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04章 马勉休养(上)

“这是有人在使坏,”马勉对着陈太忠叹气。

知道了张璘脱离危险的消息之后,陈太忠来到了市第二人民医院,这家医院离机床厂最近,是正规社会性医院,也是机床厂指定医院之一,马主任选择这里,主要是因为,他不知道张璘是什么时候服药的,一点都不敢耽搁。

当然,马主任对外宣称,说的就是妻子吃坏了东西,算是食物中毒,所以来洗胃,不过,知道真相的人,早就都知道了。

陈太忠不能不来,他对张璘的印象一直不错,而且,领导家有人生病,做下属的来探望,这也都是惯例了,更别说马勉对他,确实是信任有加。

“嗯,我也闻到一股阴谋的味道,”陈主任点点头,附和自己的领导,心里却是不无感叹,老马你要是早丢开孙朋朋,至于这样吗?

阴谋无时无刻不在,关键还是你自己掉链子了,这让想帮你的人都无话可说,偷吃不是不行,你得先把家里安顿住不是,你当自己跟罗天上仙一样,后宫一团和气?

“文明办最近的举措,触动了很多人的神经,”马勉叹一口气,“当然,我自己持身不正,也没啥可以抱怨的,只不过……真有点不甘心啊。”

他知道这次的事情,真的是大条了,原本他还想遮着掩着,毕竟他是省委领导,证件一亮,这么个小破医院,封锁消息还是没问题的。

然后,等张璘醒来,他跟她好好检讨一下,保证以后不再犯类似的毛病,以获得她的原谅,这也就算完事了,不成想,这风声却是被人泄露了出去。

马主任将妻子送到医院还不到一个小时,就接到了潘剑屏的电话——有人打匿名电话过来,说马勉的妻子因为丈夫外遇自杀了,你别问我这小人物是谁,我只是看不惯。

潘剑屏这个手机,可是保密本上的,能给这个手机打电话的主儿,按说就联系得上省里其他大佬,潘部长就算想回护,也要考虑一下后果,于是他打电话求证。

马勉自然也就不敢再隐瞒了,一时间,他心里真是拔凉拔凉的,“这次……是真要有点麻烦了,不知道谁干这种缺德带冒烟的事儿。”

“想找到这个人,该从趋利者规则的角度出发,”陈太忠是见不得孙朋朋的,但是该提的建议,他是要提的,“您认为,谁最可能做这事儿?”

“要搁在以前,我还能分析出一两个嫌疑人,但是现在文明办是这个样子,怕是够呛了,”马勉苦笑一声,事已至此,他也没必要再遮着掩着了,“趋利者嫌疑最大,这个我懂,但是现在加上了众多的避害者……趋利加避害,怎么分析得出来?”

这话是实情,以前遇到这种事,马主任只需要考虑,我下了以后谁会上来,最多再加上往昔的仇家,这就是全部的嫌疑人了。

但是现在文明办频频地出手,只说那干部家属绿卡登记制度,得罪的人就海了去啦,而且文明办曝光那些拖欠捐款的人,不但是马勉授意的,更是孙朋朋亲自操刀点名,这得罪的人更是五花八门,体制外的人都有可能。

“反正,要是别人来干这文明办主任,我是不认的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以他的超然地位,本来是无须站队的,谁来干这个主任,都免不了要看他眼色行事。

但是马勉对他不薄,而且这次的事情,也多半是起源于李云彤就任稽查办副主任,所以他不怕表一下忠心——人非草木,谁能无情?

“太忠你有这个心,我就领情了,”马主任果然很感动,他犹豫一下,递过个小纸条来,“这是给张璘打电话的电话号码,帮我查一下。”

“您一直就没去查?”陈太忠惊讶地反问一句,他觉得事情发展的复杂程度,超过了他的预料,马勉你一个堂堂的副厅级干部,在素波待了这么些年,连个电话号码都搞不清楚,砢碜不砢碜?

“查了,省委不远处公话厅的号码,”马勉苦笑,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,他这么些年,真的就是白混了,但是他也有苦衷,“不过我跟下面的小警察不是很熟,要托关系,太忠……这事儿交给你办,没什么困难吧?”

“嗯,交给我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明白马主任真的不便办这种事,厅级干部的身家性命,拴在小警察身上实在太不负责任,但是中不溜个头恰好的警察,老马又不就手。

不过这个吩咐,多少让他想起了凤凰的小董——哥们儿干的,还是见不得光的事儿啊,好歹也是处级干部了呢……

心里是这么想的,他还是打个电话给赵明博,要他想办法处理,这种事儿惊动田立平,有点不合适。

赵所长那边,也倒真不是白给的,不多时就回了电话过来,“东城分局在查呢,那帮逼人看得紧,不过,我搞了一张嫌疑人的素描回来。”

“素描顶什么用啊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都能按着素描抓人,天下早就太平了,“对了老赵,《新华北报》那边,有结果了没有?”

“正要跟你说呢,摸到狄克的落脚点了……就是李忠和那小舅子,”赵明博说起这个来,情绪就高涨了不少,“干警们埋伏下了,还有分局的支援,您放心……冯局比我还操心呢。”

“这个事情,你先放一放,不着急,”陈太忠跟新华北报的梁子大了去啦,倒也不差这一点时间,“先帮我搞清楚这个打电话的是谁……我不在乎花多少钱。”

接下来,他去看了一下张璘,张主席悠悠然从阴间又回到阳世,心里这份冤屈,多少平息了一些,见到他也是苦笑一声,有气无力地招呼,“小陈来了啊?以后我是不能再在地摊吃东西了,你也要小心哦。”

“那是,”陈太忠狠狠地点头,“张姐你也真是的,想吃啥跟我说一声嘛,非要跑到地摊上,您这肠胃……不年轻了,都四十多岁的人了。”

“但是,老马的胃口……好得很啊,”张璘虽然是处于刚刚回魂的状态,说起这话,却也禁不住要泛一下酸,“他吃东西……真的不挑食儿。”

“以后我帮您监督着他,不能让他乱来,”陈太忠正色回答,“您和马主任一样,年纪都不小了,要保重身体。”

马勉家里这点事儿,说严重不算严重,按说捂下去是很简单的,但是旁边有人煽风点火,那就是另当别论了,作风问题从来不是问题,但是被人惦记上了,那就是大大的问题。

第二天上午,主持宣教部工作的常务副部长郑泽民来文明办了,“马主任最近身体不适,恰好他爱人也食物中毒,要在家休养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文明办的工作,由洪涛同志来主持,大家有什么意见没有?”

“我有一些问题,”陈太忠第一个站出来了,其实,他对洪涛个人,是没什么意见的,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卖人情的时候,“文明办正在紧要关头,若是有决策性的问题,是不是请示洪主任就可以了?”

麻痹的你啥意思啊?洪涛听得就不爽了,心说我平时跟你姓陈的关系也行啊,你怎么这样说话呢,他才要开口,却冷不丁看到对方冷冷地一眼扫来。

黑手没冒头呢!见到这个眼光,他登时反应过来了,说良心话,他做梦都想拿下这个文明办主任,但是很显然,有些事情是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。

陈太忠这冷冷一眼,让他想通了很多问题,马勉现在的状态,是非正常的,他若是着急接手,简直是在把嫌疑人的帽子往自己头上扣!

换个环境,很多人就心甘情愿地戴这个帽子了——反正马勉不是我整下来的,他下来了,我要当仁不让地抢这个位子,更何况按照惯例,文明办的大主任,就意味着下一步会成为宣教部副部长。

然而,文明办现在的局势,不能这么简单地看,首先马勉还没下,是的,马主任只是最近遇到了一点困惑。

这一点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幕后黑手还没出现,当然,对普通人来说,黑手不黑手也没啥意义,大家跟着新领导走就行了,但是洪涛既然想上位,就不能让陈太忠生出疑心。

陈太忠的折腾劲儿有多大,看张汇的下场就知道了,此人又是深得马勉的信任,这个节骨眼上,让他生出疑心,那就没意思了。

再往深想一点,马勉是潘剑屏的人,要是潘部长也因此生出疑心,那就更不妥,洪涛想来想去,才意识到,目前这个热乎乎的位子,它不但热乎,简直烫屁股。

“请示我不太妥当,还是请示潘部长吧,”洪主任当机立断,说话的同时,他还淡淡地瞥一眼郑泽民,你这个时候提出这个建议是什么意思,想把我架在火上烤吗?

他再侧头看一眼其他人,康主任在用一把小指甲刀锉指甲,刘爱兰面沉似水,看也不看他,洪涛不由得暗暗庆幸:还好,我的脑子没烧糊涂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