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500章 断然拒绝(上)

刘东来并没有跟单红星说,我需要你做什么,市里需要你做什么,很没有必要,小张既然能介绍这么一个女人过来,想必自有他的说法。

事实上,见到单红星的时候,刘市长禁不住都有点怦然心动,这年头的好白菜,还真的都是让猪拱了!他淡淡地问一句,“任务很艰巨,你有信心吗?”

“有,”单红星很干脆地点头,通过张局长的暗示,她已经知道了,自己可能会做哪些工作,不过她并不介意——或者说,她的自尊心不容她再这么浑浑噩噩地活下去了。

她原本是官宦世家出身,人又长得美貌,想当年她的老公可是费尽了力气,才将她追到手的,当年如果她愿意的话,嫁给蔡莉的儿子郭明辉,都是有机会的。

她挑挑拣拣半天,嫁了这么一个人,不成想她的老爹车祸身亡,而夫家随着买卖越做越大,就越来越地不把她当回事了。

做老公的依旧很疼她,但是这两年却是越来越地不着家了,而她在招商办领一份干饷,说少不算少,但也绝对不多。

老公不给她多少零花钱,他有他的道理,你有自己的工资,天天在家呆着,要那么多钱干什么?有钱了,你就要出去惹是生非了!

单红星也不是一个特别能花钱的主儿,但是她总觉得,自己的一生就这么过去,委实有点不甘心,尤其是她听说,老公在外面,养了几个小的——男人有钱就变坏。

前一阵儿她弟弟退伍,由于老爹不在了,好一点的单位不愿意接收,老公也不帮忙,交通局表示愿意考虑,但是色迷迷的交通局长做出的一些暗示,是她不愿意接受的。

于是,她弟弟想做点生意,却又是捉襟见肘,为了获得免税的待遇,她才去民政局活动这个伤残军人证件。

一切的一切,都让她很不甘心,现在有个拼科长的机会,她当然要博一把,想当初她老爹也不过才是个副处,家里吃穿用的,就都不愁了——遗憾的是,老爹没留下什么真正的积蓄,也就收点吃吃喝喝的东西。

女人变坏就有钱——我只跟陈太忠,那也不算彻底变坏!单红星这么认为。

陈太忠却是有点奇怪这二位,他送了花华到门口,走回屋里来,疑惑地看一看,“你俩是……?”

“我是刘东来,这是我们招商办的……单科长单红星,”刘市长伸手同对方握一握,随便看一看单红星,“小单,你们招商办列出的单子,拿给陈主任看一看。”

单红星手里抓着一个小手包,还有就是一个塑料的文件夹,她将文件夹向前一递,微微一笑,“我们一共汇总出来八个项目,是投入产出比比较高的,请陈主任过目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拿过来扫一眼,却是发现对方连目录索引都做得不太好,他这心里的腻歪,就大了去啦——连个公文的格式都做不好,你还指望我投资啊?

“格式都不规范,我不看了,”他将文件夹向桌上一丢,大喇喇地看着刘东来,“我这人不讲究形式,东来市长你跟我介绍一下细节吧。”

“细节你得让小单跟你讲了,我最近一直在抓精神文明建设,”刘东来笑一笑,今天他拿到手那些资料,也不是很满意,大发了一通雷霆,但是重做也来不及了——陈太忠答应要见他,他隔了十天半个月的再去,这算啥?

你行吗?陈太忠扫一眼单红星,他倒不知道自己“妇女之友”的名声已经传到了下面,他只是直觉地感到,这女人就是个花瓶,样子货。

“我在招商办呆了四年,这些我都清楚,”单红星感觉到了陈主任的狐疑,于是冲他微微一笑,“数据我都核对过的,您随便问。”

不得不说,她将心思用在工作上之后,还是有一些底气的,毕竟她天天接触的就是这些东西,有些数据就算不想听,也能灌进耳朵里。

“这些资料……老了一点吧,”陈太忠憋了半天,终于憋出这么一句来,当然,他不能说透,很多东西适可而止就是了,“回去再整理一下吧。”

老了一点吗?刘东来琢磨一下,确实啊,跟刚才那女娃娃相比,小单是老了一点,不过……也就那么一点点嘛。

“其实,我们需要的只是投资,”单红星这个时候就不肯藏拙了,“哪怕单纯的资金投入都可以,项目我们自己选,用财政收入做担保,涂阳能做的项目,真的太多了。”

“财政收入做担保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禁不住笑了起来,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她,“呵呵,你确定,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

“我非常确定,”单红星很坚定地点点头,这个动作配上她高挑的身材和修长的脖颈,居然隐隐显得有些傲气。

“财政收入做担保?”陈太忠笑着看一眼刘东来,显然,这样的话题得找一市之长才能做主——严格地说,刘市长一个人都做不了主,走正规程序,那必须过常委会的,否则就有可能是骗局。

对于地市里为了拉来资金,优惠条件漫天开的情况,陈主任有着清醒的认识,等投资落地了,那些条件就再也没人提起,后续服务也跟不上,这种例子屡见不鲜。

陈太忠甚至亲自接触过这么一个例子,那还是他刚进招商办时的事了,他和科长张玲玲去通知某个港商,合同中止。

“如果我帮你们引进的是外资,也能财政收入担保吗?”他微笑着问出了这样的话。

凤凰假日酒店能被收回,一个是那是党项荣洗钱的所在,不是真正的投资,二来就是,那里的法人代表只是个港商,如果装幌子的是外商的话,章尧东胆子再大,也要掂量一下——哪怕他手里掌握了确凿的证据。

“外资,那就更好了,”刘东来笑着回答,相同的数量的投资,跟人民币相比,美元更能让市里的业绩加上一层光环,“到时候哪怕班子调整了,账也烂不掉。”

“刘市长真是快言快语,”陈太忠笑了一笑,更是感受到了对方的迫切心理,但是他刚才的话只是试探,用财政收入担保国外的投资,他认为不可取。

“那么,我再看一看吧,”他终于拿起面前的文件夹,看了起来,倒是刘东来见他这么快转移话题,就有点失落了,于是出声发问,“陈主任,争取外资很不容易吗?”

刘市长来的时候,倒是没指望融资能融到外资,可是这话题进行到一半,陈太忠又拿起了方案看,他就有点不甘心了,看方案的话,那还是投资商想自己操作项目,这估计就不是外资了。

“争取外资容易,”陈太忠一边翻看文件,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但是,用财政收入担保不合适,满清末年,那么多不平等条约,赔款那么多,是用什么担保的?”

“海关收入吧?”单红星回答得不是很全面,但是她的话证明,她并不是不学无术。

“境外资金用财政收入做担保,这不是一个好的开头,”陈太忠还是很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将来很可能会影响到政策的执行,我个人认为不可取。”

你的担心有点多余吧?刘东来差一点就蹦出这话了,在他看来,陈太忠的担心,纯粹是富人的烦恼,我们这儿正为引入资金绞尽脑汁,你倒担心资金影响政策了?

2000年的时候,经济硬着陆已经实现,资金不像前两年那么紧张了,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,内陆省份的普通地级市,想引入大量资金,难度还是很大的。

而且,这个财政收入担保,发展下去的话,虽然可能真的会影响到政策的执行,但是国内的政府班子,也不是一成不变的,这一届受影响,下一届不认账的话,就不会受到影响——说起来,马上就要换届了呢。

当然,刘市长认为,陈太忠的话也不无道理,只是有点偏激罢了,他并不知道,在短短的几年之后,不仅有资金影响政策的现象出现,更有某行业,大能到可以绑架政策。

反正他不太认可这个话,于是就要出声反驳,“陈主任你看问题的高度,我是佩服的,但是打个比方说,现在国内高速公路的建设,BTO的方式很流行……高速公路的收入,也是财政收入啊。”

“是BOT,不是BTO,除了国家,没有谁能永远拥有高速公路的经营权,”陈太忠估计刘东来是口误了,但是这个口误他不能无视。

所谓BOT,那就是建设(Build)、经营(Operate)、移交(Transfer)三个过程,意味着高速路的融资偿还渠道:建设—经营—移交回政府。

BTO的话,那麻烦就大了,资金对高速路的运营维护收费,是永久性的,那相当于国企待遇了,久而久之,影响政策就是必然的了。

作为一个曾经的招商办干部,又积极参与过高速路融资的人,陈太忠非常清楚这两者的区别,甚至通过丁小宁的手,投出的那两亿五千万,都没有走BOT方式,而是选择了土地使用权抵押方式。

“这只是财政收入的单个项目,而且,也是验证之后再验证的,”他很认真地回答,“这只是极个别的个例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