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99章 办成铁案

陈太忠当然不会无聊到专门请段卫华来撑场面,他只是下午接了段市长的电话,要他过去一趟。

段市长叫他来,为的却是布鲁塞尔的展示会,田立平得了陈太忠的消息后,打听了一下巴黎和布鲁塞尔的展示会,得知巴黎那边是名酒展示会,布鲁塞尔那里却是工业产品的展示。

凤凰不是没有工业,但是跟布鲁塞尔那儿不对口,于是他就将消息转告给了段卫华,段市长一听挺感兴趣,于是就把陈太忠叫过去,要他跟驻欧办招呼一声——也是个面谢的意思。

段卫华虽然是曾经的凤凰市长,但终究是过去时了,他不是不认识袁珏,但是贸然联系驻欧办,总是有点不给人家田立平面子,所以才这么做。

原本段市长想招呼小陈吃晚饭的,一听说今天稽查办的班子人齐了,一时间就决定,过去捧个场——反正他是素波市的领导,稽查办算是省委序列的,他到场不会造成任何的误解。

可是罗克敌这帮人就激动了,虽然在省委里,厅级干部一抓一大把,但是真正实权的正职正厅,也没有多少,说白了,文明办主任马勉也不过才是个副厅。

段市长亲切地问候了大家,并且表示将来素波市对稽查办的工作,会大力支持,并且积极地落实到行动中去,这显然又是一副定心丸了。

当天晚上,陈太忠回到湖滨别墅,张馨又告诉他一个消息,“今天杨姗找我了,想看你们科委无线模块的使用报告,被我撵走了……你说她一个小小的记者,怎么就这么肆无忌惮呢?”

张总的不满是有原因的,她很清楚这杨记者是什么货色,要知道,赵所长可是她的干哥哥,太忠能知道的,她基本上全能知道。

“先让她疯狂一阵,疯狂往往是毁灭的前兆,”陈太忠笑一笑,一时又有点惊讶,说不得打个电话问小董,“怎么杨姗倒从凤凰走了?”

“她没脸呆着了,那个男记者拉着她走了,”小董听得就笑。

杨姗既然被警察贴身保护了,那么,她要去哪里调查,总是有人通风报信,就算她想来个突然袭击也毫无意义,她身边的警察们,是穿着警服的。

被调查者就算有个把心怀不满的,谁还敢当着凤凰的警察,说陈太忠的坏话?要知道,大名鼎鼎的五毒书记,是号称“黑白两道平趟”。

周四的时候,西城区检察院接手“天讯公司诈骗案”,准备提起公诉,而周五的《新华北报》又出现了一篇稿子,对该案件的本意和程序提出置疑。

不过,这篇报道的版面,依旧不是很好,那二级记者郭德鹏并没有为自己的同伴争取——事实上,郭记者觉得自己的同事陷入了偏执状态。

赵明博在中午的时候,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,“啧,那女人跑了,真是混蛋,这么折腾一阵,不管不顾地跑了。”

敢情,赵所长看到那篇报道之后,真是火冒三丈,就去找她的麻烦,就算不提她受贿,他也有找她的理由——我不是跟你说了吗,要你发稿之前,要经过我们的审核?

不成想,他来到两名记者下榻的宾馆时,才知道人家托宾馆订了今天凌晨四点的火车票,现在已经退房走人了。

“除了李忠和的口供,收集到其他她受贿的证据了吗?”陈太忠沉声发问。

“暂时还没有,李忠和交给她的是无记名卡,那些礼物……啧,”赵明博有点头大,“不过,我们现在正在找李忠和的小舅子狄克,那家伙应该知道些内幕。”

“嗯,不着急,慢慢找,”陈太忠答一句,不过话才出口,他觉得自己有点像是在变相地发泄不满,于是笑着补充,“慢一点不怕,关键是要办成铁案,我不想给她任何翻盘的机会。”

他在北京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,杨姗跟他说护邦公司,他不能为那件事叫真,原因很简单,那里面不能向公众公布的东西,太多了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不管是一级记者李逸风,还是二级记者郭德鹏,都对护邦的案子感兴趣——一旦报道出来,他们并不害怕来自政府的压力,因为这种压力很容易被归纳到“政治迫害”里去。

但是,天讯这个案子就不同了,一旦能够证明,杨姗是做有偿报道的,而且由于收了钱,导致在报道中立场出了极大的问题,那么,就可以痛下杀手了。

“我也是这个意思,对付这种大报的记者,还是谨慎点好,”赵明博笑一笑,其实他的分寸感也并不差。

这个电话才挂,涂阳市水利局邓局长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“陈主任,刘市长已经准备了一些项目,打算下午去素波,你看你能不能抽出点时间来?”

“刘东来亲自来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又是一皱,那可是一个堂堂的地级市的市长,这是要把哥们儿架到火上烤啊,“来个分管市长就足够了吧?”

“刘市长高度重视啊,”邓局长在那边笑一笑,不过他略略沉吟一下之后,又点了一句,“其实刘市长去省里,还有别的事儿,不过我敢保证……你这件事儿是最优先的。”

“那你让他来了以后,给我打电话吧,”陈太忠听到这个解释,心说这才是正理嘛,就像省里的干部,有事没事就往北京跑,这地市的干部,自然要有事没事往省里跑——专门来看我一趟,我还真没那么大面子。

下午三点半,他接到了刘市长的电话,“是文明办陈主任吧,我是涂阳的刘东来,我已经到素波了,你现在有空吗?”

“你来文明办吧,”陈太忠正在看文件,他原本不想在文明办接待对方——对宣教部来说,撮合别人招商引资,显然是不务正业,不过转念一想,我这是千金买马骨,为的就是大力推动精神文明建设,那么,不在这里见他,在哪里见他?

“唉,这陈太忠,架子还真大,”刘东来在电话那边叹口气,他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女人,“小单你也看到了,你们招商办办事不力,我这堂堂的一市之长,得跑到一个处长那里报到。”

这小单年约三十左右,人长得极为漂亮,难得的是,她的身材保持得也很好,成熟女人的风韵,却又没有丰满的那种感觉,坐在那里,个头比刘东来还高一点。

“我会用心争取到资金的,”她很坚决地点点头,“既然来了,不争取到资金不走人……绝对不会辜负您的信任。”

刘东来的嘴巴动一动,似乎是想说什么,最终是什么都没说,隔了好久,长长地叹口气,“不过,陈太忠傲气,也有他傲气的本钱,你记得尊重领导。”

小单很坚决地点点头,厚实的嘴唇紧紧地抿着。

刘市长进省委不需要多费劲,来到宣教部之后,他只带着小单上楼,敲响了陈太忠的办公室门。

陈太忠的房间里有人,是一个身高腿长、长发披肩的女孩儿,见到又有人来,她笑着站起身,“副班长,那谁就拜托您多照顾了啊~”

能喊陈主任为副班长的女孩儿,那就不用说了,肯定是组织部的花华,她今天过来,是跟自己的班长打个招呼,说林震跟她的关系不错,陈主任你要是方便的话,就多支持一下他的工作。

“那可是要看他的表现了,”陈太忠笑着站起身,送她出门,花科长做人,热心得有些过分,他可未必一定会卖她的面子,陈某人做事,一向是就事论事。

他俩这两句对话,听在刘东来和小单耳中,未免就有点微微的变味儿,这女孩儿要陈主任照顾某人,而陈主任则是要……看表现?

刘市长用眼角的余光看一眼小单,发现她抿一抿嘴,勉力露出一个微笑,心说还行,你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,还算不错。

这小单名叫单红星,家里原本是以为要生男孩儿,就早早地起了这么个名字,不成想生了一个女孩儿,却也懒得改了。

小单是涂阳招商办的混岗人员,原本早就能转为事业编制,不成想她那做副局长的老爹在一场车祸中丧生,所以直到现在,她依然是编外的。

单红星也不怎么去单位上班,她老公是做买卖的,养得起她,而她老爹多少留下点人脉,招商办也不差这一份开支。

前一阵,刘市长打听陈太忠的门路该怎么走,不成想门路没打听出来,反倒是打听到一个外号——大家在背后,都管陈主任叫“妇女之友”。

这种桃色绯闻,一向是大家乐于嚼谷的,传播的速度也极快,刘东来一听这个信息,心说我想投其所好,不太容易啊。

后来,小邓自告奋勇来联络陈太忠,这门路是有了,可总是感觉还不太靠谱,刘市长的铁杆民政局张局长听说此事,就想起来,前一阵有个退伍军人来办残疾证,他姐姐长得真漂亮,还是招商办的。

残疾证已经办理了,想刁难是不可能了,张局长就找到单红星,“你现在还是混岗呢,我帮你介绍个贵人,编制给你解决了,而且最少提你一个科长,行不行你给句痛快话。”

混岗的人,有了升科长的机会,单红星咬咬牙……赌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