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07章 企业接待方式(下)

“这件事,你们后来是怎么处理的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。

张书勤沉吟一下,决定实话实说,因为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掌握了些什么信息,而且厂里处理事情的手段,随便问一下就能知道,“每人先给了两百块钱,工人们就是这样,他们闹事,也就是想弄两个钱花一花。”

陈太忠对这种腔调,是相当地不满意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的序言里和总纲第一条就写了,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,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,你这么能这么评价国家的主人公呢?

不过,他也没纠结于此事,而是将手里的文件夹一合,淡淡地看着对方,“既然你知道我是谁,那我就不多说了,别拿这种东西糊弄我。”

“那您想要什么呢?”张书勤微微皱着眉头,表示不理解,给你报销你不要,你问的善后处理的情况,我也口头汇报了不是?

“买断和改制的方案呢?拿出来我看一看,”陈主任提出了一个很过分的要求,偏偏是理直气壮的,“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,想消除工人们的怨气,必须从根子上找原因。”

你不是这样的吧?张主任听得目瞪口呆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“这个……经营方面的事情,文明办也要管?”

“要是没有工人堵路,谁吃撑着了来管?”陈太忠听他的话说得不怎么客气,面皮也拉了下来,“你敢保证不会再有工人上街?”

“我当然敢……我才是个厂办主任,”面对陈主任的咄咄相逼,张书勤终是不敢夸这海口,只得苦笑一声,“我相信以尚厂长的能力,能切实地解决好这个问题。”

“既然你做不了这个主,那你帮我联系尚晌端吧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那意思很明白,做不了主,你还充什么大瓣蒜?“我要尽快得到答复。”

张书勤点点头,心说你快走吧,我好向厂长汇报这个新情况,可是眼见对方居然坐着不动,摆明了是要自己当场联系了,于是犹豫一下叹口气,“但是陈主任……这是政府事务。”

“党委管宏观,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?”陈太忠瞪他一眼,“马上就国庆了,你们厂丢得起这个人,素波丢不起这个人,天南党委丢不起这个人!”

事实上,尚晌端就在办公楼里,不过对于来意不明的主儿,张书勤出面试探也正常——尤其对来打秋风的主儿来说,张主任来接待还能省去些尴尬。

像眼下,遇到这种他无法拒绝的主儿,他必须联系领导,尤其是当着陈主任的面儿,他还不敢乱说,于是一个电话打过去,将情况一五一十地汇报了。

“这个陈太忠……怎么这样啊?”尚厂长听出来了,小张有意加重了几个字,说明此人的身份不简单。

他其实知道厂里来了这么一号人物,刚才小张就说了,要拿凭单对付打秋风的省委干部——当然,这凭单不是那么好拿的,落实身份也是必然的,“就说我不在。”

他这不是有意怠慢,而是想拖延一下时间,深度发掘一下对方的来意,同时想一下应对的手段,这件事有点蹊跷,他有必要认真对待。

“不在吗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站起身向外走去,“那我随便走一走吧,看能不能碰上尚厂长。”

他不信这个尚厂长不在,因为那张划了万字头的报销凭单,应该不是张书勤能做主的,当然,这可能是张主任打了电话请示,但是就在刚才张书勤再次打电话的时候,他的天眼扫了一下附近,就发现几个办公室有人在接电话。

而跟张书勤同时挂电话的,只有一个人,那么……就是他了!

要坏事!张主任见他真就那么走出去了,以为对方是有备而来,忙不迭拨个电话给领导,却不成想领导的电话占线,他又拨固定电话,却是只有振铃,没人接电话。

尚晌端正在给人打电话,咨询这个陈太忠是怎么回事,不成想房门直接被人推开,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走了进来,“是尚厂长吗?”

“你谁啊?”尚厂长一捂手机下端,眼睛一瞪,毫不客气地发出命令,“给我出去!”

“省文明办陈太忠,”年轻人不但不出去,反倒走到沙发边上坐下了,大喇喇地发话了,“想见尚厂长一面,还真的很难啊。”

“文明办陈主任来了,等一会儿我再打电话,”尚晌端不得不对手机说一句,挂了手机之后,他淡淡地看着对方,“陈主任找我什么事儿,连等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?”

这话就是指责对方失礼了,尚厂长之所以这么说,是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来意不善,既然对我冷言冷语,那也就别怪我眼里没你了——省委的人是大,但是老子也不是没组织的。

“没什么,张书勤不是都跟你说了吗?”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,就在这时,张书勤也推开房门进来了,不过他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,“我就是拿方案来的。”

“想要方案?没问题啊,”尚晌端的神情,依旧是淡淡的,“不过呢,我们是归粮食厅管的,最好有厅里的文件,主要领导打招呼也行。”

“你不能自己拿出来吗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“我也想啊,但是这涉及到一些商业运作的机密,”尚厂长的水平,真的比张书勤高一点,尤其是他是能做主的人,所以就不怕信口胡说一些话,“不过说良心话,陈主任,文明办需要什么支持,您尽管直说,我个人认为,你们插手企业运作这一块,不是很合适。”

“机会,我给过你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一笑,站起了身子,“尚厂长,我这人习惯先讲理。”

“莫非他还能不讲理?”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,张书勤恨恨地嘀咕一句,“还说自己是省文明办的呢,一点素质都没有。”

“行了,书勤你送一下他,他没礼貌,咱不能没礼貌,”尚厂长沉声发话,他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,一边说话,他一边就又皱着眉头摸起了手机,嘴里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家伙凭什么这么狂呢?”

张书勤赶紧跑出来送人,在门口追上了陈太忠,陈主任侧头看他一眼,微微一笑,“尚厂长倒是很坐得住。”

麻痹的你就是一个恶客,尚厂长不出来送你,是送你也送不出好结果,何必呢?张主任微微一笑,“领导是在打一个重要电话……”

打重要电话?扯淡吧,陈太忠心里暗哼,是在找关系托人情吧?不过他也懒得多说,坐进车里,奥迪车缓缓驶出了面粉一厂。

走不多远,他就摸出手机,给田立平打个电话,请田市长帮着了解一下面粉一厂的内幕,老田听得真有点不解,“你在素波,了解这些不方便吗?”

“我才在素波呆了多久?”陈太忠笑着反问一句,他其实是想到了干脏活的主儿,王宏伟有小董,这田书记在素波,也有这样的人。

他甚至还见过那人——就是上次连夜走高速,将田甜送到了凤凰的主儿,“您在素波枝繁叶茂的,关键时刻,还是得向您求助。”

“看来面粉一厂挺不遭你待见啊,”田立平听得就笑,他之所以有刚才的疑问,也是想了解一下小陈的决心。

当然,现在他是明白,陈太忠要狠捏面粉一厂了,“好了,交给我了,不过我说太忠,你也多惦记着帮市里办点事儿……那个新华北报的案子,有眉目了吗?”

这就是田市长说了,你一次两次的,用我用得挺顺手啊——我也不是不让你用,但是你多少回报一点好不好?

“哎呀,我这就打电话问一问,已经抓住人了,”陈太忠想起昨天上午赵明博给自己打电话,说是蹲守的人已经抓住了李忠和的小舅子狄克,也不知道目前进展到什么程度了。

“喂,这事儿你要……”田立平才要叮嘱他一句,不成想那边已经挂了电话,他愣了一愣,才将电话放下,嘴里轻声嘀咕一句,“那可是北京的记者……”

地方上进京捉人的事情很普遍,但多半都是对着那些上访的,进京抓记者,那可是要担相当风险的,尤其像《新华北报》这样有影响的大报,前两年就有人为此翻过船。

陈太忠可是不管这些,他一个电话打给赵明博,知道狄克那边已经招认了,不但李忠和给过杨姗钱,他似乎……也给过杨记者一些东西,“我们正在做最后的落实。”

“准备吧,一旦落实就进京抓人,”陈太忠做出了决定,“下手要快,要狠。”

“检察院那边,这个招呼……恐怕还是得您去打,”赵明博听起来有点为难,他一个派出所所长,小事的话,能跟检察院协商,但是这件事……怕是检察院那边也要有点顾虑。

“你让老冯去操作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到了北京,我让北京那边的朋友配合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