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05章 马勉休养(下)

郑泽民在文明办的遭遇,很快就传到了潘剑屏耳中,他不能太计较郑部长的行为,好歹人家是常务副部长,指定一个人暂时主持工作,是没有问题的,反正,不经过他潘某人点头,那么也仅仅是“暂时主持工作”而已。

还好,洪涛的表现也没让他太过失望,居然要扯出自己做决策,潘部长决定从善如流,他亲自来抓文明办的工作。

马勉家里发生的事情,他看得也很明白,这是有人使坏——当然,这跟小马自己持身不正,也有很大的关系。

所谓的作风问题就是这样,说不大就是不大,但是真要赶巧了,扳倒马勉这样的副厅干部,也是可能的——跟其他因此原因下马的干部一样,这并不是单纯的作风问题,张璘自杀的背后,有更深层的原因。

不过,既然潘剑屏决定亲自抓文明办了,那就是他还没有对马勉撒手不管,换句话说就是让大家知道,你们也别先惦记这个位子,我只是让小马休息一下避避风头。

这事态的发展,是谁也说不准的,暂时观望一下很有必要,潘部长这么决定,也是等着那幕后黑手再度出击,如果压力不大的话,他绝对要狠狠地还击一下。

前文说过,这种暗地施放冷箭的行为,虽然在官场里屡见不鲜,但也绝对是最遭人痛恨的行径——马勉就算有点毛病,那也是潘剑屏的人,打狗还要看主人呢,敢这么给我潘某人上眼药,你就要做好被还击的准备。

当然,若是这内幕非常惊人,潘部长无法抗衡的话,那也就没办法了,不管怎么说,马勉你是被人抓住痛脚了——不过他认为,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当天下午,潘剑屏出现在文明办,召集几个班子领导统一一下思想,而且他还强调一下,自己主抓这个工作,原因是对文明办的工作格外重视。

“马部长不在的这几天,你们抓好各自的分管内容,小问题可以开会解决,大问题直接向我请示,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,已经走在了其他兄弟省份的前面,但是绝不能就此松懈,这个时候谁要把心思操在别的上面,我不会答应,省委也不会答应。”

这个会的时间不长,潘部长在宣布散会之后,大家正等着老板先走呢,不成想潘部长轻咳一声,“你们都走吧,小陈留一下。”

对于这样的吩咐,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,马勉在的时候,陈太忠是第一打手,潘部长亲自抓文明办,重用小陈也是正常的。

“上午你对郑部长的安排,提出了置疑?”潘剑屏见大家都走了,就不动声色地发问。

“马部长又不是不回来了,我不能愧对他的信任,”陈太忠回答得很自然,“而且我是挂职来的,这话也就是我最合适说。”

挂职来的,那就不可能琢磨马勉可能空出的位子,所谓公道话,还是局外人来说最有力,潘部长也明白,他沉吟一下才又说话,“小马这次是被你的事情连累了,你清楚吧?”

“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做文章了,我其实没有做什么,”陈太忠可不想承担这个莫名其妙的责任,相信以潘老板的能力,想了解到真相并不难。

“总是有些人,唯恐天下不乱,”潘剑屏哼一声,他已经了解清楚了事情的全部始末,连马勉自己都认为,将李云彤调到稽查办是此事的导火索——他甚至有点后悔了。

但是话说回来,一个正常的调动,引发这样的事情,只能说是那黑手处心积虑,就算躲过这一次,没准下一次更狠,“反正小马是前车之鉴,小陈你也有些不好的传言,希望你俩不要摔倒在同一个地方。”

“那是他们胡说八道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真是有点不服气,也顾不得是省委常委在当面了,“先不说我还没结婚呢,就说连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,我的觉悟还能比兔子差了?”

“哈,”潘剑屏被他这话逗得一乐,接着脸又一沉,“你希望马部长早点回来吗?”

“那当然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。

“那你就要下更大力气去抓精神文明建设,”潘部长沉吟一下,缓缓地解释,“文明办最近风头太劲,小马被人盯上是很正常的,但是他不在的时候,你要是能搞得更好,他受到的关注就要少一些。”

那岂不是我受到的关注要多一些了?陈太忠听得暗暗腹诽,嘴上却是叹口气,“马主任也说了,干部家属绿卡登记制度,是很多人的眼中钉……想做点事儿怎么这么难呢?”

“岂止这个绿卡登记,”潘剑屏微微摇头,“那个文明县区评选活动,将来可能发展为末位淘汰……这些消息,也不是完全保密的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再次震惊了,“这根本就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啊。”

“但是你有这个思路,并且没有放弃操作尝试,”潘剑屏嘴唇抽动一下,可以认为,这是一个无奈的苦笑,“在这个大院里,没有真正的秘密。”

“啧,我一定要找出来这个人,”陈太忠听得愤愤不平,哥们儿还没准备动手呢,倒有人琢磨下绊子了,你们不做事,也见不得别人做事,这是何等阴暗的心态?

“找不找这个人,意思不大,”潘剑屏果然不愧是省委常委,眼光和胸襟不是一个小处长比得上的,“你把工作做好,就是对他们最大的还击。”

“但是,早点找出来这个人,马主任就能早点回来,”陈太忠就是这个性子,遇到麻烦的时候,一般都是琢磨着下狠手根除——这只黑手对的不止是马勉,还要影响他主张的相关建议,他不想轻易放过。

“该跳出来的,迟早都是会跳出来的,”潘剑屏微微一笑,“要是偶然事件,那么过去就过去了,你这么搞也是本末倒置。”

还是要哥们儿冲锋陷阵啊,陈太忠心里暗叹,不过他也知道,潘部长是对自己的后台有信心,而且万一有点小事,只看潘老板对马勉的维护,当也不会让他受了委屈。

算了,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做省委常委的马前卒的,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。

陈太忠才回到办公室,李云彤就跟着走了进来,她的脸色非常不好看,“陈主任,要不……这个副主任我不干了。”

“去去去,还嫌我头不够大?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又是一摆手,“关你什么事儿?我跟你说,你把自己的事做好,就是对某些流言最好的还击,也是真的给我和马主任长脸。”

“想做点事,怎么就这么难呢?”李云彤气呼呼地往沙发上一坐,她最近也是心力疲惫,本来说自己升职了,可是,不但老公不理解,还连累着马主任跟着倒霉。

相较以前文明办波澜不惊的时候,她眼下遭遇的压力,真的太大了,“昨天张强又问我,我跟主任是什么关系……啧,我当初真是瞎了眼。”

“工作,工作第一位,我不听这个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都有心翻脸了,不过想一想下属跟自己拉家常,也是对自己的信任,于是也不好叫真。

“你说,我跟他离婚好不好?”李云彤看着他的眼神,有点异样。

“毛病,”陈太忠听得吓了一大跳,白她一眼之后,站起身向外走去,“别再给单位添乱了,你不走是吧?我走!”

走出文明办,他心里总觉得一团邪火没地方发泄,琢磨一下之后,决定去面粉一厂看一看。

前一阵郭建阳遭遇的堵路事件,后来大家还是听说了,就是面粉一厂要改制了,工人们不满意买断工龄,又有人曝出,说所谓的引入资金一方,其实操作的人就是现任厂长的白手套,这可是贱卖国有资产。

这素波市面粉一厂,是归粮食厅管的,市粮食局和素波市虽然也多少能管一管,但是意思不大,陈太忠当时听到这个消息,没有太往心里去,毕竟这是粮食厅内部的事情。

当然,更关键的是,面粉一厂的职工,并没有将情况反应到文明办来,这就是所谓的名不正言不顺,而文明办眼下的事情太多,陈主任也真的是分身乏术。

现在他气儿不顺了,就决定到这里找人撒气儿,反正老潘说了,要我加大力度来的。

堵路的地方,是素波市粮食局,面粉一厂在东湖区,离省委还是有段距离的,陈太忠将奥迪车开到面粉一厂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五点了。

这是处级的国有企业,门口也是有门岗的,见陈太忠递过证件,门卫翻看一下,“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副主任……你来我们这儿有什么事儿?”

“跟你说了,你能做主吗?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“把门打开就行了。”

“你这人……”门卫有心生气,可是看一看那辆奥迪车,再看一看车上贴着的省委通行证,终是咽下了这口气,“我要先跟办公室打个电话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