只剩下《新华北报》的记者郭德鹏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,嘴里喃喃地自语,“我说,你好歹也是一正处呢,至于嘛?”

就在这时,他手上的手机听筒中,传来声音,“喂喂,郭德鹏……小郭,你说话,说话呀……”

十五分钟后,人都到了西城分局,小地方就是这样了,素波终究不比北京——那里绕俩立交二十分钟都不够。

新华北报这次来的,除了郭德鹏,还有公关部经理魏素轩,她长袖善舞,在京城的圈子也有一定的名气,不过同时也有传言说,此人势利得紧。

在走进分局接待室的时候,郭德鹏和魏素轩的手机还在不停地拨打着,显然,他们是在招呼跟他们有关联的媒体,而郭记者手上,也多了一个掌中宝摄像机。

冯局长见状,微微一扬下巴,“只对你们三个,再叫人我们不接待,还有……交出录音录像设备,不许做影音记录。”

“要是我们不同意呢?”这次是魏素轩魏经理发话了,她义正言辞地指责对方,“做新闻,要做出真实的记录。”

“不同意的话,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,”冯局长冷哼一声,“不是陈主任想给你们一个交待,今天我都懒得接待你们。”

“那么,我们今天能见到杨姗吗?”律师发话了,他惦记的东西不一样,对于能不能录音,他并不在乎,律师跟嫌疑人对话的时候,不能录音的情况太普遍了,尤其并没有送检移交,还是在警察分局,泄露出去,会影响警方对案子发展的处理。

“不能,”这次,都不是冯局长说话了,而是在他身边的一个小干警。

“为什么?”律师有点不理解。

“为什么?”冯局长看他一眼,冷冷一笑,站起了身,“你很快就会知道原因的……小高,先帮他们把录音录像设备保管起来,然后带他们到小会议室。”

小会议室里,陈太忠已经坐在那里了,他旁边是赵明博,尤其让新华北报三人组不忿的是,他们的影音设备被收了,会议室却是架着老大一个摄像机,一个人站在后面摆弄着。

很明显,这是警方请来的摄像师,或者根本就是分局内部的机子,魏素轩登时就抗议了,“这不公平。”

“这是要存档的内部资料,跟你们《新华北报》的记者打交道,不防着一手不行啊,”赵所长冷笑一声,王庄派出所主审天讯的案子,他对新华北报颠倒黑白的能力,实在太了解了。

“这位警官,你对我们很深抱有成见,”魏经理既然是做公关的,抓这样的细节自然很在行,她也冷笑一声,“你说的这句话,很可能会见报的,请慎言。”

“慎言个屁,许你们做,就不许老子说了?”赵明博破口大骂,他原本就性子暴烈,又深受杨姗的骚扰,当然,更关键的是,陈主任提供的证据,相当地有力,他不怕放肆一下。

“小赵,注意点素质,你这是警察还是流氓?”冯局长终于发话了,大家才说这副局长果然一身正气,是人民的好警察,不成想他紧接着就来了一句,“别人素质低一点,那是他们的事儿,你不要降低自己的高度!”

“冯局长你这话我就不懂了,我怎么素质低了?”魏经理果然是个伶牙俐齿的女人,“我再一次确认,你们对我们有成见。”

“你们到警察局是了解情况来了,”陈太忠看不下去了,伸手敲一敲桌子,“你们需要做的,是了解详情而不是预设立场……不瞒你说,我认为你的素质真的很差。”

“你……”就算魏素轩再伶牙俐齿,也没办法正面回答这话,尤其是旁边还有摄像机在转动,她想狡辩一下,发现自己真的不方便去做这种事。

小会议室里,登时就陷入了沉寂,只有摄像机轻微至不可闻的转动声。

好半天之后,冯局长的话打破了沉寂,“没有异议了?小刘,把资料散给他们一下,让他们看一看,我们为什么申请拘留杨姗。”

一边的女警察闻言,递过来三份资料,人手一份,资料并不厚,薄薄的几页纸,还都是复印件,有的李忠和的供词,有狄克的供词,上面关于杨姗受贿的部分,都被红笔标出来了,唯恐三人一时间看不到。

除了供词,还有复印的《新华北报》关于李忠和案的报道,杨记者那些明显过激、又带有强烈诱导性的语句,也被勾出来了。

看到这复印件,三个人登时就蔫了,律师有点懵,没想到是这种事,魏素轩则是发现,自己不好的预感兑现了,郭德鹏想的则是:这个笨蛋杨姗,偷吃无所谓,被人抓住就是活该了——我绝对不能再掺乎这事儿了。

“这就是我们抓他的理由,”冯局长见这三位不作声了,他下巴微抬,冷哼一声,“现在,还有谁觉得,我们对你们有成见不应该呢?”

魏素轩的嘴巴动了一下,看一眼摄像机,终于又闭上了,她有胡搅蛮缠的本事,但是被人拍下来,那就麻烦了。

倒是律师见多识广,终于缓缓开口,“这个……杨姗不是国家工作人员,没有受贿罪一说,你们觉得,拘留她适用哪条法律?”

这话没错,而且律师知道,玩法玩得最好的,都在检察院和法院,警察们别看天天跟犯罪份子打交道,说起这些罪名判定来,他不怕跟对方辩论——换了检察院的人来,他都不怕。

“没错,你们《新华北报》就是个民营单位,不忠于职守,也没问题,这属于道德范畴,”冯局长冷哼一声。

他知道要跟对方解释,所以对这个案件的性质,还是下了点功夫的,一时也难不住他,“但是她收受了当事人的钱财,恶毒攻击政府机关,并且造成了严重的影响,这就超出了道德范畴,至于法律适用范围,我建议你去向检察院了解。”

律师还待张嘴说什么,陈太忠心里却是暗叹,老冯这业务,还是不够专精啊,于是主动开口发话,“其实我的主张,是要追究新华北报的连带责任,他们应该停刊反省。”

这话一说,魏素轩就不能再沉默了,她高声反驳,“陈主任,你作为一个国家干部,请慎重发言。”

“你们《新华北报》作为一个全国性的、影响力巨大的报纸,新闻报道也应该慎重,”陈太忠的嘴皮子,那是一等一的顺溜,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,“出现这种情况,你们不反思,反倒要我慎重?这是又打算炮制关于我的谣言了吧?无所谓,见得多啦。”

按说这个时候,就该是律师出头——讲法律嘛,可是这魏经理被激得火气上升,直接就抢话回答,她可不忿自己引以为傲的嘴皮子,被一个男人死死地压住,“说炮制,这复印件是怎么回事,也是需要验证的……是不是啊,王律师?”

没证据讲这种话,你不是找抽吗?王律师真是哭笑不得,他还没来得及说话,冯局长就冷哼一声,“这个女娃娃,你这么说话……是啥意思?”

“这是普通的置疑,她肯定没别的意思,”王律师赶紧打圆场,不成想赵明博冷哼一声,“知道你们新华北报就都是这种人,出了错全是别人的,无辜的一定是你们自己人……你怎么能让我不鄙视你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站起身子,走到屋角去,那里有一个录像机,录像机上方的墙上,吊挂着一个电视——这是小会议室,经常用这种方式学习上级会议的精神。

“看好了,”他拿起两个遥控器,打开电视和录像机,随着机器的启动,电视上开始出现画面,就在这个时候,那正在拍摄的录像机,也微微转动一下角度。

这带子,拍的正是陈太忠跟杨姗在天南驻京办聊天的内容,魏素轩只看了两眼,就禁不住大怒,小杨你把自己的机子电池搞丢,倒是傻不啦叽地凑上去让人偷拍?

魏经理肯来天南,对事情经过了解得就比较清楚,她甚至知道,为什么李逸风会操刀写这篇文章,所以一看到杨姗和李逸风坐在一起,她甚至都猜到了场景应该是在哪里,虽然,在这个拍摄过程中,陈太忠一直没有露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