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02章 家和万事兴(上)

陈太忠猜的一点没错,刘东来还真是带了一点这样的心思。

必须指出的是,一开始,刘市长还真没多想,但是在民政局张局长将单红星带到他面前的时候,他的心思就发生了变化,或许……能通过这个女人,跟陈太忠再走得近一点?

有些想法真的不宜开头,一旦开了这个头,后续的效应就会接踵而至——都已经拿女人公关了,那么,下一步靠着枕头风再往上走一走,也没啥不好意思的了。

要不说这帮凶才是最可恨的,有些事情,上位者尚未好意思开口,甚至根本就是没想到,而下面的建议打开个口子,突破某些道德下限,似乎就是顺理成章了。

刘东来升到涂阳市市长,是有他的机缘的,他所靠的人已经亡故,那位大致算“正林的天下”阵营的——不过严格说起来,他只是跟“凤凰的党”阵营对立得极为厉害。

现在的刘市长,自保是没太大问题,想上进就很难了,原本他也是想着这辈子就到此为止了,但是既然有个搭上黄家的机会,试一试也是好的。

他将单红星留在文明办之后,就办事去了,事情办得倒还算顺利,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办完了,出来之后好久,也没等到单红星的电话。

眼瞅着就六点了,他都忍不住想将电话打过去的时候,小单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,说是陈主任说了,晚上有事,顾不上招呼涂阳的客人。

这家伙倒不是一般的傲慢!刘东来心里暗哼,说话却是没什么情绪,“哦,你们一直谈到这会儿吗?”

“是,”单红星回答得干脆利索。

“哦,那你过来再说,”刘市长吩咐一句,“我们在省委大门停车场的东头。”

两人谈工作,能谈两个多小时,那绝对是好兆头,虽然陈主任没有答应吃晚饭,不过,省委里的人做事,本来就比下面的人谨慎一点,而且这个大院里,一旦有应酬,十有八九都推不掉——这里的领导干部真的太多了。

陈主任没空,这帮人也是要吃饭的,刘市长三口两口扒完饭,就将单红星叫到了包间的沙发处,他要私下了解下午交谈的细节,“……说得细一点,下一步市里要争取资金,对策很重要。”

说得细一点,那就有得说了,两个小时的谈话,要是复述的话,还要加上气氛渲染、语言表情以及相关的心理分析……比谈话的时间还长。

偏偏地,这小单说话还是个有点罗嗦的,这种习惯在女人身上比较常见,区别只在于程度的轻重,平时说话时跟一般人差不多,但复述起来事情,那真的要人命。

刘市长听了五分钟,就忍受不了啦,于是出声打断她,“……陈太忠耻笑咱们没有赶上义乌的勇气,这些并不重要,说重点,说重点。”

“……他拍没拍桌子,这也无所谓,反正你俩不是一直在沟通吗?我说小单……你给我说重点啊。”

“他对咱们几个项目,都还有兴趣,”单红星见市长大人几近于要暴走了,于是马上就“说重点”,“他让招商办重新起草一个报告,下周交给他。”

“啧,”刘东来悻悻地咂一咂嘴巴,作为一个市长,面对一个不熟悉的下属,他总不能问——“我是想知道他对你有没有兴趣”。

有些底限想要突破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他总还是要顾忌自己市长的身份,他跟小单很熟悉的话,倒也不怕半开玩笑半当真地问一句,可问题的关键是,两人真的很不熟悉。

“那么,下周你再过来送一下文件好了……市里给你派车,”他做出了决定,“招商办这帮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,搞个文件都搞不好,该整顿一下了。”

他说的“该整顿了”固然是说,招商办不好用,他确实恼火了,但同时也不无暗示——一旦整顿,小单你可是有机会了,我这人说话算话的。

“可是……陈主任嫌我专业能力不够,”单红星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陈太忠都不让她去了,她怎么敢这么来?“他下次要招商办去个能拍板的。”

“嗯?”刘东来脸一沉,他听出不对来了,对小单的专业水平,他也没抱了太多指望,但这好歹是招商办干过的,专业上随便蒙一蒙人是没问题的。

若是不需要专业知识,只需要美女公关的话,单红星虽然够漂亮了,气质也够好,但是涂阳挑个十来八个绝对比她强的女人,还是不在话下的,至于说能跟其相差仿佛各擅胜场的,那没有一百也有八十——实在不行还可以招聘外援不是?

“他有没有说,一定要你陪着?”这话问出来,刘市长就算再次刷新自己的底限了,但是不问的话,他真不甘心,你能跟陈太忠聊一下午,居然只是得了一个专业水平不足的评价?

单红星原本打算蒙混过关的,我跟别人一起来了,但是不去文明办,总可以吧?别人也只会认为,我跟陈主任有私交——没错,就是“私交”,这两个字真的很贴切。

然而,领导都这么问了,她就不能再含糊了,于是低声回答,“他不让我来,对我的水平,他很失望……不过他说了,期待我的成长。”

“期待你的成长?”刘东来不由自主地重复一遍,声音还不小,据我下午的观察,陈太忠对少女情有独钟,跟妇女之友的称号似乎不太不相符,你这半老徐娘再成长……那得是什么下场?

还好,刘市长的秘书和司机见领导跟小单谈心,也早早地吃完,坐到斜对面的角上去了,按说是听不到的。

“嗯,我们说话的过程中,他问我是哪个科的科长,我拿别的话引开了他的注意力,”女人……千万不要小看女人,单红星一旦吃透了陈太忠的话,她会更合理地利用,“所以他说,期待我的成长,但是也说了,我现在太嫩。”

太嫩……哎呀,不是这么重的口味吧?刘东来琢磨一下,他很想问一句,你带环了没有,没准人家喜欢那个……内X,但是这话实在不能问,问出来就不成体统了。

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能跟小单聊两个多小时,那肯定不会很讨厌她,刘市长决定赌一把,再说了,他都已经介绍,小单是招商办的科长的,两人聊不来的话,他不介意这个女人继续混岗,但是既然能聊得来,他就得防备将来某一天,陈主任会问起来,小单现在干什么呢?

这个科长,是不给也得给了,刘东来做出了决定,上进的心思不是很强了,但是他绝对不想见到自己“退步”不是?

当然,这也可能是陈太忠真的赏识单红星,反正这年头“无功不受禄”的干部也有,人家下了定金才肯收货,也是正常了,刘市长不能真的忽略了她——只冲下午这两个小时的交谈。

人走时运马走膘,单红星的运气不错,可陈太忠最近的运气,可就不是很好了,当天他就回到了凤凰,安慰了凤凰的一拨女人之后,周日下午又驾车回返。

这次他可不是一个人回来的,他的车上坐着钟韵秋和张梅,小钟的哥哥钟胤天的儿子要过百天了,她要去庆贺,张梅是拿省里做好的车牌。

车管所还派了一辆车跟着,不过,也不知道是所长张建林猜出了张梅和陈太忠的关系,还是说这奥迪A6确实气派,开警车的小年轻居然建议,“张科您坐奥迪吧,我这破车,在后面慢慢晃就行了。”

张梅现在是仓库主管,算办公室人员,车检也能插上手,是副科了,不过细算的话,得加上待遇俩字,反正她手底下管着一个正式警察俩协警。

一路上自然是旖旎无限,不过陈太忠心里,一直想着前天晚上小白的泪眼,她的话,也是一遍又一遍地在耳边响起,“我不求你现在跟我结婚,但是……你给我个期限好吗?让我有个盼头。”

哥们儿最后,还是没给她期限,一想到这个,他心里禁不住就有点烦乱——麻痹的,其实上一世我活得就很开心,这一世修炼情商,却没想到招惹了这么多女人出来。

陈太忠的独占欲是很强的,一旦是他沾手的女人,就不想再被别人那啥了,这是一种强者心态,不能说很古怪。

而他眼下的纠结,也就在于此了,跟小白结婚,不符合他的既定目标,他的目标是荆紫菱,但是撇开小白,也是他不愿意的——修炼情商修炼到这种地步,这算失败还算成功啊?

女人,终究是麻烦,我就不该招惹这么多的,但是……然而……离开了女人的男人,那还叫社会性动物吗?

这份纠结的心情,一直伴随他来到素波,好死不死的是,才进素波,天上又下起了小雨,这阴霾的天气,让他的心情越发地不爽了。

然而,不爽的还在后面,车到素波,就是六点半了,李云彤在已经在“三羊泰”叫了包间,叫他过去吃饭。

自打李云彤升为副处——起码是她认为的副处之后,她一直想请陈主任吃饭来的,但是陈主任的时间宝贵,又要讲究若干避讳,也一直没机会吃这一顿饭,今天双方的时间,才能凑到一块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