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01章 断然拒绝(下)

陈太忠的话,刘东来都懂,也不能说这话没有前瞻性,但是他的话在注重物质文明建设的今天,不符合主旋律——这种常识性的建议,在内参上都很少看得到,不是大家想不到,而是没人敢提。

主旋律是什么?是“谁不改革谁下台”,这是总设计师的名言,虽然这话不无矫枉过正之意,虽然这改革未必是单纯地对着物质文明建设说的,但是大家都把改革的目光,放在了物质方面,而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造成的缺失,却不仅仅是“几只苍蝇”那么简单。

“嗯,也是,”刘东来点点头,他不是认可了对方的建议,而是说,他认为打这样的嘴皮子官司,很没有意义,“那陈主任你先跟单科长了解情况,我去其他领导那儿走一下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站起了身子,他的个子并不高,也就是一米六五、六六的模样,比单红星还要低,所幸的是,他不算太胖,要不然真的就影响政府官员的形象了。

刘市长走了之后,陈太忠倒还真的拿着文件,问起了单科长,里面有几个项目,确实是他感兴趣的,一个是蒙岭的旅游开发,一个是小商品加工业。

涂阳的小商品加工,是传统产业,早在两三百年前,这里的手艺人就特别多,竹篾匠、木匠、铁匠什么的,有些技巧都是世代相传下来的。

到了近几年,这里又兴起了加工业,大到电脑桌、橱柜,小到皮带、吊坠,这里都有人在做,只不过规模上不去,市场也混乱,涂阳市政府有意整顿一下,却又拿不出多少钱来。

大家都知道做这个,是有利润的,但是这利润大小就不好说了,反正总不可能超过义乌那地方去,所以市里对这一行业的支持,也是存有一定的顾虑。

说来说去,还是资金太紧张了,整顿小商品市场,并不能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,倒不如琢磨一下修路、建景区的大事——类似的大事,多跟省里哭诉一阵,没多有少,总能拨点钱下来。

陈太忠的兴致,主要就是在这两个项目上,但是单红星则是极力推荐另一个项目,“涂阳的烟叶,全省都有名,如果能把卷烟厂搞上去,那还能极大地提高农民的收入。”

“卷烟啊……这个东西我可是不熟,”陈太忠自己就不抽烟,所以下意识地排斥这个项目,抽烟有害健康嘛。

但是听说能带动农民的收入,他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,“卷烟这东西,主要是要看推广力度吧?你们那儿的卷烟厂,是卖不动烟,跟生产工艺没太大关系……”

陈主任对烟草行业不熟,但是他多少知道一点,由于烟草的利润实在是太大了,各地的保护主义盛行,而且实行的还是国家专卖。

“但是卷烟厂的设备确实老化了,而且我们生产的《红彤彤》,在省里也很有竞争力,”单红星坚持她的建议,“涂阳有山有水,气候适宜,能长出最好的烟叶。”

“低价烟市场吧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对《红彤彤》这烟,他可是有印象,早几年的时候,凤凰电机厂还有不少经济紧张的老工人,抽的就是这烟,好像一块多钱一盒,不过现在凤凰市这种烟也不多见了。

半个下午,就在两人的讨论中过去了,陈主任对涂阳又有了新的了解,不过令他不满意的是,单科长虽然知道不少事情,但其中很多都是道听途说,拿不出证据摆不出确切数据。

花瓶就是花瓶,陈太忠暗暗感叹,他并不知道,眼前这女人在招商办甚至连岗都没有,嘴里积淀的这点知识,还是前两年打算转入编制时,在招商办下过一阵苦功的结果。

在这期间,有不少人进来,见陈主任正跟人交谈,就又纷纷退出去了,其中李云彤居然推开门探了两次头。

啧,陈太忠也发现有点不妥了,心说这女人再在我这儿呆下去,传出去总不好听,于是咳嗽一声,“这样吧,今天先谈到这里,回头再给我拿一份合格的方案来,换个能做主的来跟我谈。”

他心里有点忌惮自己那个“妇女之友”的名头,可是这话,又不合适跟这个女人直说,这不但会显得他没有素质,万一被人认为是什么暗示或者要挟,那就更糟糕了,所以他要说换个能做主的来,而不是“换个男人来”。

可是单红星一听,就着急了,要是换个别人来,她的科长位子就要飞了,编制也解决不了啦,于是她狠狠心,一咬牙,“条件您尽管提,我都能做主。”

这话……似乎有歧义吖~陈太忠皱着眉头看她一眼,这一刻,他比较确定,刘东来为什么要带这么一个女人来了,这跟张沛林带着张馨接触他,是一样的性质。

事实上,他一开始就隐隐有这种感觉,只不过不想去考虑罢了,官做到了他这个地步,只要他愿意,随便暗示一下,想要投怀送抱的女人实在太多了。

比如说他没下手的肖睦睦、范芸冰、汤丽萍,甚至……李云彤,他勾一勾手指头,那都不是什么问题,他非常坚信这一点,但是他不想太乱。

而这眼前女人美则美矣,却也不能勾起他的兴趣——事实上她比张馨略有不如,但是专业性却又强出不少,这让他生出一点怜惜的心思,“你是招商办哪个科的科长?”

“我是……混岗的,”单红星低下了头,只觉得脸上一团燥热,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,成不成也就这一句了。

事实上,她也不敢撒谎,陈主任可不是个好欺骗的主儿,王振华一个堂堂的县长,说调就调走了,而她来文明办的目的,是讨好他而不是激怒他。

“编外的……啧,”陈太忠一听,就全明白了,他冷哼一声,“刘东来……胆子不小啊,这就是你们招商引资的态度?”

就在这时候,华安又推门进来了,他听到了陈主任最后几个字,又见到一个美艳女人脸像一块红布一般,还低着头,吓得他转身就走,“陈主任,马主任说,您有空过去一下。”

完蛋,这绝对被人误会了,陈太忠气得一呲牙,有心说点什么吧,又觉得没啥可说的,反正他是挺生气的,文明办里以讹传讹也就算了,搞到下面地市都捧出女人来公关——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?

“刘市长真的很重视这次招商引资工作,”单红星鼓起勇气回答,话说到此,她也没必要遮着掩着了,“他说了,我能引进一千万以上的资金,就让我当科长。”

“一千万……一个科长?倒是不贵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起来,接着又冷哼一声,“你们女人懂什么?”

拉一千万就升个科长,这个价码真的有点低了,不过考虑到涂阳是下面的地市,似乎也能接受,但是他有别的猜测,那就是说刘东来允诺一个科长,是想借这个女人拴住自己,进而攀上黄家——这原本就是张沛林实实在在走过的路。

然而,从这女人刚才的反应来看,似乎也是良家妇女,现在也是很直接地说出了一千万升科长的交换条件,应该……还算是干净的吧?

我这是想什么呢!下一刻,他就苦笑着摇摇头,他不会容忍类似事情再次发生,要不然真就坐实了他“妇女之友”的名头,那还了得?

而且说良心话,他帮涂阳找资金,真的只是想千金买马骨,他对刘东来可是一点不感冒,别的不说,只说涂阳市政府坐视下面的蒙岭县修建“李桧故里”而无动于衷,这就很难不让他生出鄙薄之心。

“下次,你让招商办来个懂业务的,”他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,“告诉刘东来,我觉得你这个科长的水平还有待提高,很期待你的成长。”

“我能跟着来吗?”单红星可怜巴巴地看着他,她没听懂这话的意思。

“我都关注你这个科长的成长了,你还要我怎么样?”陈太忠恼怒地看她一眼,“刘东来听得懂的。”

美女终归是美女,陈某人虽然打定主意不动她了,但是一个良家妇女能横下心来,打算做点没皮没脸的事儿,总还是有这样那样的苦衷的,他不介意顺手拉她一把。

单红星愣了一愣之后,终于反应过来了,她犹豫好半天,才低声发话,“刘市长晚上还想邀请您吃饭,您能赏个脸吗?”

“告诉他我没空,”陈太忠断然拒绝,“这就周末了,下周你们再联系我吧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站起身子,“我们主任找我,你可以走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