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06章 企业接待方式(上)

面粉一厂的办公室主任张书勤听说,门外有省文明办的人来访,登时就是一愣,“他说来咱们这儿,要干什么?”

“我问了,他说,‘跟你说了,你能做主吗’?”门卫将陈太忠的语气学得惟妙惟肖,不过,他陈述得倒也客观,“这人开了一辆奥迪车来,车上还有省委通行证。”

“奥迪车?”张主任一听,就知道对方来头不会很小,他对文明办的级别不是很清楚,但是既然挂了省委二字,哪怕是省委办公厅下属的办公室,也得是个处级单位。

那么,这副主任起码也是个副处,想到这还是省委来的人,他马上吩咐,“你让他稍微等一下,我去迎接他。”

陈太忠等了不到三分钟,就见远处一个人快步走来,此人身材瘦小,脸上坑坑洼洼的,却偏偏戴一副眼镜,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。

此人走到门口,上下打量了陈太忠两眼,似乎是没想到,文明办的副主任会这么年轻,紧接着,他就走上前笑着伸出双手,“是陈主任吧?我是厂办的主任张书勤,欢迎前来我厂视察指导。”

“指导谈不上,就是想了解点事情,”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伸出手,跟对方蜻蜓点水地一握,随即一指伸缩大门,“能放行了吧?”

门卫赶紧揿动按钮,那张书勤倒是不见外,一拉奥迪车的车门,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,还笑着打招呼,“陈主任很年轻啊。”

“该怎么走?”陈太忠对他的问题不予回答。

面粉一厂的地方并不小,不过办公楼离门并不远,拐个弯就是,陈太忠有点奇怪这结构,张书勤看出了他的疑惑,于是笑着解释,“面粉生产和运输,都要远离明火,这是以前盖的办公楼,没正对大门。”

张主任的办公室在二楼,办公室约十二三个平米,还是八十年代末的装修风格,白色墙壁的下方,一米线以下是刷了绿色油漆,给人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,屋子里唯一看起来比较现代化的办公用品,就是一台饮水机。

张主任也沉得住气,并不开口相询对方的来意,他先是走到饮水机前,为陈太忠接了一杯水,满是歉意地递过去,“我这儿的茶是厂里的夏季福利,便宜货,难喝得要命,不如喝白水了,您将就一下吧。”

这是不欢迎我,陈太忠心里明白,这种处级小厂,所谓的厂办主任根本就是厂子内部自己定的,你说你堂堂的厂长体己人儿,手上还没点差不多的茶叶?

不过,他哪里会为这种小事计较?于是冷冷一笑,“我对这些虚的东西不感兴趣,张主任,你们尚厂长在不在?”

“尚总……尚厂长我还真没见着,上午露了一下面,”张主任辗转腾挪的功夫,也是一等一的,他笑着发问,“还没请示,您来我们厂是……”

“前两天面粉一厂的同志堵了街道,影响很恶劣啊,”陈太忠神情严肃,“这种不文明现象,我们文明办表示高度重视。”

“啊?”张主任很吃惊地叫了一声,表示他自己不太能理解,“这件事情,我们已经处理了,厂里做了工作之后,工人们都接受了。”

“但是,影响已经造成了,”陈太忠铁下心思找麻烦了,哪里会接受这样的说辞?“省委高度关注,我们需要一个解释。”

“哎呀,这个嘛,”张书勤沉吟了起来,接着微微一笑站起身来,“我有一份关于这次事件的文字资料,去拿来给您看一看?”

“去吧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越详尽越好。”

张主任站起身出去,不多时就回转了过来,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,下一刻就一脸媚笑地递过来,“情况汇报,就都在里面了……您一看就明白了。”

陈太忠接过文件夹,打开一看,果然是都在里面了,只是两页短短的情况介绍,套话连篇空洞无比,说来说去就是说职工堵路不对,我们要加强思想品德教育啥的,跟啥都没写差不多,而且连抬头都没有,一看就是通用型的文稿。

然而,这并不是文件夹所有的内容,两页文件中间,夹有一张报销凭单,这凭单当是厂里自己印刷的,虽然也算精致,但是只有巴掌宽,不属于正规印刷品。

这就是厂里的报销单据,出差的车票,餐饮的发票,都可以贴到上面,将明细一填,就可以报销了,当然,有关系的话,明细是随便填的,能确认了数额就行了。

不过,单据你想报销,除了手里得有发票之外,也得有相关领导的签字认可,分管部门的领导不签字,大老板不认可,你手上有再多的发票也没用。

而张主任拿来的这张单据,虽然是空白的,但是上面却是有四个签名,手写的那种,也就是说,陈太忠手里有处理不了的票据,直接贴上去就行了,面粉一厂绝对认可。

“里面怎么还夹着这玩意儿?”他冷哼一声,也不动那凭单,只是将那文件夹摊开,示意给对方看,“张主任,收好你的东西吧。”

“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,领导们事务繁忙,我们有必要帮您分忧,”张书勤干笑一声,这是面粉一厂应对各路神仙的手段,对上那种不熟悉的主儿,送卡不方便,但是不意思一下还不行,那就只能用这一招了。

一般来说,没人会拒绝这样的服务,这可不是受贿,只是下面的企业帮你报销点发票,就算有人查,都不怕。

陈太忠听说过类似的事儿,比如说吧,乔小树的女儿去美国玩了一趟,来回的机票和一些其他费用,直接拿到疾风车厂报销了,这种小钱,许纯良一摆手就过去了,分管市长的面子,怎么还不值这点机票钱?

像王伟新当初拿捏牛冬生,找的也是报销的理由,牛局长本来不肯多报销,一看是科委开的收据,也只能咬牙认了那十五万的单据。

然而,想到那十五万,陈太忠越发地不满意了,你们面粉一厂给的这单子倒不算新鲜,但是你在“万元”的前面打个叉,这……也太不给哥们儿面子了吧?

他不动声色地问一句,“哦,这是说……万元以下你们可以处理?”

麻痹的你打秋风还有理了?张书勤心里一阵鄙夷,我们不就是工人堵了一下路吗,让你报销几千块钱,很给你面子了。

张主任这么想,是很正常的,这省文明办跟面粉一厂八竿子打不着的,居然会关心起工人堵路,而这个副主任又是孤身一人前来,既没事先的通知,也没人陪同,这不是想打秋风,那是想干什么?

也就是他看在对方是省委来人,又是个副处,才会这么决定,他手上这种报销凭单也就两张,一张划了万字头,一张划了千字头,是为了应付突发事件的,现在拿划了万字头的出来,已经算是很重视了,“厂里资金紧张,万元以上……我就做不了主啦。”

其实这话很扯淡,他连这张凭单也做不了主,回头还得跟领导汇报呢。

“你不看一下我的证件,就这么做主了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你就不想,万一我是骗子呢?”

别说看证件了,我都安排人打听了,省文明办到底有哪些副主任,张主任笑一笑,“陈主任您要这么说,那就太体谅我们这些办事的了……请您出示一下证件吧。”

陈太忠摸出证件,递给对方,笑眯眯地问一句,“仔细看一看,有什么印象没有?”

“这印象嘛……”张书勤先是干笑一声,接过证件看一看,接着就是猛地一怔,“陈太忠……您是陈主任!”

“对,我就是陈主任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。

“总是在《天南日报》上见到您的名字,这一下是没对上号来,”张书勤可算知道,自己面前坐的是哪一号人物了,门卫的介绍他听到了,但是看到这个名字,他终于将此人跟心目中的某个印象重合在一起了。

“我不常上《天南日报》的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。

“既然是您,那这凭单,就让您见笑了,”张书勤抬手就去抓电话,他可是很清楚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,永泰县的大整顿,蒙岭的李桧故里叫停,全部是眼前这人搞出来的,这个名头,可不是几千块就能打发了的,“我向厂长再请示一下。”

“请示,是必须的,”陈太忠依旧笑着回答,不过下一刻,他的笑容微微一凝,“但是你既然知道我,就知道我对不文明现象,一向是深恶痛绝的,我是来办正事的,这种单子……你就不要跟我说了。”

“可是,工人们都已经接受调解了啊,”张书勤拿电话的手,悬在了半空中,对方既然是大名鼎鼎的陈太忠,他就有点相信,此人真的可能不是打秋风来的。

然而,打秋风来的也就罢了——花点钱就能打发走的,若确实不是打秋风来的,那事情还真就大条了,张主任非常清楚这一点,但是他还是试图说服对方,“我们工作的疏忽,给省委添麻烦了,请您给我们一次改正错误的机会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