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08章 各有立场(上)

田立平在素波的根基,那还真不是吹的,只是一晚上的时间,就将面粉一厂的消息打听得清清楚楚了。

不过,这也不是他的人太能干,而是在面粉一厂,这些就根本都不是秘密,工人们为什么堵了马路?就是因为他们对事情了解得太清楚了,走投无路之下,愤而堵在了粮食局门口。

工人们有自己的朴素诉求,那就是工龄买断的价钱远低于目前素波市的行情,而且同时有人传出,此次收购面粉一厂的昌大投资公司,虽然是注册于南方某省,但是幕后主使人,却是断肠尚的老婆辜玲珑。

尚晌端的外号就是断肠尚,是他名字倒过来念的谐音,面粉一厂在九十年代中期开始走下坡路,上一任厂长,只不过是卖东西拼不过那些小厂,尚厂长上台后,库房里倒是慢慢空了,但是不见钱回来,真是令人伤心到断肠。

到现在为止,面粉一厂欠银行一千六百多万,欠设备供应商、供货商一千万出头,而外面欠他们的货款也有两千万,而厂子的固定资产,折算下来大概是不到两千万,也就是说面粉一厂现在的净资产在一千五百万左右。

昌大投资公司要以一千万的投资,收购面粉一厂百分之七十的股权,这个价格不能说不合理,但是他们收购的前提,是剥离不良资产,减免所有债务——这就相当于用一千万的资金,换来价值四千万厂子的百分之七十的股权。

当然,必须指出的是,那两千万的欠款,未必一定都要得回来,这四千万的价值,是有水份的,但是,就算一分都要不回来,厂子的固定资产也有两千万。

这种事情在时下,也是屡见不鲜了,不良资产丢给政府,投资者盘活优质资产部分,以实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。

但是这个昌大投资公司,有人说……是样子货,手里根本就没钱,皮包公司而已。

“那就查一查这个昌大吧,”陈太忠拿定了主意,同一般的公家单位不同,有什么事儿撞到他的手上,不到水落石出他绝对不会罢休。

而普通的单位就难讲了,说句难听话,公对公的事情,谁会往自己身上惹麻烦?更别说动用私人的人情去查了——划不来啊。

陈太忠则是有资源便用,昌大公司所在的省份,他没什么关系,但是他知道,孙姐家在这一片的势力还行,于是一个电话打了过去,要她帮自己查一下。

“那个青铜镜子,我找人鉴定了,底价两百万随便卖,遇到喜欢的,三五千万都很正常,”孙姐都不问他打电话的缘故,直接先来这么一句,“小陈你送的这个东西,有点贵重了。”

“两百万到五千万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咋舌,“这个范围……有点太广了吧?”

“你又不是玩家,不明白他们的心思,喜欢的……就是喜欢,”孙姐在电话那边笑,“把价格拍起来,家里也算有一件镇宅之宝了,真的藏家谁会舍得卖……你找我什么事儿啊?”

等她听明白陈太忠电话的来意,又是一阵笑,“……那里我可没什么熟人,有点部队上的关系,也不是老大,你应该知道,部队跟地方还是不一样,地方上的事儿,不好插手……”

不过说来说去,到最后她还是提出一个建议,“这事儿你找我不灵光,找花自香最合适了,她家在那地方,想知道啥都是一句话。”

“花……花自香?”陈太忠其实记得这个女孩儿,古怪精灵的,相貌比之孙姐也不遑多让,但是好像跟安全部门有关,上次去巴黎,他不但掩护那帮人过关,更是还帮着某个记者抢回了加了料的背包。

“那女孩儿真的……不错,”孙姐听出了他的疑惑,笑着解释一句,“你真要跟她处好关系,少奋斗十年,真的。”

“我少活十年是真的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他现在是最听不得这种少奋斗十年或者二十年的说法,年少的正处,该有这样的意气风发,而且他又不是没有靠,“孙姐,我这就是打问一下,你要不方便,那就当我没问了。”

“你这么挤兑我,我不方便也得方便了,”孙姐在那边叹口气,“你心里得明白,我不是冲着那个镜子。”

“你这话……真没劲儿,”陈太忠还她一个冷笑,“镜子啥的我都不跟你说了,能办就办,不能办就不办,我记得以前你不这么墨迹的。”

“算你厉害,求人都求得这么理直气壮,”孙姐气得哼一声,挂了电话。

这个电话挂掉之后,西城分局冯局长的电话打了进来,“陈主任,已经确认了,狄克向杨姗行贿五万元,我们该坐什么交通工具去北京?”

按惯例,带人回来,坐火车即可,不过显然冯局长也意识到了,要带的这个人身份敏感,坐火车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。

“开车去吧,把车停在石家庄,那边我安排人接应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做出了决定,“其实坐火车也没事,不过我不喜欢麻烦。”

“那是,咱们是办案子去了,被意外因素干扰,那就失去本意了,”冯局长在电话那边笑,“那我就安排人动身了?”

“嗯,去吧,”陈太忠的话简单而干脆。

挂了电话之后,他开始琢磨,该联系北京的谁来接应,按说南宫毛毛这帮人就能搞定这些事儿,邵国立、韦明河、齐晋生之类的也没问题,实在不行还可以找赵晨,倒是孙姐那边不合适再用了。

不过想来想去,他还是决定,直接找黄汉祥,这么搞虽然有点牛刀杀鸡的意思,但是新华北报那可是韦明河也要头疼的。

杨姗不算什么,但是她背靠的报纸势力太大,陈太忠既然打算把这案子办成铁案,那么索性一开始就请个大块头出来,用泰山压顶之势来告诉对方:你就不要心存侥幸了。

按惯例,黄汉祥的手机在上午是接得通的,初开始他并没有表态,直到听说小陈要抓的人,是《新华北报》的,才讶然嘀咕一句,“哦……是这个报纸啊。”

“要是不方便,那就算了……我自己想办法,”陈太忠这才真正感觉到这新华北报的威力,居然能让黄二伯都做出这样的感叹,“不能让二伯您为难。”

“屁的为难,”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,“抓就抓了,有什么大不了的?又不是抓他们集团的董事长……只是这帮家伙护短护得厉害,只要你手里证据充分,一个小记者,还能翻了天不成?”

这话说得倒是不含糊,但是陈太忠听出来了,要是抓这个集团董事长的话,黄汉祥的面子,怕是就未必够用了——这新华北报也真邪行了啊。

“那我让素波的警察去石家庄待命,其他的都由您安排了,合适不合适?”

“这些你找小阴就行了,”黄汉祥漫不经心地回答一句,“不过你做得没错,这些拿不定主意的事情,先跟我说一声,省得你被动,明白吧?”

天南到石家庄,那是有得路赶了,不过在派过去的两辆警车,都是西城分局的得力干警,终于是在次日晚上,抵达了石家庄。

阴京华在这边,也已经派了人过来,双方接洽一下,在石家庄略作停留休息,第二天凌晨四点,就换乘了两辆北京牌照的吉普车,直奔京城。

石家庄距离北京不过两百多公里,高速顺畅,赶到杨姗的住所,也不过是七点钟的模样,杨记者就住在新华北报的宿舍院内,不远处就是新华北报业集团的大楼。

这两辆汽车,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,北京这样那样的车,实在是太多了,不过,当杨姗路过这两辆车时,被四五个跳车的大汉揪入车中的时候,还是让其他路过的同事震惊了。

“你们干什么?”有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反应实在敏捷,居然一步就蹿到了车前,拦住了吉普车。

“这是拘留证,”副驾驶的位子上,一个男人拿出一张纸一晃,接着就吩咐司机,“开车,撞死活该!”

这男人连证件都没看清楚,但是眼见吉普车毫不犹豫地加大马力,向自己冲来,他还是很明智地跳了开来,是的,他的动作真的很敏捷。

天下没有不珍惜生命的人,何况这种根本摸不清头脑的事情?于是在马达的轰鸣中,两辆吉普车迅速地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。

“追!”新华北报的从业人员中,有不少人是有自己的车的,大家义愤填膺,要追上那两辆来历不明的吉普车,更有人开始打电话报警,将两辆吉普车的车号也记了下来。

不过,北京的车实在是太多了,没过多久,后面追的车就被两辆吉普车甩得不见了踪迹,不过,在即将上高速的时候,车还是被拦了下来。

拦住车的,是一辆公路巡警的车,那边车上跳下两个警察,走了过来,“哥,停一下,好像你们这车办了点不合适的事儿,上面让拦一下。”

“兄弟,一边凉快去,”阴京华派来的联系的那位微微一笑,摸出个本本来一晃,“这证件你见过没?进得去玉泉山,别找不自在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